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634. 死,也是有尊严的

634. 死,也是有尊严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们是如此的卑微,他们是如此的不起眼,他们即使战至一兵一卒,也无法让几十年后的国人,在酒足饭饱之后,稍微得去了解一下。

    李守青营最后十几个重伤员,在已经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没有选择投降,也没有选择自杀,而是相互搀扶起来,互相靠着站起来。

    拿着已成烧火棍的步枪枪杆,杵着疲惫、饥饿、伤痛和残缺的身体,最后集体向围攻上来的日军冲去。

    说是冲,其实也就是在蹒跚而行了,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辛困难,每一步,都是那么的不可能,每一步,都是那么钻心的疼痛。

    但大家还是坚持了下来,没有倒下一个人,在生命中最后的一次冲击路上,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目睹这一切,几乎所有的日军,都惊呆了,这个崇尚武力的民族,这个视生命如草芥的部队,面对这一番景象,都不由得放下了手里的武器。

    冲在最前面的日军指挥官,是一个大队长,此刻的他,也是把负伤的一只手绑在胸前,他更深知一命伤兵的痛苦。

    而他,虽然受伤也要冲在第一个,如此不怕死的敌军指挥官,此刻,却扔掉了手里的指挥刀。

    他用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对着这群人鬼不分中国兵,立正敬礼,致以最崇高最尊敬的军礼。

    随后围上来的日军,都默默地放下武器,眼睁睁地看着这群没有任何攻击性的中国兵,在做着艰难的冲锋姿势,向前蹒跚着,摇摇晃晃地,互相搀扶着互相支撑着,前进。

    日军士兵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办,看着大队长,等待着最后的命令,尽管是由心底里的敬佩,敬佩这群中国汉子,但在军令面前,还是要杀掉他们的。

    鬼子大队长敬礼后,一时想不起该怎么处置这群中国兵,突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把身后的机枪手手里的机枪一把拿了过去。

    他用负伤的手帮忙着,双手抱着轻机枪,站在中国兵面前,全场鸦雀无声,十几个中国兵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到此结束了。

    他们没有悲号,没有高喊口号,更没有丝毫的所惧,而是静静地带着这一刻的到来,好像很期待这一刻的到来一样。

    或许他们几天没有吃喝,已经没有力气喊出来,或许他们几天前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刻的。

    最后的光荣弹都打光了,自杀也没有力气,还不如引鬼子给大家一枪,死得快一点,死得痛快一点。

    不用再经受无尽的伤痛折磨,多好啊,多么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啊。

    来吧!

    有的兄弟还能空出手来,一把扯开胸前破烂的军服,以期让子弹更快速地射入胸膛,有的兄弟,还不忘用手扶正了有点歪斜的军帽。

    死,也是有尊严的,也是有身份的。

    在一阵轻机枪的尖叫声中,最后一群中国兵,无憾地倒下了,尽力了,无悔了,是倒在冲锋路上的,光荣。

    最后一滴血,也留在这里了,留在这个生前陌生的地方,留在这块还算是中国的土地上。

    日军大队长打光了机枪的最后一发子弹,把机枪一扔,立正,脱掉军帽,深深地一个鞠躬。

    围攻上来千百和鬼子,也学着大队长一样,脱掉军帽后,齐帅刷地深深地鞠了一躬。

    或许,只有快速地杀死这群伤残的中国兵,才是对他们最大的礼遇了,与其让他们活在世上遭罪,还不如快点送他们去极乐世界。

    事后,日军收殓了丰县所有中国兵的遗体,挖开一个大坑,埋了起来,竖立一块木牌,书写道:“中国兵战死处”

    日军少见地没有写带有侮辱性质的支那兵,而是按照中国人的说法,立了块简易的墓碑。

    李守青营,拖着了机械化部队日军的整个联队,用全营五百多条活命,换来了七天的时间。

    这七天,对于74军,对于豫东兵团,乃至对于整个中国军队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得以守住了砀山,才能让几十万部队及战争资源安然撤退。

    后人在不断地歌颂敦刻尔克大撤退,殊不知,在中国,有比敦刻尔克更大的撤退,60多万军队,在日军的合围之前跳出以徐州为中心的广大地域。

    不管是叫徐州突围也好,还是徐州打撤退也罢,为了保存与敌长期抗争的实力,就算是说成逃跑也没有问题。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由于在那个时代的运输容量的原因,加上日军飞机天天在道路上轰炸,74军和其他的增援部队,也只有在晚上赶路。

    到了5月13日,三狗他们所在的51师,总算是运了过来了,运过来的主要是弹药物资和一些炮。

    而三狗他们这样的步兵,只是享受了在湖北境内的坐车,出了湖北,到了河南境内,行军车辆就不停遭受日军飞机的袭击。

    道路也是被炸得坑坑洼洼,可爱的本地老乡每到夜晚一降临,就马上聚齐千千万万的人,抓紧时间修马路和铁路。

    几乎所有的军队,都是在晚上走,火车关掉所有的灯光,在黑夜里的铁路上,在老乡们刚修好的铁路上,在每隔一小段路就有一盏小灯的指引下,缓慢地前行着。

    汽车也是如此,为了赶时间,很多老乡都在推着汽车走,一村一乡地接力着,坐在车上的战士们,主要是炮兵运输兵等,都不好意思坐,跳下来,和老乡一起推车过坎。

    而三狗他们步兵们,本来有情况是第一个走路的,但连队有一些弹药物资,需要人来挑担子和背着走。

    老乡们见到,也是热情地结果担子,接力着走过一村一寨,路两边还有老乡准备的凉开水、大饼、熟鸡蛋等拿起来就可以吃的。

    虽然部队上面有纪律,不准拿老乡的东西,但面对如此盛情,也不能做得太油盐不沾,扫老乡的兴。

    三狗就默许七连的人,渴了就喝点水,饿了也可以拿点吃的,但不许私藏老乡的食品在身上。

    黑夜里,忙碌的道路上,是涌起来的铁流,也是浓浓的老乡情在流淌着,很多战士,一边吞咽着老乡递上来的食品,一边流着眼泪。

    老乡恩情,无以为报,唯奋力杀敌,以身殉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