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329章 囬笼镇《十》

第329章 囬笼镇《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啾啾……枝头的鸟儿不安的叫着、躁动着。

    在囬笼镇附近生活的鸟类,也很怪异。

    它们没有鲜艳羽毛,没有轻巧身体,也没有惹人怜爱的外貌。

    那是一只只无比硕大的鸟类,如同死亡秃鹫,它们的体重,估计有五十斤,因为几乎能压垮一根根并不纤细的树杈。

    它们威严赫赫立在枝头,浑身黑羽重墨,目光如炬,简直就像是等待腐尸的清道夫。

    这种叫声,预示着今夜会有人丧命。

    我又朝老鬼使了使眼色,注意保护前边神神叨叨的寿衣店主蒋大炮。

    “终于找到了,”昏昏暗暗中,没有一点光亮,蒋大炮推开身前的枝杈,看见孤零零的坟地,他松了一口气,显然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低着头,在那自言自语道,“今天要是没找到这块石头,全家都得没命。”

    殊不知,他的儿子铁柱,已经在后边臭水沟断气了。

    蒋大炮把篓子放在地上,从坟地后头翻出来一把小型铁锹,在坟头挖了一个小坑,然后把黄纸纸钱,一张张的散开放进去。再从篓子里面拿出来两个猪肘子,端放在小坑的两边。从口袋里面掏出来小刀,一咬牙,朝自己的胳膊狠狠的划了一道,鲜血一缕缕的流进坑里。

    然后另一只手再从口袋里面拿出来火柴,嘶嘶……猛力划着火柴,随即一把扔进坑里。火焰沾着纸混着血,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呃!

    这种祭拜,也太随便了吧?

    因为蒋大炮放置猪肘子的地方,根本不是坟头,而是坟一侧。

    烧的纸钱,距离坟墓太远,不合礼数。

    一脸紧张的蒋大炮,先是擦了擦额头冷汗,双手合拢,拜了拜又道,“鬼爷爷,你可别见怪,之前我来烧纸钱放猪肘子的时候,放东西的地方,连个坑都没有,所以,这次您应该不反对我这样做吧。”

    “蒋大炮……”

    “额……啊……在……鬼爷爷……您老说……我在……”突然的声音,吓得蒋大炮一激灵,噗通的跪了下来。

    在我看来,这是鬼祟第一次,在蒋大炮坟头烧纸钱的时候说话吧!

    刚才那个喊话,我看得真切,蒋大炮身上三盏阳魂灯一下熄灭了。

    所以他能听懂鬼话。

    “蒋大炮,这两年来,你做的还不错,可是你要知道,死人的生意做起来是要折寿的啊。”一股尖锐的鬼音,很有力度,穿透地表涌出。

    “我,我知道,做这一行,也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迫不得已嘛。”蒋大炮浑身发颤念道,他的身体缩成一团,整个人的神经绷得很紧。

    “那你想过自己死后会下地狱嘛啊”

    “回鬼爷爷的话,我是想过,但是我必须这辈子让我儿子好好过。婆娘死的早,我不想儿子没母爱还和我过苦日子”说道儿子的时候,蒋大炮明显底气有些足了。

    随后一阵静默,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静的让人害怕。

    “蒋大炮……既然你说你不怕下地狱,那你就去吧。”

    “好,好的,鬼爷爷,那我走了,你好好享用”蒋大炮一点都不想在这地方呆了,转身就跑了,没走几步,他就觉自己脑袋疼,但是拼命忍住,这地方太悬乎。

    嘭嘭……

    蒋大炮双手抱头,露出头痛欲裂的表情。

    嘭嘭……嘭嘭……

    他的太阳穴一股一股的,可蒋大炮还在强忍,似乎要赶紧回家才安心,他已经忘记了,那个鬼祟让他下地狱,他是走不回寿衣总店的。

    嘿嘿……蒋大炮的身后,那片矮坟蠢蠢欲动,有一些泥土开裂,那个看不见的鬼祟,异常得意喊道,“地狱……下地狱去吧……所有人……都该死……哈哈哈……”

    恐怖的鬼音,在这夜里回荡不断。

    “老鬼,我救人,你追踪那只鬼祟。”

    “好!”

    “一切当心。”

    “小小的路边鬼祟,我还不放在眼里。”

    顷刻间,我们从草堆蹿出,猝不及防的蒋大炮,被我一脚踹倒,同时,我将一张黄纸符贴在他额头上,又快速掐诀念咒,指印打在蒋大炮的身上各处穴位。

    蒋大炮的身体,异常阴寒。

    足足有一团拳头般大的煞气,通过地面,涌上他的脚踝,然后钻上他的脑子,这才是他头痛欲裂的病源,现在,我在替他驱除煞气。

    “你……你是谁?”蒋大炮倒在地上,想要左右翻滚,却被我双脚死死压制了。

    “救你的好心人!”我没好气道。

    “啊……”

    “啊……”

    草垛那边的矮坟,接连响起两声惊叫,第一声是鬼祟发出,第二声是老鬼的叫声,随即,就是一阵嘈杂的声响,它们一人一鬼似乎在恶斗?十几秒后,我连忙站起身,走前留了一句,“蒋大炮,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乖在这里,否则,没人能救你的命。”

    老鬼这边。

    地面一片狼藉,身前一座矮坟开裂了,半米深的坑里,没有棺材,没有尸骨,只有一口支离破碎的黑色骨坛……

    骨坛里,也是空空如也!

    鬼祟逃了?

    我问道,“老鬼,什么情况?”

    老鬼道,“这家伙很狡猾,比毒蛇还要狡诈,和我对视的第一眼,就抱着自己的生前骨,钻地逃走了,并且,还触发了他暗中布置的几个陷阱……”

    我道,“有办法找到它吗?”

    老鬼道,“估计难了。”

    “啊……啊……铁……铁柱……你怎么死……为什么……”身后,那条囬笼镇的臭水沟前,蒋大炮抱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正哭得天昏地暗。

    无比凄惨的景象。

    “噗!”

    我和老鬼刚赶过去,想不开的蒋大炮,一头撞向了旁边石头,根本来不及阻止,他的脑袋开瓢,红的、白色的东西一股脑流了出来,恶心至极的场面。

    “收!”

    老鬼手一划,将蒋大炮离体的魂魄封入纸符内,我疑惑道,“老鬼,你这是干嘛?”

    组织魂魄升天,这可是大忌?

    老鬼解释道,“那个鬼祟,要让蒋大炮下地狱,很明显,他要吞食这个魂魄,现在的情况,我们就来个请君入瓮吧!”

    我眉头一动,道,“在寿衣总店?”

    老鬼道,“那里不是很多寿衣吗?”

    “呼呼!”

    茫茫夜色里,有风刮过,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在远处看不见的角落,有一对鬼祟眼眸在恶狠狠盯着我们?看不见,可以预知危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