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日之烽火连天 > 第二十一章援至

第二十一章援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爆炸声和钢铁的摩擦声交织在一起,笨重的89中战车失去了动力,火炮也因为炮塔被卡住而停止射击。三营的士兵们抓住了战友用生命换来的机会,向日军猛烈射击,一些勇敢的士兵跳出战壕,试图夺回丢失的第一道战壕。

    瘫痪的战车同样阻止了日军的前进,在三营的第二道防线前停滞了下来,三营最后的有生力量都集中在这第二道壕内,连营长和营部的文书附员都集中到此助战。

    卢禹鼎放下了手中的捷克式轻机枪,他看到日军试图以第一道壕为依托与第二道壕内的国军对射,可第一道壕已经被双方的尸首填满,找不到掩体的日军只得以战车为掩护,或者半蹲和卧倒在平地射击,有地利优势的三营官兵在第二道壕里利用最后的支援火力:两挺重机枪和仅剩的一门迫击炮,抵抗着日军。

    张炜看到了三营最后的八十多人,依托着核心阵地顽抗,心想到:要是这时候有援军就好了,还能打个反手拍。

    不过自己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日军突破三营主阵地第一壕后,开始增加了对西高地的攻击力度,后续的部分兵力开始向西高地转移,张炜带着加强连依托着地势抵抗,日军是佯攻,在加强连的火力下难以取得进展。

    其增加的火力让加强连很是难受,张炜刚开枪打死了一个想要投手榴弹的鬼子。一发步兵炮弹就砸了过来,身旁的两个士兵血肉模糊的被炸到了天上,张炜也被强大的爆炸气浪掀到在地。

    张炜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震出来了,什么也看不清。

    何坤赶忙跑过来扶住了张炜:“连长,连长,你没事吧?”

    张炜听不到,他只能模糊的看见有人在冲他说话,自己的第二世,竟然也这么短命,张炜内心苦笑道,他以为,自己要完了。

    张炜倒下了,大多数士兵们没注意到,在这个修罗场上到处死人,牺牲,死去,牺牲,死去,循环往复的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飞溅的泥土打醒了昏厥中的张炜,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张炜下意识的说道。

    何坤还在疯狂的晃动的张炜的身体,似乎他觉得光靠力气就能把张炜救过来。

    “别他妈晃了,老子没死”,张炜终于缓过神来。

    何坤看着“复活”的连长,忍住鼻子的酸痛,上去给了张炜一个大熊抱。

    娘的,这厮不会是兔爷吧,缓神后的张炜不得不在心中怀疑。

    离开了何坤的怀抱,张炜用望远镜汲取着战场信息,三营阵地的枪声激烈如故,看来他们还在坚守,可枪声却越来越弱,转移到西高地上的日军向张炜的加强连发起了数次攻击,实际上牵制的意味更大,只要拿下了主阵地,西高地唾手可得。

    现在开始倒计时了吗,张炜无奈的想到,拿起了步枪,或许,这是最后的抵抗,再过一会儿,自己就要和那两个士兵一样,永远的倒在这里。

    “打死一个算一个。”中正式步枪以810m的初速射出了一颗七九口径的弹头,打在一个正在攀爬高地的日军身上,打出了一朵绚丽的血花。

    “杀啊”,山下忽然传来一阵喊杀声,只见上百名士兵从后方冲了过来,主阵地的日军遭到冲击,一瞬间便被顶了回去。

    援兵来了,是黑脸上尉带着团特务连的一个排和输送连的全部士兵赶来增援。教导总队总队的所有士兵都要学会基本的武器操作,情急之下让辎重兵来作战也并无大碍。

    特务连的机枪哒哒的响,猝不及防的日军被打到一片,特务连打着头阵冲击,三营的残兵见状也拔出刺刀,跳到壕外向前反击。

    打头的是三营的残兵和特务连两个排的轻机枪,国军的特务连本质上就是警卫连,负责指挥机关的保护任务,团部医院和炮兵也需要警卫。李西开拿出一个排实属不易,也可见他已经被逼到什么地步了。

    轻机枪的扫射打死了七八个冲在前头,想要占领二道壕的日军士兵,接着后排的步枪手又投出了一排手榴弹,炸的烟雾四起。

    双方就在这烟雾中,绞杀在了一起。

    特务连身后,是一百多名输送连的士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新步枪冲了上去,双方的刺刀在浓烟和飞石中互相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黑脸上尉饶国文是特务连的连长,开战以来各建制部队都拼尽全力,伤亡惨重,而自己的特务连却毫发无损,除了在团部警戒和抢运伤员外,毫无建树。

    现在,各营的人伤亡的差不多了,该轮到特务连了,如果不是后方缺人,他真想把全连都拉上来。

    饶国文端着中正步枪,腰间揣着盒子炮。猛刺狠打,身旁的士兵也奋勇作战。

    张炜在西高地上看见了援兵,这是不可错过的时机,他一声令下,除了死亡较大的的三排和二排留守,剩下的人,全都冲下去,不仅要打垮攻击西高地的小部分日军,还要从侧面包抄和三营及特务连交战的日军,争取吃掉他一部分,至不济也要重创这些攻进来的日军。

    加强连的官兵们被压着打了半天,早就按耐不住了。六十多人喊杀着从山上挺着刺刀冲了下去。加强连有地理优势,攻击西高地的日军见敌军洪水般从山上冲了下来。心中一阵胆寒,高高的山岗更是助长了一排四排的气势。

    张炜直接借着重力连跳带跑,中正枪对准下面连开三枪,身后的士兵们也枪声大作,山坡上的几个日军当即被打死,余者溃退到后方的平地,向后方退却。

    主阵地上,双方正在第一壕内肉搏,日军在这些突然增援的生力军面前,颇为费力,在这些人不要命的肉搏和扫射中,不断有日军倒下,原本被日军彻底夺占的第一壕,现在已经成了战场,壕沟内堆积如山的尸体倒成了双方最好的垫脚石,刺杀,倒下,刺杀,倒下。

    饶国文用二十响打倒了一个日军士兵,单手拿着上了刺刀的中正步枪,向着周围横甩,如同长矛一般,周围的日军被砸的不敢近身。周围的国军士兵,死命的用刺刀和步枪将日军往外赶。

    第一壕上的战斗仍在进行,有些日军却感到情况不妙,西高地上的敌军冲下来了!

    张炜带着两个排冲下高地,照面就是正在与特务连和三营厮杀的日军,两个排的兵力如利刃一般硬生生的插入日军的侧翼,正侧两面受敌的日军突遭袭击,原本不断被压缩的队伍更加颓败。

    本着尽快解决的原则,张炜掏出二十响,对准日军的退路横扫,而后端起了中正枪,突入敌群,一排长郝忠紧跟其后,一把军铲不断磕开刺来的刺刀。

    一阵冲杀,攻进阵地的上百日军,除去溃退的,只剩下二十几个人在突破口附近勉力抵挡。

    “弟兄们,加把劲啊”说这话的是三营长卢禹鼎,不顾被刺伤的右臂,他抄着一挺捷克式砸在了三八枪的正中间,日军士兵险些被砸倒,卢禹鼎狠狠地向下压枪,日军士兵一时间动弹不得,横着步枪和卢禹鼎互顶。

    旁边的两名辎重兵见状冲了上来,哪里有这么好的白送餐。趁你病要你命,两把刺刀扎透了日军士兵的胸腹,踉踉跄跄的跪倒倒在卢禹鼎面前,卢禹鼎一脚踹开尸身,继续拼杀。

    哒哒哒,一些中国士兵开始开枪解决战斗,日军被彻底的赶出了一道壕外,向后狂奔溃退,中国士兵也开枪射击,辎重兵的枪法一般但毕竟人多,加上特务连一排和张炜的人,一顿追击射击过后,溃退路上又多了十几句尸体。

    阵地,失而复得。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