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314章 能把人闹腾疯

第314章 能把人闹腾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盛南平真是被周沫这场催眠虐到心了,心碎成渣渣了。

    他竟然做出过那样的蠢事,愚不可及,是他一步一步把周沫逼上无依无靠的绝境,竟然差点跳楼自杀!

    周沫的催眠结束了,精疲力竭的闭着眼睛睡着了。

    盛南平慢慢的走进屋内,蹲在周沫的身边,耳边一遍遍的回响着周沫恐惧又凄然的诉说。

    他肺子里的空气都好像不够用了,有种烧灼撕裂般的疼,难受得他快要死掉了一样。

    盛南平没让自己悲伤的太久,他要亲手抓住迫害周沫的那个人,他要将那个人千刀万剐。

    他为周沫盖好被子,亲了亲周沫的脸,然后起身走到周沫所在房间的门口,给大康打了个电话。

    大康接到盛南平打电话,有些诧异,“喂,老大!”

    “你进来。”盛南平简单低沉的说。

    “是。”

    盛东跃一见大康接听电话,就在旁边侧耳听着呢,知道是他哥给大康打电话,忍不住嘀咕,“有钱烧的吧,这么近的距离打什么电话啊,吆喝一嗓子就成了!”

    大康没有理睬盛东跃的自言自语,放下电话就往别墅里面走。

    盛东跃急了,“嗷......为什么我哥叫你进去,不叫我进去,我擦,那可是我亲哥,亲嫂子砸啊......我也要进去,看看我嫂子肿么样了......”他委屈的叫嚷着,跟在大康的后面溜进了别墅。

    盛家别墅里面房间很多,但大康很快找到为周沫做催眠的房间,见盛南平面色阴沉如水的站在门口,往日坚毅的目光中,带着些许悲凄。

    “老大!”

    “你留在这里,配合医生给夫人治病,但你一定要做到寸步不离。”盛南平要亲自去追凶,只有把大康留下来保护周沫,他才能放心。

    “我明白。”大康郑重点头,转头看了看躺在屋内睡觉的周沫。

    盛南平冷厉的目光扫了眼躲在大康身后探头探脑的盛东跃。

    盛东跃吓得一缩脖子,讨好的对他亲哥笑着,“我进来看看小嫂子的情况。”

    盛南平本想把盛东跃撵出去的,随后一想,大康不苟言笑,周沫如果醒来,大康也不能陪着周沫说什么,不如让话痨的盛东跃留在这里。

    “你,等周沫醒来后,负责陪着她说话。”

    “好嘞!”盛东跃以为这是什么美差,欢天喜地的接下了任务。

    盛南平转头深深看了一眼屋内的周沫,撩开长腿,迈步向外面走去。

    小康,李羿,费丽莎和一众保镖等在外面,见盛南平阔步走出来,周身皆笼罩着冷厉,眼睛里蛰伏着的暴戾和酷寒足以让人发抖。

    费丽莎立即全神戒备起来。

    盛南平扫了眼眼前的人,好像没有多看费丽莎一眼,然后就招呼着小康等人,“你们都跟我回公司!”

    费丽莎惴惴不安的上了自己的车子,她不知道周沫催眠后说了什么,也不知道盛南平都了解到了什么。

    盛南平的车队回了公司,费丽莎也跟着回了公司,下车后,她抬头看着台阶顶端盛南平身影,感受到熟悉的杀伐决断、冷酷无情的气息。

    费丽莎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盛南平动了真气,看来他是要亲自追查这件事情了。

    盛南平曾经是ICPO神话一般的存在,他的破案率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他还有‘战神’的称号,一旦盛南平亲自动手,她恐怕是无法侥幸逃脱了。

    费丽莎站在公司门口迟疑了,是马上逃走,还是继续留下?

    正在这时,费丽莎的手机响了,她拿出一看,解斌给她发来了信息,“最后一个人处理了,但盛南平的人已经找来了。”

    费丽莎苦笑一下,盛南平的速度果然够快。

    解斌随后又发来一条信息,“你快点撤。”

    费丽莎给解斌回信息,“你先走,我马上就走。”

    她把电话放进衣兜,抿了抿唇,最后遥望了一眼盛南平的背影,上了自己的车子,车子疾驰而去。

    盛南平的背后仿佛长了眼睛,他没有回头看,脚步也没有停,却知道费丽莎没有跟进来。

    他的心不由沉沉的坠了下去,冷声吩咐走在身侧的李羿,“你,带人去盯着费丽莎。”

    李羿微微一愣,但立即答应一声,快速的出去了。

    周沫睡了一觉醒过来,入目都是明媚的眼光,她不由自主的闭了闭眼睛。

    窗外的枝头有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叫着,日光透过玻璃窗射进温暖的光线,天空很蓝,有浮云缓缓地流过屋顶。

    屋内有花的淡香、草木的青涩,一切都带着生机勃勃的味道。

    周沫在催眠过程中尽情的诉说了自己的心事,又痛快淋漓的大哭一场,此时觉得心里好像不那么堵了,人生也不那么晦暗无光了。

    盛东跃一见周沫睁开眼睛,立即欢喜的跑到周沫面前,“嫂子,你醒了,睡的舒服吗?”

    周沫看着盛东跃,眨巴了两下眼睛。

    盛东跃立即自以为是的叫嚷,“哇塞,嫂子,你好给力啊,这算是回答我了吗!哈哈,我就知道咱们关系最好了,你喜欢听我说话,对不对啊?”

    周沫:“......”

    大康在门口无声的扯扯嘴角。

    周沫的沉默,一点儿都没有打击到盛东跃的积极性,他继续开心的絮絮叨叨,“嫂子,你渴不渴,想喝点什么吗?还是饿了,想吃点什么?”

    周沫今天的情况比昨天好了一些,她能听进别人说话了,不像往日,她一直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想走都走不出来。

    她听着盛东跃的问话,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OK,你是要喝水,吃东西,对吧,我马上叫人送来!”盛东跃欢脱的跑到门口招呼佣人送吃喝过来,招呼特护进来伺候周沫。

    大康一直守在周沫的房间门口,看着前钻后跳,咋咋呼呼的盛东跃,忽然觉得他们老大埋没了人才。

    治疗周沫的病哪里需要请什么专家啊,只要一个能把人闹腾疯了的是盛东跃就足够了。

    特护喂周沫喝了些水,周沫觉得有些饿了。

    她这两天一直昏昏沉沉的,不想喝水也不想吃东西,每次都是盛南平强迫喂她吃下去的。

    盛东跃此时已经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虽然不是五星饭店的特调,但盛家的厨师可是帝都最大酒楼重金聘请过来的,做出的菜肴色香味俱全的。

    在众多的菜肴里,还有一盘子清蒸的红蟹,壳子已经掰开了,里面是油滋滋的蟹黄,散发着原汁原味的鲜香。

    盛东跃又到外面把小宝和雪儿叫了进来,还有大康,他们几个人围在桌子旁,陪着周沫一起吃饭。

    周沫见两个孩子进来了,很开心,脸上一直带着笑意,却不想开口说话。

    幸好,屋内又多了一个小话痨。

    “麻麻,你吃这个大螃蟹吗,他们都不许我吃,说我太小,吃这个东西不好!”

    “雪儿别急,等你长大了,二叔给你买一车螃蟹吃!”

    周沫看看油滋滋的蟹黄,真想吃了,但没人给她拿过来,她也懒得伸手。

    雪儿吃了一口菜,见周沫在一旁不动,眨巴着大眼睛说:“麻麻,你怎么不吃饭啊,幼儿园老师说了,挑食不好的!”

    盛东跃立即接话,“嫂子,你吃饭啊!噢,你身边不舒服,来,让特护喂你吃饭吧!”

    “麻麻,羞羞啊,你这么大的人了,吃饭还用别人喂啊!”

    “雪儿不要胡说啊,你麻麻身体不舒服,所以才需要别人喂的!”

    “我前几天也生病了,我还自己吃饭了呢!”雪儿傲娇的一扬小脸。

    “哦,雪儿很棒啊,我们家的小公主就是厉害!”

    ......

    盛东跃和雪儿两个人比赛一般抢着说话,生怕自己落下似得,小宝和大康压根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大康是个喜欢清静的人,被盛东跃和雪儿吵闹的饭都吃不下去了,但他看见周沫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小宝一直觉得妹妹能闹腾,爱说话,今天他算知道了,原来妹妹随他多话的二叔了。

    特护喂周沫吃了东西,但周沫只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她觉得累,连嘴都懒得张开。

    “妈妈,你吃这个肉沫蛋羹,很好吃的。”小宝自动屏蔽了妹妹和二叔的声音,拿着勺子,体贴的喂周沫吃东西。

    周沫看着儿子如水的大眼睛里带着殷殷的期待,稚气的照顾着自己,她强迫自己张开嘴,把这口肉沫蛋羹吃了下去。

    雪儿可是个不甘人后的姑娘,一见哥哥喂妈妈吃东西了,她看了看桌上,发现她还没有能力准确无误的给妈妈喂吃这些菜肴,霸气的抓起一个小笼包,送到周沫的嘴边,“麻麻,吃包包!”

    周沫不想再吃东西了,但她还是知道的,如果她拒绝了雪儿,傲娇的小公主一定会伤心大哭的,她只能再次张开嘴,咬了一口包子。

    “麻麻,你好棒啊!”雪儿像个小大人一样夸奖周沫。

    盛东跃见状,立即给小宝使眼色,小宝又夹了虾仁给周沫,“妈妈,你再吃颗虾仁,很香的!”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