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694. 冲在最前面的连长

694. 冲在最前面的连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驳壳枪弹夹里也就二十发子弹,很快就打完了,没几步路,就全部扫射干净了,这么近的距离,一般都能扫倒几个鬼子。

    七连和日军距离只有几十米,大家也都是在朝着对方冲锋着,鬼子根本来不及反应三狗突然的驳壳枪扫射。

    这东西,虽然威力一般杀伤力不高,但在这么近的距离,被打中不死则伤,在两军对冲时候,被打伤了,等于是被打死了。

    因为接下来的拼刺,倒在地上的伤兵,几乎没有机会能逃出战场,很多新兵的第一选择,就是往躺地上的敌人伤兵身上捅。

    所以驳壳枪的使用,是多少前辈用血和命总结出来的经验,三狗也不打算去创新使用它,只是把它的功效发挥到最大限度就可以了。

    二十发子弹一打完,这枪就可有可无了,因为鬼子马上就要冲到面前了,任何的多余动作,都会导致自己丧命。

    已经没有时间和可能,来把驳壳枪重新插回去,或是在装上二十发子弹或压一个弹夹进枪膛里去了。

    拿在手上也是个累赘,三狗直接就把这枪扔掉,有时候碰见鬼子冲上来的近,就往鬼子脸上砸去,当做一个石头也行。

    三狗自己都记不清扔了多少把驳壳枪了,反正打扫战场后,又会捡到一些,随便拿回一把就行了。

    就算是丢失了,回部队,打个报告,多领一把驳壳枪,和武器弹药补充时候一起领回就是了。

    武器弹药这个东西,再好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关键是要用在敌人身上,去发挥它们最大的效能,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就可以了。

    不然,整天挎着把沉甸甸的驳壳枪在身上,没什么好看的,反而把自己给累着了,花架子,要不得。

    就在三狗把驳壳枪扔在最前面一个鬼子脸上时候,那鬼子见有东西砸过来,条件反射地拿刺刀拨开。

    对了,等得就是你这一下,三狗心里一点小小的窃喜,马上双手挺起已经卡上刺刀的步枪,单刀直入,朝着鬼子刺刀移开的那一点小小的缝隙,突刺了过去。

    鬼子见三狗猛扑过来,刺刀尖带着点点寒星,直扑自己的胸口,已经是来不及回枪格挡了,就算是能回枪,这个时候,一般也不会。

    因为这个突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长距离的冲刺惯性,加上手上的力量,如同千钧之力,想一下子格挡开,没有非常好的臂力和非常准确的时间把握,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鬼子没有办法,只得马上向左边闪开身子,以期躲过三狗这一千钧之力的突刺。

    这一幕在三狗眼里,已经是上演了好多次了,多少次的冲锋和拼刺,第一回合都是这样的。

    接下来,三狗脚步不停,条件反射地把步枪横了过去,用枪托横着砸向鬼子的绿网钢盔去。

    这几年来,三狗还在继续长身体,可能是得益于平时能吃得饱,和不断地进行有一定强度的训练,身高一直在长着,尽管不明显,现在差不多快到一米七三多了。

    要是在老家,这估计是不可能达到的身高,父母都不高,父亲目测不过一米七,母亲也不过一米六,自己能超过一米七算是超常发挥了。

    可今年三狗才21岁,看样子再长个三四年身子,还是有可能的。

    对于这个身高,三狗倒是不怎么在乎,虽然305团基干部队是西北兵,有不少超过一米八的西北大汉。

    但在七连里,大部分人是南方人,目前大都是江西佬和湖南佬,身高基本在一米六五左右,三狗一米七多,算是高个子了。

    可杨慕华不一样,她是北平人,还挺高的,估计都有一米七的个子,那个年代里,女孩子的身高能到一米七,着实吓人了。

    女生发育早,几年前的南京军校里,三狗虽然和杨慕华差不多高,但女生显高啊,所以在杨慕华的眼里,那时候的三狗真的跟一个小屁孩没什么两样。

    怎么会对一个小屁孩上心呢,杨慕华刚开始根本没有把寡言少语的三狗小屁孩看在眼里,只是后来随着时间的增长,不断地了解,才慢慢倾心于这个表面上极为普通的男孩子。

    残酷的战争,是极为熬人的,三狗现在虽然21岁,正值青春焕发的年华,但战争对他的摧残是显而易见的。

    倒不是因为遍布身体的伤痕,而是内心里看不见的伤痕,急速地催老了这个年轻的男人,脸上不再有初入社会的幼稚和朝气。

    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洗不去的征尘,和说不出的苍老神态。

    这让杨慕华既心疼,又怜爱。

    ……

    相对于三狗一米七的身高,鬼子的矮冬瓜就显得很矮,不是三狗说他们是矮冬瓜,实在就是。

    和鬼子打了这么多次的仗,见过形形色色很多的鬼子,几乎没有见过高个子的,好像是一群矮人国来的人。

    鬼子有一米六五的,算是高个子了,大部分的在一米六左右,基本上比三狗矮上半个头或是一个头的样子。

    所以,当三狗的步枪枪托横着砸过去时候,正好砸在鬼子脸上的位置。

    榛木杂木做的枪托,又结实又厚重,好家伙,这一枪托过去,登时就把鬼子脸给砸花了,后仰着倒了下去。

    三狗没空理会这个鬼子,前面接着就有很多的鬼子冲了过来了,身后的卫兵项楚材也跟了上来,护卫着三狗。

    没办法,在中国军的底层军官,因为士兵单兵作战能力太差,不得不自己亲力亲为甚至是身先士卒,后面的士兵才会跟着模样来做。

    这就把三狗的卫兵项楚材给忙坏了,小项都记不清有多少个长官跟他说过,要保护好连长,哪怕是自己有危险了,还是要把连长给保护好。

    不然的话,哼哼,要是罗连长有个什么差错,就拿你小项是问。

    这个就把小项搞得压力山大,要是说团长营长啥的,很少见到面,他们这么一说,过后估计就忘了。

    但是狗腿和他们那一帮杀人狂徒弟,整天拿这个事来说事,小项生怕有个啥闪失,自己会被狗腿他们给撕碎掉的。

    虽然自己也很敬重罗连长,愿意为他出生入死,只是这战场上,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不要说是连长,就是团长旅长一级的大官,和日军作战,就不断地牺牲掉了。

    再说这个罗连长,平时斯斯文文的,可一到战场上,就跟一头狮子一样,哪里危险就往哪里钻。

    搞得他这个卫兵整天提心吊胆的,自己有个什么闪失倒无所谓,可不能把连长给搁在哪里受伤了。

    所以,小项整天跟着三狗,形影不离,有时候和等着吃屎的土狗一样,连三狗撒泡尿拉个屎都要盯着,搞得三狗极为不习惯,赶了好几次,都赶不开,后来就算了,跟着就跟着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