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 12. 兄弟之争

12. 兄弟之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种现象村里很常见,经常看到都已经是成家的兄弟俩,为了父母偏心引起的积怨、闹分家产、妯娌之间的挑拨等原因,大打出手,下手特狠,比打别人还要狠。

    但碰上自己兄弟被别人打了,无论如何都要出手相救的。这叫手横头(肘子)弯里不弯外。

    在农村里家穷,做父母的,一般是先倾全家之力,帮忙老大成家盖房子娶亲,然后希望媳妇进门后老大不要分家,再回过头来倾全家之力帮忙小弟成家娶亲。

    而老大的媳妇是外来的人,才不愿意自己和丈夫辛辛苦苦赚来的,交给公公婆婆;也希望早点分家离开婆家的控制,好自己独立自主,努力几年奔小康去;所以就会极力怂恿丈夫闹分家。

    老大自己想想,这些年来,老爹老妈尽偏心小的了,把我只当牛当马的干活。什么好事情都让给小的,比如读书,也要让小的多读几年。

    也是动物本能使然,正常情况下,平常时候父母都会明里暗里偏点小的,读书这事情,如果几个孩子接踵而来的一起读,家贫的根本负担不起,只能让大的先停掉,帮忙家里做事赚钱啥的,不可能让小的停下来,小的还没长大,也干不了什么活赚不了什么钱。

    除非大的孩子读书非常厉害,才会让其他的孩子停下来,集中财力培养一个,一个家族里只要一个读出名堂(考上功名或好学校出来有官做),就会拉一大批家人上岸的(当然,也不是每个上岸的人会拉一把自家人的,或是能力不够,拉不了),所以,这样的投资是值得赌的。

    可不管在什么时代,好的教育资源都是集中在城市里的。所以,在教育资源稀薄的穷山村里,能读出名堂的人微乎其微,大部分的孩子都是被无情的命运,死死得按在田地里泥巴里,找点吃的糊口才得以生存下去。

    没当过家的不知道当家的难,新成立的小家庭哪能理解到这里面做父母的难处。而人都是有私心的,都成立家庭了,都希望自己的家庭能尽早红红火火起来,自己能独立自主多自由啊,谁也不愿意都成家了还是被公公婆婆管着。

    结果这样一来,矛盾就来了,基本上很多成亲后的,没多久就开始闹分家了,这强扭的瓜不甜,强按的牛头不喝水,做父母的再强势,也没架不住有离心的人来闹。

    除非是富家大户的,父母正年富力强掌握着家财和生意的,敢分家就不给你家产,自己活去,这才能镇得住那些敢分家的人。但在穷山村里,没几家是富人大户的,都是穷人家,哪有强有力的资本来撑腰说话。

    所以,做父母再伤心,子女哪里能领会得到?那就分吧,各奔前程好时光去,有没娶亲的小弟的,父母再努力把,再不成娶个差一点也行,总比打单身(光棍)好。只是这样一来,小的兄弟又会心生怨恨的,那也没办法,谁叫你投胎到这穷人家啊,认命吧。

    不管穷人家还是富人家,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富人家可能为了争大笔家产,而搞得兄弟姐妹离心离德,甚至也是大打出手的六亲不认。

    兄弟姐妹是多世辛苦修来的缘份,能在一起生活十几年也就够了,年轻气盛时候看不开,到了自己做爷爷奶奶时候,估计就能理解到当年自己父母的难处了。

    到了那个时候,很多的兄弟姐妹还是会走回来,走近起来,可老爹老妈估计也没几年或已离世了,看不到这样欣慰的画面了。

    村里经常这样的事情发生着,前几年二毛他爹和他伯两人就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吵起来,正常下是不会因一点可有可无的事情大动肝火的,估计也是长年累月住在一起,积怨越来越深,所以到了个临界点,火一点就着了。

    两人开始还算克制,只是骂战,结果不知道哪一个骂漏嘴了,骂:“艹你妈”。这下子,就捅出了个篓子了。

    本来“艹你妈”这句骂辞,在中国古往今来都是个骂人的口头禅,大部分人来气了,都会自然而然的冒一句出来。

    可问题是,二毛爹和二毛伯都是同一个妈生的,你这么来一句“艹你妈”,不就是跟畜生一样了吗,当然这两个二哈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都还没有听出来这句话的不妥,旁人倒是听得一愣,继而禁不住得笑疯在地上。

    这时候突然发现一人举着扁担从人群里冲了出来,对着两二哈兄弟劈头劈脑的一顿乱劈;大家回过神来一看,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原来是二毛的爷爷。

    原来,二毛爷爷一直在屋里,虽然知道两儿子吵架,但儿子都大了都成家立业了,老头子早放手不管了,也管不了了。他们之间的摩摩擦擦就当着没看见没听见,眼不见心不烦,乐得个自己清净。

    可这回不同,自己的儿子之间吵架居然喊出“艹你妈”这样畜生般的话来,艹你妈的,只有老子才有资格对你们说这句话。现在反了,老子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了。

    于是二话不说,随手操起门后的扁担,直接杀出去了。这两个二哈兄弟正吵得正酣,突然被老爹一顿扁担狂扁。

    被自己老爹打,又不能还手,被打死了也活该,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迅速撒腿跑,先不管是怎么回事,逃出一条命算一条命。

    这兄弟俩正值盛年,玩了命跑,年迈的老爹当然是追不上的,就算追不上,那嘴巴也要抢回来理的,于是,二毛的爷爷就站在村头,杵着扁担跳起脚来骂这两个不成器的儿子:

    艹你妈的,你们两个畜生,连老母都分不清吗?艹你妈是你们喊的吗?老子才是艹你妈的人,只有老子才有资格说这话。看你们什么时候敢回家,回来就打断你们脚……

    结果因为这个荒唐的典故,成了村里的经典谈资,村里人足足讲了好几年,每讲一回就笑趴一地人,每讲一回就笑趴一地人,毫不例外。

    这事到这还没结束,这两傻兄弟虽然逃出去几丘田,回头一想,这不对劲啊,越想就越不得劲,本来就两人吵个架而已,怎么就被打了好几扁担呢?还不能还手,这亏大了。

    心想:都是因为你,要不然老子也不会挨这个扁担,这老爹,到现在还偏心,打我下手就那么重,打你跟没事一样。

    就这样,两兄弟越想越来气,狭路相逢分外眼红,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这架打得天昏地暗,从田头打到田尾,从田绳(田埂)打到田中间去,打得浑身泥乎乎的,跟两个泥猴子一样一样的。

    这俩都成泥猴子了,下手还都不让,拳拳到肉,两个人都憋了好几十年的气了,终于得以畅快的发泄出来,这架,打得真爽。

    最后,被村里人发现后,两人都打不动了,都瘫在泥水里了,实在没力了,连说话都没力了。

    两人被人抬回家里,都躺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从此,尽管两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但都老死不相往来了。

    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算是例外,二毛的伯因为和邻居的矛盾,打起架来,人家邻居还有个弟也在哥家里,就一起联手,把二毛他伯打的够呛,都打趴地上了。

    这事正巧被二毛早发现了,马上冲回家叫爹,二毛他爹一听,二话不说,马上玩了命似的冲到自己哥家那边去,玩了命的跟人家两兄弟对打,人家见一疯子似的,就退了。

    二毛他爹把老哥抱回床上,叫人请了郎中来看病,抓药、熬药,一刻都不离哥哥身边。直至老哥身子骨复原后能下床走路了,才离去。

    这时候两兄弟在一起有没有无话不谈,无人透露,但二毛他伯身子好了,二毛他爹就走了,之后两人在田间地头的,见了面,也不吭一声,招呼也不打一个的,就好像没发生上次什么事似的。

    在村里,没人觉得这是不可理解的,都觉得很正常,自己兄弟受难,不管跟自己有多大仇,都要出手相救,不去救,才会被人戳脊梁骨呢。既然出手相救是份内的事,就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了。

    至于两个人私下的矛盾,那得一码事归一码事,原来该怎么样的就怎么样。这次欠下的情,大不了以后回救你一次而已,跟以前的事无关。

    这就是农村里看似不讲理却又朴实无华一直通行的江湖道理,很多村里人没读过什么书,也不知道那么多的道理和法规,但对大部分是事情都有自己的一套道理体系,并彻底的去执行。

    因为在村里都是一辈子相处的乡亲,你不可能不按规矩来办事,就一走了之一辈子不回来的。就算年轻时在外面城市能凭力气吃饭,但到老了,做不动了,外面没有人能养着你,还得要回到自己的土地上,有家有地,就饿不死冻不死,如果福气好,儿辈们还能给你养老送终。

    如果你在朝昔相处的村里人面前,老是违反规矩,自己的信誉及信用系数马上在村里所有人都传开了,之后人人都会防着你,你以后可能是一辈子的时间,办事就没有那么顺利了,这违规的成本未免也太大了。所以这道德的自我约束,在村里农民身上更具有自觉性和效力。

    而到处流动的城里人就不一样,没多少人认识我,别人跟我不熟悉,就没办法来传遍我的劣迹;坏事做尽只要不犯法,政府也拿我没办法,别人也不知道,知道的人也不多,就算知道的人家也不管,或是不想管。

    再混不下去,就换个地又是衣冠楚楚人模人样的,别人还以为我是个道德高尚的正人君子,信用系数高着呢,照样跟我合作被我骗,活得比那些老实本分的人滋润多了;这才是“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