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日之烽火连天 > 第二十九章最漫长的一天5

第二十九章最漫长的一天5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937年12月12日正午紫金山教导总队步兵第二旅阵地

    主阵地已经陷入了胶着,张炜朝山下看去,第一壕已经被突破了,隔着大老远都能听见饶国文喊杀的声音。

    自己这块也好不了多少,日本人疯狂的冲击着西高地,调来了81毫米迫击炮,张炜他们打掉一门,日本人就换人继续打,打掉,继续,反复循环的进行着。

    董二力打出了一发掷榴弹,落在了日军的队伍中。

    “干得漂亮,”董二力自言自语道,身后的副射手立刻准备好了第二发榴弹。董二力带着他换了个地方,看了眼山下,一挺九二式靠着一座小山坡,向西高地不断射击,许多弟兄被打死。

    “娘的,狗日的真会选地方”董二力骂了一句,这挺重机枪靠着一座小山坡的余脉,借着小山包掩护自己,在余脉处架起了枪,保弹板塞进了拱弹孔,重机枪发出了咯咯咯的响声,压制着西高地上的官兵们,张炜他们用枪打了好多次,还是没打掉,现在就要交给董二力了。

    张炜看着董二力点了点头,命令身边的士兵组织起火力打那挺九二式,捷克式和中正枪射出的弹雨打在了九二式作为掩护的山坡上,一堆堆浮土被掀起,机枪的火力瞬时停止。

    董二力趁机调好了射击诸元,拉下了机柄,一颗掷榴弹径直飞出,董二力射出第一发掷榴弹之后,连忙在副射手的配合下装进了第二发。第一发还没着地,第二发跟着打了出去,两发掷榴弹先后在九二式附近爆炸,机枪手被弹片削掉了手指,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打滚,西高地的士兵抓住机会,对着九二式附近的日军搂火,另一组掷弹兵也朝着这个方向打了一发,爆炸过后,机枪火力彻底的停止了。

    只有几具尸体和炸坏了脚架的九二重机枪。山上的守军一阵欢呼,手里的家伙招呼的也更快。日本人打了小半天,现在还在西高地前第一道壕磨蹭。

    阵地前留下了三四十具尸体,而张炜的加强连阵亡了有二十多人,小胜一场。山下主阵地则情况不妙,没有地利,主阵地承受着猛烈的火炮压制。第一壕再次变得岌岌可危,一道突破口已经被打开,突破口周围的守军试图把它堵住,始终没有成功。

    饶国文带着一个班冲到了第一壕加入反击,一支中正步枪左刺右捅,和第一壕的弟兄一道和日本人绞在了一起。一个右侧的日本兵刺倒了一个中国士兵,拔出刺刀就冲向了饶国文。

    狗日的,来吧。饶国文端起刺刀迎战,横了枪做了个格挡,直刺过来的三八枪被横着顶下来的中正枪挡住,日本士兵的第一次突刺失去了力道。

    饶国文把枪下压,握住枪托的手向前挪动,扣住了三八枪,两支枪在饶国文的手上紧紧的扣在了一起,日本兵狂吼,试图拔出枪来,可饶国文先快一步,全身顶了过去,两支枪以垂直于地面的角度卡在了地上,饶国文压身向日军,承受不住重量的小矮个很快倒在了地上。

    饶国文骑在了他身上,两只大手抓紧了身下小鬼子的脖子,狠狠地捏住。有日本兵见饶国文如此,想冲上去偷袭,全都被饶国文的手下拼死挡住。饶国文身下的日军脸色铁青,嘴角渗出了鲜血,饶国文恶狠狠的盯着他。“狗日的,死去吧”饶国文吼道,重新站了起来,不屑的看了眼尸体,到别处继续厮杀。

    突入第一壕的日本兵大概有三十多人,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长中。第一道防线的五十多名官兵,和不断冲入的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有的滚在一起,有的甚至用嘴去撕扯,饶国文又捅死了一个日本兵,看着有增无减的日本兵和渐渐减少的守军,心里一阵愤懑。

    他娘的,跟他们拼了,饶国文开枪打死两个日本兵,看向了身后跟着自己的一个班,已经所剩无几。班长满脸是血的跑了过来:长官,快撤吧,这会子已经守不住了,日本人太他妈多了。

    饶国文抓住了他的手臂说道:“别跟老子说撤退,现在跑能跑到哪里?”说完抓起枪继续搏斗,班长见劝不住,也只能叹了口气,跟在饶国文身旁拼杀。

    张炜看着山下胶着的第一道壕,心中一阵焦急,西高地是守得不错,可守西高地不还是为了主阵地吗,他叫来了董二力,对着董二力说道:“你把三具掷弹筒给我调到那个傍山的地方,打主阵地的小鬼子。”董二力得到命令,立刻带着三个掷弹组冲了过去。

    张炜能做的,也只有这点火力支援了。

    西高地上的守军基本控制着阵地,邱伟郝忠等几个排长各自负责几个区域,借着地势用手榴弹把攻上的日军反复打垮,轻机枪则在几个要点反复机动,用短点射和长点射杀伤日军,日军本来就是仰攻,而且西高地地势复杂,傍山多破,进攻组织的十分困难,远距离的步兵炮根本不敢像对付西高地那样放开手脚。只能组织步兵分队和迫击炮一点点的往上冲。

    几枚掷榴弹在山下主阵地前爆炸,冲击的日军倒下一片,飞散的弹片也差点杀伤到肉搏的国军士兵。

    “张炜这个疯子。”饶国文笑着骂了张炜一句,身旁的士兵已经所剩无几,刚才劝他撤退的班长已经阵亡了。

    饶国文看了眼突破口和自己的士兵,不断冲进来的日军根本挡不住,再拼下去只能是全军覆没。

    “唉,全都撤了,能走一个是一个”饶国文喊道,说完,用步枪打死了一个正在和国军肉搏的日军士兵,其他已经脱离出来的国军士兵也照做,尽量救出自己的弟兄。

    哒哒哒,三营长卢禹鼎端着捷克式前来接应。身后带来的士兵都拿着二十响,对着日军队伍开火,七八个日军被飕飕飞过的子弹打死。

    饶国文等人趁机带着残余人马向外突围,卢禹鼎和饶国文里应外合,董二力在西高地上也发射掷榴弹尽力支援。

    相互配合,终于将和日军绞和在一起的二十几人救了出来,第一道壕的守军,原本是六十多人,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第一道壕也彻底的失守了。

    卢禹鼎将残余的兵力全都集中到最后一道防线,准备着最后的抵抗。

    张炜在西高地上看着这一切。

    该来的,迟早都要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