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66章 堪舆师周老

第66章 堪舆师周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刀疤的死,让“白女无常”陷入一蹶不振日子,连续三天,闷头大睡在寿衣铺二楼,大门不迈,二门不出,也不说话,饭菜都是我端进去。

    一楼店面,“恶鬼村”的诡异事,师父也知道了大概,奇怪的是,这两三天,师父也一个劲唉声叹气,仿佛预料到什么不详事要发生?

    唯有我处在云里雾里中。

    吃完饭时,昏暗的灯光下,我忍不住问道,“师父,整天一肚子愁肠,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师父叹了口气道,“你真想知道?”

    我点头道,“想!”

    师父回道,“那诡局的女娃子,可能要招你进那个特殊部门了。”

    我疑惑道,“不至于吧?诡局的人,哪一个不是身怀本事,我,只是一个扎纸匠,什么抓鬼探坟的本事也没有!”其实师父说的,我早有预料,因为这三天,白若冰暗中做了三件事,打了一个电话,写过一个信封,以及夜里与一个神秘女子会面,我只是当做不知情罢了。

    师父脸色的皱纹,似乎又多了一些,“小子,诡局这个部门,我听说过些传言,进去了,以后难出来,即便出来了,可能也是一掊骨灰,一张遗照……”

    我连忙道,“师父,我从没想过参加什么诡局?”

    师父道,“你小子,要窝在这暗无天日的寿衣铺,陪我这个老头子发霉发臭吗?”

    我道,“戈坟那边……”

    “哐!”

    话没说完,餐桌一颤,筷子都掉落地面,师父脸色变了,语重心长道,“小子,与那种坟头师为伍,走那种邪路,始终不是正道。”

    我道,“师父,究竟想说什么?”

    师父道,“小子,争取进诡局部门,做那种清道夫,一定要八字命硬的人,你的八字够了,所以这么些次都能逢凶化吉,进入诡局,以后也能立一番事业。”

    师父的良苦用心,我能够体会,他是不愿我在这小水潭搁浅,以免误了我一辈子。

    “可是!”我着急说道,“师父,你不是说过,以后要靠我这小子给你颐养天年送终吗?”

    师父白了我一眼,“我还死不了,暂时用不着你送终。”

    师父的意思,铁定要让我加入“诡局”了!

    不过我没什么本事,谈何容易,夜里很快来临,二楼,白若冰难得走下船,坐在阳台看风景,我坐过去,说道,“你要离开了?”

    白若冰点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看她的表情,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官聚,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又道,“清朝妖术士的那堆陪葬品,我分毫未动,都保管在楼下柜子的顶部,你带走吧!”

    望着外边黑夜,心事重重的白若冰又道,“林三,和你商量一个事。”

    我心头一颤,莫名的兴奋涌上来,却也故作镇静道,“什么事?”

    白若冰道,“你的资料,我上报给高层了,上边已有答复,不过需要你去处理一件案子,你可愿离开?”

    我道,“什么案子?”

    白若冰欲言又止,还是道,“三人宅!”

    我道,“就三个字?”

    白若冰道,“如果你应允,稍后,会有两个诡局队员找你,不过这宗案子,诡异太重,积压档案室耽搁很多年了,我们折戟了好几位人才,仍破不了,稍不注意,轻则发疯智乱,重则搭上性命……”

    我无语道,“你也破不了?”

    白若冰摇头,“据高层的人说,有缘者,才能破案,否则只能等待。”

    我直接道,“可以!”

    特殊部门的诡局,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只要是人才,绝不会闹出人命,这是我得出的结论,毕竟刀疤的死,白若冰伤心了好几日,可见一般。

    白若冰看出我的心思,道,“林三,三人宅那个案子,在秦岭之地,那里没有诡局部门定的规则,只有阴阳天地定下的铁则,你不考虑考虑?”

    我道,“秦岭,自古以来不是一片地杰人灵的宝地吗?”

    据说,道教天神教祖……太上老君《老子在终南山著《道德经》五千言,并在楼南高岗筑台授经。》

    而且唐赐福镇宅圣君……钟馗属于是陕西省秦岭终南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宗宗神乎其神的传说,在我的印象里,那里似乎不是什么鬼神之地?

    白若冰道,“秦岭,隔断南北,划分暑寒,属于至阴至阳之地,有神话,也有鬼言,很多东西不是我们活人能够揣测深究的。”

    聊了许久,后半夜外边响起引擎车声,白若冰乘着夜色离开了,没有与我告别。

    清晨,寿衣铺来了一位老者,五十多岁,整洁的中山装,戴一副老花镜,头发半白,布满风霜,好像某个大学的教授学究,他过来时,身子骨站得挺直,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表情。

    师父却笑着迎出去了,“老周,可算把你盼来了!”

    老周?

    师父没有和我提过这位老者啊?

    老周刻板的脸上,写满了《严肃》二字,“老余,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居然以重病为由,骗我来此,你这不是活蹦乱跳吗?哪像个迟暮病重的老头?”

    师父谄笑,眼睛眯成一条线,“老周,我也是道听途说,知道你最近来这一片地方办事,为了请你,不得不出此下策,你别见怪。”

    周老皱眉道,“老余,你葫芦卖什么药?”

    师父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我们去饭店再聊!”说完后,又嘱咐了我一句,让我看好寿衣铺,随即,两个老头往远处走去了。

    半天后师父醉醺醺回来了,一进门,差点扑倒几个花圈,我连忙过去搀扶,无语道,“师父,怎么大变天喝酒?那位周老呢?”

    坐下来,喝了些解酒茶,清醒了一些师父道,“小子,你开车去镇子东口,老周在那等你!赶快去吧!”

    我摸了摸师父额头,道,“师父,你还没醒?”

    师父瞪了我一眼,“少废话,老周可是一位堪舆师,一个走阳见阴的奇人,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他,让你跟他一段时间,学一些堪舆本事。”

    我差异道,“师父,你要让我拜他为师?”

    师父道,“你想得美,老周属于那种眼比天高的人,刻板守旧,规矩比瓦砾还多,怎么会收你一个小青年,是让你随他走一遭,学点小本事而已。”

    师父和周老的友情,我也不清楚,这是一个好机会,告别师父,我开着悍马车出发了,到了镇子东边的道路,周老果然在那等着,寒暄了一阵,便吩咐我开车了。

    一路上,看着守旧刻板的周老,难得说了一些话,都是赞赏这辆车的。

    看得出,这“老者”也是个好面子的人。

    一路往市里疾驰而去,这一次,是前往市里很有名的雷家,雷家,经营的是酒店餐饮服务生意,可以说是市里最有钱有势的家族。

    我好奇问道,“周老,雷家有什么急事?”

    每一行,都有自己的禁忌,所以我没有提“鬼怪”等字眼,折中询问。..

    周老点头,道,“阳宅出现了些问题。”

    我道,“周老,听我师父说,您是一位精通堪舆学说的大师,可以请教你个问题吗?”

    周老道,“说!”

    我道,“阳宅,是人住的的地方,听说在布局上有很多禁忌?您能说一说吗?”

    头发斑白的周老也不藏拙,扶了扶老花镜,坐在副驾驶开始凯凯而谈,道,““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这是风水上的基本要求也是最高标准,想要将这四个风水特点完美的融合到自己的宅子布局中,那有非常高的难度,一般的宅子都只是做到了其中的一点或者亮点;说到布局禁忌那可就多了,比如……”

    最后,我又问道,“听说阳宅,还与主人的八字有关?”

    周老回道,“阳宅风水自然关乎居住人本身的生辰八字,根据居住的人自身的八字问题,考虑到缺什么再决定具体的布局,但是一般的情况下,都不能让居住的宅子周围出现枯木,这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大的煞气……如果是缺少水的人,在家中就应该设置一些水体小型造景;但是如果是缺木的人,在家中沙发或者一些其他的家具就应该摆放在主要木梁之下……”

    一路上,我算学到了很多东西。

    下了车,周老望了望我,道,“林三,堪舆学,囊括万千,你本身无一点根基,半道出行,胸无半点墨,从阳宅开始入门,别想那么多阴宅、土坟、命学等的方面。”

    我答道,“谨记周老告诲。”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