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穿越木叶开宝箱 > 第二百七十章 负十八度!

第二百七十章 负十八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然而……

    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随着第一波冲击力渐渐往四周散开,巨盾上面的凹陷不再继续扩大,而是以肉眼难以觉察的幅度缓缓回复。

    清明立刻注意到这一点,张开嘴巴大声狂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显得狰狞而扭曲:“哈……哈哈……呼呼……真是差一点就被你杀死了呢,不过……这已经是你的极限了吧?如果只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话,那你就去……死吧!!”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清明猛地鼓了一口气,脸上呈现出异样的鲜红,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铠甲也从胸口处慢慢张开,好像一头洪荒异兽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一点微光在那里闪烁了一下,而后迅速扩大!

    “这家伙……”

    白明羽瞳孔微微一缩。

    ……

    “这家伙……”

    感觉到在清明身上渐渐凝聚起来的那股极为庞大的查克拉,阿斯玛和地陆脸上也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惊异之色。

    阿斯玛扭头飞快地说道:“不好,那个叫艾斯德斯的小鬼恐怕要有危险……地陆,我们随时准备出手帮忙,一旦出现意外,必须要赶在清明动手击杀他之前,将他救下才行!”

    “嗯。”

    地陆点点头。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握紧了手中的兵刃,虽然对白明羽和清明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实力有所震惊,但他们毕竟也是负责守卫火之国大名的守护忍十二士成员,也都有着精英上忍级别的实力,虽然对清明的忍具能力感觉很棘手,但也还不至于不敢与他刚正面。

    另一边。

    村子内侧的一间农舍院子里,宇智波泉仰头望着半空中的景象,贝齿紧咬着嘴唇,略显疲倦的清秀面孔上写满了担心:“白羽君……”

    因为狮子王的作用,泉在之前的战斗中所受到的伤势并不重,更多的是体力消耗过度引起的脱力,在吃下了几块宝石之肉以后,已经渐渐恢复过来,只是身体还很疲惫,一时间有些提不起力气。

    而君麻吕所受的伤势就要严重得多了,即使白明羽把泉身上的狮子王取下放在他身上,不断治愈着君麻吕的伤势,小正太也还是一直昏睡不醒。

    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高空中的战斗又有了新的变化……

    ……

    面对清明胸口那一抹越来越亮的血色光芒,白明羽慢慢咬紧牙关。

    双眸中,渐渐浮现出两团湛蓝的冰晶。

    随着这两团冰晶的出现,一层薄薄的冰霜在白明羽身上浮现出来,准确的说,是从他手中的冰刃上面扩散出来。更多的寒冰从四面八方聚拢、在冰刃上面不断凝实起来,原本就已经颇为巨大的冰刃,再次扩大,刃面上开始散发出一层层白茫茫的寒气。

    “这是……”

    清明微微一怔。

    很快,这些寒气的流动速度就渐渐变得缓慢起来,开始凝结成细长的冰棱,悬挂在上面冰雪巨刃的下端,然后蔓延到巨大的血色盾牌上面,寒霜扩散间,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一点点冰核浮现出来,而后在短短数秒内变成了冰针、然后是冰锥、冰柱……

    冻结的效果持续推进。

    咔嚓——

    一道极其细微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很轻,就好像是秋天的一截枯枝从大树上掉落下来的声音,如果放在平时,可能任何人都不会觉察到,然而在这个时候响起,却立刻让交战的双方神情一紧,两双眼睛的注视下,就看到冰刃和血盾的交界处,一条淡淡的裂纹浮现出来。

    “?!”

    清明面色狂变。

    ——是温度。

    当温度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绝大多数物体都会变得非常脆弱,就连坚硬的钢铁,都会变得木头一样很容易就被折断,然而只有冰却会随着温度的降低而变得愈发坚硬。在白明羽毫无保留释放恶魔之粹力量的情况下,四周的温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下降,在这种环境中,连清明身上的那件血红色铠甲,都开始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由他支撑起来的血色巨盾,也终于在白明羽冰雪巨刃的压迫下,出现了一丝浅浅的裂痕。

    下一刻……

    白明羽吐气开声,骤然发力!

    经历了刚才那种程度的激烈碰撞以后,无论是他,还是依靠忍具达到接近影级实力的清明,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边缘,完全是凭借着意志力在勉力支撑。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任何一边稍微有所弱势,原本已经平衡的局面就会立刻出现倾斜,从而引起雪崩似的溃败!

    而刚才,在看到那一丝裂纹的时候,清明眼神中浮现出一丝细微的慌乱。

    虽然只是一瞬间,

    非常短暂,

    但是却被白明羽敏锐地捕捉到了,而且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将体内所剩不多的余力一口气全部爆发出来!

    嘭!!!

    冰刃下压!

    血色盾牌上面的凹陷再度扩大,已经到了接近极限的地步,只听到又是一声咔嚓,盾牌上面的裂纹骤然扩大,然后沿着一条直线蔓延开来!!

    咔嚓咔嚓……

    直到裂纹已经布满了整个盾牌的中线,然后……

    片片崩碎!

    这一刻,就看到盾牌在冰刃的压迫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而后轰然瓦解、破碎,无数细碎的血色冰晶往四面八方散发出去,好像无数翩翩飞舞的血蝴蝶,又仿佛漫天飞舞的红色雪花,在白明羽和清明之间堆聚起了浩浩汤汤的一大片,在这幅难得一见的缤纷景象中,巨大的冰刃挟着余威往下方切去!

    “……负十八度!”

    冰雪凝成的刃面从清明头顶上方一路切了下去。

    然后无声无息地崩散破碎。

    支撑了这么久,白明羽也已经差不多快到了极限,再也无法维持冰刃的硬度,在冰刃化作漫天冰屑纷舞出去的同时,他也从半空中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掉落下来,勉强踩了一个月步往旁边挪了几步,落在那座横空而立的冰雪大桥上面,双手撑着地面半蹲下来,嘴里微微喘息着。

    抬头。

    不远处的半空中,清明大张着嘴,直愣愣地看着白明羽,似乎想说什么,过了几秒钟,一点猩红在他的额头上浮现出来,然后不断往下,延伸成了一条血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