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377章 就地正法

第377章 就地正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假周沫太过想念盛南平了,而眼前的盛南平又太过迷人了,病号服的袖子卷起,衣领微敞,露出性感的锁骨和结实的胸膛,荷尔蒙四射......

    她觉得浑身热血上涌,特别特别的想要得到点什么,她的嘴唇一同盛南平的嘴唇碰触到一起,立即热情的亲着,吸着,啃着,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很快就有些忘乎所以,意乱情迷了。

    她这边热情似火,巨浪滔天的,盛南平那边却慢慢冷静了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盛南平就是觉得周沫的气息变了。

    假周沫曾经是豪门千金,注重保养和仪表,口腔里自然是没有口气和异味的,自有一股子甜腻绵软气息,但她的气息跟周沫清新香甜的味道不同,让盛南平很不适应。

    盛南平觉得她的嘴唇和舌头也跟从前不一样,舌头不像从前那么滑腻灵活,嘴唇不如从前那么娇嫩柔软,总之,很多感官上的东西都不同了。

    但假周沫还在如饥似渴的吻着盛南平,恨不得要把盛南平吃到肚子里一样,一双手也情不自禁般在盛南平身上摸索着,游走着......

    如果是往日,盛南平哪里会等周沫摩挲他啊,他可是真正的男人啊,就算他有伤在身,也会身残志坚的反客为主,强悍霸道的拿下小周沫。

    但今天盛南平莫名奇妙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不知道是不喜欢周沫此刻的气息,还是不喜欢周沫特别的主动热情。

    周沫这个丫头平日里都是很矜持的,她脸皮子很薄,就算给盛南平生了两个孩子了,在这事上依然放不开,很少这样主动热情的亲吻盛南平,撩拨盛南平,偶尔有那么两次,也是她有所企图,要给盛南平使用美人计,趁机给他下套,让他中了她甜蜜的毒药......

    盛南平心中想着从前的周沫,心神有一阵的恍惚,总算是把假周沫这个热情如火的亲吻敷衍过去了......

    这个周沫虽然是假的,但对盛南平绝壁是真爱,就算盛南平没有什么回应,她自己亲着盛南平,都把自己弄的头晕脑胀,如果盛南平对她稍稍热情一点儿,她都要宽衣解带了......

    假周沫终于结束了这个热情缠绵的亲吻,自己都觉得不太好意思了,感觉这个样子的自己有些太放行浪骸了。

    她都不敢看盛南平的眼睛,脸色羞红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娇嗔的解释着:“南平......我只是太想念你了......你......你不会笑话我吧!”

    “我怎么会笑话你呢!”盛南平伸手摸了摸周沫的头发,有意无意的看了眼周沫头上手术留下的伤疤。

    伤痕还在,日子久了,成了一道浅浅的白线。

    盛南平自己都觉得纳闷,怎么突然想到要看周沫头上的手术疤痕了。

    假周沫曾经跟盛南平一起生活过,对盛南平的神情和语气还是有些了解的,她敏锐的感觉出盛南平稍稍冷淡的腔调了,她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哪里出了问题吗?

    假周沫虽然把自己的外形整的跟周沫一模一样,但真的周沫和盛南平具体是怎么相处,真周沫在盛南平面前是什么样子,她不得而知!

    因为她一直倾慕盛南平,在她的眼中盛南平是神一般的存在,在她和盛南平的关系里,一直是她主动攀着盛南平,一直是她主动对盛南平好,主动亲吻盛南平,所以她自然而然的认为,任何女人都是要主动讨好盛南平的,包括周沫。

    可是看眼前盛南平的反应,事情好像不像她想的那样了。

    但是,这个假周沫也是极其聪明,狡猾的,她在来见盛南平之前,就同费丽莎和乐盛等人一起商量过了,遇见各种情况的应对办法。

    她靠在盛南平的怀里,开始演苦情戏了,“南平啊,我真是太想了你,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你不知道我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啊.......我被他们关在山洞里,关在破庙里,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那些地方都好冷,好黑的,还有老鼠跑来跑去,我真的很害怕啊......”

    盛南平只是觉得周沫的气息跟从前不太一样了,还没发觉怀里这个女人是个冒牌货,他还把这个女人当做他最疼最爱的老婆,听周沫说起受过苦,遭过的罪,他心里又疼,又自责......

    他怎么能嫌弃和怀疑周沫呢,周沫的改变都是受了他的牵连,周沫吃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的罪,怎么可能还一成不变呢!

    “沫沫,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害你吃苦了,都过去了,不要想了啊.......”盛南平将周沫紧紧抱在怀里,不住的安慰着。

    假周沫见自己的悲情剧起效了,心中大喜,哽咽着声音继续说:“战影,苏菲菲和费丽莎都恨透我了,她们几个女人联合起来整我,时常不给饭吃,一饿就是两三天,就算给我吃东西,也是剩下的,烂掉的......她们还会骂我,用各种语言羞辱我......只要我稍稍反抗,她们就对我拳打脚踢......”

    盛南平怒从心头起,拳头都捏得咯咯的响,湛然的戾气冻结在他的黑眸中,他咬牙切齿的说:“这些个死女人,太恶毒卑鄙了,她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啊,沫沫,我一定不会放过她们的......”

    假周沫顺着盛南平的话题继续为自己辩解,“南平啊,那段时间对我来说,真的跟噩梦一样,我觉得我整个人生观和生活态度都被她们摧毁了......

    我不再自信,不再乐观,变得胆小,脆弱,还愿意黏着人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面目全非,再不是从前的我了......现在这个样子,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烦......”

    “周沫,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是我不好,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你考虑!”盛南平心中刺痛难耐,像是有在他的伤口上重重的打了一拳,他真是太自私了,忘了周沫经历了怎样的黑暗和折磨。

    唉,多亏周沫的意志比较强大,普通女人遇见这样的事情,恐怕会被吓出毛病来,或许需要心理医生做疏导呢!

    盛南平抱紧了周沫,说:“周沫,我以后会一直陪着你的,无论走到哪里我都带着你,我会为你分担所有的痛苦和忧愁,我会让你慢慢变成从前的模样.......就算你不变成从前的模样,现在这样我也是喜欢的......”

    “南平,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假周沫心满意足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她知道,自己这番话成功打消了盛南平的疑虑,就算盛南平以后再有什么怀疑,也会自行消化掉的。

    “沫沫,你不要郁闷气恼,我定然会抓住费丽莎,战影和苏菲菲几个人,把她们交给你处置,让你好好教训她们几个人......”

    “不要,南平,不要把她们抓到我面前来!”周沫立即惶然的摇头,好像受了极大的惊吓一样,“南平,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们几个人了,现在只要一想到她们几个人,我就.....我就.....”

    “好了,好了,我不把她们抓到你面前来啊!”盛南平轻拍周沫的后背,像安抚小孩子一样安抚她,“别害怕了,你这辈子也不会见到她们的,我会派人追杀她们......”

    周沫心里一急,粗暴的打断了盛南平,狠声说:“一旦发现她们任何人的行迹,就将她们就地正法,一刻不能多留!”

    她的突然发狠,弄的盛南平都一愣,假周沫马上反应过来,她真是太急躁了,干巴巴的对盛南平笑笑,“我就是......就是太恨她们了,不想她们多活在这世上一分钟......”

    “好,就听老婆的,我现在就派人去追杀她们,无论遇见了她们中的任何人,都是就地正法,一刻不留。”盛南平是真心疼周沫了,哄着假周沫说。

    “嗯恩。”假周沫开心的笑了,她发现了,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娇惯,宠爱,百依百顺,这感觉真是忒好了。

    她趁热打铁,又说:“这几个女人可恨,她们的身后的那些男人更坏,乐盛,杰森,亚瑟都不是好东西,都欺负我了,你也要派人追杀他们,只要发现他们的踪迹,统统就地正法!”

    “好,一切都听你的,我等下就吩咐下去,无论追踪到他们谁,都是就地正法!”盛南平是真的心疼周沫了,什么事情都愿意听周沫的。

    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微微皱着眉头,好似在回忆着什么,然后说:“我对关押我的那些地方还是有些印象的,你容我再想想,我把详细地址交给你,他们那些人都躲在那个地方呢,你派人去那里将他们一网打尽吧!”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