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日之烽火连天 > 第二十五章 最漫长的一天1

第二十五章 最漫长的一天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937年12月12日拂晓,紫金山主峰侧,教导总队步兵第二旅三团阵地。

    炮击过后,山下主阵地的工事还未抢修完,日军的步兵就出现在张炜的望远镜里,联队炮、步兵炮、速射炮开始疯狂的轰击,不计损耗,不管误击。

    张炜下令,所有老兵照顾好新补入的输送兵,不要出现慌乱。日军现在冲锋到了八百米的距离,远不是开火距离。山下主阵地偶尔有几声枪响,想必是新补的士兵在开枪壮胆。

    张炜擦了把汗,紧握着陪伴他两天的中正步枪,嘴里说道:“不要乱,不要慌,听命令再开枪。”他自己的手也在抖。太多了,这是开战以来最疯狂的攻击,看着日军一排排的散兵线,光直接进攻的部队就不少于一个步兵联队,加上后续兵力的话。疯了,全都疯了。

    张炜走到了董二力身边,董二力正亲自操作着一门掷弹筒,紧张的调试着掷弹筒的滑钮,紧跟着日军的冲锋距离。

    “二力,怎么样,装好弹等会儿听我命令开火。”董二力点了点头,身旁的副射手把一枚八九式专用掷榴弹装进了筒里。董二力开始根据经验估测距离,控制着泄气孔的大小。

    张炜让通信班的士兵叫来了郝忠邱伟等四个排长,告知他们以掷弹筒开火的信号为准,所有人一起开火。日本人的炮击没断,要通知到每一个步兵班。

    四人得到命令后,立刻下去行动。炮弹还在不断的炸来,这些联队属大队属的小炮威力不大,角度却打得十分刁钻,一线的观察兵看到中国军队的阵地情况,报告后他们就立刻发射,实在是小鬼难缠。

    日军步兵的前锋冲到了六百米的距离,董二力不断地调整着距离,这是掷弹筒的最大射程。哒哒哒,一排子弹打在了张炜面前的沙袋里,漏出了里面的泥土和碎屑。九二重机枪的7点7毫米子弹差点要了他的命。

    “娘的,这狗日的离这么远就敢开枪,子弹不要钱啊”惊魂未定的张炜自言自语道。

    “连长,打吗。”董二力看着冲到三百米距离内的日军步兵问道。不打,再等等,下面的还没开火,咱们急什么。张炜说道。两句话的功夫,日军就冲到了二百多米,张炜已经清楚的看见了拿着指挥刀的日军军官和下士官,重机枪组的士兵正端着柄杆跃进。

    再等等,再等等,哒哒哒,山下的阵地发出了爆豆子一样的密集枪声,他们开火了,正面的十几个日军被打倒在地,其他的继续冲锋。重机枪组开始占领阵地,向着主阵地射击掩护。

    掷弹筒和轻机枪还要靠地更近,只看到攻击西高地的队伍从人流中分了出来,几个人扛着迫击炮的零件和底板、炮管。

    鬼子的迫击炮,要打我西高地啊,不到二百米了,再等十几米,等等、等等、打!董二力松开柄杆,掷榴弹径直飞出,落在了冲锋的日军中爆炸。四五个日军士兵当场倒地,旁边的人也卧倒避弹。掷榴弹的爆炸声就是全连开火的信号,早已憋不住了的士兵们纷纷开火射击,特别是那些新补充的输送兵,过度的恐惧让他们憋得压抑。疯狂的对准日军开枪,布置在两处的掷弹筒组也开火射击,两组是支援主阵地的,躲在西高地右翼山石下,也就是原来打坦克的战防炮的布置处,不断开火,增援着主阵地的防御。

    日军也有些好奇,打着打着,中国军队的支援火炮还上来了。

    手榴弹,步枪弹不要命的射击,日军今天的队形陡然增加了他们的伤亡,手榴弹的弹片和步枪弹不断地打倒他们。

    噗通-一发迫击炮弹落在了战壕里,哪里没有人,这也是发试射弹,九七式81毫米迫击炮的炮弹开始对西高地实施射击,对付这种坡顶的高地十分管用,三发急速射后,加强连开始出现了伤亡,一个轻机枪组被炸到了,飞散的弹片让旁边的步枪组士兵也遭了秧,这名士兵倒在血泊里不断地抽搐,直到生命耗尽。

    董二力,打迫击炮,压住他狗日的。

    好,董二力在副射手的配合下再次填弹射击,掷榴弹向着山下的迫击炮组转移火力。日军也发现了,中国军队的“小炮”火力,来自西边的高地,机枪和掷弹筒逐渐加强了对西高地的反制和压制。密集的机枪弹一度让张炜抬不起头,推开了身边的一具尸体,张炜凑到了董二力身边。“二力啊,咱打几发就换个地方啊。”说完,董二力就猫着腰向右壕爬去,身后的副射手和观察紧随其后。

    横飞的弹雨,激烈的交火,此前没受大损失的加强连在西高地上付出了相当的代价,近十人当场死亡。

    张炜扔出了一颗手榴弹,趁着炸起的烟雾,端起中正步枪盲打了一发。

    退弹壳,再次上弹,这回瞄准的是一个机枪手,歪把子的子弹刚刚打死了一个第一道壕的士兵,副射手在准备着五发一夹的65子弹桥夹,等待上弹。

    这鬼子鬼的很,打掉了十发就换地方。张炜屏住呼吸,反缠背带,平稳呼吸,三点一线的瞄准了鬼子的头部。啪,子弹打偏了,机枪手在张炜开枪的前几秒转移了阵地,子弹打穿了副射手的弹药箱,擦伤了副射手的后背。

    “妈的”,张炜调整好状态,重新瞄准,开枪!七九子弹从正前方打中了机枪手的脖子,鲜血四处喷溅,副射手手忙脚乱的堵着机枪手的脖子,似乎觉得堵住了流出的鲜血就能救他的命。却不知道张炜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他,静态目标好打多了,张炜退出弹壳,副射手的尸身直勾勾的栽倒在机枪手身上,两人的鲜血混在一起,真正的做到了“生死相依。”

    张炜干掉了一个机枪组,可日军压制的火力并没有减少,冲击山坡的部队被西高地的火力打下去,再冲,再打,再冲,再打。日军的压制火力和火炮攻击着西高地上的火力点和一切的有生力量,在对耗中,伤亡不断增大。邱伟排被打掉了一个班的轻机枪,几个步枪手试图捡回被炸到壕外的机枪,在拿枪的行动中又被步枪打死。

    “别去了,枪重要还是命重要啊”邱伟红着眼睛喊道。

    也许,对于阵地上的士兵们来说,一挺轻机枪,真的比人命重要。

    噗通-换下了阵亡炮手的九七式迫击炮又开始了新一轮急速射。

    敌、我,全都不要命了,双方在这块面积狭小的缓坡和左翼的平地上血拼。

    激战,还在继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