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始尊 > 第八十一章 自杀

第八十一章 自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望月阁上,天色已经大明。粱稷坐在望月阁沉思了一夜,朱苗早已经离去。

    粱稷站起身子,站在护栏前,手指轻轻敲打着护栏,望着天空的云层,沉默了半响之后,他身子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天空的云层飘去。

    在星云皇城万丈的高空之上有着一座天空监狱,此地由着粱稷亲自布置困阵,始圣四洞天的强者也休想在其内破阵而出。

    万丈云层之上,粱稷化作的流光穿过重重云雾,出现在了云层之上。

    他踏在云层之上,一步步向前走去,如履平地。在他前方百米,一处由着云雾幻化成的栅栏空间出现。

    粱稷走到云雾幻化的监狱前,望着盘坐在监牢中紫云,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张了张口,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紫云睁开眼睛,目光望着粱稷,她神色反倒平静,说道:“两年了,你总算是想到我了。”

    “其实你不用如此难以抉择,当日救你的时候我已经怀着必死之心,你直接送我与玉哥相见就好。”

    粱稷说道:“如果我留你一命呢?”

    紫云脸上有着一丝变化,但是很快再次恢复无比的平静,说道:“不用,我以心有死志。错了,就该得到惩罚。”

    粱稷微微皱眉,望着紫云脸上有着诧异,她没有想到,紫云居然知错了。

    粱稷想了想,说道:“其实我心中有着很多疑惑,一直以来都想要和你好好谈谈。”

    “你是想问我为何要叛你?”

    粱稷不语,算是默认。

    紫云沉默了半响,叹气一声,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对我很有意义。”

    紫云目光望着粱稷,眼神平静,她突然从盘坐中站起,身子飘到了粱稷的对面,漂亮的眼眸,近距离的盯着粱稷,问道:“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在你心中,玉哥究竟处在什么位置?”

    “很重要的位置。”

    紫云摇头:“可我不觉得。”

    粱稷平静的望着紫云,突然笑了起来,说道:“这就是你叛我的原因?”

    紫云突然一改平静,有些愤怒的说道:“是呀,玉哥为你出生入死那么多次。对你在阵道之上有着那么多的指导,可是你那?却是独享宝藏,不舍分享。”

    粱稷沉默,并没有出言解释,因为紫云对他的误会,应该已经解开,否者当日断然不会舍命救他。

    紫云突然惨笑一声,有些癫狂的说道:“可笑我因为你的自私叛你,而玉哥却因为我叛你,为此心中有愧,多次不要性命救你,并且不求感恩!”

    “粱稷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

    紫云双眼有着泪珠闪现,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一点点滑落。

    粱稷面色也微微有些难看,这一刻他也突然有些明白,为何他多次愿意将阵书给玄玉分享,可是他却是都拒绝。

    想通了这一点,在粱稷的心中不仅没有对紫云更恨,对玄玉失望。他反而觉得心更加的痛苦,如果说有恨,他就只恨他自己,恨他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这其中的矛盾,以好化解恩怨。

    “叛你,害死千千万万的星云儿郎,是我的罪过。要说对不起你,对不起星云,永远是我,不是玉哥。粱稷你给我听清楚了,今日我紫云这条命送你赔罪,而你欠玉哥的永生永世不可还。”

    紫云话落,突然面露疯狂,准备自杀。

    “不要。”

    粱稷看着紫云手中不知道从哪取出一柄宝剑,正做着抹脖子的动作,面色变得难看无比。

    粱稷挥手,解开监牢的困阵,飞身进入其中想要阻拦。但是他最终还是晚了一步,紫云等了粱稷两年,这两年她每日都受着自己内心的煎熬,她觉得她好傻好傻,心中一直觉得对不起玄玉,心中早已经怀有死志。

    但是这么久她没有自杀,让她坚持下来,只是为了见粱稷一面。确定粱稷究竟是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紫云心中想的是等粱稷三年,如果粱稷三年不到,那这个人她也就没觉得有啥对不起他。但是如果粱稷到了,那便是证明玄玉没有看错人。

    现在粱稷在她临死前到了,便是证明玄玉没有看错人,而她也就更应该死了。因此现在的紫云是了无牵挂,并且一心赴死,粱稷如何能够阻拦得了!

    ······

    接近正午时分,阳光正明媚,照耀着一处宁静的小院。

    小院很大,很宽敞,其内铺满雪白的鹅卵石。院墙边有着花花草草,在阳光的照耀下生长很好。

    在小院中央,有着一颗大树,树下云落与朱苗静静坐着乘凉。

    云落听着朱苗滔滔不绝的讲述,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证明他的心情很不错。

    朱苗突然停止了讲述,他抬头望了望天,说道:“公子不早了,已经快到午时,我出吃饭了,呵呵,那我就先离去了?”

    云落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朱苗起身,准备离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小院的房门突然被撞开。

    刚起身的朱苗眉头皱起,脸上有着怒意,目光望向房门口,想要看看这那个找死的家伙居然敢擅闯云落的居所。

    可是当看着闯入小院之人,朱苗面色直接就变了。

    小院门口,粱稷一头长发披肩,面容因悲痛有些憔悴,脸上带着泪痕的极速跑到云落身边,大声道:“师傅求你救救紫云。”

    云落已经起身,望着粱稷怀中已经重伤沉睡的紫云,神色有了几分凝重。

    云落没有询问粱稷这什么情况,直接叫他将人放到一间小屋之中,然后对紫云开始治疗。

    云落先是喂了一颗丹药稳住紫云的气息,然后开始以神念修补紫云身体之中被剑气切割出的伤口。

    随着时间游走,云落脸上的凝重并没有消失,反而越发的凝重起来。

    半个小时后,云落收敛神魂,面色有些苍白。

    紫云表面上看并没有多少事,但是她身体之中却是被剑气入体给伤得千疮百孔。

    凝聚的一大洞天也已经被她自己的剑气破碎,不过幸好还没有完全破碎。

    紫云的洞天被一股强大的外力给包裹,这应该是粱稷为了救她,输入在其体内的灵力。

    随着云落收了神魂,粱稷有些着急的走到云落身边,问道:“紫云怎么样了。”

    云落示意粱稷外面说,接着他率先走出了房间。

    粱稷望了一眼昏迷不醒的粱稷,便是跟了上去。

    云落走到院中的大树下,朱苗也不由有些着急的递来询问之色。

    云落示意粱稷与朱苗坐下,两人听着点了点头。

    云落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说道:“紫云现在性命算是保住了,但是她心有死志,她的神魂已经彻底封闭。现在如果我们唤不醒她的神魂,就算是我手段通天,花费时间治疗好了她身体的伤势,她也会成为植物人。”

    粱稷与朱苗听着面色同时一变,粱稷说道:“那要如何唤醒紫云神魂。”

    粱稷是阵师,也修神魂,因此十分明白神魂对修士的重要。

    云落说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用神魂进入她的体内,以神魂唤醒神魂。只不过现在她自己封闭了神魂,导致神魂无意识,一旦有外人的神魂进入她的体内,便将直接发动攻击。神魂对战,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后果如何。”

    神魂对战,一旦开启,失败的就算是不死,那也得痴傻。

    粱稷与朱苗两人都沉默了,一进去便是和紫云的神魂对决,那这不管是胜了紫云,还是不胜紫云可都不好呀!

    云落慢慢闭上眼睛,开始养神,刚才给紫云治疗体内伤势也消耗了他不少魂力。

    半个小时之后,粱稷突然望着云落,说道:“师傅我决定了,这事因我而起,我去唤醒紫云的神魂。”

    云落睁开眼睛,提醒道:“你可想清楚了,你现在可是整个东域之主,你真的要为了这样一个叛徒去送死?”

    粱稷眼睛望着云落,突然用力的点了点头:“师傅昨夜叫朱苗给我带的话,弟子谨记心中。”

    云落望着粱稷那少了深沉,变得明亮透彻的眼眸,微笑点了点头。..

    三人重新走入房间,粱稷与云落走到紫云身前,朱苗在背后给粱稷搬来一把椅子。

    云落示意粱稷坐下,然后说道:“等会你神魂进去紫云的体内,如果遇上神魂攻击,一定只可防御不可出手。紫云的神魂因为意识关闭,现在看似凶猛如虎,实者小猫不如,你只要出手,她的神魂便是得直接被你击杀。当然你也得小心,紫云的神魂应该也有人魂合一之境,攻击力也是不小的。”

    粱稷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放心吧师傅,这些我都知道,我一定会在唤醒紫云神魂的同时,还不让她受伤。”

    云落拍了拍粱稷的肩膀,微笑点了点头,说道:“去吧,我会时刻注意着你的神魂,一旦有危险,我会立刻提醒让你出来。”

    粱稷点头,不在多语,望着面色苍白的紫云,沉默了一会,便是坐在朱苗搬来的椅子上,然后闭上双眼,一缕神魂分出,进入紫云的身体之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