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2. 刀耕火种

2. 刀耕火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三狗父亲掐了颗稻子,放嘴巴里咬了咬,基本知道了稻子成熟几分,定了时间提前把田里水放干净;在头天晚上就趁着月光,加上爷爷父亲母亲带上已经回到家的三狗去先割稻子,弟弟妹妹让奶奶带着睡觉。

    为什么要头天晚上就割稻子,因为抢在白天毒太阳前多做一点,这个时候月朗星稀凉风习习,做起事来不是很累。

    三狗爷爷父亲割稻子用的刀是一种专门的镰刀,单手握的抓刀,短7字型,手全部包住刀背,刀尾是7字的尾,有带穿过系在手腕上,刀口是7字头,单手抓住刀口朝下,对着稻子杆根部一手抓着手腕一动,刀口就把稻杆全部割下来,刷刷的几下就割下几把稻杆,单手抓不完稻杆就递到左手来拿着,够一大把就放在地面上,这样割稻子很快,也不是很累。

    三狗和母亲用的是正常的柴刀,是长7字形的,不过是大很多,有木柄的,要双手割稻子,左手抓着稻杆的中部,右手持着柴刀木柄,对着稻杆根部割去,连着割五六把,等左手抓不住稻子,就放在地面上。

    割下来的稻子每一捆要交错开一点叠放,堆到半人高再放第二堆,成一线排,这样第二天的打谷机就可以一路打过去了。

    当时用的是农村老式的打谷机,其实就是人工脱粒机,用木板做成一个长方的大木斗,前头装上打上铁丝钉成的齿轮,脚踏着把打谷机的齿轮转起来,双手抓住一把稻杆,把稻子放在飞转的齿轮上,稻子就被刷下来了。

    就算是这样的打谷机,在当年也属于高科技产品,并非每家都有,需要借用或租用的,实在用不起或没有的,只好采取最原始的脱粒方法,就是把整颗稻谷放在晒谷场上晒干,用个大大竹竿或木块来打击稻穗,使其脱落,这样的方法,稻谷里的沙石就很多,卖不出好价格,自家碾出来米也会有一些沙石在里面,煮了饭吃咯牙。

    三狗村里没几架打谷机,都是东家的,所以得要匀好时间来用。三狗也去一边脚踩一边抓住稻禾来打稻子,开始觉得很好玩很威风的样子,那稻禾被飞转的齿轮一扯一扯的,稻子飞溅,齿轮被稻禾一放就慢下来,脚上就得使劲踩,时间一久三狗就力气不支了,大人嫌他慢耽误时间赶走他,很多家在排队等着用打谷机呢。

    打谷机打起来稻子四处飞溅,为了不让稻子溅到外面地里浪费粮食,就在打谷机上面加了个竹编的罩子,这样飞溅起来的稻子都挡住不再飞出去了。

    但还是有偶尔的谷粒飞溅出来,听说有一年村里银凤她爹在打谷时候,一粒稻谷飞溅到他的眼睛里,停下来自己怎么弄都没有办法把稻谷弄出来,越来越难受。

    找人掰他的眼皮想把稻谷抠出来,没想到人的眼皮力气那么大,几个汉子都没办法,拿水洗、冲眼睛等办法都没用,来福他爹是乡里的土郎中,用细小的竹夹子也没有办法夹出来,还把银凤她爹搞得跟落水狗一样筋疲力尽。

    实在没办法了,银凤她爹就犟了起来,老子不治了,那只眼睛外面肿得像个粉红的大桃子,还不时流着眼水,这“蛮牛牯”也是条汉子,该吃吃,该睡睡,该干活干活,一只眼睛也能活。

    没想到过了段时间,那只眼睛长出了一个稻子芽出来,顺着芽一拔,居然把那稻子拔出来了,那稻子在眼睛里发芽了,真是奇事,没两天银凤她爹那个大桃子眼睛就消掉了,完好如初。

    ……

    三狗刚开始割时候还挺快的,每次算好六把稻子,从右边一连割到左边顺势一放,第二回时候也是六把放在之前的六把上面,刚好是一大束,刷刷的一路割了半垄过去,时间一长就不行了,累得直喘气。

    稻子叶子边上有小小的锯齿,不停的打着三狗的左手臂,左手臂上都开始火辣辣的红肿起来,只得放下袖子挡着。弯着腰闷着头双手不停的用力,稻草里空气不畅,气闷胸闷,稻草里很多虫子都被赶的飞起来,飞得一头一脸的,累得割一会歇一会。

    父亲倒是慢条斯理,不快也不慢,也不休息,一直就一个速度,很快就把三狗拉在身后了,也不催三狗,一直忙到二更时分,村里狗都不怎么叫了,才收工,几个人到溪边,脱光衣服下水好好的洗了一个澡,回到家喝了口水后,三狗一沾上枕头就沉睡过去了。

    第二天刚蒙蒙亮,夏天天亮得早,三狗还没睡舒服,就被父亲叫醒了,母亲已经把早饭做好了,是干饭配菜的,不是平常的稀饭,因为饭后得赶早上的清新空气去多割些稻子,所以要吃些能扛肚子的干饭。

    饭后三狗和父亲到田里接着割稻子,一直到太阳慢慢升起来,巳时日上三竿了,才回家避开午时最毒的太阳,午饭午休后,再去一连割到天快黑才回家。

    同时也请了人手抬来借的打谷机,两人一边踩踏着一边打着稻子,木斗差不多装满了新鲜的稻子,得要盛出来,装在箩筐里,一担一担的挑回到晒谷场上。

    母亲已经在晒谷场上铺好晒谷的“垫”(竹编的大席子),稻子倒在大竹席上,母亲用竹耙子耙开,把连带着的稻禾耙出来,过一段时间耙一下把稻子翻一下,充分的晒干,太阳下山时候才去扫堆起来,装在箩筐里挑回家。

    每到上午下午的中间,奶奶带着弟弟四狗妹妹春花挑来一些饭食,算是打尖,一般是手工宽面下酸菜辣菜,大家停下来洗个手,坐下来稀里哗啦的吃上两碗,又有力气干活了。弟弟妹妹在家不吃,偏要在田间地头和大家一起吃,还吃得特别香,觉得挺新鲜的。

    请的人也是本村的劳动力,互相请来请去的,有时候工钱对消了就可以了,但请人干活是要包一天饭的,说好的人工早上到家里来,一般是要吃干饭的,干农活稀饭不顶肚子。

    午饭晚饭是极为丰盛的,饭管饱,菜有荤有素,最少要有大块猪肉,不然会被人说小气闲话的,有的人家还要杀鸡宰鹅的,午饭酒不能喝多,下午要接着干活。

    晚上手工后,各自回家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来吃晚饭,晚饭是要多喝酒的,东家要不停的劝酒,有喝醉的都有,没事,睡一觉第二天就没事了。

    双抢是抢收抢种,所以会提前辟出小块田种秧苗,早稻一收,马上就得耕田种晚稻的秧苗,因为不是每家都有牛的,所以有牛的家就接耕田的活,稻子一收上田,就得要安排耕田。

    三狗家请了二毛他爹来耕田,她们家专门养了一头大水牛来耕田的;第二天一早,二毛他爹就赶着牛来三狗家吃饭,也是干饭有菜,要另外要给牛准备吃的,除了草外还要准备糠伴米饭,这样牛才吃饱好有劲干活。

    先是犁田,牛在前面拉着三角尖的铁犁,人在后面一手握着木头的犁把,一手拿着竹稍鞭子,嘴巴喊着指挥牛专门的号子,要牛往前走喊“嗨”、停下来喊“哗”,都是一个音,到耕种时候,畈上唤牛的号子此起彼伏。

    哪头牛被选中做耕牛,在牛犊时候就要开始训练,不听话就会被打,直到完全听从主人指挥才算合格。在农村里大部分的牛都要被训练成耕牛,水牛基本上都是,水牛性格温顺,黄牛整天在山上跑,性格会暴躁些,经常看到两头黄牛牯在砰砰响的顶头斗牛,所以做耕牛的不是很多,会当成肉牛卖掉,也有很多健壮的母黄牛被训练成耕牛的。

    农村里养牛喜欢养母牛,不用花钱请人阉割,性格温顺好训练成耕牛,更主要的是会生牛崽,牛崽是可以卖钱的,二毛他们家就养了一头母的大水牛,生了好几头小牛卖了,全家把它服侍得好好的,又耕田的又生崽的,顶好几个劳力。

    一到大夏天,三狗他们经常让二毛把大水牛拉到大水塘里,大家一窝蜂的爬上水牛的背,那水牛在水里力气真大,驼一背的孩子还能游到对岸去,听说在水里力大无穷的抓人水鬼都拉不动大水牛的脚。

    说起二毛,还有件趣事,又一次二毛拿着柴刀牵着牛绳去山边放牛,柴刀一般是拿来割一些长草,放牛背上背回家,晚上可以丢牛圈里给牛加餐。

    二毛那一次一边放牛一边走着,突然边上草丛两边一分,飞来一个不知道什么小野兽,直接冲他身上撞来,吓得二毛一大跳,没想到是一只肥肥的傻兔子,直接撞二毛手里的刀背上,一下子就死了,白捡了一只肥兔子回家。

    说回到牛,牛是农民主要的耕种工具,很多人一家靠一头牛养活着,所以一般很少杀牛和吃牛肉,除非生病不治、摔倒受重伤或是祭祀需要才会杀牛。

    村里老人说,牛是知道自己的死期的,被杀前都会掉眼泪,大颗大颗的眼泪滴下来,看得人心软下不了杀手,就会用布蒙上牛眼睛或是牛头,也有人说杀牛的怕牛下辈子来找他报仇,才会给牛蒙上眼,让它不知道是谁杀的。

    早饭后,二毛他爹背着铁犁,牵着水牛到了三狗家田边,先给牛套上牛嘴封,牛嘴封是竹编的牛笼头,罩住牛嘴,不让它吃田边的菜或草,专心一致的耕田。

    赶牛下田,系上铁犁,从外围绕着水田耕田的,然后逐步把圈耕小,耕田时,三狗带着弟弟四狗妹妹春花拿个罐子跟在犁后面,不停会有泥鳅黄鳝给翻出来,赶紧用手捡了,多是时候能捡到够几餐菜。

    捡了泥鳅黄鳝拿回家先放在清水盘子里养一两天,主要是让泥鳅黄鳝吐掉嘴里的泥沙,然后放开水里一烫死,捞上来剥了肚子去了内脏,煎炒都很香,一般煎了拿来煮豆腐或粉皮比较多,肉质滑嫩鲜香可口;也有熏干晒干后,用油炸下或是炒辣椒,来下酒,也非常下饭。

    第一道犁田后,接下来要耙田,耙是用木头做成一个长方平板,地下安上前后两排刀,前排和后排的刀错开,前面牛拉着,人站在耙上面,下面的刀就把泥土割成一块块一缕缕的,再进行横着对角来几道,把泥土割成碎片了。

    耙田虽然不像耕的时候那样费劲,牛也可以轻松一点了,但是技巧性还是很强的,人需要站在耙上,得控制好平衡,站在上面就会很从容,向牛发号施令,该走就走,该转弯就转弯,就像驾着牛车在水田里坐船一样。

    三狗求着二毛他爹,让他试下,一站上去,又惊又怕的,生怕掉下去被耙下面的刀割到脚,可又觉得在上面被牛拉着很舒服,一般大人是不会允许孩子这样做的,除非要学这门技术才会放开让他去做。

    玩一会儿,二毛他爹就让三狗下来了,说,三狗你不要学这些劳累的活了,你那么会读书,给你家考个状元回来,到时候啥事就不用干了……

    最后一道是耖(chà)田,耖高一米左右,宽一米五左右,上方是手握的横柄,底下是一排整齐的大铁钉,牛在前面拉着,人在后面双手握着耖上面的横柄,用长长的铁钉在水里面把泥浆再梳理几次,让泥土变得更稀疏,也把整块田的水底下都推得跟水面上一样平,就可以等着播种了。

    但要是没耖平,或者没有把土块都耖碎了,就会影响水稻的种植和生长,因此耖田也是很考验力量和技术的,刚开始第一遍,得用力将钉子摁得深一点,让底下一些还没完全疏松的土块都翻一遍.

    得要控制好耖田的角度,太直就会没什么效果,太斜了,牛拉起来就会很费劲,整体都翻过一遍后,就可以耖的浅一点了,再将一些比较大块的草根等不易弄碎的垃圾都耖出来,整块水田就既疏松又平整了。

    耖田时候,三狗他们被安排去拔秧苗,双手配合着,右手去抓住秧苗的根部拔,左手接着,一次不能抓太多,不然会拔断了,拔了一大把就用棕树叶子撕成的丝来绑起来,丢到岸上沥干就挑到水田里插秧了。

    秧苗必须是在水田里,有的人会拿个长脚凳子去坐着拔,这样就轻松很多,三狗觉得这倒不是很累,讨厌的是蚂蝗,秧田里有很多蚂蝗,这种东西一条一条的软软的,被叮住了就吸住腿不放,吸血,一下子还扯不下来,扯下来一条又有一条游来叮你,很烦人。

    一般人会拿点石灰放在盒子里,抓住一条就扔进石灰盒子里,蚂蝗很怕石灰,掉进石灰里马上就吐血吐水死了,不然就算把它身子扯断几截,掉水里就会活成几条,生命力很强。有的讨厌的还趁你不注意,一直爬到你大腿跟内裤里去吸血,好恐怖的样子。

    拔了秧苗,就装在畚箕里挑到水田去,先打秧,就是把一把一把绑好的秧按预估好的距离扔到田里去,这样插秧的人插完一把,刚好就续上下一把。

    三狗也会去插秧,插秧是倒着走的,先会有个插秧高手在田里中间插一垄标准的示范秧来,然后大家对着这垄标准来插。

    秧苗一般是二三根为一簇,拇指食指中指三个指头拿着根须,插入泥土里,松手时候手腕一动手指一带,带动一点泥土护着刚插下去的秧苗根部。

    每一簇秧苗之间的距离是固定的,呈正四方形的匀开,因为要预着以后除草的耙子的宽度,距离太窄了,耙子除草时候进不去或是会把稻禾挖死,距离太宽了浪费田地,会少些收成。

    最后一垄秧插好后,三狗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可以休息几天了,这活干的,连续的高强度,肯定比读书累多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