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304章 猟

第304章 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陵园鬼牌位。

    在我看来,似乎能压塌一切阴魂死物,甚至是深山老尸。

    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鬼祟、恶尸、野怪……能与陵园鬼牌一争高低。

    目级、狱卒级、狱将级、狱帅级。

    恐怕只有狱帅级的巨擘存在,才能在陵园牌位底下勉强存活。

    脚底下的巨大鼋鼍,其实与我差不多的道行,都处在狱卒级层次,它的战力凶猛,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一具堪比恶鬼船般的坚固躯体。

    “你……你是伊大人?”鼋鼍战战兢兢说道,它个头太大了,每次说话吐出的腥臭怪风,平静的湖面,都会涟漪一阵又一阵劲浪。

    “鼋鼍,刚才的账,我们怎么清算啊?”我一字字念道。陵园鬼牌位在手,让我平添十分的底气。

    “伊大人,您尽管吩咐……”鼋鼍回道。

    “陪我走一趟幽咒学院。”我说道,

    “去干嘛?”鼋鼍微微抬起头,没有原先那般惊恐不安了,显然它也感觉到我没有多少杀意。

    “救一条黑狗!”我简单道。

    “就为这事?”鼋鼍动了动巨大身躯,两颗一米近宽的眼球,闪烁异样光芒,显得很不理解,我道,“你那个仇敌?院长,暂时不在学院里,快走吧!”

    “轰……”

    “嘭……”

    ……

    山谷震动,浑浊湖水翻滚,鼋鼍掉头往外走去,受困于庞大体型,它动作并不灵活,好在它的步子足够大,速度不是很慢,走着,我问道,“鼋鼍,你以前究竟吃了什么东西,怎么个头能长成这样?”

    鼋鼍,按照古史记载。

    大小不一,可是也没有能长成这样的,即便是“返祖”,也达不到这一号体型。

    鼋鼍发出粗沉兽音,“回伊大人,当年在堕日岭,我误食一种果实,躯体不断膨胀,不到半月时间,体型增大三倍不止,就成这模样了。”

    还有那种果实?

    我无语道,“那你一顿要吃多少东西?”

    这个庞然大物,在我看来,绝对不能带回七杀庄园,我那个一穷二白的小庄园,余粮不多,不可能养得起这一尊大“佛”?鼋鼍开口道,“伊大人,现在的我,算不得一个活物,我体内的血脉已经被神秘的“果实”彻底改造,每一顿吃那些山石泥土,也能活下去。”

    “吃泥都能活?”

    我无语道,“你也算是绝无仅有的品种了。”突然间,又想到一个事情,问道,“鼋鼍,你怎么与?院长结仇?该不会是因为那种神秘果实吧?”

    诶……

    鼋鼍发出无比沧桑的语气道,“正是,不过发现神秘果实的地点,他不可能得到的,即便把我杀了,也不可能。”怪不得十几年来,鼋鼍一直被封在湖底。

    能让躯体奇迹般胀大数倍的果实,我并不感兴趣。

    鼋鼍顺着笼罩在茫茫黑夜中的山峦,踏平一切草树、灌木、石块往上,快到达台阶时,我跳下地面,在一旁走动,并且道,“鼋鼍,我的来历不想泄漏,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鼋鼍口吐猩风,道,“懂!”

    这一刻,它那对巨大的眼球里,折射出的光芒,充斥着可怕的戾气。

    “噗噗!”

    外围的台阶,纸糊的一般,被鼋鼍一丈丈踩碎,惊起尘烟时,大量的泥石滚落山脚,引起大动静,上方的学院大门已经开启,一群人影走出。

    算不上是人。

    因为他们都能凭空漂浮,为首的一个,赫然是颇有几分儒气的晝学士,在他身后,是一众年轻的男女,此外,也有一些外貌奇特的怪人。

    “鼋鼍……你好大的胆子……事到如今……还敢兴风作浪……难道你忘记了……当年?院长放你一条生路的恩德?”晝学士开口质问,他浑身缠绕及其恐怖的阴火,墨色火焰,一串串在疯起,如食人的藤蔓在舞动。

    其他男女,也都面露狠色,同仇敌忾望来。

    “恩德?”

    鼋鼍也不是个善茬,咆哮几声后,高高昂起丑陋头颅,恶狠狠念道,“将我封在暗无天日的湖底,十几年了,不得移动一步,生不如死的渡日,这就是恩德?既然如此,我就将这种所谓的恩德,赐予你们,赐予你们这栋学院……”

    阴风骤起,乱石穿空的画面。

    不等我发出号令,野蛮无比的鼋鼍已经横冲直撞往上了。

    这晝学士虽然道行高深,可是终究比?院长、老鼋鼍低一个层次,他也只能带着一众学生避退,不敢正面斗杀。

    “轰!”

    整扇门户猛烈晃动,遭受了鼋鼍可怕一击,只是没有坍塌。

    门户上密密麻麻的凌乱鬼纹,闪烁亮光,交织出一层层的咒网。

    “吼吼!”暴躁如雷的鼋鼍继续冲击,五次后,摇曳的学院大门终于还是倒塌了,此时,学院内,接连冲出几道影子,都是些沧桑老头,一个个看着风烛残年,油尽灯枯的模样,不过动起手来丝毫不含糊。

    咬着牙,在一旁干着急的晝学士,却是朝我发出咆哮,“伊庄主,不就是扣了你一条宠物狗,有必要清楚这一尊恶物吗?你的罪,罄竹难书。”

    哼!

    我反驳道,“那原先在半山腰,谁要将我一击害命的?”

    这一下,晝学士说不出话了,脸如猪肝,“你们尽力抵挡!”

    说罢,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晝学士离开了,凌空飘回学院深处。

    皮糙肉厚的鼋鼍,没有什么法术,只有蛮力,不断扭动躯体时,横扫一切,它没有过多与几个老东西纠缠,一心只想毁灭这幽咒学院的建筑……

    “基业不能毁。”

    “快阻止它。”

    “老晝跑哪去了?他可是副院长,难道关键时刻害怕当逃兵了?”

    “不对,他去了那个地方!”

    “难道要释放那个还没完成制服的鬼怪?”

    ……

    几个瘦骨如柴的老头,一言一句议论着,他们的话,也引起鼋鼍注意,它的速度更快了,忍着一幕幕鬼火攻击,继续撞倒其他建筑。

    我早已趁乱离开,暗中制服一个长发女孩,在看清我脸庞的瞬间,她眼睛里的瞳孔在快速放大,“你……又是你这个色狼……无耻的家伙……”

    呃?

    我也惊道,“女鬼宿舍区,是你发现我的?”

    长发女孩长得还算好看,五官很正,皮肤也很柔滑,只是她眼眸里的阴火,稍稍让她多了几分狰狞,“恶贼,快放了我,否则你……”

    她话没说完,便被我一巴掌拍晕了。

    人有生老病死,鬼也有七情六欲,逃不过这个冥冥中的阴阳枷锁。

    所以人有的征兆,鬼也一样昏倒。

    没等我找下一个目标,已经依稀听到低低的犬吠声,踹开一个仓库门,就看到被五花大绑的大黑狗,它的狗嘴里,还塞了一块破布,样子显得很狼狈。

    “吼……”

    突然间,大地震动,可怕的波动从学院深处传来,走出去,就看到一头又饿又有尖牙的怪物,敏捷矫健,压碎几株树木后冲了出来。

    锋利的前爪,以及估计一口能咬断百炼精钢的巨齿,看得人无比震撼。

    我愣在原地,“这是什么物种?”

    大黑狗吐出一个字,道,“猟?”

    我道,“真是一头猟?”

    大黑狗拔腿就跑,同时狗吐人话,“这种鬼东西,传说连山神都能吞食,属于是贪婪、凶恶的代名词,世间,几乎没有生物能和它匹敌……”

    快如闪电的猟,有着一对恶鬼般的凶猛目光,它冲去战场时,其他学院几个老怪物同时撤退。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怕人的吼声,我回头一看,只见那边还有一头猟,张着血盆大口,像在搜寻什么猎物,正贪婪而而凶恶地向四周张望。

    只见它昂着头,张着血盆似的大嘴,打了个哈欠,然后吐出一条血红的舌头,舔了舔尖刀般的牙齿,翘了翘钢针似的白胡须,全身抖了两抖,便迈开大步走来。

    它的长相不敢恭维。

    犹如一头被关押了上千年的怪物,十分孤僻的性情。

    整个躯体除了可怕怨气,再无其他。

    望过去,在它外围四面八方,百米之内,竟然没有一个生物影子。

    学院的男女,一个个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它那凶恶的大眼睛,贪婪地向四周张望着,一条大尾巴不停摇摆,最后贴着很近,涌动戾气冲向鼋鼍那边的战场,我和大黑狗紧绷的神经才松下来,顾不上鼋鼍的生死,从另外一边闯出去了。

    今天,对于幽咒学院的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伊庄主,这次的祸,这次的罪,你逃不掉的,等解决了鼋鼍,接下来就轮到你了!”我和大黑狗到达山脚,上边阴暗处,是晝学士在说话。

    我们还是走回了庄园。

    “大黑狗,你说那晝学士,不会真命令一头猟,来血洗庄园吧?”我问道。

    “听他的语气,不像说假话?”大黑狗底气发虚道。

    看它的表情,已经有“逃兵”的迹象。

    “怕个锤子,我有陵园牌位,可以压塌一切死物,如果那两头猟一起杀来,让它们有来无回!”我开口道,不过大黑狗对我的话,显然存在十分的质疑,“林三,你就别死撑了,该跑还是要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

    我道,“再观察情况,不对劲再走。”

    猟。

    如其名,天性无比凶残。

    比许多千年厉鬼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单单这个“猟”字,在灵异一行里,就能掀起滔天巨浪,注意证明它们的恐怖。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