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日之烽火连天 > 第二十八章 最漫长的一天4

第二十八章 最漫长的一天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937年12月12日,雨花台, 88师阵地。

    郑文蹲在水泥碉堡里。脚下是乌黑的血水和堆积如山的弹壳,他们的部队已经顶不住了,正面进攻的日军使用了150毫米加农炮和240毫米的榴弹炮,本来就不坚固的工事被炸的七零八落,水泥碉堡也失去了防御作用,胆大的在里边射击,胆小的早就跑了出去,然后被身后的督战队了结。

    郑文刚刚毕业,中央军校第11期,没想到刚下部队就赶上了这种仗,见习排长也不是好当的,部队在上海损失严重,自己的正排长就是原来88师的一个普通士兵,郑文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帮助他,所幸补充的士兵多是江苏保安团的团丁,军事技术有基础,训练上还算省心。

    猫在碉堡里,透过射击孔,郑文看到日军又冲锋了,这道防线是雨花台阵地最坚固的防线,也是最后的防线。

    在身旁的士兵协助下,捷克式轻机枪被摆在了射孔后的木箱子上,枪口与碉堡的射孔齐平,拉开了拉机柄,身旁的士兵很有眼力见的装进了一个弹匣,枪托抵肩,瞄着外面的日军队伍。

    “副排长,排长说等近了再打,听连里的枪声。”一个传令兵打开了碉堡门,冲进来说道。

    郑文握紧了枪,身旁的士兵也在准备着备用弹夹。眼瞅着离着越来越近的日本兵,郑文也紧张的满头大汗,排里机枪使得好的兵全死了,排长就让他过来打,真不知道能不能打好,平复了心情,郑文按照学校里教的标准流程,外漏准星对准敌群,随着日军的队伍越来越近,郑文甚至看见了日军士兵的表情,前锋队伍冲到了一百多米的距离,外边响起了零星的枪声,但郑文知道,那不是信号,是新兵在乱放枪。

    日军在阵地前不断前进,战前留下的标志物告示着他们的距离,郑文握紧了手中的机枪。

    哒-一声破空的声音传来,接着是二四式重机枪的咆哮。

    时候到了,郑文扣下了扳机,一串子弹射了出去,飞散的弹壳砸在身旁的弹药箱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两轮射击。二十发的弹匣很快用光,郑文飞快的卸下旧弹匣,装上了新弹匣。

    第一轮射击至少打掉了四个,郑文内心对于日军的恐惧也逐渐消除,亲自操枪杀人也不过如此,他的内心想到。

    原本有些颤抖的枪身开始变得稳重,不断的变换着射击方向,支援着其他弟兄们。

    “打得漂亮”郑文听见了排长的哈哈大笑,心里一阵兴奋,被人认可总是好的。

    四五个日军匍匐在地上,向着郑文的碉堡爬来,想通过匍匐来避弹,郑文的机枪弹打过去直接打在了图例,根本伤不到他们。身旁的副射手见状喊开了郑文,让郑文在射口处让出一片空间。两发子弹的打出去,虽然一个人没打死。

    斜着打在地上的枪弹让几个鬼子慌了神,连忙起身,有一人还想投掷手榴弹。郑文见状赶忙扣动了扳机,占着小半个射口的副射手也连开三枪。四名日军全部倒地,那颗九一手榴弹也飞到了碉堡旁边,可爆炸的冲击波仅是让碉堡掉了层浮土。

    郑文和副射手的巧妙配合,让啊他觉得很开心,军队的魅力就在这吧,郑文心中想到。

    战斗还在继续,日军不只是进攻第一线的碉堡,也对碉堡两翼的步兵阵地开始了猛攻,有些死角是碉堡根本打不到的。阵地上的士兵顶着迫击炮和掷弹筒的火力,还击冲锋的日本步兵,重机枪的子弹打在前方的草地上,卷起了一阵浮土。

    日军士兵赶忙猫着腰,掷弹筒开始寻找着机枪火力,一颗颗掷榴弹飞了出去,在战壕里和阵地上爆炸。一声巨响,89式掷榴弹打到了一挺重机枪,炸死了半个机枪组,也炸开了沸腾的机枪冷却水,沸水泼洒在阵地上,引来了守军的惨叫和怒骂。机枪开了锅是能烫死人的。郑文的排长心急如焚,排里加强的重机枪没了,连里的动静和排里的人越来越少,日本步兵从左右两翼包了过来,正中间的碉堡只能打正面攻击之敌。

    他娘的,他管不了那么多了,排长抄起二十响开了一枪。

    “给老子打,那个不敢打老子就把谁先崩了。”手下的士兵加紧忙活,攻山的日军也开始伤亡陡增,两个步枪组证正交替掩护突击,山上的守军突然扔下来一大排手榴弹,借着地势滚了下来,弹片把前两个人打倒在地。

    接着是一阵排枪,又有一人被打爆了脑袋。剩下的四个人趴在地上,引导着后面的日本兵匍匐前进,四人在地上即使看不清目标,同样拿着三八步枪对山上阵地盲射,后面的掷弹筒组做好了准备,开始发射榴弹,三个组的日本兵,吸引了山上近乎一个排守军的注意力。

    此时,郑文还在对着正面的敌军射击,宽大的正面也只有十几个日本兵,一轮点射下来,两三个被打倒在地,郑文一度以为自己的机枪是不是把日本人吓坏了,正面攻击碉堡的就这么几个人,打排长他们的日本兵倒是多,可惜那是个死角,他够不着。

    就在正面的十几个日本兵和左侧翼的三个小组用命在吸引守军时,一个小队的日军沿着被肃清的右翼阵地和后山坡悄悄的摸了上来,郑文和他的排长还浑然不知。

    日军士兵掏出了手榴弹,二十几颗手榴弹投掷到了守军的战壕里,另有七八颗砸在了碉堡的后门上。

    弹雨与血肉横飞,阵地里的近一个排的守军被炸的血肉横飞,只有两个人还在反抗,当他们转过身时,冲进战壕的日军已经把刺刀扎在了他们的胸前,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刺死。

    肃清了阵地守军,所有的日军都冲向了中间那个碉堡。

    郑文和副射手发现了不对劲,外面剧烈的爆炸声提醒了他们,副射手拿着步枪打开了碉堡大门,眼看着十几个日军顺着战壕往碉堡这边摸,没瞄准就对着门外开枪,郑文搬来了轻机枪架在门上对外一阵扫射。前头的几个日本兵倒了下去,后面的不再冒进,进而投出了手榴弹,在这种地方的战斗,手榴弹绝对是进攻方耗费最多却最好用的武器。

    炸开的手榴弹把碉堡的大门炸的左摇右晃,日军紧接着冲了上来,顺着敞开的大门再次扔进了一堆手榴弹。

    轰-伴随着爆炸声,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包括副射手、郑文,88师守军以及雨花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