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61章 山壁涧的坟口

第61章 山壁涧的坟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夜幕降临,村长聚集了所有村民,即便有人被鬼迷,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不多时,苏耀民更是拿出了一条铁索,道,“看见谁被勾了魂你们就用这个把他锁起来,我们这个村子,实在不能死人了!”

    大家都聚集在村子会堂里,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监督着,心里的恐惧无法言表,谁都怕今晚会选在自己头上,战战兢兢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白若冰暗中吩咐我,看好其他几个抬棺匠,因为入土的日子犯冲,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抬棺匠,毕竟抬棺匠是直接抬亡人尸体过去的。

    小涛,谭桂花的孩子,十几岁的孩子,此时眼白上翻,身体颤抖,居然被恐怖的亡灵选中了。

    “快把他绑了!”人多力量大,大家不由分说上前用锁链就把精神浑噩的小涛锁在了柱子上,小涛表情和差点栽进坟墓的苏光林一摸一样,呆滞的拼命扭动着身躯,想摆脱铁链的束缚,还好村长给的铁链够粗,小涛挣不开。

    大家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制止了这孩子送命的脚步。

    “咔嚓嚓”

    人们似乎又听到了那坟茔裂开的声音,大家面面相觑,不敢出声,支着耳朵细细听着……不可能,坟地离那么远,怎么可能听到那种声音?人们用不相信的口气排斥着恐惧。

    起风了,呼啦啦的由远而近的席卷而来。

    “不好!”

    “他们几个又被选中了!”有人发出绝望的呼喊,正是那几个抬棺匠,第一时间,白如冰冲了过去,早已准备的符纸,派上了用场。

    “呼呼!”外边,阴风呼啸,同时,一股腐烂臭味飘来,抬头一看,在那院子外的密林中走出了一个人,一个女人,正是死了好些天的谭桂花,她身上穿着黑色肥大的寿衣,花白的头发散乱的被风吹得飞扬,面色黑暗,瞪着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嘴角和衣襟上干涸了好多血迹,双手指甲长长的像鸡爪子一样抱在胸前,一摇一摆的刮着风进来了………………

    快跑!人们争先恐后逃离,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混乱中,我刚想过去阻止,却发现谭桂花消失在了院门口,回头一看,屋子里,她居然幽林般站在了小涛的身旁,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对疲于奔命的人群并不感兴趣?

    小涛被绑缚在柱子上,没有恐惧,只是一个劲翻白眼,浑身抽搐。

    “畜生,还敢害人!”

    白若冰及时冲了过去,一手压在谭桂花的脑袋上,“咔咔”作响,阻止谭桂花啃咬小涛的脖颈,随即她左手一起,一枚钉子从谭桂花的脑袋刺入,阴风黑雾,遮掩了视线,几秒钟后,淅沥着一身血迹的谭桂花翻着白眼刮着风走了……

    要是没有白若冰,今晚,恶鬼村,就真正变成恶鬼肆意横行的村子了。

    留下院子里一群木然站立的村民们,恐惧使他们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两天,对于村民来说真是难熬的日子,事情落幕,有不少妇女张罗着,要逃离村子了,不过却被村长严厉喝止,白若冰也出了承诺,众人才稍稍安心。

    这时,唯物主义者的叶教授三人,早已目瞪口呆,捧着手上的文件,一时,不知道怎么下笔。

    于强冒出了一句,“教授,我们如实将报告递回去,有人会相信吗?可能到时,我们那些同行,说我们脑袋秀逗了,写这些封建迷信糊弄政府?”

    叶教授一咬牙,“如实记录!”

    又是一个人心惶惶的夜晚,好在的是,黑驴蹄子总算买回来了,其实,以白若冰的本事,完全可以轰了尸体,碎了阴灵,我问过她,为什么一定要用黑驴蹄子,白若冰只回答说,一劳永逸四个字。

    准备好东西,我们一行人走完谭桂花的坟,看时辰,再过半个小时,又到“起尸”的鬼怪时刻了。

    “你过来!”白若冰指了指苏光纯,他是亡者谭桂花的男人,苏光纯犹犹豫豫,却被村长一脚踹了出去,“让你去就去,少啰嗦!”

    白若冰一把抓住苏光纯的手瞬间用刀片划开了手指,鲜血如注就喷溅了出来。

    “你干什么?”苏光纯惊恐望着白若冰,想要挣脱逃跑了。

    “啊……啊什么?跟我走,”抓住苏光纯的手绕着坟头就转了一圈,随即,白若冰从怀里拿出一条很长的五彩绳,捡四只粗壮点的树枝就插在了坟头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然后把五彩绳绑在树枝上围成了一个四方的围栏。

    “大家离坟三丈,不要妄动,等我口令!”白若冰说道,接下来就是痛苦的等待。

    不一会,那个让大家胆寒的咔嚓嚓的声又响起来了,坟头像往日一样又开始裂开了一个大裂口。

    “黑狗血!”白若冰指挥,这时,哗的一盆黑狗血被一个村民顺着裂缝就浇了下去。

    嗷……一声惨叫传了出来,嗷……

    随着叫声,谭桂花浑身是血就要窜出来,谭桂花刚一露头,黑驴蹄子就塞进了她嚎叫的嘴里,瞬间就掉回墓穴里没了声音,白若冰又道,“把半扇猪肉丢进去!”

    一个小伙子这时候也不怕了,快速的把猪肉就扔了进去。

    “快填土,”白若冰说话时跳出圈外,因为已经有吩咐,几把大铲飞快划动,泥土飞溅,瞬间坟头的裂缝被填埋的严严实实。

    白若冰拿过来那半袋草灰,一把一把仔细的扬在整个坟头上,直到看不见一丁点坟土才停手,扯下树枝,解下绳子,白若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了,事情处理完,亡魂不会再惊扰活人了!”

    没有人半信半疑,都佩服白若冰的本事,村长苏耀民也说了一些好话。

    不过此时,我觉得有些不妙,现场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人,黑暗中望去,多了一个刀疤佬,明显不是村子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四目相对,刀疤佬还朝我笑了笑,我想开口,却发现刀疤佬又莫名消失了?

    这里灌木林立,杂草丛生,一个人钻进去,想找到简直是大海捞针。

    白若冰没有出声,应该是“诡局”的人。

    一夜过去,相安无事。

    叶教授、于强、杨真颖三个考察的也离开了,我和白若冰出去,送别后,又折返回去,没有进入恶鬼村,绕道行走,在靠近棺材岗子前,一个山谷上方的悬崖停驻。

    刀疤男出现了,他的左脸颊,有一条很长、狭长、深深的伤疤,通到了耳后根,看着有些狰狞,白若冰直接问道,“妄道士逃去哪了?”

    “湘西!”刀疤男回道。

    听到“湘西”二字,我和白若冰都愣了愣,灵异一行,“湘西”代表的东西太多,那也是一个是非不详之地,同道者,不能随意闯入。

    白若冰又道,“鬼音寺那边,可有不详?”

    “没有!”刀疤男惜字如金,说的每一个字铿锵有力,算是一个怪人。

    白若冰道,“清朝妖术士的墓,你发现什么了?”

    “墓口!”刀疤男依旧只说两个字,这时,我才发现一个问题,那条触目惊心的刀疤,顺着耳垂往下,似乎割伤了他的左侧喉结?

    白若冰道,“等天暗,我们出发!”

    我问道,“就我们三人?”

    白若冰回道,“林三,你别小看刀疤,他可是墓葬这一方面的行家,老江湖了,论本事,比戈坟还要高上几分,有他领路,万事大全!”

    天很快昏暗下来。

    刀疤领路,棺材岗子在上,我们从山谷前进,最后,从一个山壁间的洞窟进入。

    “咚,咚,咚”三声急促的敲击声打破了山谷的宁静,伴随着激荡的回音,隐藏在谷底的墓门缓缓开启,沉重的石门与地面摩擦发出的轰鸣声令人牙酸。

    躲在一块岩石的后面,不停地打着寒战,看着半开的墓门,我手心里全是冷汗。..

    随着墓门完全打开,一个人影足不沾地地从里面飘了出来。月光萧瑟,那人在漆黑的夜色中,飘飘荡荡地让人看不真切,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绝对不是活人。

    “这就是看守墓门的幽灵?”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刀疤狠狠捂住了嘴巴。

    “住口!”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从刀疤凌厉的眼神中,我读到这样的信息,活人,在面对阴灵时,总是怀着一股敬畏的。

    月色阴沉,有风拂动,那阴魂在墓门口左右巡视一番,看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正要抽身回去,却是忽然一怔,好像狗一样趴下来用力嗅着地面。

    怪不得下午时,刀疤裂杀了一头野猪,这是个陷阱,地上那一大摊鲜血就是诱饵,而要狩猎的对象则是阴魂嗜血的本能。

    此时的草丛中,一头野猪身中数刀,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淌,被绑成了粽子丢在草丛里面充当诱饵。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