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85章 罗刹鸟《三》

第285章 罗刹鸟《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曲家。

    到达时,已经接近夜里八点,天空上月明星稀,大地下也阴沉沉的,进如曲家后,曲晓曼的失踪,让这家的氛围很沉重,没有一点欢声笑语,望来的人一个个苦着脸,显出压抑的背上表情,偶尔间,在里屋深处,还能听到老妇人抽泣的声音。

    见到曲和平时,他和我想象中的一样,一脸憔悴,枯黄的脸庞上还流离着悲伤表情,眼皮泛黑,估计很多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寒暄一阵后,曲和平也知道我和老鬼的身份、来历。

    我问道,“曲先生,你女儿失踪到今天,警察局那边都没有什么线索?”

    曲和平叹了口气,又老泪纵横道,“没有,两位大师,你们可一定要帮帮我,我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咚咚!

    里边,又走出一个青年,板寸头,人长得高大健壮,穿着也很潮流,看打扮应该是个健身教练,他是曲晓曼的丈夫,名叫李东央。

    我道,“曲先生,你能找一件你女儿平时随身穿戴的东西吗?”

    曲和平一愣,道,“大师,有什么用?”

    我回道,“有用!”

    眼下,是先确定曲晓曼的生死,最好的办法,那就是烧物祭拜。

    人死灰沉。

    人过世了,才能接受拜祭的东西。

    可判断曲晓曼是活着,还是枉死。

    十分钟后,在曲家门外,一团火焰升起,原本没有风的夜晚,却突然刮来一阵阴风,各种灰烬乱飞,火焰也变了色泽,从昏黄变为血红……

    在这夜里,异常的刺眼。

    曲和平瞪大眼睛,震惊万分道,“大师,这火焰……怎么会这种颜色?”

    李东央却是道,“会不会是烧了什么东西?”

    我没有说话,只是和老鬼对视一眼,等火堆熄灭后,才说道,“曲先生,这事有些奇怪,我们两个必须沿路线走一趟,观察情况再说。”

    没有多逗留,我们两个离开了。

    路上,走在夜色里,老鬼感慨道,“没想到……会发生……祭火变红的怪事……这属于横死之兆……看来曲晓曼已经凶多吉少了……”

    曲晓曼已经死了。

    而且是遭人谋财害命。

    我道,“曲晓曼,自从与李东央结婚后,一直没有出去工作,没有什么复杂的社会关系,而且出身这么好的家门,怎么会与人结仇呢?”

    老鬼道,“可能是回娘家时,遇到歹人了吧?”

    我道,“只有这个解释了。”

    “咔咔!”

    身后,有树枝折断的清脆声,我和老鬼连忙止步,觉察不妙,然后箭步往回冲。

    “他奶奶的,谁跟踪我们?”老鬼有些火冒三丈道。

    路旁的草丛里,有几个凌乱脚印,说明那个人走得很匆忙,我道,“算了,可能是曲家人暗中尾随吧!”紧接着离开了,想走一走那片坟地。

    路过一片玉米地时。

    周围的空气温度骤降,似乎有什么阴魂游荡?安静几秒后,枯萎泛黄的玉米地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怪异动静,这大半夜的,好像有人在摘玉米?

    望进去,也没有光亮。

    老鬼冒出一句,“阴魂鬼祟,不去找活人吞食阳气,跑来这里偷玉米?”

    违反常理。

    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

    绕过了十几米,站在高处,看到一个满头大汗的老头,正在里边摘玉米,身旁还有一个白色袋子,一旁挪袋子,一边摘玉帝,老头的动作很快。

    我摇摇头,道,“我们走吧!”

    老头只是一道阴魂,之所以在这里摘玉米,肯定是与生前做的事有关,执念不散罢了。

    老鬼眼里,闪烁异样光芒,道,“老林,这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我道,“什么?”

    老鬼道,“他身上的气息,似乎阳寿未尽?”

    我道,“不理他,先走一走坟地,看能不能遇上那只恐怖罗刹鸟。”

    传说坟墓废墟里有太阴积尸之气,久而化作罗刹鸟,个头跟灰鹤差不多,能变幻害人,爱吃人的眼睛,与药叉、修罗、薜荔是一类东西。

    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上空,光线暗淡,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高大的古树被黑暗模糊掉棱角,远远看去,似血肉模糊的脸孔,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细雨,淅沥的雨下在黑夜里,所有东西都很潮湿,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呜呜呜!”

    荒凉萧条的坟地,在夜里,确实很不平静,各种阴风刺骨的夜风在浮动。

    不远处,在一些坟头上,还飘着粼粼鬼火。

    忽暗忽明,让人不时心头发麻。

    而且远处灌木丛间,不时间,还有一团团黑雾在穿梭游荡,使得这片区域十分嘈杂。

    “小心!”

    老鬼喊话时,我本能弯腰,顷刻间,一团黑雾贴着头颅划过,气息阴寒。

    “本天师在此,谁敢妄动,必定让你等灰飞烟灭!”老鬼怒了,直接口吐鬼话,怒目圆睁望着各处,他身上的威势也扩散出去。

    嘈杂喧嚣的坟地,顿时安静下来。

    老鬼又道,“这些鬼东西,也是欺软怕硬的主。”

    我道,“走吧!”按照地图指示,冯志高遇到罗刹鸟的位置,就在前边不远处。

    突然间。

    前边的空旷地带,一株诡异到极点的枯树,拦住了去路。

    白骨般腐朽的枯树,被斩了首,双手伸向天空,无语申诉。挂在树枝下的麻绳,被风沉重地吹动。

    树杈下,居然飘飘曳曳挂着一具尸体。

    衣衫湿透的尸体微微摇晃。绳圈勒紧尸体的脖颈,脸部肌肉向下收缩,而喉咙里的舌根拼命伸出嘴巴,眼眶撑得很开,圆凸的眼球无神地盯着地面,或者更深的地方。

    头颅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长发。

    尸体是女的,身上穿着很普通的衣衫制服,除了脚上一双红色的女鞋特别惊心动魄,那红鞋非常旧,暗沉的红色上面有着斑驳的纹路和一块一块磨得赤露的皮色。

    一道白色闪电亮起,触目惊心的光,照亮死气沉沉的坟地。

    女尸的影子被瞬间映在地面上,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地面上还同时出现了四个人影,不,不能说是人影,枯树周围没有任何人。只有凛冽的风夹带着雨点呼啸。那是凭空出现在地面上的影子,就像人的身影,又或者,是影子从地里向上仰望。它们围绕着女尸,好像在迎接伙伴,当闪电平息后一同隐没在夜色中。

    有风拂过,停留在女尸树枝上的乌鸦惊起,扑棱着翅膀消失在月光下,哀怨的声音纠缠着风,布满整个天空,黑暗而遥远的角落,轻微的哭声半流质地蜿蜒,被雨融化在空气里,轮廓被洗刷,只留薄薄的一层,像死人的皮肤。

    “滋滋!”

    佛油灯燃起,昏黄的光在一圈又一圈扩散,再看去时,只剩下一株狰狞枯树。

    并没有吊挂的女尸?

    我道,“出现幻觉了?”

    老鬼道,“好像……她……想让我们看清楚什么东西?”

    我道,“过去吧!”

    走进枯树,这里的怨气很重,即便有风,也无法化散,脚底下的泥土很松软,蹲下身看了看,发现最近一段时间,有人掘土、回填的痕迹。

    两秒钟后。

    我和老鬼几乎是跳着离开原地,往后趔趄。

    好一会,老鬼才道,“刚才,好像有个人,在泥土里望着我们?”

    我道,“应该是那个女尸。”

    老鬼惊异不定道,“我看清楚了,女尸,似乎就是失踪多日的曲晓曼!”

    我点头道,“我也看到了!”

    就在这时,枯树之上出现颤动,周围空气的温度骤降,抬头一望,就见一只硕大的恶鸟出现在树冠上,透过月光,投落下一片黑影。

    形如灰鹤的一只怪鸟。

    它的脸很大,上边挂满了一只又一只的眼睛?在这夜里,显得无比恐怖。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