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始尊 > 第九十一章 美人递来的一杯酒

第九十一章 美人递来的一杯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半月后,回程的马车上,粱稷摇着云落的手,撒娇是的问道:“师傅那日那黄啸虎最后一句话到底跟你说的什么,还有他为什么爆炸了那?”

    云落看了粱稷一眼,不由摇了摇头。因为粱稷这个问题,云落已经回答了八百遍,可是他不相信。

    当日云落转头,黄啸虎便是爆炸。但是那爆炸对云落根本没有伤害,而凭借云落的实力,他也听清楚了黄啸虎最后要和他说的话。

    超过了云落的预料,黄啸虎不是对云落说的感谢的话。而是告诉了那里还有一株九转灵花,能够救何英俊。

    想着黄啸虎多么凶狠的一个人,因此粱稷坚决的不相信云落给他的回答是真的。

    同时粱稷问了八百遍的原因,是后一个问题,黄啸虎为什么突然的爆炸。

    云落的回答是,黄啸虎因为吞服了一颗丹药才爆炸而死。

    对于云落这回答,别说粱稷,就是梁缘,元丹丹,何英俊,还有孙定天也是不相信。

    他们听说过丹药能够治人,也听说过丹药能够毒死人,可就是没有听说过丹药能够炸死人!

    众人的不信,云落也很是无奈。但他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这不是他的风格。他向来都是说的实话,至于听话之人信不信,那不是他所在乎的。

    看着云落一脸淡淡的微笑,然后不理自己,粱稷不由嘟起小嘴有着不满。

    梁缘此刻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云落,低声问道:“那日你真的一剑杀死了那五千兵马?”

    云落转头,看了梁缘一眼,笑道:“怎么害怕了?”

    “才没有那。”梁缘提高了几分音调说道

    “姑姑脸都吓红了,还说没有。”粱稷指着梁缘的脸,笑道

    梁缘有几分尴尬,双手捂住有些发红发烫的脸,将头瞥向窗外。

    粱稷看着,刚才的不开心不由一扫而光,假装担心的道:“姑姑你的脸红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呀?”

    “什么脸红病,你这小兔崽子戏耍姑姑是不是。”梁缘有些生气的说道,“哼,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梁缘将粱稷拉到身边,接着假装要打他的小屁股。

    很快马车中便是响起粱稷拼命的求饶声。

    云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嘴角不由带着温和的笑。

    他是很讨厌吵闹的,可是看着这姑侄在他面前吵吵闹闹,他却是觉得很温馨,并不觉得心烦,更是有些喜欢这种‘吵闹。’

    马车继续向前,是由着刚治疗好伤势的何英俊赶马。元丹丹骑着一匹枣红马,孙定天骑着一匹黑色战马,两人一人拖着一个布袋缓缓跟在马车后面,在天黑的时候,他们到了阳城。

    ······

    夜晚的阳城很是美丽,天空明月高悬,繁星点点。夏日的威风轻轻吹着,风中夹杂着阵阵花香,嗅着让人心旷神怡。

    进入阳城,夜市很繁华。云落一行人穿过熙熙攘攘的夜市,住进了一家酒楼。

    因为连日的舟车劳顿,在简单的吃过一顿晚饭后,梁缘便是带着粱稷去休息。

    孙定天架不住元丹丹的请求,便是答应她去处理他们拖了半个月的两个麻袋。

    麻袋中装的是人,并且是两个活人。

    他们是孙勇还有李三,这两个家伙在云落的一剑之威下活了下来。可是他们俩刚出虎穴便入狼窝,被孙定天给抓住了。

    因此这一路上,这两人便是被元丹丹给百般折磨。

    被装入麻袋,一路从远在万里之遥的宿城拖到阳城便是元丹丹对他们两个的处罚之一。

    至于其它的处罚手段,因为过于血腥残暴,就不好描绘。

    别看元丹丹一个‘弱女子’,这收拾起人来,可是让孙定天这等有着‘屠夫’之名的人,都不忍直视!

    吃完饭,六人便是有着四人去忙活,饭桌上便是只剩下云落与何英俊。

    何英俊伤好后,变了好多,现在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

    云落说道:“一起去走走?”

    何英俊望望天外的月色,今夜月正明,他便是点了点头。

    不知道缘分还是什么,云落和何英俊走着走着便是到了齐云阁。

    当然这里现在只能够算是齐云阁的“遗址”,从前阳城鼎鼎有名的齐云阁,现在已经被三大家族变为了一堆废墟。

    云落与何英俊两人停下,看着眼前的废墟,两人沉默了。

    云落取下腰间的玉笛,放在嘴边,随着他十指慢慢的动起来,悠扬的笛声便是缓缓响起。

    因为这里是齐云阁的遗址,而齐云阁又是属于天奇商会的产业,因此在几个月前,这里发生了无数起血腥屠杀。而这就导致,现在这条街道一到夜晚,便是很少行人。

    因此云落此刻在这吹响笛声,并没有造成众人围观,也并不影响众人。

    云落一曲一曲尽,沉默的何英俊眼眶突然湿润了,一滴滴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地上的泥土中。..

    随着泪滴的滑落增多,泪珠落地的地方,地上的泥土便是湿润,变成了红色。

    何英俊半蹲下,他食指与中指捻起一小撮泥土。不知道是不是这泥土吸收了太多的血液,就是隔着几十公分远,就是时间过了好几十日。因为眼泪将它们打湿,依旧有着浓重的血腥味散开。

    何英俊突然双腿跪下,大哭了起来。

    云落暂时停了下来,双眼看着痛苦的何英俊,他自然知道他为何下跪,为谁痛哭。

    他沉默了一会,可也就一会,他神色便是如常,继续吹响笛子,不过他换了一曲忧伤的曲子。

    何英俊不知道痛哭了多久,他才站起来,抹掉了脸上的泪珠,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云落说道:“其实这一次我真的以为我死定了,可是没有想到,上天眷顾我,还让我活着。”

    云落笑道:“不是上天眷顾你,是我让你活着。因此你以后的命便是我的,我不许你死,你就不许死。我不让颓废,你就不许给我颓废。从明天起,给我恢复从前那个聪明、奸诈,爱开玩笑的大···圆···球。”

    何英俊用有着湿润的眼睛看着云落,当他话说完,不由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那回去吧。”云落拍了拍何英俊的肩

    “回去。”何英俊爽快的回到,此刻一翻痛哭,他的心好过了不少。

    两人顺着原路回去,路上何英俊问道:“救我的九转灵花,真的是黄啸虎爆炸的时候告诉你的。”

    云落点了点头,何英俊再次问道:“为什么,黄家的人不应该是很想我死吗?”

    “你说了,要你死的是黄家人,不是黄啸虎。”

    “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就是黄啸虎。云哥,我怎么发现你最近是有些偏袒这家伙呀。”何英俊脸上有些好奇

    云落听着一愣,并且微微停了一下脚步。

    看着云落这反常的举动,何英俊脸上的好奇不由更重。

    他可是从孙定天的口中明白,当日黄啸虎可是最恨云落。并且在黄啸虎的心中,可还一直觉得是云落是他黄家的叛徒,当时就是黄啸虎最开始对云落下的手。

    根据云落一贯的行事风格来说,但敢对他动手的人,那是绝对没有好下场,不知道为何这次云落如此的反常。

    “因为他不过是个可怜之人!”云落说道,神色有几分落寂,又有着几分愤怒。

    云落杀人,从不后悔,也从不会杀人后的什么心理负担。在他看来,杀人是件很无聊的事情,无聊的好比如除草!

    可是这一次杀人,云落心中却是有着一丝丝异样,甚至不爽的感觉。

    这一次杀人当然不是指一剑灭杀那五千人,因为这五千人在云落眼中,如同草芥,杀了他们云落不会自责,不会有着任何的心理负担。

    让云落杀得不爽的人是黄玉,还有现在算是因他而死的黄啸虎。

    因为云落感觉,他被人当刀使了!

    “你被当刀使了?”何英俊有些震惊

    云落苦笑道:“是呀,当日杀黄玉,还有黄啸虎,甚至我想那日的赵德。还有最初要杀我,最后被我反杀的黄如天,我都是被人当刀使了!”

    “你是怀疑有人为了对付你,做了一个局。”何英俊很聪明,听着云落这三言两语,他便是猜测到了什么,他继续说道:“是谁?”

    “这么大的局,还有谁能够做。”云落笑看着何英俊

    “你是说黄平。”何英俊面色有些难看的道

    云落点点头,没有说话。

    “做这么大的局,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到底要干什么,不,我的意思是,他难道以为这样就能够对付你?”何英俊说道

    云落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不过黄平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应该是有把握对付我吧。”

    何英俊不语,但是神色有些难看。

    云落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放心吧,任何的阴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

    何英俊看着云落不在意的模样,却是摇头一笑。云落虽然很聪明,但是他又太超然了,并且是身在局中,有些事他便是看不清。

    可是何英俊却是隐隐猜测到了黄平布置的这个局的用处是什么,但是这个猜测他现在还未证明。而如果这个猜测一但是真的,或许云落便是真的有危险。

    是的,任何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

    可是如果这不是阴谋诡计,而只是美人递来的一杯酒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