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64章 无咒路《七》

第264章 无咒路《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嶙峋怪石滚落,掀翻尸块钻出的这头变异壁虎,比人还大,四爪死死抓在岩石上,居高俯视。

    这不能算是活物了,毕竟它躯体缠绕煞气。

    一对眸子森然发绿,周围本就冰冷的温度,急剧骤降,让人脊背冒凉气,变异壁虎裂开的口子,一嘴黑绿色的牙齿,沾着一缕缕恶心粘液!

    这些粘液绝对蕴含剧毒,想到此,我们四个活人不由远离几步。

    它很像是电视上见过的科莫多巨蜥,沾身即亡的一种恶物。

    “吼吼!”

    两声沉闷的低吼发出,奇怪的是,看似穷凶极恶的变异壁虎,并没有朝我们扑杀过来,依旧站在满目苍夷的石头坟堆上。

    “不好!”白女无常惊道,“这只是一只巡逻的死物,它在呼唤其他同伴苏醒。”

    我疑惑道,“不可能吧?”

    白女无常却是道,“快往山上走。”

    见我们离开,原本沉默不语的变异壁虎终于动了,摇摆着黑幽幽的一条粗尾巴,踏碎十几块锈迹斑驳的石头,从后边猛力冲来。

    “噗!”

    一枚三寸棺钉,不偏不倚钉入变异蜥蜴的前额,没有白色脑浆飞溅,也不见一滴血冒出,老鬼一头雾水道,“这……这大家伙是一头死物吗?”棺材钉能钉尸,尤其能破尸体怨气,但是钉不了阴魂。

    棺材钉定尸。

    白符纸伏鬼。

    这一次我出手,几个闪转腾挪,然后翻身跳到变异壁虎后辈,符纸一落。

    “老林,快躲避尾巴……”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老鬼的喊叫声,往后一看,一条粗木般的强劲尾巴,已经横扫千军般朝我右侧扫来。

    “白纸符箓也没效?”我一个纵跳,跃到旁边一处石碓,刹那间,却在恒乱堆积的石碓下,发现一堆触目惊心的绿色眼睛,“老鬼,带他们先走!”

    一咬牙,我抽出扎纸刀,眼下只能大开杀戒了。

    现在的我,已经是“狱卒级”的道行,不是“目级”的弱小力量,对付庞然大物的“卧龙”、“冢虎”很艰难,可是对付这些小一号的变异壁虎,不算难事,在我看来,还是能轻松手到擒来解决的。

    在变异壁虎扭转身体的瞬间,扎纸刀已经破开它的脖子,黑血喷涌时,它半颗脑袋立即无力耸拉下来,那张满口绿牙的恶嘴,喷出的一大堆黏糊糊的液体,昏暗中,不知道那是血,还是唾液……

    我走上前,抽回扎纸刀,不理会变异壁虎直挺挺倒下的躯体,大步朝老鬼他们的方向追去。

    “呜呜呜!”

    踏着怪石前进,刚走了二十几米,最高处的山上,在那看不见的幽暗里,突然传下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沉闷如雷,当真是撕破夜里宁静,震耳欲聋。

    “白女无常,老鬼,邱一……但愿你们没事!”我自言自语道,再次加快速度,奇怪的是,四面八方簇立的一座座巍峨石碓坟,蠢蠢欲动的壁虎怪物,在那种恐怖声响过后,一头头隐没地底,没了踪迹。

    更高处的山上,似乎更凶险?

    半个小时后,在一个洞窟旁,我总算追上独自发牢骚的老鬼,也看到气喘吁吁的邱一,可是环视四周,却不见白女无常的影子?

    便问道,“老鬼,白女无常呢?”

    老鬼道,“安顿下来后,她说要去查看情况。”

    我几乎是吼着喊出来,道,“去哪了?”

    老鬼被我怒视,脸上露出几分委屈,道,“她去了最高点,我本来想跟去的,白女无常却要我照顾邱一,所以……”这不是胡闹吗?

    揣紧拳头,站在昏黄佛灯光亮旁,我责备道,“老鬼,你真是胡闹,先前你没有注意到,山底下,那只近百米长的厉鬼迎亲队伍,就是奔着白女无常而来吗?”

    无咒路上的厉鬼迎亲队伍。

    为什么看准了白女无常,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那支队伍似乎手段通天?

    说罢,我连忙往上走,也不理会老鬼着急的喊声。

    高山之上,当真是一片死亡之地。

    白骨遍地。

    阴风呼号。

    世上无法言尽的死亡,在这里似乎都能看到,因为抬头看去,能看到一座座笼罩在黑雾中的山头,这些矮山,不是泥石对垒,而是难以计量的骨骸堆积而成!

    一扇“骨门”被我推开。

    “呜呜……”

    一股阴风迎面扑来,就像打开了地狱的大门一般,森然恐怖的气息瞬时间弥漫出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为了白女无常的安全,往里探望一眼,我还是小心走了进去。

    眼前的景象太恐怖了,这里天色阴惨惨,光线无比暗淡,满地都是白骨,森森骨骸堆积成许多大大小小的骨山,黑色的带状云雾在白骨山间缠绕、飘动,阴风怒号,许多白骨被吹得不断颤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令人毛骨悚然……

    “咯嘣咯嘣”

    这些骨骸也不知道堆积了多久的岁月,不小心踩在上面,发出阵阵刺耳的碎裂的声响。

    挣扎着,艰难登上一个高处,四处扫视。

    在高空中向下望去,阴森森的高山之上,到处都是骸骨,到处都是骨山,森然无比。

    来到这里后,因为惊恐,我也不敢随意开口,只能不断抹去额头冷汗。..

    “那是……”

    只见不远处,几座百丈白骨山并立在一起,一个完全是由白骨搭建而成的宫殿矗立在几座骨山中央,魔气缭绕,白骨殿显得阴森而又恐怖。

    隔着很远,依旧能感应到一股无比邪恶而又强大的气息。

    “尸仙躯壳……不会就在那骨殿里吧?”我正说话时,出入口的位置,一抹红光闪过,虽然短暂,我还是勉强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穿红裳的女人。

    像是穿戴一套血红色的新娘衣衫?

    不过她的头发,却还是白的,赫然就是白女无常,我连忙跑下山,夜色里,跟着那道红光一路狂追,让人无奈的是,白女无常速度很快。

    同是“狱卒级”的道行,白女无常掌握有一门“禹步”法术,此时,我只能望其项背。

    白女无常走的路线很奇怪,歪歪扭扭,如毒蛇爬动的痕迹。

    地势越来越低。

    远离石头山,不多时,已经到达一望无际的平原,死气沉沉的荒源,前方,赫然是那支近百米长的迎亲队伍,鲜衣怒马,新轿鬼夫……

    至始至终沉默不语的白女无常,红裳飘曳,迎着阴风黑雾,一步一步正朝赤红如血的鬼轿走去。

    “白女无常!”

    “白若冰!”

    “诡局队长!”

    “老婆!”

    ……

    无论我怎么呐喊,白女无常都不为所动,听不进人话,她一举一动间显得僵硬,四肢不怎么协调,明显是被鬼迷眼了,隔着三十米;

    白女无常已经上轿了……

    那些没有丝毫表情的鬼夫、厉鬼,目睹着这一切,从最初的面无表情,此事已经是露出笑容,比哭还难看的笑,一张张鬼脸突显狰狞!

    就连几头高大威猛的鬼马,也咧着嘴,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容。

    “咚咚!”

    “哔哔!”

    “哗哗!”

    各种急促不一的乐器声骤起,不像是普通家庭娶妻的欢快乐曲。

    听在耳中,宛如一支凄凉送葬曲。

    “那是我的女人……谁能带走……”我口吐鬼话,脚步频率更快。

    刹那间,一股剧烈阴风扫来,鬼雾遮掩。

    这些阴风好像有手,我的双腿举步维艰,无法快速冲去,等“迎亲”队伍远离五十米后,我才恢复行动,连忙追上去,可是又是一阵阴风铺天盖地压来。

    反复几次,都是徒劳无功。

    即便是扎纸术,此时也失了效用,我总算想明白了,这些厉鬼的身上,一定有一宗可怕鬼器,才能阻拦我的几种手段,不再尾随追赶,只能回头。

    余光看去,那座飘飘曳曳的鬼轿,在各种红衣厉鬼的簇拥下,渐行渐远,不由间,心头一阵疼痛,白女无常是我喜欢的女人,唯一认定的伴侣。

    却要被“鬼祟”娶走了?

    一咬牙,我再次冲上那座骨殿,这一次,没有半分谨慎,而是横冲直撞闯了进去,故意制造声响,目的,就是要惊动骨殿中的死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