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353章 卍字乱人间《十七》

第353章 卍字乱人间《十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大郑村。

    一栋楼宇前的空地上。

    三三两两驻足着一些村民,他们的表情都很不好看,尤其是,当看向屋子里时,每个人脸上的肉都会莫名一跳,露出惊恐表情。

    “你们说,郑问志能熬过今晚吗?”有人悄悄地说道。

    “哎,这谁晓得呢?村子早就有禁忌,都说了鬼林子进去不得,他竟然还拿死人骨头出来摔打,这不招鬼上门害自己嘛!”

    “死人的骨头,碰不得,碰不得!”

    “是啊!这是老一辈的人早就告诫的,偏偏郑问志不信邪,现在被脏东西缠身了吧!”

    “这都是命啊!”

    ……

    我和老鬼死人走入人群,到达门口,我便皱起了眉头,这附近怎么弥漫那么浓烈的血腥味?随即一声不吭的看着屋里,站在房门口,那里边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景象,疯子一般的郑问志,被粗绳绑在床上,那张床,大部分染了血迹,看着就像一口躺血尸的棺材,郑问志躺在上边,上下颚在张开,嘴巴蠕动时,不断发出一些奇怪的符号。

    他无神的眼睛,似乎望着房梁上的阴魂?

    老鬼冒出一句,“短短连三天,已经病入膏肓了,真是不可思议。”

    郑问志哥哥心神不安站着,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着急问道,“大师,这究竟怎么回事?”

    老鬼道,“你弟弟惹的那位,在鬼子林死了上百年,道行不浅啊!”

    啊!

    穿着警察制服的郑队长,四处张望,同时声音发颤道,“他不在房间里吧?”

    老鬼指了指上边,神秘兮兮道,“在那屋梁上。”

    这一下,郑队长如坐针毡,他抬起头时,眼睛里的瞳孔明显在放大,结结巴巴念道,“不是吧……现……现在天还没黑……他就跑出来……了……”

    老鬼回道,“临近傍晚,他可以出来觅食了,如果我们不来,今晚,郑问志的脑袋上,估计会被凿开一个洞,被他吸食脑浆……”

    郑队长没听完,仓皇跑了出去,不敢在这里多待。

    我无语道,“老鬼,别浪费时间了,赶快做法吧!”

    郑问志大哥也道,“是啊!我弟弟危在旦夕了,求两位大师帮帮忙。”

    “放心!”老鬼说道,“收了你的钱,自然会帮你办事!”随即,老鬼利索的打开随身的背袋,从里面掏出了一把香烛、一叠黄纸和一支毛笔以及几片干巴巴的萝卜块,同时吩咐郑问志大哥去派人,找一只未阉割的成年公鸡割脖取血送过来。

    外边,立刻有村民答应着转身离去,随即老鬼点燃了三根香,轻声念叨着什么缓缓的走近了房间,屋外,围观的村民伸长脖子,睁大着眼望进来,就在老鬼快要走进房间门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叫。

    原本青烟袅袅的燃香突然灭了。

    老鬼立刻扔下手中的香,转身就朝外走,眉头更加皱了,嘴里念叨着,“不妙,不妙,这煞气不是一般的重,像是极阴之煞,我只能驱赶房间里的东西为床上的人化解煞气,但是能化解到什么程度我也不能保证,这样的情况如果要让他毫发无损的话,就算我师父在世也恐怕无能为力。”老鬼摇着头叹着气对众多村民说道。

    时间便像是凝固了一般,大家都秉声凝气站立着,屋子里突然又发出一阵声响,是房间里的衣柜门反复开关碰撞的声音。

    一碗鲜红的鸡血递到了老鬼的手里。

    “你们都站到马路上去,不要站在这里,以免待会煞气被逼出来会撞到!”老鬼端着装着鸡血的碗对围观的村民说道。

    众人一个激灵,纷纷退到了马路边上伸长了脖子张望着。

    老鬼提起毛笔沾了沾碗里的鸡血在一张张黄纸上画着符咒,又重新燃起了三根香端着鸡血念着咒语朝郑问志的房间内走去。

    似乎里面的东西惧怕老鬼手中的鸡血或是写有符咒的黄纸一般,屋内顿时没有了动静。

    老鬼站在门口,大声的喊了一句:“尘归尘,土归土,人鬼各有道,教训已给,怨恨已报,留给里面的人一条活路吧!事后给你磕头赔罪,上香烧纸。”

    “砰”,又是一声柜门的响声,像是极端的愤怒。

    老鬼的眉头仍旧皱着,又继续说了一遍,声音高亢有力。几秒钟过后,屋内没有了声响,静悄悄的却更加的让人感觉诡异无比,谁也看不到里面的东西在哪里,或许除了我和老鬼以外。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阴阳路不通,你还不走?再不走就不要怪我下手不留情了!”老鬼继续大声的对着屋子里面叫道,晃动着手中的碗。

    就在大家张望着进展的时候,只听见又是“砰”的一声响,但这次不是柜门的声音,而是房间窗户的玻璃发出的声音,同时,有一阵又一阵刺骨的阴冷,从房间往外扫荡,风里,带着骨灰的气味。

    窗开鬼走,煞离人活。

    见此,老鬼第一次松了口气,眼睛也亮了,念着咒语缓缓的走进了房间,床上的郑问志仍旧昏迷着不省人事。

    外面,见到老鬼安然无恙的走进了房间,心里恐惧消退几分,好些个村民大着胆子也站到了屋前的水泥地中来,只是,没人敢乱说话。

    气氛,还是显得很沉重。

    老鬼走进房间后,依东西南北中之顺序在房间内的四个角落及中间分别燃起三根香,烧起了画着红色符咒的黄纸,而后又烧了一张写有符咒的黄纸化成灰融进了鸡血里,用手沾染着四处走动并弹射着血点在房间内外。

    我念道,“老鬼,看看他的眼睛!”

    “知道了!”老鬼走到了郑问志的床边,伸出手,支开了他的眼睛,脸色变了一变,我们看到郑问志的眼球泛着绿色布满了红筋。

    我低声道,“这家伙,不会真成傻子了吧?”

    “还真是难得一见的极阴之煞,郑问志,你也是不顾村子禁忌,摔亡者骨骸才会招此恶煞啊!”老鬼说罢,转身走到了厨房端出了一碗水,手持三根燃香,左腿跪地默念着什么。..

    一阵念念有词过后,老鬼便将手中的燃香折了两折断为九根放进了水碗里搅动了下,撑开郑问志的嘴巴将水给他灌了三小口,大拇指从额头中间及左右各刮一下,再喝一口水喷在了郑问志的脸上,反复三次过后,老鬼将剩余的水依东西南北中之顺序在房间内的四个角落及中间分别洒了一点,最后将水泼于墙面。

    “等他醒来后告诉他,埋葬好尸骨,烧点纸钱和香烛,上点贡品在山里,记住,一定要磕三个头。这个事情应该就可以告一段落了。”老鬼将话传给了围观的村民,郑问志大哥一阵感谢。

    没过多久,郑问志便悠悠然然的醒了过来,疼痛让他不禁又哼哼起来,但整个人的脸色却好了不少。

    待村民们将他昏迷后的事情经过全盘说给他听之后。

    郑问志再也躺不住了,眼泪哗啦啦的流着,咿咿呀呀的流着口水不顾身体的疼痛强忍着坐起身,可惜,没人听得懂他的话,老鬼说道,“找几个年轻后生,陪他去鬼子林,诚心拜祭忏悔!”

    于是,有人搀扶着郑问志,带着香烛纸钱慢慢的挪到了鬼林子里。

    郑问志被搀扶着找到了他随手扔掉的尸骨埋在了鬼林子的一棵树下,忍着疼痛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烧完了一堆纸钱。

    事后,郑问志被送到了医院。

    办好了这种事,我却开心不起来,因为郑问志的腿是可以接好,但一定会留下瘸腿的残疾,这点无法避免,因为这就是人、鬼纠缠的因果。

    而且以后,郑问志的嘴巴,也是会始终撅起歪着,说话也会含糊不清。

    最后总结一句话,这郑问志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这是被鬼打了嘴废了腿。

    没有急着离开,天色昏暗下来时。

    我和老鬼,带着郑队长几个年轻人,在村口外,竖了好几块泰山石,也叫挡煞碑,最后,有让各家各户,在门口贴上一张符,半个月后才能摘下。

    观察到大郑村没有“蛊风遮眼”意外后,我和便老鬼离开了。

    二更十分。

    影子亲自来了,我没有去掺和,让老鬼去和他暗恋的女人交涉。

    只是,十多分钟的时间,老鬼便闷闷不乐回来了。

    我调侃道,“怎么,又约会失败了?”

    老鬼叹了口气,道,“约会的话都没飙出,影子她就驱车离开了。”

    我道,“有那么紧急?”

    老鬼道,“厉局那边,眼镜佬、黑头、瘦子三个发生状况了,需要我们去救援。”

    我道,“什么地方?”

    老鬼道,“秦岭……阴风庙!”

    呃!

    我狐疑道,“秦岭之地,还有那种名称的庙宇?”

    老鬼道,“不清楚,反正据影子所言,眼镜佬去那边找一具尸体,好些天,音信全无,就在昨天,断断续续传回一些微弱信号……”

    眼镜佬,作为特殊部门《厉局》的队长,不应该那么弱吧?

    我道,“影子还吩咐了什么?”

    老鬼道,“最好能召回幼麟,她说有幼麟陪同,活下来的概率会大几分。”

    干这行,可真是不容易。

    我道,“试试吧!”

    我身上,有一块“幼麟”留下的鳞片,做一场法事,行招魂法术,一段时间后,确实能让幼麟感应并且赶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