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抗日之烽火连天 > 一百三十五章 伙食与体力

一百三十五章 伙食与体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砰,砰砰,张炜扣动了德普机枪的扳机。

    “长官,打得快了点,打的时候缓点,慢慢来,多打几次就好了。”身边的军士说道。

    张炜降低了呼吸的频率,按照身边军士的教导,将枪托紧紧的顶在了肩膀上,同时将背带缠绕在手臂上。

    向下压了压枪,张炜再次扣动了扳机,得益于稳定的枪神和弹药。这一次的五发连射,有四法命中了靶子。

    “长官打得不错,老毛子教我们的时候,我们开始几乎没几发打中的,这枪和捷克式就是两个路子。”

    张炜笑了笑:“以后我可得多练练,不然到了战场上,可没人管我捷克式还是转盘机枪。”

    准备营的驻地和训练场靠的近,训练场相当的宽,在接近末尾的地方是训练射击的靶场,一共有三十个靶位。

    对于队列训练和简单的战术训练,这场地是足够了。

    掌握了技巧的张炜,迅速的打掉了两个弹盘,一百多发子弹。打掉了这些子弹,张炜把机枪交给了军士,转身走向了正在训练的新兵。

    文勇很生气,自己的班,有两个笨兵怎么教也教不会起步走,一走就乱,结果还把同班的人给带歪了。

    “第一名,第二名,你们会不会走道,把胳膊甩起来,不许乱晃胳膊!”文勇走到了二人前面,盯着他们说道,文勇心里很清楚,和他们讲第一名,第二名,他们是根本不知道在说谁的。

    “起步走!”

    文勇再次对二人下达了口令,两个衣衫简陋的新兵走出队伍,胳膊左甩右帅,果不其然,帅乱了,毫无规律节奏不说,抬得低不说,两只胳膊竟然乱帅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停下来。

    两个新兵就这么颤颤巍巍的走了十几步,这二位其实是来自师管区的新兵,真真正正的毫无训练基础。

    文勇已经很克制了,换在以前的部队,遇上这种兵,早就步枪枪托伺候了,此时此刻,他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气,解下了自己上衣上的外腰带。

    “欠打的玩意,怎么教都不会!”文勇冲了上去,一皮带抽在了一名新兵的身上,皮带和皮肉相摩擦,发出了可怖的声音,一下完了是第二下,皮带反反复复的在新兵的上身上抽打。

    “长官饶命,饶命啊!”新兵被抽打的受不了,跪在了地上向文勇求饶,文勇那管这些,皮带只是减缓了抽动的频率。

    “啊,饶命啊长官,我肯定走好。”新兵直接倒在了地上,就那么一鞭子抽在了地上。他们的体格,也只能达到这个地步,几鞭子就要倒地的地步。

    “废物,抽死你!”

    文勇刚要使力,拿着鞭子的胳膊突然被一阵猛力紧紧的勒竹。

    “昨天我跟你讲的话都忘了!”

    “营……营座,这些兵太他娘笨了,就是学不会啊,以前的时候一脚上去,给一枪托就会了!”

    张炜拿走了文勇手里的皮带,摔在了地上。

    “我说不许打,就是不许打,你回去继续训练,看着我怎么教他们,滚蛋!”

    文勇只得继续训练剩下的人,而张炜,则走近了这两名新兵。被文勇欧打得倒在地上,颤颤巍巍的发抖,另一个也吓得打颤,看见张炜过来,一个劲儿的喊饶命。

    张炜蹲了下来,抓住了被殴打士兵的手,试图把他拽起来,可惜,这新兵每一次都没能起来,张炜皱眉看了看新兵的身体,脸色蜡黄,只能说是稍有血色,而胳膊腿都是细的不行。

    这新兵的体格,实在是太差了,而绝大部分的新兵,都是这个状况,接兵送兵的路上饥寒交迫,加上粮食和菜蔬供应不足和贪腐,所以新兵们的体格非常差,就这样的兵,要是对上日军,似乎只有身高占优势,日军虽矮小,但是精壮,拿刺刀肉搏,一捅就能刺倒一个中国兵。

    “来人,把这个新兵扶起来,带下去,让他歇歇!”

    张炜现在也没了亲自训练他们的心情,就这体格练了也是白搭,而且,照这个训练强度,今天一天估计得累倒个十几个。

    “伙食!伙食!”张炜拍了拍脑袋,离开了训练场,朝着营地后面的炊事班走去。

    准备营负责伙食的是三个炊事班,炊事班由一个200师临时派来的一个特务长带领。

    张炜以往见的特务长,都是教导总队各个连的高级军士,负责管理连内的弹药和上级单位加强的武器。

    这伙食特务长,他还是头一遭见。

    不是想象中的肥头大耳,此人面色黝黑,身形干瘦,倒像是一条精壮汉子。

    炊事班正在做饭,特务长带着张炜看了看准备中的饭菜。

    “营长,今天晚上是青菜和野菜汤、主食是杂面馒头,一人两个馒头,一碗菜汤。”

    炊事兵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烧火煮饭,这做饭的地方,啥都见了,就是不见肉和油星。

    张炜把特务张拽到了一边,问道:“我说老哥,咱这一点荤腥也没有啊,咱好歹放点肉啊!”

    特务长的表情变的十分无奈:“营长,咱们营之前开伙吃的肉,是特别配发的,现在走的是正常伙食单子,肉一个礼拜一次,菜也是配发实物,定量的。”

    “训练要的是体力,打仗也是,这吃不饱就是找死啊。”

    特务长接着说道:“长官,咱们还算好的,东西都能足额发下来,部队的伙食费是按团来领取的,好些个部队,团里边就在伙食费上做手脚,有的连盐粒子都发不足。”

    张炜闻着“香香”的肉汤味,和特务长又说了几句,现在是没办法了,张炜让他给每个人晚上加两个馒头,不求荤腥,先求个肚圆。

    张炜没有回训练场,而是坐在炊事班外面,一面听着里面传来的做饭声音,一面思索着如何给士兵们提高伙食。

    别的不说,先说这钱,钱从哪里来,张炜他们这几天接受的钱基本就是独立连官兵的欠响和新兵的军饷(还没全额下发),再有就是少的可怜的“办公费。”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