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186章 再次爱上他

第186章 再次爱上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盛东跃额头一片黑线,很是为难的看着盛南平,“小嫂子的经济人必须得是女性......还要性取向明确的......那就闫寒吧,已婚,孩子都三岁了,她百分百是女人,性取向十分清晰了,业绩也是很棒的......”

    “不行,她做事不择手段,会把沫沫带坏的。”盛南平毫不犹豫的给否了。

    “Word天啊,哥,你什么时候如此关注我的公司了,竟然对我的手下了如指掌一般!”盛东跃的心好累啊,他自己找女朋友都没有这么走心啦!

    “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他们都入不了你的法眼,你到底要谁做小嫂子的经纪人啊!”

    盛南平眯眼想了想,问:“乔娜现在没有带艺人吧!”

    “娜姐?”盛东跃眼睛一瞪,“哥啊,你还真会选人啊!乔娜手眼通天,人脉广博,巨星推手,是咱们公司响当当的金牌经纪人,但是她......她不会带新人的......”

    “我家沫沫是新人!?”盛南平不悦的皱起眉头。

    盛东跃礼彻底无语了,在你眼里,你家沫沫是仙人!

    他好言好语的跟盛南平解释,“乔娜资格老,名气大,只怕她不肯带小嫂砸......”

    “就要她,你去跟她谈!”盛南平掷地有声的说,一副‘不行也得行,我说行就行’的强悍语气,完全盛南平式专制霸道。

    盛东跃:“......”他好想死啊!

    盛南平眯起眼睛,慢条斯理的说:“你平日里在我面前絮絮叨叨的不是很健谈吗?这次怎么怂了,如果你谈不下乔娜,我就把你的嘴缝上!”

    盛东跃只觉一阵寒气袭来,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巴。

    这还是他亲哥吗?为了媳妇,竟然要缝他的嘴,呜呜,真是伤心死了!

    周沫很是同情盛东跃,低声跟盛南平商量着,“随便有个经纪人就好,我不介意用哪个经济人的......”

    “我介意。”盛南平的语气不容置喙。

    周沫:“......”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救盛东跃了。

    尼玛的,不知道是她去演戏,还是盛南平去演戏!

    盛东跃在盛南平的催促下,去找乔娜谈了。

    盛南平坐到周沫身边,恢复了和颜悦色,问周沫,“你这两天是不是很累啊?” 声音清风般舒服低沉,完全不同于对盛东跃的威严冷厉。

    一句话,就把周沫的小心脏撩的七上八下滴!

    “啊......还好。”周沫不安的往旁边挪挪身体,盛南平的气场太强大,她怕一不小心扑进盛南平的怀里。

    盛南平挑眉,“你既然决定要走演艺的道路,我一定会支持你的。”

    周沫听到‘演艺道路’几个字,努力眨巴了两下眼睛,从盛南平的柔情攻势里挣脱出来,她忘了还有正事要跟盛南平谈的!

    她很是郑重的对盛南平说:“未婚的身份对艺人发展有帮助,我不想对外公布我有孩子的事情,我们两人从前的关系更是不能对任何说,我想我还是从这里搬出......”

    盛南平微微一皱眉,立即打断周沫的话,“我和孩子都会做个隐形人,绝对不会影响你发展,更不会有人把我们的关系说出去,你应该知道,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也有这个隐藏事情的能力。”

    周沫就坐在盛南平的对面,不小心对上盛南平黑曜石一样清亮的眸子,心跳没出息的又快了,脑子一热,竟然神使鬼差的对着盛南平一点头,“好吧。”

    盛南平满意的一笑,他觉得这个时候的周沫真乖,所有的固执、尖刻、冷漠,以及刻意的抵抗和挑衅都不翼而飞了,只剩下可爱,乖巧,清新。

    看着周沫水嫩嫩的小脸,一点点浅红色的嘴唇,像樱花一样的娇嫩,他真的很想亲一下,又怕吓到周沫。

    盛南平只能慢慢倾身,试着靠近小丫头,“周沫,我会在外面和你保持距离,装作陌生人,但在家里,我希望我们可以像一家人,这样对孩子有好处,两个孩子还小,正是需要家庭温暖的时候!”

    他的话非常有蛊惑力,他的气息呵到周沫的脸颊处,有点痒,周沫的心脏剧烈跳动,有如擂鼓,她又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好......”

    盛南平悄悄的伸出手,就要把周沫抱进怀里,他裤袋里面的手机响了,周沫骤然一惊,好像如梦初醒一般,稍稍往后躲了躲。

    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啊,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盛南平微微皱了下眉头,拿出手机,周沫借着所处位置往盛南平的手机上瞟了一眼,看见了“费丽莎”三个字。

    “我去接个电话。”盛南平对着周沫一点头,起身走到一旁去接听电话了。

    周沫刚刚升起的柔情顷刻间化为乌有,眼睛里渐渐涌起了各种情绪,自嘲,气恼,嫉妒,痛心......

    盛南平很快就接听完了电话,走过来略带歉意的对周沫说:“我本想在家里陪你一天的,但公司那边有急事需要我过去一下。”

    是费丽莎那边需要你过去吧,还在这里说谎,刚刚还跟这柔情蜜意的,真够不要脸的!

    周沫脑子里涌起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弯腰,脱下鞋子,用鞋底子狠狠扇盛南平的脸!

    “我不用你陪的。”周沫没敢脱鞋扇盛南平,只是语气迅速变淡,“盛总,我住在这里是因为两个孩子,但我们还是陌生人,不易过多接触,明天我正式复出后,我们更要保持距离。”

    周沫看见盛南平的黑眸在慢慢收紧,好像在竭力压制情绪,但总有些寒意从漆黑的眼眸里透出来,周沫只觉得后背一凉,连忙转身往雪儿所在的游戏室走,留下盛南平一个人面色阴沉的站在客厅里。

    嫉妒!!!愤懑!!!

    看着盛南平的车子离开,周沫抓狂的想要杀人。

    盛东跃一定去见费丽莎,一定是!!!

    她不在的两年里,一直是费丽莎陪在盛南平的身边,雪儿都开始叫丽莎妈妈了,足见他们有多亲近......

    还有外面那些传闻,还有胡菱儿的狐假虎威......

    周沫不断臆想着盛南平和费丽莎在一起的情形,如同要疯了一样,无法控制。

    她发现了,她又无可救药的爱上了盛南平――那个曾经视她如草芥的盛南平,随随便便就要狙杀他的盛南平!这个对她若即若离的盛南平,同其他女人暧昧不轻的盛南平!!!

    周沫只觉得遍体生寒,她惶恐,不安,焦躁......

    有了上次的经验,周沫非常清楚,爱情里谁先动心,谁就输了,就会被对方掌握主控权,他要你生,你就生,他要你死,你就死!

    周沫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前路,又会像上一次那样被盛南平伤的彻头彻尾,恐怕又要丢了性命.....

    就在这时,周沫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一看,是段鸿飞打给她的。

    周沫忽然想起一句话,想要忘记一个人,最好是开始下一段恋情,她虽然不能同段鸿飞谈恋爱,但同段鸿飞聊聊天,也会减少些她对盛南平的关注。

    她稳定了一下心神,慢悠悠地接起电话,很公式化的打着招呼:“你好!”

    “我好个屁啊,有你存在我就好不了!”段鸿飞的恶声恶语立即传了过来,“你得了老年痴呆了,连我的电话号码都忘记了!还你好!!!”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是谁啊?”周沫很是莫名其妙的样子。

    “周沫沫,你要再敢跟我装失忆,我马上杀到帝都掐死你!”段鸿飞在电话那边抓狂的大叫。

    “哦,我才听出来,你是段公子吧!”周沫憋着笑,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段鸿飞气的在电话那边磨牙,瓮声瓮气地说:“我还以为你变成了智障白痴,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那怎么会呢,段先生长的那么帅,简直是风华绝代,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周沫笑嘻嘻的说着。

    段鸿飞听了这话,立即顺毛了不少,语气中显露了几分得意,“那是当然!小爷我可是帅出天际的,不过,还是有些睁眼瞎,放着我这么好的男人不要,跑去受别的男人虐......”

    尼玛的,你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了,还是这么小气,毒舌,爱记仇!

    睁眼瞎周沫在电话这边撇嘴,翻白眼,假装没有听懂段鸿飞的冷嘲热讽,阴阳怪气。

    但段鸿飞是典型无风还起三尺浪,得理更是不饶人的主,抓住这个话题没完没了的说:“......你说说,这个女人是不是脑袋有坑啊,还是走路被驴踢了,竟然放着我这么好的男人不要,跟着腹黑阴险,老谋深算的男人跑了,你说这女人是不是个缺心眼的玩意,蠢得惊天动地......”

    你妹的,你才蠢得惊天动地呢!

    周沫这个气啊,我不就是没有爱上你吗,至于你嘴这么损吗!我刨你家祖坟了,你这么骂我!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