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始尊 > 第十二章 值了

第十二章 值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着福宝的表情,四周中毒的修士都不由愤怒了。现在真正的下毒真凶已经很显然,就是福宝。

    福宝目光与云落相对,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开始滑落。

    古云筝与成玉有些紧张起来,但是还没有慌乱。

    虽然众人都已经明了是他们下了毒,但是他们也不算是全输。只要福宝咬牙坚持,死不承认,那终究会让云落或者阿丑心中有个疙瘩。

    毕竟云落现在说的根本不能够算是绝对的证据,只能够算是他的推测。

    虽然很是完美,但是推测毕竟是推测,不能够定一个人的罪。

    现在一切的胜负,就看福宝能不能够坚持下去。

    云落看着福宝,面带微笑。福宝望着云落,心中也明白着,如果他一承认,不仅算是古云筝与成玉彻底输给了云落,他怕是也难逃一死。

    福宝虽然很怕死,但是他能够混到食为天的主厨,自然有着他的本事。

    比如不傻!..

    福宝咬了咬牙,强装硬气,冷笑说道:“哼,你这是在唬我吗?我福宝当厨师一千年,成为灵厨也有三百余年。见识各种灵药,膳食材料无数。这冰雪花我也见过多次,并没有你说得那般可怕。”

    云落并没有回话,只是平静的看着福宝。他心中此刻也是有着忐忑,这样吓唬人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做。

    按照云落的习惯,如果知道人搞鬼,那直接一剑杀之便是了事,那里在乎其他的流言蜚语。

    可是今日情况不同,因为牵扯到了阿丑的清白。他可以不在乎流言蜚语,但是阿丑一个小姑娘可不能够不在乎。

    因此这下毒的真相如何,不能够云落一个人明白,而要所有人都明白。

    这样一来,这便是一件麻烦事情。

    现在云落能够做的已经全做了,这下毒的事情能不能够真相大白,就看这福宝究竟对他的性命有多热爱。

    如果他坚持不承认,云落也没有办法,毕竟古云筝他们的计划,确实完成的天衣无缝。

    唯一留下的一点证据,也因为冰莹鱼体内的毒素,和冰雪花太像,根本不能够算是证据!

    现在福宝和云落彼此眼神对望,便是各自表演自己演技的时候。看谁能更演到最后,演得最好。

    两人开始对峙起来,一分一秒过去。

    最终福宝败了下来,毕竟手臂的阵阵冰冷与麻木,还有刚才云落那‘十日可活’的话,不断的刺激着他。

    福宝双眼看着云落,暗中传音道:“如果我交代,你能够绕我不死?”

    云落没有回话,转头看向阿丑。看着她一脸紧张,害怕最终依旧被冤枉的模样,不由说道:“可以饶你一命。”

    福宝继续说道:“我是说,你有办法治疗好我?”

    云落望着福宝,眼中生出一抹杀意。依照他的性子来说,福宝这等人一定是活不了的。可是一想到阿丑的名誉,他最终还是忍了。

    云落手中掏出一个丹药,说道:“这是九品阳火丹,可解你中的冰雪毒。”

    福宝小心接过云落递来的丹药,赶紧放入嘴中。很快他便是感觉手掌的冰冷还有麻木都不由消除,同时一股暖流在全身流淌,让他舒服的不由想要呻吟。

    几分钟后,福宝平静下来。望着神色不怎么好的云落,对他感谢的点了点头。然后不用云落提醒,开口将古云筝和成玉要她下毒毒害阿丑的事情讲述出来。

    古云筝与成玉随着福宝一开口,两人瞬间扒拉下了脑袋,双眼望着云落,已经绝望。

    云落没有在待在台上,因为他觉得没啥意思了。

    福宝他放过了,古云筝与成玉他也不打算在追究。因为他相信,那些中毒的修士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云落走到阿丑身边,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没事了吧。”

    阿丑点了点头,脸上却是并没有露出开心,说道:“你是不是感觉有些憋屈?”

    云落一愣,问道:“这话何意?”

    阿丑沉默了一会,说道:“因为这不是你的性格。”

    云落再次一愣,问道:“你我相见不过几次,你如何知道我的性格?”

    阿丑再次沉默,这一次沉默了好久,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云落看着阿丑有些着急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开心,刚才心中没有杀了那古云筝,成玉还有福宝的郁闷心情不由一扫而光,因为他突然发现刚才所做的一切,好像都值了!

    云落望着阿丑,阿丑看着云落。两人虽然不过只见了三次,但却是好像心有灵犀,已经到了惺惺相惜的地步。

    云落牵着阿丑的手,没有在此地停留,两人在万人瞩目中离去。

    陈仙仙望着云落的背影,鼻尖酸酸的,有着一种想哭的冲动。

    她实在不明白,阿丑与云落不过相见了三次,为何彼此的感情就那般好。

    云落能够为了他,是可以不惜与全世界为敌的模样,而阿丑又好像一副很是了解云落的模样!

    疑惑的不止陈仙仙一个人,还有云清秋。他敢确定云落和阿丑以前绝对不认识,没有关联。而云落更是一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怎么就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和阿丑走得这么近了呢?

    云清秋摇了摇头,他心中明白。以云落的实力,他的八卦最好不要打听,现在与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对付李笑天还有古家之人。

    他双眼望着场间的古云筝,成玉还有福宝,眼中充满着杀意。

    他如何看不出,云落对他们三人的杀意。

    云落说话算数,留了三人一命,可是他云清秋却是没有答应,留下他们三人的性命。

    随着福宝将所有事情讲述完,那些中毒的修士都不由愤怒了,恨不得立刻上前杀死古云筝与成玉。

    可是最终他们却是被古家的两名长老拦住,凭借古家的威势,这些受害的修士,只得将委屈咽在肚中。

    云清秋看着这一幕,不由面露丝丝微笑。他就怕古家的人不出手,而只要古家的人敢出手,这一次便是整个古家灭亡的时候。

    因为古家出手,中毒事件暂时被压了下去。

    毕竟春试还是得继续,这次春试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春试。之所以提前举行,其中也是别有原因的。

    不过多年来让界域修士,书院学生期待,激动的春试。除了第一场的琴赛,后面的几类大比,因为不少的修士心中憋着气,便是没有了往年的激情。

    这一届春试因为冰莹鱼中毒这个插曲,彻底的毁了。

    不过此次春试事关重大,依旧有了一个完整的落幕,决出了各类比赛的冠军。

    当春试结束,已经傍晚。云梦界域的各大势力代表,都明了的提前离开书院。而随着这些人离去,一场早已已经在云梦书院压制不住的矛盾便是爆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