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95章 讼卦

第95章 讼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说实话,我对于扎纸匠一行的传承,还是有期待,奈何中途断了秘术传承,就连我师父,也只是半吊子的道行,不高不低,没落了名声。

    夜里十点,我离开屋子,去外边宾馆住宿。

    第二天一大早,买了丰富早餐,又继续回到黑漆漆的小屋,随年迈衰老的阴婆学占卜本事。

    今天,阴婆教我一套“摇卦”的方法,用到三枚铜钱,无字的一面叫做“背面”,有汉字的一面叫做“正面”。摇卦时,只需记下每次摇卦出现几个“背面”,共摇6次成卦。

    一个背面,记作“、”

    两个背面,记作“、、”

    三个背面,记作“”

    没有背面,记作“”

    如此反复操作,连续次,将六次结果相叠就相当于周易中的一挂。

    然后解读六十四卦象即可。

    为了让我浅显入门,阴婆还给我说了一个故事,

    说是清朝一位商人要水路贩一批丝绸到异地,这天来到镇上,只见街市人流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商人在一家饭馆门口看见一位算命先生,颇有仙风道骨,心里一动,想叫先生看看这趟出行顺利与否,能否获利,一番占卦后,先生拿出一张纸,写了两句话:

    山高莫锁舟,投宿莫上楼。

    商人看了一会,对其中的意思似懂非懂,请先生明示。先生笑语:“此乃天机,说破不灵,还靠自悟。”商人付了卦资,目送先生远去,然后琢磨后两句话意思不透,就把纸叠起来揣在兜里。

    这天天气晴朗,商人立于船头,欣赏两岸秀丽风景,前面河面弯曲,在一座大山前受阻转向绕过,山下是一个码头,,以前商人也多次来过这里,停船上岸打尖,购买一些食品用具。商人照例想喊船家停船,忽然江面挂起大风,有的小船被风吹得摇晃欲翻,不能前进,于是一部分大船小船纷纷停靠码头。

    商人忽然想起几天前风水先生给他写的四句换,“山高莫索舟”,心里搁楞一下,决定还是不冒那个险,让船家掉头返回,刚走了二三里水程,身后传来雷鸣般巨响,众人齐回头大惊失色,不远处偌大高山正在崩塌,瞬间变成低矮的山丘,码头、附近的停船及附近的店铺全部被掩埋。部分山体落入江中,溅起巨浪,如海潮般沿江逆流而上,死伤无数。

    商人仗着风水先生的提示一时侥幸躲过一场劫难。

    商人来到大城市杭州,正赶上端午节,达官贵人,大商巨贾,纷纷涌入,街面上各家客栈爆满。商人在繁华街道寻住宿处不着,就来到较偏远的一家客店,一问恰好楼上有一间闲房,是客人临时退订还没有人入住。店主指引,商人看这间房宽敞干净,布置华丽,非一般人入住得起,心里很是喜欢。可跟店主一上楼梯,商人忽然想起了风水先生“住宿莫上楼”的话,于是谎称自己有恐高,等待了许久,终于有间一楼客房。

    结果第二天,住二楼那间的人,晚上遭了强贼,被杀夺财,就这样商人幸运躲过劫难。

    两句挂语,解了两重难。

    商人经历了两次死里逃生,唏嘘不已,对家乡方向磕了几个响头,心里叨念对算卜先生感激的话,从此不在外奔波经商,回到家乡定居,安得晚年。

    ………………………………

    听完后,我在脑海中回悟了许久,阴婆慢慢站起身,走到神台一侧,重新点两支火烛,又上了一炷香,同时抬起中央的一个香炉,从炉底取出三枚沾满香灰的铜钱,然后坐回地面老旧蒲团上,“林三,看过学过听过,对于占卜卦算,你心中有了七分数,该背记的也差不多了,现在教你怎么占卜。”

    我接过三枚铜币,铜币有正反面。

    阴婆又道,“算卦属于是很神圣的仪式,经历了先人几千年的实践证明,准确度是很高的。占卜的时候得有一颗虔诚的心,这不是封建迷信,这个你慢慢会体会到它的神奇之处。还有算卦不能乱算,也不能天天算,占卜前,自己先想好要问的事情,占卜得出的结果就是你要问的事情的结果。”

    在阴婆的教导下,我开始给自己占卦。

    我想问的事情,很简单,就想预测接下来自己要前往何方,要经历什么事。

    三枚铜币握在掌心,左手在上,右手在下,随便摇几下,然后抛在地上,一个面朝上,是阳爻,捡起又抛第二次,两个面朝上,是阴爻……铜钱爻六遍就得出了一卦。

    我道,“六十四卦中的第四十一卦?”

    虽然得到这个卦象,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解析到自己身上。

    阴婆开口,“林三,你占卜时想什么?”

    我道,“接下来往何方,做何事?”

    阴婆道,“第四十一卦的卦符:乾上坎下,卦色:上灰下绿,自然卦象:天高远而河水流淌得越来越低。”

    阴婆所说我也知道,“讼卦”的典型代表人物为诸葛亮,诸葛亮在“名微众寡”的刘备三顾茅庐之后,辅佐刘备而成就自身的事业,讼卦之人容易接触巫术、宗教、法术。诸葛亮借东风的法术,精通奇门遁甲,因为观音本身即是讼卦,所以讼卦之人自身带观音,不需要敬观音。”

    表面意思是清楚,可是这讼卦里呈现的,左看右想,也没有点出我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前往何处做事啊?

    阴婆微微一笑,接触久了,觉得她还算很和善的一位老人,“天高远而河水流淌得越来越低,这句话已经点出你该往何处了。”

    天高远……难道预示我会往西边走?

    河水越来越低……难道代表我会潜水入墓?

    阴婆又道,“讼卦,代表你麻烦不小,避免与人争端,尤其是同行的人,轻则官司缠身有牢狱之灾,重则命有旦夕。”

    因为是我主持占卦,作为局外人,阴婆最多能解释到这个地步了。

    我问道,“占卦测吉凶,不能日日卦,多少天合适?”

    阴婆回道,“八卦定天地,人意不胜天,七日间隔算一卦最为合适。”

    五天时间,很快过去。

    在离开前,我特意去银行取了一笔钱,作为此次徒礼,阴婆也收下了。

    刚想打电话给周老。

    坟头师戈坟却有通话过来,“林三,张扎纸墓的事,要缓一缓了,现在暴雨时节还没到,不宜入海,最新消息,会传给白池,你找他联系。”

    一语后,戈坟急匆匆挂掉了,显然在处理什么重要事。

    “琥珀石”的那笔钱,戈坟一直没汇过来,我也不在意,毕竟身上的钱,我据地够用了。..

    刚挂了电话。

    “嘟嘟!”

    又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语气很急促,“林三,我是大头,这边出麻烦了,人手不够,你一定要过来帮一趟,这不是我的意思,是白女无常的请求。”

    “大头,究竟什么事?”

    “厉局的事,他们出现了些问题,失踪了四个人,生死未卜,人命关天,需要用上你堪舆本领。”

    “你们都处理不了?”

    “可以的话,就不用找你了。”

    随即,大头又说了地址,挂上电话,我愣在原地,那个地方确实是一路往下走,而且还是长江流域附近,难道我占卜算卦的本事,还真不是子虚乌有?

    打个电话告别周老,我便驱车日夜出发了。

    按照大头的说法,“厉局”此行的四人,失踪在一个竖井墓坑下,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极其诡异的一宗事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