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326. 重机枪就是射得爽

326. 重机枪就是射得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师部来令,306团还得要回到预备队的位置待命,淳化镇的外围阵地由301团余部及306团的七连守卫,一切原样。

    原因是方山位置的302团现在也吃紧了,被日军114师团昼夜不停地强攻,虽然派出了305团去增援,但好像效果一般,所以306团得回去做机动部队,全师也就这么点了。

    58师那边的牛首山也和日军第6师团打的昏天暗地的,根本派不出多余的部队来支援51师。

    因此,301团纪团长想再次攻入淳化镇收复原来的阵地,在现实和军令面前,都不能如愿得偿,

    但纪团长本人一直不愿意去后方,轻伤不下火线,主官团长的彪悍,势必影响着全团的战士,跟敌人死磕。

    ……

    消停了半夜后,12月8日晨,日军再次发动强攻,在观察气球飘荡着指挥下,动用重炮,把淳化镇外围的防线阵地犁了好几个来回,阵地几乎被夷平,一片火海。

    这还不停下来,飞机也来凑热闹,把一些疑似阵地的,也炸了个遍,对一些疑似有人的地方,也进行低空扫射。

    大家感觉像坐在一叶扁舟上,在排山倒海的巨浪中颠簸着。

    三狗他们七连占了个地理之便,躲在西山头阵地的反斜面藏兵洞里,虽然被炸塌了一两个,不过并无大碍,只损失了几个人,加上昨晚肉搏战牺牲的战友,现在还能成建制保持战力。

    而301团就惨了,正面阵地、梅龙湖阵地,包括纵深阵地,都被炸得稀巴烂,战士死伤惨重,很多人被当场炸死震死。

    也有被埋在重重泥土里,或是掩体被炸塌了埋在里面,给活活憋死,三狗还记得以前在罗店里,被活埋的战友给挖出来了后的惨相,脸色发紫,有的人脖子都给自己手指抓破了。

    现在这个时候,301团阵地一片狼藉,可没有人来挖土救战友,自身都难保,能活命下来的,大部分是躲在扎实的掩体里,或是被浮土掩盖着。

    敌人等大炮航弹一过,马上就开始发动强攻,几百个鬼子在大冬天的清晨里,赤露着上身,头上绑着个中间有红膏药的白布带子,齐声高喊着“板载”(万岁),朝阵地冲了过来。

    这还组织敢死队了,三狗连忙命令所有的轻重机枪开打,咕咕咕的重机枪,哒哒哒的轻机枪,在敌人高呼声中,突然嘶叫起来。

    前面一片鬼子像韭菜一样,瞬间被割断了,不对,是拦腰被打成两截,机枪子弹打在鬼子脱光上衣的身上,更是血色鲜明。

    一阵阵血雾在阵地前沿腾起,鬼子的白白的骨头碎肉渣子、五颜六色的内脏脏器渣子、加上鲜艳的鲜血,四处乱溅。

    秀才他们这些优秀射手的步枪冷枪,也是专门找鬼子指挥官来打,只是现在鬼子全都是赤膊上阵,还真看不出来,只能零敲碎打了。

    不过鬼子的敢死队再敢死,也不会傻到面对着机关枪子弹往上冲的,马上齐刷刷一片卧倒在地上。

    鬼子的敢死队肯定在暗自不断地对上司骂娘,你娘的,骗我们说支那兵被炸光了,现在只要一个冲锋就可以占领阵地收尸了,我去,现在连自己人的尸体都收不了。

    后面穿着衣服的鬼子在上司命令下,马上分兵向左右迂回,一般是朝阵地的左边来迂回,右边有个湖,绕过湖去也有,但在绕的时候,会遭到湖对面阵地的冷枪,所以速度就慢了下来。

    三狗他们把阵地选在这个地方,也是很贼,一面是山,一面是湖水,中间主干道通过的区域不大,也就个几百米,敌人在这么狭窄的区域里,兵力展不开,只能每次最多只有几百人在冲锋。

    鬼子的正面进攻的战术,三狗都能闭着眼睛猜出来了,一旦正面的进攻受阻,除了能迂回的就迂回穿插,正面马上就是重火力压制。

    不过这个也正常,换三狗他们来攻也会这样,三狗马上通知大家注意敌人的炮火和飞机,果真,没几分钟后,鬼子的大炮就打了过来,又是一通轰炸。

    轰炸完后又开始进攻,只不过这次不敢傻乎乎直冲了,而是正常的倒三角散兵阵型运动了。

    鬼子的迫击炮不断地打着,掩护着散兵向前,想靠近地堡,炸掉机枪火力点,日子才好过一点。

    几门迫击炮就像压制地堡的火力,鬼子想的太多了,而且地堡有交叉火力做掩护,左中右三个阵地的火力,把鬼子的进攻散兵压在地上死死的,没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几条命的代价。

    民二四的重机枪,除了要保证250发的帆布弹链在副射手的照顾下不打结,就可以连续不停地射击,为了阻止鬼子不要命的敢死队前来炸地堡,重机枪连续不停地扫射着。

    三狗说了,弹药管够的,不过在换枪管时候,其他的轻机枪马上要进行保护性的射击,水机枪的枪管即使可以接上水管,但打久了,散热管还是需要休息的。

    一般就换上备用的枪管,换下来发烫的枪管,一边让它凉着,一边要往里加水,即使冷却,以备不需。

    轻机枪也是,一般的副射手或是弹药兵,都会背上一根备用的枪管,还有枪机等零件,随时更换和维修,有条件的可以背上几套零件和枪管。

    轻机枪打久了,枪管也会发烫甚至烧红起来,高温的机枪弹,在强大的火药气体爆炸膨胀后的压力压出枪膛,高速旋转出去。

    对于枪膛和膛线,都是不断地持续加温和摩擦,如果长时间的连续射击而不更换,枪管会被打成高温甚至发红,最后枪管软化变形,子弹不能通过,直接爆炸,俗称炸膛。

    长时间的射击,连枪的复进机、枪机等都会受损,引起炸膛,很容易炸死头部紧贴着机枪的射手。

    因此,打了一段时间就要检查和更换枪管,或是休息,实在没有时间,那也就拼了,炸死就炸死了,总比被鬼子上来用刺刀给挑死好。

    大薯现在虽然是机炮排的副排长,但还是很喜欢打机枪,以前一直打轻机枪,不过瘾,老想着,有一天打上重机枪,该多爽啊。

    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霸着个重机枪不放手,打了一条弹链,还要接着再打一条,时而连射,时而点射,一挺重机枪,在他的手里,摆弄得服服帖帖。

    看着正要跃进的鬼子,被重机枪的点射打中后,像正借着风起飞的风筝被扯断线一样,一下子就栽倒在地上,鬼子的身体也如同败絮一样被撕开吹散,伴着血雾的肉块和碎片散落在风中。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狗日的,比他们说的和女人睡觉还要爽,尽管大薯还没有碰过女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