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日之烽火连天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混乱的原因

第二百七十一章 混乱的原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究竟是什么情况?怎么堵得这么死?”张炜问道。

    打头搜索的士兵被挤得满头大汗,喝了口水才答道:“长官,前面的路被堵死了,大路上全是车,好像是有车坏了,有的老百姓他不管这个啊,见缝插针,结果越来越挤,车走不了,人也往上堵着走。”

    “行了,辛苦。”张炜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邱伟走了过来:“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走吧,带一个班走。”

    张炜整了整军装,与邱伟一同上前,带着一个步兵班和自己的三名传令兵,走入了拥挤的人车群中,走过去,张炜根本无法直接进去,只能侧着身子一点点往里蹭,邱伟和士兵们也是如此,开始的时候很是费事,走了不远,身上的军装却起了作用,周围的老百姓见拿着枪的当兵的,纷纷向两边挤过去,硬是给张炜他们让出了一条通路,这些老百姓对当兵的有一种天生的恐惧,只要拿枪的,还是躲远点为好。

    连年战乱,这些老百姓对于扛枪的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印象,就算是现在和日本人打仗了也是如此,总之,在他们看来,离当兵的原点是没错的。

    这倒是给张炜他们让出了一条通路,一行人沿着空隙不断往前走,前面的热看见后边有人拿枪过来,全都赶紧避退,张炜向前走去,映入眼帘的是大量的民众,难民和汽车,前方是嘈杂的争吵声,也是整个队伍堵塞的重点。

    刚才被张炜问话的一连士兵急了过来,指着那台汽车说道:“营长,就是那台车,横在路上把整个大道都给堵了。”

    只见那汽车斜横着停在路上,毫无声息,数名身穿工装的人围着车子绕来绕去,老百姓只能从汽车两边尽量挤过去,坏车前面的车队和人流尚能正常行驶,后面的汽车则由于这台坏车,全部被堵死在路上,只要这台车横在路上,后续的车辆就不可能过去。

    “走,过去看看。”张炜带人,走到了坏车边。

    几个身穿工装的人,围在汽车的周围,手中拿着工具反复检修,脸上满是油污,一个身穿长袍的人在指来指去,像是在指挥修理,嘴里的语气非常的不善,汽车很不错,是美国制造的货车,车厢大,车厢上装满了成箱的货。

    “一群废物,快点修,误了时辰,到时候饶不了你们!”

    “快点!”

    长袍男一边喷吐着吐沫星子,一边催促着手下的工人修理,一台车横在路上,有百姓在车后催促长袍男别挡道,无一例外的遭到了他的唾骂,许多人只能绕道路两边的野地的向前走。

    坏车前的队伍行进速度还是很快的,前面的车队没有出故障,开的越来越远,坏车后边的队伍却因为这台车而停滞了下来,一时间出现了队伍断节。

    张炜,邱伟一群人从百姓中赶出来,来到了坏车前。

    “嘿,老哥,你这车怎么回事,耽误走路了啊。”张炜客气的说道,凡事好商量,既然有求于人,态度也应该好点的。

    “军爷,这车坏了,上面还有货,得修一修。”长袍男前一秒还在对修车的人颐指气使,听见有人找他,把头一回,见是一群拿着枪的当兵的,这脸色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如果不是张炜看见他刚才的样子,还真以为面前的是个老好人呢。

    “我说老哥,你可得快点,这后面不仅有百姓,还有部队要过呢。”邱伟说道。

    “快着呢,快着呢。”长袍男谄媚的说道。

    “你们这群吃干饭的,快点啊!”又对几个趴在汽车下修车的司机和工人吼道。

    一群人就这么等着,张炜站了十分钟,也没见汽车修好。

    “快点吧,一家老小还等着逃命呢!”

    “别挡着道啊!”

    不耐烦的百姓们开始不断抱怨,一台车挡住了这么多人的去路,着实是惹起了民愤。

    “滚滚滚,你们这群泥腿子懂个什么。这上面的货和车有多值钱你们知道吗?你们卖了一家老小都值不上!”长袍男又变了脸,这次是冲着老百姓大骂,老百姓只能干受着,除了抱怨几句,也做不了其他的了。

    长袍男的举动让张炜心生不满,明明是你的车坏了,耽误了大家走路,回过头来还骂百姓,这不是活脱脱的一个泼皮无赖吗,张炜心下对他也十分厌恶,时间已经过了十多分钟,张炜等的也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回事,能修好吗?”张炜上前一步问道。

    “就快,就快!”

    长袍男又踹了一脚修车人。

    “快点啊,别让军爷等急了。”

    修车人从车底出来,抬起头来,满头大汗的说道:“掌柜的,实在是不行,这车的大轴坏了,发动机也老,现在是在是没法子修啊!”

    “没法子修,那咋办,把这车货丢了,你知道这车货值多少吗?主家知道了,你个下贱痞子去顶罪啊!”

    张炜看不下去了,这长袍男实在是膈应人的很,自己没什么本事,就会不明事理的使唤别人,见着比他强的人,见到当兵的就跟三孙子一样,和穷苦老百姓和工人司机打交道却像个人上人一般,再结合他那不得体的长袍和四处喷粪的嘴,张炜对此人是充满了恶感。

    “这车倒地能不能修好了,修不好别耽误后面的人走路!”张炜面色不善的说道,对付这种人,绝对不能给他好脸色。

    瞧见张炜这突变的脸色和语气,长袍男一脸无辜的样子:“哎呀,军爷,流年不利,做点生意不容易,您就通融通融怎么样?”

    说完把张炜拉了过来,让张炜附耳过来。

    “军爷,不瞒您说,这些东西是小人的私货,没跟主家说,您就通融通融吧,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这车队是长袍男的主家老板的,名义上拉得也是主家的货。

    不过做生意嘛,这长袍男每次都能给自己捞到点东西,怎么捞?自然是借着主家运货的时候借着主家的汽车车队搞点自己的私货,免了运输费,还能赚钱,岂不美哉,这算盘打的可好着呢。

    张炜听完这话,面前这个长袍男给自己开出了口头支票,就为了面前的这车货,看来不仅是个势利小人,更是个视财如命的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