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美丽的邻居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很清醒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很清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进来的人正是白洁,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睡衣,淡蓝色拖鞋,径直走进卧室,脱掉睡衣钻进我的被窝儿,她的一连串动作轻松自然,象回到自己家一样随便。

    我跟在她身后躺下,白洁立刻搂过来,一条大腿压在我的身上。

    从进门开始,她一句话都没说,脸上的笑容安静幸福,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我拍拍她的肩膀,忍不住笑着问:“你是白洁吗?”

    “怎么不是了?你又要使什么坏?”白洁终于开口说话了。

    “突然变得小鸟伊人,我怎么有点儿不敢上手了呢!”

    白洁的脸上立刻露出顽皮的笑意,“你不敢啊?我可要上手了。”说着翻身骑上我,在她的引导下,我们又上演了一场“侧卧三擒戏”,双双飞升云端,充分享受着飘飞的快乐。

    随着白洁的一声声尖叫,她的身体柔软的象面条一样,我们紧拥在一起,沉沉睡去。

    清晨,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侯,白洁正趴在枕头上静静地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哀愁。

    “想什么呢?”我侧过脸问道。

    白洁轻轻叹了口气,“要是永远这样安静地生活该多好!”

    “你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呀?名利二字能放得下吗?”

    “放不下,却又很厌倦,女人走这条路真是不容易,美貌可能成为进步的助推器,也可能成为绊脚石,我的仕途可能走到尽头了。”白洁眼睛低垂,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试探着问:“怎么,拒绝老部长后悔了吗?是不是心有不甘啊?”

    白洁苦笑了一下,“拒绝他我不后悔,他这个人心思根本不在工作上,贪得无厌,早晚要出大事儿,可是看着一些庸碌之辈飞煌腾达,我的确不甘心呀!”

    白洁的话引发了我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思考,如果不是遇到岳父和黄总这样的伯乐,怎么会有我的今天呢?未来的路又会怎样呢?

    沉默了一会儿,我以一个智者的口气说道:“我对官场了解很少,总觉得步入仕途,就象爬山一样,人人都羡慕直线上升,步步登高,可是那样很累,风险也大,如果走盘山路,可能会慢一些,但是稳步前进,不累不险,又有机会领略山间美景,岂不美哉!”

    白洁笑了,“小屁孩儿,就是嘴上会说话。昨天是躲过一劫,你说说以后怎么样彻底摆脱他呢?”

    我狡黠地看看她,撅起嘴凑过去,白洁心领神会,递过双唇轻轻地亲了一下,我满意地笑了笑,说出我早已酝酿好的计划:“今天晚上你给老部长打电话,主动提出去陪他,不论他让不让你去,你都要有意无意地说出你接到了勒索电话,而且以前也接到过类似电话,对方非常了解你们之间的关系,你几次想报警了。”

    白洁皱着眉头看看我,“为什么要这样说?”

    “让她觉得靠近你是危险的,他才能躲着你呀!剩下的事我来做。”我拍着胸脯,表现出大丈夫的姿态。

    “好吧,都听你的。”白洁妩媚地瞟了我一眼,飘然下床穿衣服。

    一天的工作都心不在焉,始终惦记着晚上的行动计划,下班后地去宾馆食堂吃了晚饭,急勿勿赶回家。时间不长,白洁也回来了,我们又周密地研究了一下晚上的行动。

    时间一分秒地过去,八点整白洁拨通了老部长的电话,说了一番我们事先商量好的台词,对方沉思了好半天,还是同意让白洁过去一趟。

    放下电话,白洁又紧张起来。

    “别害怕,我送你去,剩下的事儿由我来办。”我拍拍胸脯,笑着安慰她。

    我把车停到距离宾馆很远的僻静处,白洁下车朝宾馆大门走去,我留在车上拔通了老部长的电话。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似乎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我的怒火禁不住迅速燃烧,口气变得异常强硬。

    “姜还是老的辣呀!白洁正向你的房间走去吧?希望你学乖点儿,先把手机费给我多存一些,其他的以后再说。”不等对方回答我就挂断了电话。

    果然不出我的预料,白洁很快从宾馆大门出来,打了台出租车回家了,我也随后开车回到家。

    刚进白洁的家门,她立刻扑上来搂住我的脖子,“亲爱的!你真行,我刚进宾馆,他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被人跟踪了,让我赶紧走。”说着兴奋地在我的脸上用力亲了几下。

    “你别高兴得太早,估计他再也不会搭理你了,你的正处也没希望了。”

    白洁放开手,神情暗淡地叹了口气,“没希望也好,不想再那么累了。”

    这件事以后,白洁开始低调起来,待人接物谦和宽容,对我更是百般依赖,生活上的关怀无微不至,我又找到了家的感觉。

    转眼年末了,公司的各项工作已经收尾。由于今年的业绩好,员工们都得到了实惠,人人兴高采烈,聚会喝酒自然多起来。我和白静商量,邀请公司班组长以上的人员聚餐,感谢大家一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也为明年的开局鼓劲儿打气。

    聚餐的气氛非常热烈,我也喝了很多酒,感觉晕忽忽的,走起路来软绵绵的。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白洁一直在等我,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她立刻从家里出来跟我进屋,扶着我脱了衣服,嗔怪地说道:“又喝多了吧?”

    “没喝多,很清醒。”我嘴上答应着,手也没闲着,搂过她压在沙发上。

    “唔……一股酒味儿,还说没喝多。”白洁挣扎着捂住我的嘴,似怒非怒地说道:“喝完酒就来折磨人,以后你喝醉一次,我就打你一顿。”

    “最毒妇人心,想谋害亲夫……”

    我们正在打闹,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一定是白静,你去卧室躲一会儿。”

    “躲她干什么呀?”白洁执拗地躺着不动。

    我赶忙抱起她送进了卧室,回头叮嘱道:“躺着别出声,让她知到我就又有麻烦了。”

    我打开门,进来的果然是白静,她也喝的不少,满面通红,进门就问:“我姐没来吗?”

    “没来啊!很久没来了。”我故作镇定地回答。

    白静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看我,眼睛里闪过一丝妩媚的微笑,“坐呀!站着干嘛?”

    我坐在沙发上,和她保持一米的距离,眼睛偷偷地瞟了一眼卧室的门,感觉浑身不自在。

    白静往我的身边凑了凑,“我姐的事儿谢谢你了,我知道你喜欢她。”说着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动情地说道:“喜欢就该为她着想,我一定兑现承诺,如果你忍不住……”

    不等白静说完,我立刻打断她的话,“你千万别这样想,我可不敢让你兑现承诺,如果让白洁知道了,非弄死我不行。”

    “没事儿,有我呢!我向她解释。”

    白静这样一说,立刻引起我的不满,“你千万别再解释了,不知道你上次怎么和白洁说的,她一直误会我,骂我白眼儿狼,忘恩负义。”我说着站起身来回踱步。

    “大男人,受这么点委屈就生气了?”白静咯咯咯地笑起来。

    “没什么事儿你早点儿回去吧,让你姐撞见又该误会了。”

    白静瞪了我一眼,站起身向口走去,“你是怕她误会还是讨厌我呀?”

    “谁说讨厌你了?你也没少喝酒,我送你回去吧!”

    “用不着,我很清醒。”白静说着开门走了。

    白洁从卧室走出来,靠近我身边,攥起拳头在我的胸脯上怼了一下,“你真是个祸水,白静对你动心了!”

    我没有去踫白洁,若有所思,“不管怎样,白静都是为你好,她说的对,为了你的幸福,我必须远离你。”

    白洁深情地望着我,“离开你我会幸福吗?”她的眼神仿佛可以融化冰雪。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