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393章 好死不如赖活着

第393章 好死不如赖活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其实周沫这张脸是整容后的脸,但亚瑟还是喜欢她,无论周沫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觉这世上再没有比周沫更好看的人。 亚瑟听着周沫均匀的呼吸,心头只觉得酸酸甜甜的。 他最爱的女人啊,终于安然的睡在他身边了,无论周沫是否还爱着他,他都是快乐满足的。 亚瑟懂得水滴石穿的道理,他和周沫有一辈子的时间相处,在这里又没有其他男人接近周沫,年复一月,日复一日,周沫一定会重新爱上他的。 到时候,他和周沫生几个可爱的孩子,他们一起看晨曦日落,青山绿水 亚瑟正在这里幸福的遥想未来,周沫身体微微一动,睁开了眼睛。 周沫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亚瑟幽亮的黑眸,里面有情意翻涌,她小小的脸庞都在亚瑟的黑眼睛里。 她微微皱了下眉头,不悦的质问,“你怎么随便到我房间里来了?” “我见你迟迟没有起床,怕你生病发烧。” 周沫嗤之以鼻的笑了笑,“怕我生病发烧,你是怕我跑了吧!” 亚瑟也不理会周沫对他的冷嘲热讽,揉揉周沫的头发,“乖,起床吧,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 周沫冷冷的抬手打落亚瑟的手,“亚瑟,你省省力气吧,不要在我身上白费心机了,盛南平这么久都没有带人来救我的,我在盛南平哪里是没有任何诱饵价值的。你们把我放出去,而我,也永远不会重新喜欢上你,就算你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我都不会喜欢你的。 大哥,嫂子,只要你们肯借钱帮助我完成这个心愿,我会永生永世关注她这些前的。” 亚瑟努力维持着镇定的神情,黑亮的瞳孔还是被周沫的话刺激的骤然一缩,他语气无奈的说:“将来会怎么样,我们谁都不知道,眼前的事是你该起床了,我们一起吃早餐。” 周沫轻哼一声,命令式的说:“你先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容许,不许随便进这间房。” 亚瑟包容的笑笑,无奈的走了出去。 周沫很快的起床,洗漱,翻翻衣柜,找了条凉爽的长裤和t恤衫穿上,脚上穿了双休闲鞋。 在这样危险的地方,同亚瑟这样冰冷阴险如蛇的人在一起,她必须时刻保持防范意识,不能穿的太暴露,又要时刻存有逃跑的心思,万一有机会逃走,轻便的衣服更加方便跑路。 周沫现在没人可以依靠了,凡事都要靠她自己,每天都在想着怎么逃出去,把很多事情都想的很周到了。 周沫迎着太阳的方向深深的吸了口气,这种每天醒来就可以看见阳光的感觉真好。 没过多久,亚瑟给她端来了饭菜,带着饭菜特有的温暖香味。 亚瑟柔声的唤着她,“楠楠,来吃饭。” 周沫也不客气,坐下就吃。 这些日子她被亚瑟和乐盛这些人折磨惨了,一会儿想活,一会儿想死,心灵和肉体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但当她重见绚丽的太阳时,她下定决心了,她必须得活下去。 犯错误的人是亚瑟和乐盛,或许是南平,他们这些人都是毒凶残的兄弟,大家都要活的,凭什么她去工作挨累啊,孩子照顾不是,老人照顾不上,真的太不称职了。 周沫这些日子,一直心念念的宝贝儿子,矮油呆萌可爱的雪儿,他为了能够再见小宝和雪儿,也要好好地活着。 周沫同盛南平和乐盛都有过接触,知道他们兄弟有些了解的,他们两个都是手段狠辣内心狡诈的人,即使他们表面对她如何如何的好,心里面永远都是有着他们自己的算计。 通过这些年的磨合锤炼,周沫知道对付他们这种人不能一味来硬的,必须软硬兼施,进退得当,迂回着前进。 一味的跟他们耍态度,玩横的,他们绝对不会卖帐的。 周沫有些奸猾的小心思,吃过早饭后,她就跟亚瑟服软了,说了软话,“你们换个地方去谈吧!|” 她想到外面逛逛,而且是他们自己她饶有兴致的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的溜达,亚瑟同她说话,她也肯答复几句。 亚瑟见周沫肯同他正常的说话聊天,他的心情也非常好。 周沫转了几圈,对这个院子失去了兴趣,她皱起秀气的眉头,闷闷不乐的对亚瑟说:“我在地下室里闷了那么久,现在又被你圈到这个四面是雷的大院子里,很憋屈的,你能不能陪我出去看看?” 亚瑟难得听见周沫这样娇声细语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同他说话,他心口发甜,点点头,“可以啊,我们现在就出去转转吧!” 周沫没想到亚瑟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自己,欢喜搂着亚瑟的胳膊,笑颜如花,“谢谢你,你真好!” 世间最美好的感觉莫过于此,亚瑟顺势挽紧周沫的胳膊,两人一起向院门外走去。 周沫一走出院子,大眼睛立即机警的看向四周。 在大门外面,站着两个膀大腰圆,形如门神的保镖,看见亚瑟时,恭敬的点点头。 这处大门和前面的二层别墅式楼房是紧密相连并且相通的,前面高高的别墅把这处大门遮挡的严严实实。 在大门和前面别墅的后门之间,只有半米的距离,可以站下这两个保镖,还有可以让两个人行走的地方。 亚瑟这家伙擅长使用暗门,他背对着周沫,在别墅后面的暗门上按动了几下,那扇后门才缓缓的自动打开,亚瑟领着周沫走出宅子的大门,一步跨进二层别墅里面。 他们通过别墅的大厅,走到别墅外面,至此才算走出了这幢大宅子。 周沫转头打量着身后普通的二层别墅,终于明白大宅子的院墙为什么那么高了,原来那是这幢二层别墅的后墙,她原来还以为是亚瑟怕自己翻墙出去,所以才将院墙修的那样高呢。 这幢二层别墅建造的很普通,但比后面的大宅子长出了些,而且后墙是完全没有窗户的,将后面的宅子遮挡的严严实实,如果是粗心的人到了这里,很难发现别墅后面还有个宅院。 周沫看着这别墅,心不由的沉了下去,亚瑟找个藏身的地方都如此的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自己能有本事逃出他的手掌心吗。 周沫强打精神往前面走,发现这里通往外面只有一条甬路,并且道路狭窄,只能容两辆车子勉强通过。 道路两边都是高大茂密的树林,树林的边缘开着朵朵的野花,跟大宅子四周的树木情况相同。 亚瑟大概是怕周沫想不开,一头钻进树林里面踩雷自杀,出了二层别墅后,他一直紧紧握住周沫的手。 周沫装作若无其事的随便看着,看着上午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花草树木上,将所有东西都照上层细薄的金光,风轻轻的吹着,带着青草特有的气息。 她的心情不由慢慢好转起来,虽然现在情况糟糕,但总好过呆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面。 周沫是个情绪化很重的人,心情很容易高兴,也很容易郁闷,此时她的乐观情绪上来了,人也跟着活波起来,她时不时的蹲下采撷些野花,嘴里哼着小曲。 亚瑟见周沫心情不错,他自然放松了些警惕,接过周沫手里拿着的野花,手巧的为周沫编了个花环,戴在周沫的头上。 “不错,很漂亮!”亚瑟端详着周沫的脸,非常满意的样子。 “恩,很像傻姑吧!” “怎么傻我都喜欢!” 周沫存了要逃跑的心思,她想看看前面的地势和情况是什么样子的,随口跟亚瑟胡扯着,一直悠闲的往前走着。 亚瑟握着周沫软软的小手,听着周沫比糯米还甜软的声音,心里舒畅又满足。 他不由想起第一次见周沫的样子,周沫背着双肩书包,穿着白色的棉质长裙,甜甜的看着他笑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仿佛天上最闪亮的星辰。 从那一刻开始,亚瑟就喜欢上了周沫。 曾经有一段时间,亚瑟以为自己彻底失去了周沫,他绝望的要死,没想到峰回路转,老天爷让他再次牵起周沫的手。 这样的肌肤相触,让亚瑟心神荡漾,不知不觉陪着周沫走出了很远很远。 周沫觉得自己这一路得走出两公里,但身边的景色依然如故,一条略微有些坎坷的甬路,两边是高大茂密的树林,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 她累得实在走不动了,干脆一屁股坐在路边上,用手扇着风,烦躁痛苦的嚷嚷着:“哎呀,热死我了,渴死我了” 亚瑟笑了笑,对着身后招招手,很快的,有几个保镖步履矫健的跑了过来,给亚瑟送过来了几瓶矿泉水。 周沫看着这几个突然出现的保镖,大哭一场的心思都特么的有了。 她刚刚存了个小心思,如果可以找到机会,她会趁着亚瑟不注意逃跑的,她哪里知道身后还跟着强壮彪悍的保镖。 早知道毫无逃跑的可能,她还累的要死一样的走这么远的路做什么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