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082章 要即是全部

第082章 要即是全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周沫,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盛南平在电话那边咬牙切齿。

    “当然了,无比清楚。”周沫语气坚定的说:“我只是希望我可以得到看望孩子的权利。”

    “你想的美啊!”盛南平终于失控的爆喝起来。

    周沫不想同这样的盛南平争执,“你比我强大,我承认我斗不过去,让不让探望孩子随便你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周沫的怒火,终是烧去了她和盛南平之间层层叠叠的帷幕,直烧到曲清雨那里。

    曲清雨正坐在卧室里悠闲得看着杂志,嫁给盛南平的后,她的人生简直像开了外挂。

    自从跟盛南平结婚以后,曲清雨没有再去电视台坐班,只是主持一档高端的‘名流有约’节目,每周只要到电视台去两次,而且收视率绝对有保证。

    曲清雨是盛南平的妻子,无论是多么不愿意做访问的名人,都会给盛南平面前,接受曲清雨的约请,台里的任何领导都要看着曲清雨的脸色说话。

    在她嫁给盛南平后,恰逢严苛的婆婆去世了,盛家老太太病了一场,心灰意冷,彻底搬到佛堂去住了,她摇身一变成了整个盛家的女主人,几十号佣人,盛家里里外外的亲戚,都要仰她鼻息。

    成了盛夫人后,曲清雨走到哪里都被人簇拥着,讨好人,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要小心翼翼,卑躬屈膝。

    这种被所有人尊重,仰视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曲清雨非常喜欢做盛夫人的感觉,嫁给盛南平是她人生最快乐的事情。

    曲清雨看着高定的时装杂志,看有中意的衣服就在上面画个对号,她现在买这些昂贵的衣服就像买瓶矿泉水一样随便。

    书房那边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响,随后是‘稀里哗啦’很多东西落地的声音。

    “南平!”曲清雨立即惊跳起来,盛南平在书房里面。

    她放下杂志,拖鞋都没来的及穿就跑向了书房,曲清雨是真的爱盛南平,担心盛南平出了什么事情。

    曲清雨还没等到书房门口,就见盛南平从书房里大步走了出来,脸色黑的像锅底一样。

    “南平,你有......”

    “我有急事出去一下,你自己先睡,不用等我了。”盛南平一句话说完,人已经到了楼下。

    曲清雨看看盛南平如迅雷般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再看看一片狼藉的书房,皱起了眉头。

    盛南平向来沉稳持重,城府极深,就算当初知道是乐云逸害死了华玉清,盛南平都是很冷静的,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失态呢?

    曲清雨是个精明狡猾的女人,这些日子她就觉得盛南平有些不对劲,盛南平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偶尔还会突然笑一下,那种笑容,带着甜蜜的爱情气息......

    女人的直觉让曲清雨起了疑心,她走回卧室,偷偷给自己家的下属发了条信息,让他们去调查一下盛南平。

    盛南平七窍生烟一般的离开家,一坐到车里,就给小康打电话,“你调查的怎么样?”

    “老大,夫人真的在望湖小区买的楼,她是今天上午去看的楼,之后就付了全款,矮油,你们还真是两口子,做事都这么雷厉风行,那么贵的房子,说买就买了......”小康忍不住贫嘴的八卦。

    “望湖小区!”盛南平慢慢念叨了一句,那边房价可是很高的呢,“她买了多大的房子?付款多少?”

    “夫人买的房子一百三十七平米,付款八百六十五万三千四百元。”

    八百多万!!!

    盛南平不由吃惊,这个小丫头在哪里弄的八百多万!

    “她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盛南平冷声问。

    “从银行卡啊!”小康答的顺溜。

    “你是不是皮痒啊!”盛南平拳头攥紧,额头出青筋直跳。

    “我这就滚去调查!”小康吓得一缩脖子,急忙挂断了电话。

    盛南平坐在车里,想着周沫,心开始发凉。

    这个小丫头同他吵架后,不哭不闹不上吊,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给他,头脑清楚的马上就自立门户了,这样果断,这样冷静,这说明她对他的在意慢慢变少了。

    而他呢,这一天里坐立不安,心绪不宁,整颗心都在牵挂着周沫,好不容易盼到晚上,可以正当光明的回家去看周沫,但迎接他的是一室冷清,人走楼空。

    他为了安抚曲清雨,又要马上赶回家去。

    当盛南平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面,四周寂静无声,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不是因为走的急了,而是因为心慌,气恼已经达到了顶点。

    是的,无助焦躁嫉妒羞恼......各种情绪铺天盖地而来。

    原来,他已经深深爱上周沫了。

    在点滴的生活中,在慢慢的了解中,他不知不觉的深爱上了周沫,爱上这个说不出哪好,但却让人深陷的小丫头。

    就因为爱,就因为在意,他昨天才会那样的震怒。

    盛南平这些年都没有爱过谁,他的爱非常金贵,又极其的霸道,他要周沫也爱他,一心一意,像他爱她一样,不能同任何人分享,要,即是全部。

    爱情,总是使人狂乱,理智沉稳的盛南平也不能获免。

    如果可以,盛南平宁愿他的生命里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在意,这样,对他来说,会活的更加洒脱,或者更加精彩一些。

    车子驶到周沫住的小区楼下,盛南平坐在车里,仰头看着十四楼亮起的灯光,眯了眯眼睛,就在他准备下车的时候,电话响了。

    电话是小康打过来的,“老大,夫人银行卡里的钱有六十多万是飞驰公司打到她账户的,其余的一千万是夫人在南边的时候存入她的银行卡的,对方账户未显示。”

    盛南平握着电话的手不觉得用力,在南边有这样神通,又会给周沫一千万的人只有段鸿飞。

    他放下电话,手指一根一根攥成了拳头,漆黑的眸子眯起。

    怪不得周沫这次回来后突然变得理智了,不再像从前那样迷恋他了;怪不得因为一点儿小事周沫就要另起炉灶,同他彻底的脱离关系!

    小丫头这是啥意思啊,有他,她可以坐拥天下,没他,她的世界依然精彩啊!

    这件事情,让盛南平有了想杀人的念头!

    盛南平捏着拳头,怒不可遏的往楼上走。

    周沫被盛南平的电话吵醒后,有些饿了,她上午去超市采购了果蔬鱼肉,她懒得做了,图方便泡了碗面。

    方便面独有的香辣气息马上飘了出来,周沫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

    在盛家,方便面是坚决不准进门的垃圾食品之一,盛南平受这种思想影响,平日里坚决不吃方便面,也不许周沫吃。

    周沫同盛南平生活在一起时,生怕忤了盛南平的逆鳞,从来不敢吃方便面。

    现在好了,这是她的家,她是这里的老大,想吃啥就吃啥。

    方便面泡好了,周沫刚吃了两口,门铃就响了。

    会是谁啊?没人知道她住在这里啊?

    周沫疑惑的跑过去,趴着门镜一看,吓了她一跳,竟然是凶神恶煞的盛南平。

    艾玛,他咋来了呢!

    “叮铃叮铃......”门铃又响了起来。

    周沫咬着嘴唇,不打算给盛南平开门。

    她假装没有听见门铃响,也没有看见盛南平的人,蹑手蹑脚的朝餐厅走去,她现在有些害怕盛南平,想想她刚刚在电话里大放厥词,想必是将盛南平惹毛了,盛南平是来找她算账的。

    伴着门铃催魂般的响叫,美味的方便面变得难以下咽,周沫吃了一口方便面,抬头看看房门的方向,希冀着下一秒门铃可以停止叫唤。

    盛南平得到准确消息,知道周沫就在房间中,周沫最初没有来开门,他以为周沫是睡着了,门铃又响了一阵子,他确定周沫是故意不给他开门。

    这辈子,盛南平第一次吃这样的闭门羹!

    他气恼的用力捶了两下门,叫着,“周沫,我知道你在里面,马上给我开门!”

    周沫被吓得一哆嗦,刚挑起来的一些方便面又掉回到汤里,她真有些害怕了,心惊胆战的看着那扇门,思想斗争了半天,还是不敢去给盛南平开门。

    哼,她就不给他开门,他还能穿门而入不成!

    周沫这样自我安慰着,命令自己低头专心吃面,盛南平爱敲爱叫随便他!

    盛南平在门外叫了两声,再没有声音了。

    周沫重重的松了口气,这个大魔头,终于是走了!

    她这口气还没等彻底松完,房门一响,有人走了进来。

    周沫看着阴沉着脸,大步走进了的盛南平,傻眼了。

    盛南平一推门进来,浓郁的方便面味就扑面而来了,小丫头坐在餐桌旁边,嘴巴脸蛋都被辣得红红的,下巴上还黏着根醒目的面条。

    大总裁被气的差点吐血!

    他在外面按了这么久的门铃,小丫头竟然安心的坐在屋里吃面,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你竟然还有心思吃面?”盛南平走到周沫身边,恶狠狠的盯着她面前的桶面。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