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暴富人生 > 第二十七章 节前诸事

第二十七章 节前诸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着庞海亮那一抹阴谋得逞的得意眼神,马东长叹一口气。

    有些人就是这么欠干!

    上午马东好不容易决定不再找他麻烦,结果一转头他就开始找自己麻烦……

    既然这样,马东也就没必要再瞻前顾后了,索性甩开膀子不死不休,他就不信邪了!

    想到这里,马东双手撑着桌子站起身,一脸调侃的看着庞海亮还有方兴大道网点主任说道:“那这样吧,你们趁着我人在这里,赶紧把所有的任务盘算一下,完不成的都给我嘛,庞行长你说我这么有担当您老人家满不满意啊?”

    “翁……”

    “这马东不会是疯了吧?”

    “牛人啊!”

    会场一片混乱,客户经理们低着头一阵嘀嘀咕咕,看向马东的眼神有震惊的、有嘲讽的、有崇拜的,还有几个年轻小妹妹看的两眼放光,太man了!

    庞海亮当场脸就涨成了猪肝色,他是万万没想到马东居然狠到了这个地步,当着全支行零售条线中层干部和骨干的面,讽刺了在场所有人……

    这还没完,看着庞海亮一副脑充血要完蛋的样子,马东又捅了一刀,“庞行长想感谢我也不用这么激动嘛,看你们这个情况一时半会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我就先走了,有了结果记得通知我,你们放心,再多的任务都没问题,哈哈哈……”

    马东在一群人的目送中大笑着离开了,庞海亮自始至终没说出一句话。

    马东的这股嚣张的狠劲让他有点害怕了,年轻人容易冲动,他怕再搞下去马东会不会一怒之下把他给捅了……

    坐在车上,马东笑的无比的开心,他突然悟了!

    这个社会有太多条条框框,每个人就像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按照棋手设定好的规矩按部就班的走,殊不知自己就陷入了最大的误区。

    马为什么就必须走日字?象为什么必须走田?

    马东这匹马今天就不走寻常路,直接变成了大炮把庞海亮这个boss干掉了,那又怎么样?

    他赢了!

    就是这么简单……

    工作的时候,二领导安排做一件事,结果大领导不满意,二领导要让你背锅,背不背?

    按照套路还是要硬着头皮背的,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能大吼一声:“滚你麻痹的,自己做的b事自己擦屁股吧!”

    这个社会有太多循规蹈矩的人,因此需要更多的蔑视规矩的人出现,不破不立,人狠才会赢!

    对于马东这种间歇性神经癫孙岩已经见怪不怪了,有钱人性格果然都跟常人不一样……

    第二天一早,马东拿着完善好的材料再次敲开了李胜男的门。

    李胜男坐在那里看材料,马东闲来无事又偷瞄了十几分钟。

    马东就奇怪了,岁月这把杀猪刀难道只杀丑女,为什么在李胜男身上没看到任何痕迹?

    李胜男把材料放在桌上,扭了下脖子,暗自疑惑的看了马东一眼,见他一副目不斜视的样子,心里嘀咕了一句,“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明明感觉有人……”

    抛开莫须有的疑问,李胜男笑着道:“材料我都看了,没什么问题,你收拾一下陪我去分行,我要向领导汇报一下情况。”

    马东点点头,先一步下楼多打印几份材料,这才坐李胜男的专车去分行。

    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行长的专车,以前从外面看着感觉挺牛气的,但是现在对比下自己的大奔,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想想也是,二十几万的帕萨特和一百大几十万的奔驰确实不能比,不过马东最爽的还是自己只花了二十万就把豪车买到手了!

    感谢周健同学的慷慨解囊……

    来到分行,两人先去找了小企业部总经理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三个人一起到庐州分行分管公司副行长崔勇军处做了详细汇报。

    听着马东的汇报,崔行长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嗯,小马这个事情做的不错,李行长你们的动作非常及时,我昨天刚刚在省行开会,就是传达中央的文件精神,市银监局和人民银行对小微金融非常重视,我已经收到内部消息,以后我们银行新增贷款里面小微企业必须要达到一定比例,否则监管部门就锁死额度,文件应该很快就下来了。”

    一听监管局要锁死银行贷款额度,马东就知道政府要动真格的了,这是在倒逼啊!

    虽然对于监管局这种简单粗暴的行政方式非常不感冒,不过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对马东绝对是极大的利好,在这种大背景下,不出意外温舟商会的整体授信方案应该是没问题了……

    最后,崔行长再次要求李胜男一定要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节后他会亲自参加金融办召开的三方会谈。

    大事落定,李胜男又单独跑了一趟人力资源部,搞定了支行对外招聘的事。

    坐在车上,马东已经开始想着通过温舟商会自己能得到哪些好处了……

    今天诸事顺意,李胜男心情很不错,看着马东低头想着心思她笑着问道:“马主任今年多大了?”

    马东显然也没想到李胜男突然问这么一茬,愣了一下,“李行长,我25了。”

    看着比自己年轻七八岁的马东,李胜男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那时候她做市场部主任的时候也像马东一样敢做敢拼,然后得到领导赏识再加上自己的家庭背景,这才三十出头就坐上支行行长的位子。

    李胜男笑着道:“像你这个年纪坐上副主任不容易,好好干,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马东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怎么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碗鸡汤?

    不过美女行长夸奖,马东自然开心,拍拍胸脯保证道:“行长放心,我会好好干的!”

    李胜男穿着职业装坐在后排,双腿并拢,一双美腿露在裙在,看的马东一阵心猿意马……

    都说小男生看脸,成年人看胸,老司机看腿,李胜男是三点俱全,再加上女行长成熟优雅的气质,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车内狭小,马东的眼神终于没能逃过李胜男的双眼,不过她今天心情确实好,也没生气,能把小男生迷倒这说明自己魅力大嘛……

    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可不是给自己看的,没有异性欣赏的美那是纯属浪费,李胜男笑着问道:“马主任现在有没谈女朋友啊?”

    看着李胜男眼中的笑容,马东暗呼不妙,偷窥被发现了!

    不过见李胜男没有生气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太丢人了,又不是没玩过女人,怎么这么没定力……”

    马东挠挠头,眼神微闪烁,憨笑道:“有一个正在谈,还没定……”

    李胜男笑了笑,没再继续问,车内安静下来,马东有点小尴尬。

    回到市场部,马东召集了部门全体会议,传达了分行领导的意见精神,“刘海你负责对外发布招聘信息,组织招聘工作。吴姐你牵头做温舟商会的授信材料,其他人全力配合,这是我们年前最重要的工作,时间非常紧,十一就辛苦大家加个班了,我已经向行长请示过了,加班全部按照三倍工资计算!”

    听到有三倍工资,几个人不满的情绪才稍稍回落,马东又神秘的说了一句:“温舟商会的方案要是成功落地了,我敢保证在座的各位今年收入翻一倍不成问题……”

    刘海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讶道:“真的假的?马主任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快说说啊……”

    “嘿嘿嘿,现在还不能说,过段时间你们就知道了……”

    “……”

    成功钓起了客户经理的胃口,马东就指望着他们干活了,不过又督促了一遍刘海抓紧落实招聘的事,市场部人手太紧缺了!

    …………

    下午,马东带着满脸喜气的张萌萌来到腾讯新闻徽州分部。

    这是位于SS区的一栋写字楼,腾讯租了一整层。

    陈毅斌应该早有打过招呼,马东自报家门后被客气的领进了会议室,很快进来一个衣着休闲的中年帅哥,“马主任你好,我是陈毅斌,欢迎欢迎!”

    两人客气一番,话题自然就提到了张闻言,“我和闻言是高中同学,他可是轻易不开口的。”

    马东恍然,原来是同学关系啊!

    在华夏这个的复杂的人情社会,有太多的关系错综复杂,其中最重要就有血缘关系、姻亲关系、师生同学校友、战友、同事等等。

    陈毅斌和张闻言是高中同学,张闻言和马东是大学校友,现在马东又认识了陈毅斌,这就构成了一个最基础的三角人脉,以此为基础未来可能会发展成一个类似的庞大关系网。

    当然,马东也不会刻意的去编织这种网络,人生在世几十年,活的太累没意义……

    “我们和闻言学长是人大校友,认识也有好几年了……”

    有了这层隐藏的关系,两人更显亲密了,马东把张萌萌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陈毅斌满意的点点头道:“徽州广播传媒学院虽然在全国没太大名气,但是在徽州也是独一份的,而且又是专业对口还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我们公司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陈毅斌说的言词恳切,又对着张萌萌说道:“小张你身份证带了吧,我让人力部把你的信息采集一下,顺便把合同签了,这样节后你就可以正式入职了。”

    张萌萌在旁边偷偷抓着马东衣角,激动的不得了,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进了腾讯这么知名的公司……

    等张萌萌出去后,两人又聊了一些趣事,陈毅斌在那笑着调侃张闻言,“等抽空我们把闻言叫出来聚聚,这家伙现在都不敢来见我了……”

    马东露出一副感兴趣的表情问道:“哦?居然还有张处长不敢见的人啊?”

    陈毅斌笑着摇摇头,“这家伙,坑了我两次,他哪有脸见我啊!”

    马东作洗耳恭听状,陈毅斌继续说道:“09年,他忽悠我说宾湖的房价潜力不可限量,吹得那叫一个好啊,我当时就信了,脑袋一热跟着他就把老本给投出去了,买了几套房,结果现在庐州其他地方都房价涨了,就宾湖趴在那不动……”

    马东报以同情,09年那会正是宾湖楼市抄的最厉害的时间,这一套就是两年,看着别的地方涨价就自己的房子不涨,滋味肯定不好受……

    马东又好奇的问道:“那还有一次呢?”

    “第二次就更惨了,去年他告诉我互联网必然是未来最有潜力的行业,又拉着我研究互联网公司的股票,我当时就在腾讯,结果我们两个就研究公司的发展潜力,他又得出结论,说腾讯是最有潜力的互联网公司,当时我们公司股价从227港币每股跌到200港币,他跟我说可以买了,然后我俩现在都在吃土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