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78章 无咒路《二十一》

第278章 无咒路《二十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崎岖山道,被黑漆漆的幽暗笼罩。

    看不到一丝光亮,萧条的世界,只剩下满地的苍夷,以及人心中的绝望。

    我们三个活人,正一步步艰难攀山,身后几乎化为厉鬼的鲁大,身体扭曲飘曳空中,犹如一只跗骨之蛆般在兴风作乱,要野鬼夺人命,一阵又一阵刺骨的阴风,夹杂着碎石从四面八方涌来。

    我的扎纸术,是话化为阴魂鲁大的禁忌。

    他只是远乱,没有近害。

    “呜呜呜!”

    山谷外的林子,那处堆满白骨的烂泥地内,一群身披血衣的鬼影冲出,最前几位是抬棺匠,八鬼抬棺,上边坐着一个满脸沧桑的白发老人。

    面容苍老的老人,眸子折射刺眼鬼火。..

    虽然老人生前名叫毛复生,可也是阴魂,而非有血有肉的活人了。

    毛复生、鲁天涯、戈青山三人,在当年旧时代,皆是灵异一行里的奇才,才临近三十岁,正直壮年,已是各自家族门派里的领军才俊,风头一时无两,外出闯荡时,机缘巧合,在外界那座锈迹斑驳的破塔前相识,一场斗,一场结识。

    随即,三人各自施展本门法术。

    花费半年时间,终于开辟了一条阴阳通道,便悄无声息进入传说中,有着各光怪离奇的无咒路。

    无咒路。

    却有禁咒。

    为了利益,三人反目为仇,最后却都落得不人不鬼的悲惨下场,令人唏嘘。

    “老林,你说起码的那个年轻仔《酆》,是毛复生的什么人?”老鬼喊道,“这该死的酆,不是什么好鸟,明明是死人了,还想着求取活人妻,真是不怕恶果加身,五雷轰顶。”

    我道,“他……应该是毛复生的孙子吧!”

    啊?

    老鬼惊道,“不会吧?这做鬼了还在繁衍生息?”

    我道,“老鬼,以后你死了,估计你都想娶个貌美如花的鬼妻呢!”

    在夜色里疾走,老鬼没好气道,“老林,我可没你那么好心思,死后,我只想安安稳稳求个转世投胎就行了,而且,保准我下辈子,能投个大富大贵的好人家。”

    我调侃道,“你想得美。”

    没来得及发笑,中间的白女无常再次出现异变,她身上的衣服居然在一点点变红,而且上边,还莫名出现一些喜气的云彩图案?

    更有一段诗词鬼文字在诡异般浮现;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阴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鬼王带笑看。

    每一个字的线条,恒乱凌杂,犹如许多细小的毒蛇在爬动,随后,更似无数密密麻麻的触手在疯长,看得人头皮发麻。

    老鬼惊道,“毛复生的本事真大啊?隔空,都能让活人发生变异?”

    我道,“不是隔空,那些鬼祟,就潜伏在我们四周。”

    虽然感觉到了细微的《鬼力》波动,可四处张望,却看不到鬼影,这让人只能心急如焚干着急,“老鬼,这世上,还有什么鬼可以隐迹无形?”

    老鬼道,“有!”

    我连忙道,“快说。”

    老鬼道,“在滚滚大火里,惨遭焚毁的人,骨头渣都不剩,阴魂也逃不脱阳火焚烧。”

    呃?

    我疑惑道,“被大火烧成灰烬,那不是一了百了,还能剩下什么?”

    老鬼道,“求生的本能,阴魂会附身在灰烬中。”

    老鬼话没说完,突然划动手上铜剑,往头顶一划,砍破了一团雾气,并没有凄厉惨叫声,老鬼却是道,“老林,要小心,这女鬼心生杀念了。”

    给白女无常化“新娘妆”的女鬼?

    观察了一会,我忽然想到个好办法,“老鬼,想办法用鬼话咒骂她,最好能彻底激怒她,只要她体内怨气一出,就会暴露方位了!”

    没等我多解释,老鬼已经对着“空气”骂上了。

    他的话,要多难有多难听。

    果不其然,周围本就混乱的死气,变得越发沸腾了。

    身后,目露凶光的鲁大,飘在空中尾随而来,还在对我们三个活人纠缠不休,要不是“毛家”那支鬼影队伍出现,我早把他封印了。

    一路摸爬滚打往山上爬,有路就走。

    这时候,顾不上观察地形了,要是被毛复生赶到,白女无常肯定凶多吉少。

    “老林……女鬼……在我背上!”老鬼突然冒出一句,我已经察觉,扎纸刀顺着老鬼的脑后跟划过,“呜呜呜”的几声鬼叫,同时,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坠地,只不过,被我砍成了两段,在地上翻滚、挣扎。

    我连忙道,“老鬼,别看了,快走!”

    老鬼问道,“老林,不杀了她?等一下她重组鬼躯,还是会暗中害人的?”

    我道,“放心,扎纸刀染有我的血,她无法隐迹。”

    不知为何,越往山上走,我这心里就越发不安,总觉得在更高处,似乎隐藏着什么野兽怪物?

    搀扶白女无常走动时,我还是留心观察了地形,不多时,我全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冰冻了,声音发颤道,“老鬼,大事不妙,我们好像又走向幼麟巢穴了?”

    老鬼惊道,“不会那么倒霉吧?”

    我道,“不会有错,就这这一座山。”

    老鬼倒吸一口冷气,道,“我们绕路吧?天性凶残的幼麟,可比鲁大恐怖多了!”

    “呜呜呜……”

    山脚下,上百厉鬼组成的一支队伍,正在贴着山石飘上来,为首的,正是一脸衰老病态的毛?,也就是毛酆的父亲,他们出自无咒镇,有着严格的铁律。

    前后落位。

    一前一后,死气沉沉的山脚下中,仿佛一条百米长的红色大蛇在大山中爬动?

    老鬼无奈道,“这可不是一条吃人的蛇。”

    我道,“被他们捉到,恐怕我们两个的魂魄,都会被争先恐后分食。”

    “嘿嘿……”空中飘着的鲁大,得意洋洋道,“看来不止我想要你们的命,别跑了,乖乖站在原地,等待死亡的审判吧!你们既然杀了鲁胖子,休想得到全尸。”

    我反骂道,“靠,这个年代,你们鲁家,怎么出了你们两个兄弟败类,不做正道事,与鬼祟为伍,真是玷污了鲁门的千年颜面,给祖宗抹黑……”

    老鬼更直接喊道,“鲁大,死了就死了,滚一边去。”

    中间的白女无常,情况越来越不对,已经无法正常说话,我皱着眉宇道,“难道……暗中尾随我们的,不止一个女鬼?”

    老鬼道,“无咒镇的队伍,飘上来了。”

    我连忙道,“快走,钻进幼麟巢穴再说!”

    老鬼瞳孔在快速收缩,“真要进入那种鬼地方?凶残的幼麟,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道,“你宁愿对付一头还没成长起来的幼麟,还是对付上百狰狞的厉鬼?”

    老鬼咧了咧嘴,没有过多的权衡犹豫,说道,“那还是进洞窟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