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9章 护龙墓

第29章 护龙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惨白色的光立即变成了无底洞的黑暗,翻滚的阴云带着梦魇,遮住仅有的一丝光线,也是而越发显得阴暗,人在当中奔走,窒息而又绝望。

    突然之间,“喋喋”一阵怪声响起,成片的乌鸦全都飞离逃走,声音就从身后不远响起,顿时让人毛骨悚然。

    “这……这是什么声音?”我的声音发颤,话刚说完,“咯吱……咯吱”刺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我僵硬的脖子机械般的转向那声音。

    “你……你不是……老九”阴风刮过,我带着莫大的恐惧喊了出来。

    老九的体内,似乎多了一个恶魂?

    刚才的阴森怪声,是从老九的喉咙里发出的,我绝对没有听错。

    脚步一下停下,邱一手持三尺木剑,左手托着阴阳镜,露出戒备神色,“老九,你号称不怕天地恶物的强人,也被恶魂附身,真是让人失望啊?”

    “嘿嘿!”

    老九的嘴里,居然有一缕缕黑烟飘出来,他黑糊糊的脸色,一阵闪烁,变成了诡异的墨绿色,高大的躯体,此刻如巨型卡车一般,两支宛如灯笼的严重泛着幽幽的鬼火,顿显邪气,“邱一,阴阳道的人才青年,此次多谢你带路了!”

    即便是黑暗,也能看到邱一的脸色大变,他惊道“你是……”

    老九直挺挺站着,恶鬼一般的眸子,摄人心魄,“太平道,张鹿人!”

    邱一深吸一口大气,说道,“这片古代的坟场,第二次乌鸦啼叫时,就是你们进来的征兆吧?”

    “不是我们!是我而已!”老九嘴角勾勒诡异弧线,没说话时,他的喉咙里“喋喋”发响,恐怖森然,“邱一,你该知道我的本事?”

    邱一道,“有所耳闻!”

    老九又道,“这一片深山野林,是一处七龙文曲墓,蕴含宝贝无数,你成为我的奴役,替我一一挖掘出来,日后我可以饶你一命!”

    邱一道,“放屁!”

    话一出,邱一动了,他将手上的阴阳镜摔飞了出去,本来完好的古镜,突然破碎,锋利的镜片钻进老九的胸膛、手臂,惨叫声顿起。

    黑暗中,晕倒的戈坟摔倒地上,荡起一阵浑浊灰尘。

    往后退步的老九,发出怒喝,下一刻,一团蘑菇云状的黑烟,从老九的嘴里冲出,邱一见状,木剑一沉一起,他五个指头割破,血染到了木剑上,“叮叮”两声,木剑疾飞出去,不偏不倚钉在黑烟上。

    “嘭嘭”两声,黑烟落地,里边有鬼影挣扎着。

    只是一时半会逃脱不出。

    做完这一切,邱一好像苍老了几岁,不断喘着急气,身心疲惫的表情。

    虎背熊腰的老九摇了摇脑袋,清醒了神智,“混账王八蛋,居然偷袭上我的身。”说话时,老九开始拔掉身上的玻璃碎片,碎片刺穿了他的血管,不过老九做这一切时,好像身体不适自己的,没有丝毫的疼痛?

    看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是我的本命血,张鹿人,你就好好留在这里,喂那些死物吧!”邱一又看向我,“林三,快点,扶戈坟离开这里,那些死物上来了。”

    “呜呜呜!”

    后边几十米,那些没有“实体”的恐怖死物,一个个披头散发的枯瘦形态,争先恐后,啃食了程明程德两具死尸,此刻,又发出凄厉的呐喊声,朝我们这边冲来,一股股恶臭的风浪扑面而来,声势浩大。

    顾不上杀死张鹿人。

    我们三人拔腿就跑,朝更深处冲去,没有手电筒照光,完全凭着直觉在奔走。

    好在的是,这一片地方,除了凸起的坟堆,地势也算平整。

    阴飒飒的风吹过,孤寂荒凉的坟场似是响起一阵悲鸣的声音,像是在诉说着什么,突然间,孤寂的坟场变得有些虚幻,它仿佛开启了某一种使命,渐渐的消失了,无影无踪。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路上的坟越来越少了,却多了很多坑坑洼洼,有一些坑,两米多长,一米多宽,简直就是标准的墓坑,因为视线昏暗,也看不清,我们不得不放慢脚步。

    老九开口,“邱一,还能看清方位吗?”

    邱一摇头,“无月无星,天暗地沉,无法预见阴阳了。”

    老九又道,“这种情况,只有靠坟头师了!”说着,我们三个都将目光望向昏迷的戈坟,戈坟的脸色很差,微闭的眸子里,还有血红关冲出,突显诡异。

    葬坟花的邪妄气味,真有那么厉害?

    “你……”老九突然出手拽住我的衣领,咬牙切齿喊着,“林三,连戈坟都会神志不清,你这个没有一点道行的扎纸匠,却全程平安无事,不给我一点解释?”

    这?

    听老九一说,我也才想起来,为什么我没有迷乱心智?干皱着脸,我也说不出缘由,邱一倒是开口了,“老九,别冲动,林三虽说是扎纸匠,可是他连入门道行都不算,正因为如此,才保住了神智。”

    这时,邱一取出一个瓶子,倒出了一粒药,老九掰开戈坟的嘴,似乎是一粒辟邪保魂的药,几秒时间,戈坟苏醒了,恢复正常,一起身就发牢骚,“真是晦气,要不是之前我遭了一次伤,不至于这么落魄。”

    “咔咔咔”

    阴风中,身后有啃食骨骼的磨牙声,异常瘆人。

    不知道是跗骨之蛆的张鹿人,还是那些死物黑影。

    邱一立即道,“戈坟,现在看你走坟的本事了,能躲过今晚,才有活命的机会;这片骷髅坟场的迷障,看来是暂时过不去了。”

    走坟。

    我听戈坟说过一些,移动时,要踏一种走坟步,初始要一步重,一步轻,后续还有很多变化,不能乱了规矩,通过脚下土地反馈的震动来观察情况。

    戈坟望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冷风中,他开口道,“往前走一走,可能会有办法!”

    坟头师本事不小,不多时,我们通过一个墓坑,搭绳牵引,进入了脚底下很深的一个洞窟,这地下就像是一个墓室牢笼,没有其他的通道出口。

    也算一个避风地。

    休息了一下,我问道,“太平道,张鹿人,究竟是一个什么组织?”

    邱一回道,““太平道”创始于东汉汉灵帝时张角,缘起于事奉“黄老道”;太平道以“土”为吉,信仰“中黄太一”,崇尚黄色,头裹黄巾,奉“中黄太一”为尊神,由于当时社会腐败,政治黑暗,民不聊生,所以张角就顺势而起,提出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发动了黄巾大起义,持续了二十多年。由于起义农民本身的弱点,起义被残酷镇压,张角的“太平道”和黄巾起义成为东汉政权灭亡的导火索,一个曾经极为强盛,统治中国数百年的汉王朝就这样土崩瓦解,为后来中原大地死伤无数的三国混战埋下了伏笔,在黄巾起义中,大批太平道骨干多在战斗中牺牲,残余的信徒大都融入各个市井中,不过最近这些年,原本销声匿迹的太平道,居然死灰复燃了。”

    这岂不是一个邪恶的“太平道”!

    老九怒气未消道,“张鹿人那老东西,居然能分离一个魂出来害人,本事也是不小!”..

    邱一摇头,说道,“那不是张鹿人的魂,是其他的冤魂,被他控制,炼化成傀儡罢了。”

    戈坟也道,“老东西真身赶来的话,恐怕不妙。”

    我好奇问道,“他道行那么高,怎么,还惦记这片阳墓的金银财宝?”

    戈坟回道,“壮大太平道,需要很多的钱财。”

    老九冷哼一声,眸子都发暗红色,道,“就算死,也要把那老东西拖进火堆里,决不能让太平道死灰复燃,否则这世间,就真的乱套了。”

    说了没多久。

    直感觉这里气息浑浊,呼吸都不顺畅了?

    我望了望四周,突然瞪大双眼,“怎么回事?我们进来的入口,怎么消失了?”

    他们三个,也意识到情况的严重,连忙起身查探。

    “咚咚!”

    老九敲了敲墙壁,立即道,“不仅是进来的口子消失,这里的墙壁,也变成了清一色的青石板,这种石板,厚度估计有一米以上,用一般的刀器,绝对划不破。”

    起先我还不相信这个事实,但当我们听到敲击墙壁发出的声音时,我们信了。时间很快过去半个小时,一无所获,找不到出口,四个人,在这牢笼一般的密封空间,氧气越来越少,呼吸都喘不上了。

    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没有人开口,都在来回转圈,绝望笼上心头,死亡的感觉挥之不去。

    “石棺?”

    还是戈坟寻到了东西,在密封牢笼中央,发现一口石棺,打开一看,里边却是空荡荡的,没有入土的尸体,也自然没有陪葬品。

    石棺只铺了一层厚厚的灰烬,没有其他。

    我无语道,“这又不是出口,看来我们四个,要被活生生憋死在这牢笼里了?”

    老九却是吓唬我道,“林三,再说丧气话,我先把你脖子扭断了,省得浪费氧气。”至始至终,这虎背熊腰的老九,一直对我有意见。

    邱一也显得很丧气,“入口被掩埋,只有一口石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戈坟显得神色凝重,蹲下来,围着有些年头的石棺四处摸索着,没多久,他眼里冒出了亮光,“果然有玄机,你们看,在石棺和地面接触处,有一道小指粗的缝隙,用手指捅下去根本捅不到底。”

    戈坟起身继续解释说:“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里是个封闭的了,石棺就是移动工具,能把我们带往前往真正的墓室!终于可以离开了。”

    墓室?

    我奇怪道,“这个封闭空间,是我们暂时躲避的地方,又不是从盗洞、坟堂、墓口进入,怎么会有真正的墓室?”

    戈坟道,“林三,你还没看出来吗?七龙文曲墓,坐落在这片巨大的荒山野岭中,我们前两次进入的墓,叫做陪葬墓,至于骷髅坟场,则是一片迷障地,相当于屏障,隔绝真正的七龙文曲墓。”

    我道,“难道,我们到了真正的七龙墓了?”

    戈坟摇头,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在七龙墓的外围,还建造有一些规模不大不小的《护龙墓》,护住中央,用以混淆视听,也用来让活人止步。”

    护龙墓?

    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讲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