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726. 让开正面后三面合击

726. 让开正面后三面合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日军步兵没想到他们的骑兵们太过贪功了,一开始就发力冲,全然不顾步骑协同要保持紧密的距离和联系,就把他们步兵给甩在身后了。

    甩在身后也可以,可不能一往直前不顾身后啊,现在这支中国兵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突然的迎击,打得鬼子步兵措手不及。

    当然,战场上瞬间万变,没有一成不变的战术,必须跟着变化做出应对,日军步兵望着没了影的骑兵,不得不改变战术,来应对这支突然冒出来阻击他们的中国兵。

    日军原先就架设好的九二重机马上就开火了,朝着七连这边的轻机枪进行火力压制,九二重机的机枪弹打得比轻机枪远、快、威力大。

    七连两个排的六挺班用机枪,马上就被鬼子二挺九二重机给压制住了,不得不马上撤出原有的机枪巢,转移到下一个预设好的机枪阵地里去。

    虽然这片阵地刚才被日军大炮轰得一塌糊涂,但底子还是有一点的,而且七连的步兵一抢占到这片阵地后,第一时间就拿出工兵铲,快速地开挖,把原先的雏形给挖出来。

    第一时间肯定是挖自己的散兵坑,找到原来的散兵坑,把里面的浮土给掏出来,然后把交通壕清理出来。

    机枪兵,除了正射手在调整机枪外,其他的观察手副射手和弹药兵,也都在开挖,尽力在鬼子到来之前,或是进入打击距离之前,把机枪阵地给恢复到原样。

    如果有时间,也把附近的预设机枪巢也挖一下。

    这机枪阵地和散兵坑不太一样,因为机枪有支架,如果支架就架在地面上,那机枪射手的上半身就会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很容易被人家射杀。

    所以,挖机枪阵地时候,要在机枪支架那里,就往下挖一点,让机枪的枪口贴着地面,这样机枪手的上半身就躲在地面下了,相对来说,安全一些。

    ……

    见到日军的重机枪开火了,竹竿他们马上就兴奋起来了,迫击炮又有肉吃了。

    一物降一物,如果说机枪是步兵的克星,重机枪是轻机枪的克星,而迫击炮就是重机枪的克星。

    竹竿亲自操炮,先过一下瘾再说,四门迫击炮对付两挺重机枪,绰绰有余了,一轮的炮弹打击下,两挺九二重机就被竹竿他们给炸碎了。

    竹竿现在也不管迫击炮有没有打中,打完一轮后,马上就拉起人转移阵地,这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

    因为迫击炮不是终极武器,上面还有很多克星,比如步兵炮、大炮、飞机等,就是对手一样的小型50迫击炮,也会是自己的主要对手。

    果然不到一分钟后,竹竿他们原来的迫击炮阵地上,就落下了好几发鬼子的迫击炮弹下来。

    小鬼子,速度够快啊。

    竹竿不由自主地骂了鬼子一句,拍了拍头上的尘土,马上就地计算起来,赶在鬼子的迫击炮换地之前,搞他们一把。

    ……

    就在竹竿和鬼子玩迫击炮游击战时候,八连和九连的阵地也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了,日军除了骑兵,也派出大量的步兵,拉大阵地冲锋的宽度,试图全线进攻,多点突破。

    好久没有打过这么正规的防守战了,三狗又回到了以前经常打的防守战的回味去,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不过这次还是有点不一样,那就是身后随时都会出现的鬼子的骑兵部队,如芒在背,让三狗极为不舒服。

    前头日军步兵的进攻倒是暂时给抑制住了一些,可身后的骑兵,如同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开来。

    现在已经炸开了,只不过是不在七连的阵地上,而是在梁屹垱的纵深阵地里,鬼子骑兵一路奔袭,没有遇到抵挡,就直接冲进了305团的阵地腹地里去了。

    一个团的阵地,岂能容你一个骑兵大队如此嚣张,待到日军骑兵突入到阵地的纵深腹地时候,张团长亲自指挥,机炮连的机枪、迫击炮一起开火。

    同时开火的还有负责第二道阵线的二营各机枪,以及作为预备队的一营,现在也出来助战。

    两个营的机枪迫击炮,一起开火,那个火力的密集程度可想而知,几乎是无差别打击了。

    满以为一举冲垮中国军阵地的日军骑兵,在如此密集的火力覆盖下,上百匹高头大马嘶鸣不已,纷纷倒在血泊中挣扎着死去。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骑兵赖以生存的马匹都被打死了,何况是这些人,也跟着马匹纷纷倒在底下,不是被自己的马踩踏死了,就是被枪炮给打死。

    冲在最后的一些骑兵,见势不妙,赶紧回转,往回逃了出来,二营设伏在两边的部队,岂能让日军这么轻松逃跑,也是跟着一阵交叉火力的扫射。

    日军的一个骑兵中队,本想破解中国军一上来就肉搏的战术,结果自己却中了个大招,几乎全军覆灭了。

    剩下的几匹马,驮着几个伤痕累累的骑兵,从枪林弹雨中侥幸逃出,往回去的路上飞奔着。

    还没到七连阵地的背后,就被竹竿他们瞄住了,打这几个残兵败将,不需要迫击炮和机枪吧。

    三排的迫击炮手们为了省炮弹,操起身后的步枪,对着这几骑噼里啪啦地开起枪来,射人先射马,大伙先把这四五匹马给先干趴下,马背上的骑兵,也就跟着摔在地上了。

    这几个骑兵已经身中好多枪了,垂死之际奄奄一息了,但竹竿他们还是以防万一,没有去抓什么俘虏。

    抓个鸟俘虏啊,抓住要给他治伤给他吃饭,和服侍个大老爷一样,才不会那么傻呢,远远的补上一枪,近了再补上一刀,解决了事,大家都轻松。

    骑兵干掉了,可前面的鬼子步兵越来越多了,三营三个连都觉得难以抵挡了,鬼子的迫击炮越来越多,打得中国军手忙脚乱的。

    竹竿他们的迫击炮很难有还手的机会,刚打上一炮,鬼子的炮马上就跟了过来,被撵的跟野狗一样,不能好好地吃上一口屎。

    迫击炮都被赶得这副样子,那些轻机枪更是了,都不让抬头,刚打上机枪,人家的炮就来了。

    随着前头日军步兵的不断逼近,人家的掷弹筒也派上了用场,现在鬼子还想有了一种新型的掷弹筒。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