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神话重启 > 第三十一章 夸张的表白

第三十一章 夸张的表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洗魂曲?什么是洗魂曲?”张楚墨在脑海中问道。

    “洗魂曲是一种能够洗漱灵魂的曲目,一旦发动成功,但凡听到的人,灵魂会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升华。但是,洗魂曲的发动要求及其的苛刻,需要弹奏者时刻把控灵力的波动,以音律沟通凝成聚灵阵法。

    那个琴声倒是严苛的把控了灵力的脉动,但是箫声却是差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她并非修士,根本无法感应到灵力的缘故。但是……她竟然依旧能够和那个秦潇在曲目上配合。此人亦是修行的绝佳资质……”

    “难怪我总觉得那个箫声有些不和谐……原来……”突然,张楚墨眼神一怔,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你刚才说秦潇严苛的把控了灵力的脉动?那就是说,秦潇她能感受到灵力?”

    “是啊,你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天道神轮略显戏谑的语气响起,“那个秦潇,应该就是前天晚上出手救你的高人。我以为你早就猜到了呢……”

    “猜到才见鬼啊!你以后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我,不行,我得找机会拜师……跪舔也行……”

    张楚墨脑海中瞬间浮现了一副画面,大长腿,黑丝袜……然后口水不知不觉的流下……

    “秦潇能将精神力附着在字上,这一点绝非普通人所能办到。原本我也以为她只是天赋异禀,但是当那个高人一剑斩杀厉鬼之后,我便怀疑那人就是秦潇了。世事巧合,也没有如此巧合之事。”

    “那你干嘛不早说?”

    “我只是猜测,没有百分百把握。但是现在,我却是有了百分百的确信。能够弹奏洗魂曲的,定然是修行中人。”

    “洗魂曲……听起来很厉害,你会么?”

    “嘿嘿嘿嘿……”脑海中的天道神轮发出了猥琐的笑声。

    “你是不是皮痒了?”张楚墨眉头微微一皱,脸色顿时拉了下来。眼中的寒芒闪过,不仅仅是天道神轮,就是身边的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凉意。

    “在下不才,我的第一任主人白灵玉,乃是当年人族第一才子,一曲惊魂,镇压诸天十万年。不仅仅是洗魂曲,就连镇魂曲,噬魂曲都尽在我心中。”

    “是么?嘿嘿嘿嘿……”张楚墨的心底,响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你……你想做什么?”顿时天道神轮想起了张楚墨的尿性,得瑟的心情瞬间化为青烟飘散,语气中充满着浓浓的警惕。

    “打打打……打劫!把你知道的什么洗魂曲,镇魂曲,噬魂曲全部给我交出来……”

    “你能感应到灵力波动么?”

    “不能!咋啦?”张楚墨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嚣张的笑容冷冷的在心底问道。

    “不能你要三大神曲干嘛?你又没办法弹奏!”

    “我不行,但是秦潇可以啊!”

    “什么?你想用宝贵的三大神曲送人?你疯了?还是说,你特么被交配的欲望操控了脑子?”天道神轮咆哮的声音顿时在张楚墨的脑海响起。

    “送人,我有那么慷慨么?刚才不是说要找秦潇拜师么,这两手空空的也不好是不是?正好你有神曲,这个作为拜师礼……我想她应该不会拒绝。”

    “我拒绝!”

    “你说啥?”张楚墨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魔鬼的面容,裂开森森的牙齿,冷冷的对着天道神轮张开了血盆大口。

    “你确定把神曲送给秦潇是送礼而不是送终?”

    “怎么?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天道神轮严肃的语气突然间响起,“能够镇压诸天万界的神曲……送给一个连地仙境界都没有的凡人女子?别说弹奏了,就是看一眼都能让她心脉枯竭寿元尽失。”

    “啥?要不要那么夸张?就看一眼后果都能这么严重?”

    “呵?看来你还不知道镇压诸天万界的概念啊,神魔妖鬼,诸天万界,在神曲之下生死不能自己。上到九霄,下落黄泉,无不镇压。神曲音动,世界泯灭,你当什么?这样的东西,是凡人可以看得么?”

    “听起来……有点屌……感觉和我不是在同一个维度啊。照你的说法……是不是我一辈子都达不到看一眼神曲的条件?”

    “这倒不一定,不知道你说的一辈子是多久。如果用凡人的百年一生呢……的确如此,但是你如果踏上修行之路而且成功达到地仙之境的话……那么寿元就会大大的增加。..

    我第一任主人,历经九劫才成就无上尊位镇压诸天十万载。你要是也能修炼九劫,在我的帮助下修为应该是不低的。”

    “九劫?啥意思?”

    “一劫一万五千年,你说九劫啥意思?”

    “噗——”张楚墨顿时喷出一口气,而这一动静也瞬间惊动着周围的同学纷纷看过来。

    “这下子……特么尴尬了……”张楚墨耳根通红,突然眼前一亮,连忙伸出手指指着礼堂外疾驰开来的火红色卡车,“大家快看,要不要这么夸张?”

    “噗——”一阵阵整齐的喷气声响起,瞬间张楚墨多了很多的同道中人。因为他们在大礼堂的二楼,居高临下的看到了一大卡车载满了玫瑰。

    “尼玛呀,这特么只有电视剧里才能有的画面啊!这是要求婚么?”身边的同学戏谑的扶着栏杆笑道。

    这还没完,卡车停下之后,三四个西装革履的服务员将满车的玫瑰卸下,在大礼堂门口摆成花海。中间还有粉红玫瑰摆成了秦潇我爱你的字眼。

    这一幕,顿时让张楚墨恶寒的满身鸡皮疙瘩直冒,这个阵仗,追求下脑残还行,追求秦潇?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这要能表白成功才见鬼呢!”身边的一个同学抚摸着下巴满脸戏谑的笑问道。

    “何以见得?”张楚墨瞬间感觉遇到了同道中人一般拍着那人的肩膀问道。

    “第一,段至孝对目标人物性格的分析不到位,导致他以错误的人物定位采取了错误的行动方式。据我观察,秦潇学妹是那种理性的女人,虽然还只是大二的清纯年纪,但是理智程度不亚于我们学校的博导。所以这种在段至孝眼中浪漫的求爱,在秦潇学妹的眼中和白痴弱智划等号的。

    其次,秦潇同学的才华和家世都是顶尖的,这样的女性向来孤芳自赏,要想拿下她的芳心,必须在某一方面征服她,要么肉体,要么才华。但是以段至孝一直以来的表现和作风,他除了有钱可以说一无长处。这样的人,连我们都看不上何况是秦潇学妹?”

    “兄台高见,敢问兄台是那个系的大神?”

    “过奖过奖,社会管理系,兼修人物心理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