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始尊 > 第一章 云梦书院

第一章 云梦书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冬日的最后一场大雪在半个月前过去,连日来的大晴,让院内的积雪已经全部消融。

    春风抚荡,在冬日枯死的树木,都不由随着春风开始冒出了嫩芽。

    云梦书院一处梨园,这里乃是这万年古书院的一处禁地。

    自书院成立万年来,这里也并非是禁地。但是百年前,此地便是因为此地那满树的梨花,成为了禁地。

    可是随着春天到来,这梨园禁地,便是在每日固定的午时过后,有着一名白衣男子躺在藤椅上,静静观赏这里渐渐盛开的梨花。

    并且没有哪个书院执法老师,敢来阻拦或者惩罚这名白衣男子。

    追其原因,自然便是简单不过。

    那就是这白衣男子,便是让这梨园成为禁地的原因。

    白衣男子并不算得上英俊,但是脸上带着一丝温和的微笑。让人看着无比舒适,第一眼便是会喜欢他。..

    他舒适的躺在藤椅上,望着眼前那稀稀疏疏盛开的梨花,脸上依旧有着常年不消的笑容。

    旁边有着茶几,上面一杯茶水正冒着白雾。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随着白衣男子静静望着梨花,眼神中却是隐藏着一抹伤感的情绪。

    这样诡异的情绪,实在很难让人以理解。

    不过好在那样的悲愁、伤感的情绪很快便会是在他眼中消失。

    让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的迷人,也更加的真实!

    “已经到了此地百年,却还是没有等到你的消息。”

    白衣男子感慨一句,端起身边的绿茶,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微闭上眼睛。

    他自然不是在抱怨,而只是普普通通的感慨。这样的话,白衣男子每年春日都会说。

    不是因为他的啰嗦,而是因为等的人对他很重要!

    天边有着阳光冲破云层,泼洒而来。春日的阳光开始有些刺眼,但是并不让人感觉太过于燥热。

    反而在阳光下,很适合午休。

    而午休对于白衣男子来说,是最好放松疲劳的方法。虽然他并不需要这样来放松疲劳,但是有时候有些习惯养成了,就很难戒掉!

    白衣男子开始进入睡眠状态,直到一道轻微的脚步声将他惊醒。

    这脚步声真的很轻,轻得一部人就算是竖起耳朵,也休想听个清楚。

    但是对于这赏花的白衣男子来说,却是显得太过于刺耳。因此他睁开了眼睛,眼眶有些微红的盯着眼前出现的一名老者。

    老者恭敬的站在那里,脸上有些害怕。这里为禁地,那自然就不能够有人擅自闯入。而一旦有谁敢闯入,那就得受着惩罚,就算眼前这老者是云梦书院的院长云清秋。

    白衣男子望着云清秋,眼眶的微红已经消失,脸上露出平常和蔼的笑容。

    云清秋看着,却是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他这模样,如果被云梦城的其他两大势力巨头看见,或者云梦书院的其他老师看见,一定会惊得掉下下巴。

    整个云梦城,有谁不知道云梦书院的院长。虽然有着一个清雅的名字,但是威严与严厉却是出了名。

    同时其一身始皇三重的实力,就算是云梦界域的界主见了也得为他行礼。

    可是此时此刻,却是因为误闯了自己的书院。见了一个浑身灵力全无,面带微笑,给人以阳光的青年,吓成了如此模样!

    云清秋未等着白衣男子的发怒,平稳了一下心中的情绪,便是说道:“云落老祖,今日的春试提前,云梦界域所有势力代表已经提前进入云梦书院。可为此我们根本没有准备,我只好请老祖出马。”

    白衣男子脸上的神色不变,笑容依旧。但是云清秋看着却是松了一口气,自百年前被云落所救,这百年相处下来,他也明白云落脸上的笑容所蕴含的多重意义。

    云落说道:“春试虽然重要,但是你毕竟违反了院规。闯入了禁地,必须受到处罚。”

    “对了,春试提前到多久。”

    “三日后。”

    “那你就在‘阴阳火域’面壁三日吧。”

    听着‘阴阳火域’四个字,云清秋苍老的脸皮不由抖了抖。但是没有啃声,说着反驳的话,而是老实的退下。

    云落重新闭上眼睛,继续了刚才的熟睡,并没有纠结刚才的插曲。

    至于春试的事情,自从他百年前进入这云梦界域,每一年都举行。

    而每一年,这春试都让整个云梦界域的各方势力热血沸腾,引得各方大佬注视,作为全年最重大事情对待。

    可百年下来,云落早已经对此无感。

    虽然有着‘琴棋书画丹阵器’七类大比,但却是早已经看得生厌。

    现在这依旧引得整个云梦界域修士疯狂的春试,对于云落来说,却是根本比不上待在这梨园,赏一次繁华的盛开!

    ······

    三日后,整个云梦书院一片欢腾,春试的开幕式今日开始。

    云梦城的两大巨头,云梦界域其他七大城池的势力代表,都被安排进入‘礼院’进行观看比赛。

    云梦书院,一共有着“诗书礼乐”四大院。

    一般来说,诗书乐三院为学生学习之地,而礼院便是作为招待客人,以及每年的春试比武场地。

    云落从自己的房间中出来,刚出院门,便是看见川流不息的人流,一路兴高采烈的向着梨园行去。

    他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心中实在想不明白。这每年都举行的春试,这些人为何还如此兴高采烈的参加。

    路途上有着不少人,在议论着今日比赛的大热门。不过在云落看来,今日根本没有什么大热门。

    丹阵器比赛的冠军,自然还是去年的那些天才小辈获得。

    毕竟对于修士来说,一年的时间丹阵器的修炼,不会有着太大提升。

    不过琴棋书画,每年的冠军却是有着易主之危。

    不过总的来说,这些对云落来说都无关重要。

    如同在风云大陆一般,整个大陆的生存与死亡都与他没有关系,不会乱他丝毫心事。

    让他在意的只有他的几个弟子,还有始碑碎片。

    在云梦界域,让云落关心的事,一晃百年来,还真没有。

    不对,还是有着一件,那就是等一个人。

    不过这件事也似乎和云梦界域扯不上什么关系,只是对云落一个人很重要。

    不过等一个人,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如果幸运,你等的人会在很短时间出现。

    可是如果不幸运,如同云落这般,等了百年,也是未等到!

    云落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乱心思的事情。安心走路,路上有着几个可爱的学生,对他行礼。

    百年时间,云落也不全是只呆在梨园内。他在云梦书院,还是一名老师,普通的老师。

    负责教导学生丹药的知识,有时候也教导一下乐器。

    因此一路行下来,有着不少学生对他打招呼行礼。

    云落并不显得高冷,而是平易近人。以一个普通老师的身份,去回每一个同学的礼。

    从云落的住处到礼院的距离不短,因此一路下来,便是有着不少学生与云落同行,当然大部分是女同学。

    云落虽然不如何帅气,但是他脸上的笑容,还有吹奏得一手好听的笛子,因此受到不少女同学的青睐。

    因此赶往礼院的大军之中,云落被群花簇拥,无疑是最耀眼的一人。

    耀眼自然便是得被无数人目光吸引,这些目光中有羡慕,自然便是有着嫉妒。

    很快云落便是被拦住了去路,拦路的是一名老师或者分院长。

    不过这对云落来说,并不值得关心,因此也就从来不在乎他的身份!

    而这样一来,自然便是引得这名老师或者分院长的怨恨。

    这名老师或者分院长名叫古云筝,乃是云梦城另外两大巨头古家的少爷。

    长得很是儒雅,也颇为英俊。至少和云落比起来,云落是要输他一大截。

    可是在乐院,云落却是被群花簇拥,他身边却是百花凋零。

    因此一来,云落便更是古云筝眼中钉,肉中刺。

    说对乐器的理解,古云筝觉得他胜了云落不止一筹。

    他在乐院无论什么乐器,都是手到擒来,可是云落只会吹笛。

    再从地位的比较,他是堂堂乐院三大分院长之一,更是古家少爷。

    云落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住在普通的宅院,和他更是没法比。

    在说到吸引女子最重要的长相,他是被誉为整个云梦城前三的大帅哥。

    云落却是极为普通,如果不是那一脸如同阳光般的笑容,和那路人甲没什么区别!

    因此古云筝便是那那看云落不顺心,但凡两则相遇,总得掐架。

    不过让古云筝郁闷的是,每一次他还都败在了云落手中。

    古云筝望着云落,眼中带着怒气,他身后跟着一群纨绔子弟也都是带着怒气望着云落。

    毕竟在他们眼中云落也并没有那般好,可却是得到整个乐院的女子青睐。

    云落抬头望着古云筝,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对他的无礼,并不如何在意,平静的说道:“请让开。”

    不得不说,云落的脾气很好。相比较在风云大陆的时候,他的脾气还要好很多,和善许多。

    否者以古云筝这般几次三番找他茬的人,他虽不至于动怒,但是也会轻轻让一只讨厌的苍蝇消失,毕竟他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