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20章 活人困石坟

第120章 活人困石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枉死谷内,臭气熏天。

    不死鸡在乱石间一只只消融,化为浓水,它们的头颅早就被斩掉,煞气入体,强活了好些年,看似活蹦乱跳,其实体内的脏腑、肠子早就腐烂变质。

    “嗡嗡嗡!”

    无穷无尽的尸坟虫,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化为一条条诡异色泽的红色瀑布,搅动起阵阵瘴气黑雾,冲回了地底裂缝。

    白女无常一到,死物溃退,寒煞飞散,到底是特殊部门“诡局”队长。

    不过中央石头堆砌的“枉死坟”,死气越发浓烈,一圈又一圈往外扩散,此刻石块晃动,蠢蠢欲动,似有东西要钻坟扒棺要出世?

    白女无常回道,“来过,只是上一次,这里还没有异样。”

    戈坟眉宇深锁,目光冷冽道,“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火烧连营,将这山谷焚烧,夷为平地了!”戈坟的手段,一般简单而粗暴。

    我并不赞同,一般鬼物惧怕阳火,而“厉鬼”,另当别论。

    白女无常看着我,问道,“林三,你这种聪明人,也没有方法?”

    我简单道,“钻坟,杀鬼。”

    白女无常立即道,“四支坟,埋葬四鬼,我可应对不过来?”

    我道,“利用柳枝,我可以扎一些隔坟栅,将它们分别隔离,可以一一击溃!”

    戈坟沉思两秒,道,“可以!”

    白女无常也道,“先离开!”

    到达外边,收集一堆柳枝,我们三人在快速赶工。

    我问道,“白女无常,你过来时,遇到麻烦了吗?”

    白女无常道,“被几个小毛贼盯上,青水堂的小喽啰,后来逆路反迹寻找,找到青水堂的六当家,踹了他三脚,警告他几句,所以来迟半天。”

    青水堂,水上买卖生意的堂口。

    说白了,就是盗墓贼,地界则分布在长江岩口一带。

    三个小时后,我们抬着“隔坟栅”启程,再次进入山谷,这里的环境,越发阴森,一层层萦绕不散的黑雾在飘曳,更加漆黑幽暗。

    看看时间,也临近了黄昏。

    “咚咚!”

    看不清的深处,传出一步步走路的重音,活人走路,一轻一重,死物走路,只重不轻,我忧虑道,“难道是……活死人……回来了?”

    活死人立碑,与鬼奴无异。

    呛人口鼻的恶臭味,随着冷风刮出,仿佛山谷里是一个铺满腐烂尸骸的屠宰场。

    让人有些望而却步。

    我点燃长香,香雾飘起,腐臭味总算淡了一点,继续前进,白女无常走在前,戒备情况,我和戈坟在后扛着东西,越靠近枉死坟,飘曳的瘴气越重。

    “是他?”

    这时,我们看清了那个活死人,只有一个人,不算高达,偏瘦,他衣衫褴褛,蓬头垢脸,浑身沾满了黑色污血,赤着脚在坟后走来走去。

    居然搬着石块,在加高坟墓。

    “咦?”

    看到我们靠近,活死人僵硬扭过头颅,灰红色的眸子,在昏暗中,闪烁让人头皮发麻的可怕目光,脏兮兮的瘦弱脸庞,只剩下一张皮,毫无血色。

    几秒种后,活死人熟视无睹,继续“干”自己的工作。

    石坟高一尺,凶戾多一丈。

    白女无常连忙道,“林三,我拖住他,你们加紧布置隔坟栅,今晚,一定要解决山谷枉死鬼。”

    “嘭嘭!”

    一阵瘴风拂动,乌云翻滚一般,再望去时,活死人突然消失了干干净净,只剩下满地的杂乱石块,白女无常连忙喊了一声,“在身后,你们快行动!”

    “铿铿!”

    后边,立即传来钢铁碰撞的寒音,我和戈坟大步冲到坟前,拉开隔坟栅,将四支枉死坟一一隔离,每一道“阑珊”,上贴有人血符,相当于一阑珊,一铁栏。

    其实和“鬼牢”差不多的意思。

    “哐哐!”

    正在布置时,另外一边的戈坟,突然跌倒在地,我连忙喊道,“戈坟,你没事吧?”说话时,我连忙绕过去,担心戈坟有危险。

    戈坟挣扎起身,额头磕破了血。

    奇怪的是,他的脸色不是惨白,而是一种铁青中,透着一丝暗红,整张脸看得很扭曲,仿佛带上一个人皮面具?我发出颤音道,“戈坟,你碰到什么了?”

    戈坟低着头,盯着脚底下,“可恶,居然踩空了。”

    脚下,也没有窟窿啊?

    顾不上疑惑,我说道,“还差最后这支坟了,我们加紧吧!”

    不知这一切,平安无恙,出乎我的意料。

    按理说,鬼被困坟,就算不暴躁如雷,也应该发出凄厉鬼音的?

    可是现在,死亡一般的寂静。

    “轰!”

    就差最后一角,昏暗中,坟前几个石块松动,吓了我一大跳,定眼一看,没发现异常,正松口气时,一个黑乎乎的手掌,猛然从坟里探了出来。

    始料不及,我脖子一下被掐住,这时,戈坟从后边大步冲过来。

    手上的坟头剑,往下立劈。

    “你……”

    “不是戈坟?”我彻底绝望了,因为戈坟不是要砍断鬼手,而是直接斩向我的脑袋,此时咬牙切齿的戈坟,面目挣扎,脸庞上浮现一条条赤红血管,好像一条条蚯蚓在上边蠕动……他的脸上有笑容,恐怖的鬼笑。

    “铿!”

    关键时刻,手上扎刀横起,挡住“戈坟”一剑。

    扎刀再一沉,扎破黑幽幽的手掌,我连忙趔趄退后,还没两步,近乎着魔的“戈坟”又缠了上来,他动作和快,冲来时,浑身卷起阵阵阴风。

    甚至,他的嘴里喷着白烟。

    如要吃人的恶鬼。

    漆黑森然中,我虽然挡下“戈坟”几剑,可是他动作太快,“嘭”的一声,我被他一脚踹飞,往后跌出三米远,脊背重重撞在地面岩石上。

    一瞬间,只觉得身子骨被拆了一样,剧烈的疼痛,一口大血喷了出来。

    “戈坟!”

    是白女无常开口,她及时出现,替我挡下“戈坟”的杀招,白女无常的木剑,很有灵性,几个划动后,突然飞离手心,在空中一阵急促旋转,折射亮光。

    “嘭嘭!”

    飞旋出去的木剑,不偏不倚刺破“戈坟”的胸膛,鬼怪离奇的是,“戈坟”的身体化为一阵黑烟,随风消散了,木剑回旋,落到白女无常手上,她如画的秀眉一挑,“林三,这是怎么回事?”

    我摇头道,“不清楚。”

    好好的戈坟,怎么就变成鬼物了?

    白女无常退后两步,又道,“你们布置隔坟栅时,有没有发生意外?”

    我道,“戈坟……跌倒了一次,起来后表情变了。”

    “走!”

    黑暗中,我们两个绕到偏左的坟后,我差异道,“奇怪了,这里的地面没有窟窿,戈坟是怎么踩空的?”

    “咚!”

    白女无常一步重踏,泥石滑落,惊起灰尘,地面突然崩开一道近乎两米的口子,我一下没注意,整个人摔了下去,滚向看不见的窟窿深处。

    这是一个斜向的通道。

    骨碌爬起身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居然进入坟冢里边了?

    火光照亮,白女无常也闯了进来,这里下边,空间并不窄,居然有半个篮球场大小,周围,堆砌有断壁残垣的石头墙,一排排簇立,阻挡道路。

    “戈坟!”

    “戈坟!”

    我和白女无常喊话,没有回音,人命关天,我们两个跨过坍塌的墙体,走入坟冢中心,刚走了几步,身后,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响音,回头一看,空间剧颤,就见一块块大石头滚落下来,四处轰击,整座坟摇摇欲坠,不一会,已经彻底堵住了通道。

    “可恶!”白女无常连忙道,“是活死人作祟。”

    我道,“你没封住他?”

    白女无常道,“被他跑了,又听到你的惨叫,就顾不上活死人。”

    我道,“算了,找戈坟吧!”

    坟冢里,没有棺材。

    四周空荡荡的,也没有一点陪葬品,只有一具早就发黑寸裂的骨骸,下边点着一张草席。

    草席裹身,九凶一吉。

    这种情况,相当于直接暴晒在荒郊野外,亡魂怎么可能安息呢?加上头顶上,满是能砸碎“亡骨”的石块,亡者的怨念只会日益加深。

    四支枉死坟,并不相通。

    “呀呀……”就在四处寻找时,坟冢里,突然响起一阵痛苦叫声,居然是在我们进来的口子那里,连忙往回走,在一旁的石壁缝隙内,见到了半身是血的戈坟。

    电筒光照去,人有影。

    我连忙过去将他小心“拽”出来,“戈坟,你怎么搞成这样子了?”

    戈坟咬着牙,及其痛苦道,“跌下来,碰到一头死物,差点命都丧了。”

    这时候,才看到在石缝底下,躺着一具动物尸体,像是一只野猫,只是脖颈被扭断了,所以进来时,我和白女无常没有发觉。

    出去的口子,被活死人堵死。

    空气并不是很窒息,毕竟是石头坟,会有冷风从缝隙吹进来。

    我尝试搬离石块,不过刚动了一下就连忙放弃了,石头掐得很死,一旦大力晃动,整座石头坟估计会彻底坍塌,到时候,活人埋死坟了。

    望着一侧,我道,“只能从其他枉死坟找通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