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日之烽火连天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挖

第四百七十五章 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为什么要炸路?

    何金海是在焦急中梳理出了思路,对于日军的二批援军,他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存在和配置,往前走,相当于迎着日军过来,过去了本质上并没有任何作用。书书网 更新最快

    放任不管,撤退了更没有用,工兵排前出侦察的目的,就是要提前预警侦察,给二线阵地的守军在未来的战斗中减少损失,可无论是前出还是后撤,都无法根本性的起到什么作用。

    杀伤,阻滞日军,前出和后撤都不可能。

    如果贸然在公路上开火袭击日军,这一个工兵排对日军二批援军的大队人马来说,几十条枪,近战火力是挺猛,可对上二批日军援军的步兵和火炮连挠痒痒都不算啊。

    仅有的办法,能够迟滞日军大队人马的有效手段,最后被何金海发放在了爆破筒跟炸药身上。

    日军的二批援军人数众多,有汽车,火炮骡马这些重装备,公路是卡车唯一的机动方式,路两旁的野地骡马可以走,步兵可以走,马拉的辎重车走的也会很费力。

    卡车想都不要想,骡马拖拽的战防炮,火炮也得靠人推马拉才能过野地。

    何金海打算对公路下手,把路炸掉,用这种方法来迟滞日军二批援军的行军,反正日军二批援军行军越慢,对二线阵地的守军就越是好事。

    何金海这纯属是被逼的没办法,最后回到了工兵的老本行身上想办法,这才弄出了炸路的点子出来。

    将炸路的想法一传达,工兵排的班长和排附们到都是一致出奇的同意。

    比起前进和后退,就地炸路这个点子看起来比较中庸,但安全性和实际作用反倒比前进和撤退都好。

    无论是秉持着保守态度主张撤退的排附,还是冲劲十足,希望前进的班长们,都一致同意了何金海的这个想法。

    何金海,这是被紧急情况硬是被逼出来了个兼顾不同想法的办法出来。

    说干就干,炸路命令下达,整个工兵排立刻着手炸路准备工作,工兵科毕业的何金海终于有了发挥所学的机会,工兵排的士兵们在公路底下开始卸掉装备,准备开工。

    “各班的爆破筒,还有炸药卸掉后统一集中在一起!”

    排附代何金海传达命令,下到各个班收拢爆破筒和炸药,背着爆破筒和炸药一路的工兵排士兵们,有了卸掉负重的机会,哪能不快,纷纷脱下了背具,把爆破筒和炸药集中到了一起,各班班长和何金海集中点验炸药数目。

    “快点,快点!”

    催促声中,工兵排们的士兵把长短两款爆破筒分开,整齐码放在地面上,还有炸药也是一样,统一清点。

    “报告排长,数量出来了,一共八十八具爆破筒,长的爆破筒有六十具,短爆破筒有二十八具,炸药有五箱子!”

    排附报告道。

    教导大队自己制造的长爆破筒,装药三公斤,短的两公斤,一箱子炸药大概有二十多斤,统一换算成斤的话,工兵排手里的爆破物一共有将近六百斤的炸药。

    也多亏了工兵排的兵体格好能扛,才把这八十八局爆破筒和五箱炸药搬到了这里。

    何金海再想起出发前,自己带爆破器材的决定,简直是庆幸无比,要是啥也没带,工兵排除了撤回去外,可真就没什么办法了。

    “好,把爆破筒和炸药都打开,准备爆破!”

    何金海叫排附带人继续处理爆破器材,他自己则上了公路,计划着如何爆破。

    工兵的爆破是个学问,涉及到爆破的土方量计算,还有设置爆破位置,测量等等,南宾公路的爆破其实不算太难,这路面的主体是夯实的土石,刚才工兵排隐蔽的公路底也是以土石为主,表面是夯实的土。

    路面上虽说被来往的车辆压的很平整,但是依然能看到许多裂缝,结构不是特别坚固,真要碰上了真材实料,那种正儿八经的公路,何金海这个小小的工兵排连想都不要想,就算是一个营的工兵也很费事。

    而且,相对来说,教导大队的战斗工兵排,在工兵本职上并没有“十分专业。”

    何金海所辖的教导大队工兵排,与其说是工兵排,不如说是掌握了一定工兵技能的精锐战斗步兵,张炜搞这个排的初衷,也是拿他们当步兵使唤的。

    搞一个精锐的战斗工兵排做为突击尖刀力量,这是当时张炜的想法,在实际的战斗训练中,工兵排也是以步兵战斗训练为主,辅助以工兵作业训练。

    而所谓的工兵作业训练,就是土木工事的基本构筑,堡垒的简单构筑,加上炸药的运用,炸药的运用又和步兵的战斗训练有许多交集。

    人事情况看,何金海这个工兵排长,在军校学的是工兵知识,专业是没的问题,手底下的兵,工兵出身的不多,平时训练也是步兵战斗练习多,不算专业。

    教导大队战斗工兵排,战斗工兵排这五个字,在实际的训练和运用中,战斗的色彩,超过了工兵二字的色彩。

    叫一个打冲锋打惯了的兵去做专业的爆破,效率必然不高啊,何金海现在也没有功夫去事事亲力亲为。

    没那么多时间指挥,什么选位置,测量,他统统不管了,一句话,立马他娘的开干!

    “上公路,就在这里给我挖,顺着有缝的地方挖,把公路先挖开,再用炸药!”

    何金海踩着公路喊道。

    公路的路面,不是极其坚固,拿工兵铲和镐头,总能刨开一些,利用这些刨开的路面实施爆破,总能把路炸开,一个人,拿着十字镐,连石头和洞库都能砸开,何况是一个不坚硬的公路。

    何金海自己拿了个镐头过来,首先对着公路砸上去了。

    “上!”

    看到排长亲自上手,工兵排的士兵们放下轻机枪和多余的家伙事儿,拎着工兵铲和镐头,冲上了公路,砸了下去。

    所有人手上动作的频率都比平时快了许多,这是在抢时间,和看不见的日军二批援军抢时间。

    公路上,教导大队的工兵排死命的对付着公路的路面,一个排,除了三个放远了的警戒哨兵,其余的人,全部在做工。

    这既是做工效率和日军援军的较量,也是炸药,人力,和车轮子以及重装备的较量。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