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始尊 > 第七十章 粱稷的表演

第七十章 粱稷的表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着何英俊怒气冲冲的离去,云落没有阻拦,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可是沉思了许久,他不由又微笑了起来。

    “你还笑得出,现在你兄弟和你翻脸,你弟子去那什么武道阁似乎危机不少。唉,你这兄弟和师傅当得真是!”大黄的声音在云落脑袋响起,是很不耻与他为友!

    “那你觉得我对此能够怎么办?”云落苦笑道

    大黄没有回话,而是化作一道黄光,从金白世界中出来,看着云落认真的道:“一群蝼蚁,要我说直接灭了就好。”

    云落听着亦是苦笑,没有回话,不过大黄这话却是让他心中提起了几缕杀意。

    云落不准备在纠结这个问题,准备起身去透透气。而这时许智慧一路小跑而来,和云落在门口碰面。

    云落示意他边走边说,于是两人便向着后面的花园走去。

    “你说赵家今日族会邀请我去一趟。”云落说道

    许智慧点头,说道:“是的,现在赵三虎已经在厅堂等着你了。”

    云落停下了步伐,说道:“也好,今日正好无事,便到赵家去一趟。”

    云落到了厅堂才发现此刻这里的人不少,不止有着赵三虎,还有元丹丹,粱稷,梁缘,与那日在皇宫一同照顾杨凡的白裙女子。

    元丹丹一看见云落,顿时缠着他说着最近几日炼丹所产生的困惑。

    云落示意她说出哪些疑惑,当听完元丹丹所遇到的炼丹困难。他不由哭笑不已,这小丫头现在三品低级丹药炼制已经无碍,便是直接向着四品丹药迈步。

    可是以他的实力,不过唤灵六重,这根本就炼制不出四品丹药,最多三品高级。

    就算是云落在如何教导她也是无用,毕竟炼丹也是需要灵力支持。当然了万事也无绝对,不过那得是云落亲手炼制。

    对此元丹丹表示很沮丧,不过当云落取出四五张风云大陆没有的三品丹方让她炼制,这小丫头便是兴奋的不行。

    云落看向赵三虎,他不由对着云落傻乎乎的笑着。本来他也想询问云落许多修炼上的问题,不过想着今日是来邀请云落去参加族会。而元丹丹又浪费了不少时间,便是没有多说。

    赵家距离云落这栋庄园,也有两三个小时的路途,因此他们便是提议边走边说。

    一行七人出了府宅,分别上了两辆马车,向着赵府赶去。

    元丹丹,赵三虎,还有那白裙女子上了一辆马车。梁缘,粱稷,云落三人上了一辆马车,而许智慧便是当了他们这俩马车的车夫。

    马车上,粱稷显得很开心,毕竟辛苦学习了半月,今日总算是可以去玩了。他手中抱着大黄,轻轻的抚摸着它的毛发,自己玩的很开心。

    而梁缘此刻却是一双大眼睛,静静的看着云落。云落动一动身体,她的双眼便是跟随着动一动。一时间弄得云落颇为不好意思,不由笑着问道:“长公主是在下脸上有朵花吗,你这么看着我?”

    梁缘面无表情的道:“花倒是没有,我就在看你这‘杀人魔头’,怎么能够在平日里,表现的如此坦然。”

    “杀人魔头?”云落苦笑,没有说什么。

    粱稷却是看着梁缘大声说道:“姑姑你怎么还这么说师傅,你难道不明白,师傅杀人是迫不得已吗?我不是跟你讲了,那九千里路师傅和杨凡师兄所吃的苦了吗?那些坏家伙,可是追杀了师傅他们九千里,死了活该。”

    大黄听着粱稷的话,点了点狗头,表示同意。

    而梁缘看着粱稷如此激动的模样,不由有些发傻。自今日一见这小家伙,他便是说着云落如何如何的厉害,俨然一副被云落洗脑的模样。

    粱稷一番话说完,不由继续说道:“还有元宵晚宴的那夜,有人假传姑姑的旨意,说接我们。可是最后却是将我们带到了天武演武场,出现了好多的黑衣杀人。如果不是张将军及时赶到,我们就完了,你说那些人该不该杀?”

    “假传我的旨意?什么时候的事情?”梁缘脸上有着几分怒气

    粱稷说道:“就是那个什么小李子,李公公传的。”

    梁缘没有说话,而是陷入深思起来。她突然想起了就在元宵晚宴后这半个月,她的宫里,不少太监与宫女被梁天元所杀。当时为此梁缘还和梁天元吵了一架,觉得他杀伐太重,可是现在结合最近梁天元对南阳王出兵,在听粱稷刚才说的‘假传旨意’,她不由明白他错怪了梁天元。

    因为这个小插曲,本来充满喜悦的车厢,便是有些沉闷起来。

    不过等了一会,粱稷便是将梁缘给哄开心了。他一边在梁缘面前,积极的建立云落的正面形象,一边高兴的展示着他最近的所学所用。

    一开始因为对云落的复杂看法,听着粱稷尽说云落的好话,这不由让她心中没有复杂想法,直接是对云落不看好,十分讨厌。

    可是当粱稷展现最近的所学,梁缘便是震惊了。..

    粱稷表现了三个小小的铭文之术,第一个是‘隐身’,不过这小家伙学艺不精。连续刻录了数次隐身术的铭文,才算是隐藏成功。

    而这前几次他的隐藏,第一次留下了一个脑袋,第二次留下了两条腿,第三次他抱着大黄的手没有隐藏!

    连续的几次怪模怪样的隐藏,不由逗得梁缘直发笑,连同云落也忍不住笑了几下。可是笑后,他便是严肃的批评粱稷,不好好学习。

    看着云落和梁缘都笑了,粱稷很是开心,因此对于云落的批判也就不在意了。

    粱稷表现的第二个铭文之术,是穿墙术,这是一个复杂的铭文之术,需要刻录三个铭文,这是粱稷此时学习的极点。

    在以前他实验了好几次,都未成功,不过不知道今日是不是太高兴,居然一下成功。

    这不由让粱稷穿墙后,十分开心。可是很快他便是苦恼了,因为他从马车中传出,便是抱着大黄,一人傻愣愣的站在道路上,看着马车远处。

    当粱稷重新回到马车上,看着他一脸不爽的样子,梁缘与云落更是笑了。

    粱稷表演的第三个铭文之术,原本想展示火球术,可是最后梁缘与云落都担心将这马车给烧了,便是另外表演了一个水球术。

    这是一个十分简单铭文之术,只需要刻录一道铭文。

    粱稷最先学习的就是这个,因为此刻在马车中表演的十分熟练。

    可是这小家伙太爱玩了,一个小水球被他操控自如,便觉没有意思。他不由一连施展了十个水球,最后让它们围绕着梁缘。

    一时间梁缘顿时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一片海洋,并且这水球并不让她感觉寒冷,而有一股温暖,不由开心的笑了。

    梁缘这一开心,粱稷也不由开心,小手兴奋的拍起来。可是这一下,由于他的分心,他刻画出来的十颗水球,一下便是崩开,瞬间将梁缘给淋了个落汤鸡。

    看着梁缘杀人的目光,粱稷不由乖乖的坐着,手中紧紧抱着大黄,脖子快速的缩起,直接成了一只小鸵鸟!

    云落看着不由难得的哈哈大笑,而梁缘顿时将杀人的目光看向云落。云落看了看梁缘落汤鸡的模样,本来因为她的凶狠目光停止的笑,不由噗的一下,忍不住再笑了出来。

    粱稷偷偷瞄了梁缘一眼,不由也笑了。大黄在他怀中,此刻狗脸上也是带着笑容,并且是一副色相。

    梁缘不由狠狠瞪了两人一狗,接着浑身灵力运起,将弄湿的衣服烘干。

    有着粱稷这三个表演,他们也到了赵府。

    众人下了马车,梁缘牵着粱稷,此刻脸上带着笑容,并没有因为粱稷刚才将她淋了个落汤鸡而生气。

    并且她现在看着云落的目光,不由更加的复杂了几分。她不明白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就刚刚那几个小铭文之术,看着简单,但是粱稷才学习多久,不足一个月,竟然就有此成就。

    她想着对杨凡的调查资料,还有从赵三虎,元丹丹他们口中打听杨凡的信息。明白杨凡修炼一年不到,便是恐怖如此。

    而梁缘再想着另一个和云落有关的人,那人算是云落大弟子。现在武道阁登天榜上三名天骄之一的云扬,一时间对云落,她真不知该持如何看法。

    赵三虎下了马车,便是有赵家的旁支子弟叫他去准备族试。

    每一年的赵家族会,便有一场族试,这对于赵家子弟来说很是重要。

    毕竟在族试上面表现越优秀,那以后成为下一任族长的几率自然也就越大。

    赵三虎不好意思的和云落告辞,让他的姐姐,那名白裙女子赵一兰照顾云落他们便是离去。

    而元丹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炼丹,炼丹,因此她直接是不告而辞,冲入了赵家的炼丹房。

    她和赵三虎还有赵一兰的关系都很好,同时他是帝国元帅元彻之女,而赵家更是将她当做了自家的儿媳。因此赵家对于元丹丹,就是和她自己家一般的熟悉。

    当赵三虎,元丹丹都离去了,云落目光落在那赵一兰身上,想着那日杨凡看着她的模样,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意,向着她走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