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45章 白女无常

第45章 白女无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离开市区,返回小镇寿衣铺。

    一个简陋的街边小摊,简单吃过了午饭,刚打算开车门离去,一个青年拦住出现,这家伙穿得很另类,长发很长,衣服穿得花花绿绿,肩上扛着一个破旧的旅行袋,一柄不知什么年代破扇子露出,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一脸微笑望着我,道,“兄弟,能否借一步说句话!”

    呃?

    我疑惑道,“我们认识?”

    青年是个八字眉,一看就是个乐观派,“你好,我叫周八经,八卦玄经的意思,同时也是一个走江湖的相命师,我看你面相有怪,故而特意过来想提醒一句。”

    算命的?

    我道,“你好,我叫林三,面相有怪,我最近运势很差?”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看相算命的人,不过师父说过,大千世界,能人众多,也许是真人不露相吧?

    周八经的脸上,始终挂着一缕笑容,让人觉得亲切,道,“林兄弟,不瞒你说,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了,你的面相所显,带有不详啊!”

    我道,“那你给我看一挂?”

    周八经收起笑容,露出凝重的表情,一字字道,“已经看好了,林兄弟,你的鼻梁上出现青筋,是为凶相,有此面相的人,预示将遇到生死攸关的大难,如果出差或去陌生地需要特别小心,以防车祸、意外发生。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外出或只去相对熟悉的地方。”

    我惊道,“这么严重?”

    周八经还是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道,“不仅如此,你的印堂有黑气萦绕,呈一种黑病状,说明运势会出现问题,如果一定要外出的话,建议你在印堂处涂一点油。”

    对于算命,我一窍不通,周八经的话,听起来显得很高深莫测。

    见此,我从口袋掏出一千块钱,递过去说道,“周兄弟,能不能帮我逆转运势?从而化凶为吉?”

    周八经收了钱,道,“没办法逆转,这是你的命数,你记住我刚才所说的话,也能逢凶化吉了。”

    说完后,周八经离开了。

    他走得很快,很急,手里的钱拽得很紧。

    这时,粉店老板走出来,朝我喊道,“小伙子,你被骗了,这周八经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神棍,近一段时间,在附近徘徊骗钱的。”

    我道,“不是吧?”

    这周八经说的话,有条有理,不像是胡编。

    粉店老板着急上火道,“小伙子,你真是被骗了,他那一套都是老掉牙的东西……”

    没等他说完,我上车离开了,才走几百米,又遇上了周八经,这一次,他还是大步走了过来,摇下车窗,我道,“周兄弟,还有事吗?”

    周八经道,“林兄弟,看在我们有缘的份上,再给你一句忠告。”

    我道,“忠告?”

    周八经道,“一个人的爱情与桃花运有莫大的关系,强则异性缘好,易交异性朋友,弱则反之。而一个人桃花运的强与弱,除了看八字以外,还可以从面相上看出来……妻妾宫是主夫妻关系的部位,同时也指男女关系,若妻妾宫饱满,富有光泽,那么异性缘就很强。”

    我疑惑道,“你是说,我近段时间有桃花运?”

    周八经脸色带着忧虑,“是桃花运,不过你这妻妾宫很奇怪,呈现饱满光泽,但始终有一缕黑气伴随,说明你可能会所遇非人。”

    所遇非人?

    遇到的桃花有缘无份?

    还是另有其他?

    往旁边看去时,周八经的脸色突然一变,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瞳孔放大,眼球涣散无光,仿佛在一刹那间看到了死亡?喘着急气,抬手指了指我,一脸骇然道,“兄弟……你……你自己多保重!”没等我询问,惊慌失措的周八经仓皇走远了,我在车里一头雾水。

    继续开车回家。

    半道上,车居然爆胎了,好在车速不快,加上及时握紧了方向盘,没有撞到其他车辆和行人,只得打了电话给白池,他派人过来维修,时间耽搁不少。

    再启程时,已经是黄昏天了。

    这条二级公路,很多坑洼,并不好走,弯弯绕绕的,经过不少村子、乡镇。

    绕过一个转弯,因为两旁灌木浓密,加上天阴沉视线不好,车辆还在转弯,却是看到了一个白色身影,一个白发白衣的女人,想要避让却是来不及了,“铿”的一声,后视镜,似乎刮碰到女人了?

    “不好,还真出车祸了!”

    停车,我连忙下车跑向后边查看,昏暗中,四处寻找,却看不到那个白头发白衣服的女人了?

    “我眼花了?”

    走回头,夜风飘摇,在副驾驶的后视镜上,挂着一丝白色布条,好像一张纸钱在晃动,摘下来,没等我反应,悍马车突然“哐”的一声响动,“不会……被卷进车底了吧?”

    拿出手机照光,蹲下身,车底并没有人。

    四处张望,整条公路空荡荡的,前后不见一个人,不见一辆车,夜色里,风更猛烈了一些,周围的树、杂草、灌木丛不断摇曳,哗啦啦的响音,好像一群鬼在拍手,抖了抖身体,我连忙钻上车。

    现在,我也无法确定刚才是否撞到人了?

    开车灯,继续往前开,准备到达一个乡圩,这里的路更难走,脑海里,想起周八经说过的话,更着急回去,加油加速顾不上颠簸。

    “哐哐哐!”

    一不小心,连续跌进几个大坑,我不得不紧急刹车。

    “诶……”突然间,车里响起一个女人惨烈的惊叫声,余光看回去,一抹白光闪过,我立即刹车,看向后座,却没有发现有人?

    “真遇上怪事了?”想到此,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连忙加速往前。

    开了百米不到,通过车里的后视镜,我的确发现了一个女人,白头发,白衣服,独自坐在昏暗的后座,而且一言不发,诡异的是,在她的额头上,还染着血?

    车窗有风贯入。

    女人长长的白发疯狂摇曳,四处纷飞,一根根发白,亮得瘆人,密密麻麻的好像锋利刀子在闪烁,让我只觉得自己脖子一阵恶寒。

    “滋滋!”

    我连忙踩刹车,回过头时,那个女人却又不见了!..

    看来,我真是撞到鬼了,和鬼同坐一辆车,是个活人都会心惊胆颤,这里的路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也不敢下车,想着赶到前边的乡镇再处理。

    车里速度越来越快,有时候,整个人都要抛起来。

    车里的物品,因为颠簸,不断重复往上飞出,车里显得狼藉一片。

    “咚咚咚!”

    身后的座位,不时发出撞击声,是脑袋碰到车顶的声音,同时,有断续声音飘出,是白发女鬼在抱怨,“你……你……开车……就……不……不能慢点吗?”

    车里,越发阴冷。

    仿佛寒意要从骨髓冒出,我不敢回头,只能硬着头皮加油加速。

    身后,断断续续有声音在抱怨,在惨叫。

    “大哥,我是人,不是鬼!”经过一段比较好的路段,女人再次开口,“你别疑神疑鬼了,我是鬼的话,你早被我掐死了。”

    “你真是人?”此时我才回过神,按理说,我一个正常人是听不懂鬼话的?

    “你先前撞了我,我不就搭一段顺风车而已?有必要把我往死命里送吗?”女人双手捂着头,因为疼痛,眼里的泪水都彪出来了。

    原来她额头的血,是因为撞到车顶的缘故?

    这时,也进入有灯光的小镇,在一处加油站前停下,我们两个都下了车。

    这时一个“白色女孩”,怎么说呢?因为她的头发都是染白的,全身上下,身上所有的包裹物,也都是清一色的白色,很是惹人注意。

    白色女孩发育的虽不是很丰满,但身材姣好,腰肢柔软。她皮肤很好,非常白,脸色和五官非常精致和清纯,气质如玉,但是又隐约感觉一股媚意,很是舒服,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媚得惊人。

    对于她,我只有八个字评价………“狐狸一样”、“古灵精怪”!

    灯光下,白色女孩有影子,是人,不是鬼。

    走过去,我一脸尴尬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白了我一眼,鄙视道,“你,身为大好青年,居然这么怕死。”

    我只得道,“我叫林三,你额头的伤要紧?要不我陪你去一趟卫生院吧?”

    这种小地方,也没有医院。

    女孩道,“不用了!”拖着白色皮箱,女孩捂着头痛苦离开,我三步追上去,带着愧疚道,“我……我真不是故意的,这样吧,你要去哪?顺道的话,我再捎带你一程。”

    “真的?”

    白色女孩脸一边,激动道,“我叫白女无常,你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叫鬼音寺的寺庙吗?”

    白女无常?

    肯定不是真名。

    不过她要去“鬼音寺”那种地方,看来不是普通人,我也就没有多问。

    我道,“鬼音寺,往前走几里地就是了!”

    白女无常道,“看你的表情,似乎也想去那走一走?”

    我道,“鬼音寺,最近传说是一个不详的庙宇,我一个活人,怎么可能想去?”上了车,我多嘴问道,“烧香拜佛,哪不是一样?何必来这穷乡小地呢?”

    白女无常道,“你不懂!”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