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18章 诡异门楼《二》

第218章 诡异门楼《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老鬼道,“那张人皮面具在哪,拿出来,我要先看过,才能想办法救你。”

    门楼,有别于家门。

    是一种通阳走阴,复杂特殊的门户,活人能行,死物能跨,在们楼下挖出的“人皮面具”,定然不会是吉祥之物,人的皮,鬼的面。

    刘锦发带在自己的脸上,自然会发生不详。

    刘锦发的脸被一块沾酒的黄布盖着,但是却能说话,所以赶紧让他儿子去收藏室里去拿东西,就那个红色的带花纹的盒子。

    刘老板的儿子匆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捧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盒子是木头的,材质有点像乌木,他捧着盒子就像是捧着一个炸弹,估计也觉得里面的东西太邪门了。

    老鬼倒是没觉得什么,走过去,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布满了咒文的红布,红布有点年月了,破旧腐朽,看着如一张裹尸布,但是里面的面具却细腻光滑,一点都不像是陈旧的东西。

    而且面具的模样跟刘老板脸上长出来的东西一模一样。

    我惊道,“怨气好重。”

    隔着一米,都能清楚感受到上边扩撒出来及其阴冷的气息。

    刘老板近乎哀嚎的绝望表情,“高人,问题究竟出在哪?我应该怎么办?”

    老鬼道,“刘老板,你脸上沾染的东西,想要取走,只能在白天!”

    说完,老鬼从背袋取出一瓶特制三阳酒,倒出几滴落在暗红色则的丝布上,顿时间,好像是几滴高浓度,带有强烈腐蚀性的硫酸,一阵暗红血雾飘起……

    缕缕雾气升腾,最后在盒子上方,形成一个扭曲狰狞的图形。

    一张更大的“鬼脸”浮现,骇然听闻。

    所有人惊退,胆小一些的,更是仓皇跑了出去,老鬼出去一支五色旗,一阵摆动,雾气开始散去,老鬼道,“没想到,还真是一个人脸上的人皮,真真实实的人皮。”

    我道,“老鬼,这太不正常了,按理说,即便一个活人被剥下脸皮,这张脸皮不应该有那么重的怨气?难道,有阴魂封在里边?”

    老鬼开始解释道,说在西域有一种刑罚,具体的实施办法就是用一种带着咒文的剥皮刀,将人的脸皮活生生的剥下来,剥皮刀上的咒文分为两面,两面各自不同,在剥皮的时候,一面咒文印在人的脸上,另一面咒文则印在剥下来的人皮上。

    这种咒文带有诅咒性质,一旦用这种剥皮刀割掉了脸皮,会连同人的灵魂一起剥离人体。

    所以虽说名字叫剥皮刀,其实应该叫剥魂刀。

    因为剥脸皮的时候会带着魂魄一起剥离,所以那种魂魄分离的痛苦简直无人能承受,毕竟这种疼痛是作用在灵魂上而不是作用在人身上。

    等脸皮剥下来之后,受刑的人也会从极大的痛苦中死亡。

    而蕴含了三魂七魄的脸皮,则会被人用特殊秘法硝制,做成一个人皮面具,传说这种人皮面具因为蕴含了灵魂,所以戴上面具后,就会跟人脸融为一体,甚至得到被剥皮人的残余寿数。

    这种制作人皮面具的方法已经失传了,但是只要用这种方法被剥掉脸皮的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转世投胎,灵魂会被困在面具里面,永远哭嚎。

    我也听得头皮一阵发麻,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恶毒的旁门左道。

    老鬼望向刘老板,继续道,“刘老板,你如果稍微懂得一些禁忌,就不应该鲁莽披带上身,现在,你无法得到被剥皮人的残余寿元,相反,你的寿元会每时每刻流失,最后油尽灯枯,身体被这张人皮面具控制,彻底成为一具带着冲天怨气的杀人傀儡!”

    刘老板眼泪都彪了出来,就差没有跪地哀求,“两位大师,你们可一定要救救我,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能活下去,这栋别墅送给你们都行……”

    老鬼道,“现在天地煞气太重,等天亮再说!”

    对此,刘老板虽然无奈,却只能听我和老鬼的话,吩咐收好人皮面具,我们两个往外走出去,还要再看一看那栋诡异的门楼。

    路上,我问道,“老鬼,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救治?”

    刘锦发的这种疑难杂症,我没有计策,只能靠出身“驱魔人”家族的老鬼。

    老鬼道,“用引魂香,配合聚魂符,也许能引出这东西来,不过你得扎个纸人当傀儡。”

    我道,“可以试试,不过细节上我们还要商议。”

    一路说着,借助街边路灯走路,我们到达了“门楼”,没有什么离奇古怪的现象,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地上的一炷香还没烧完。

    此时,一缕缕的香雾,往上漂浮,最后都聚集在门楼顶部的“匾额”位置。

    笼罩在“八塘古镇”四个字迹上。

    抬头望去,那四个大字仿佛有灵性一般,在不断吸食香火?

    我道,“老鬼,要不要上去一趟?”

    老鬼摇头,道,“先处理刘老板的事情,反正门楼也跑不了,随时可以查看。”

    “嘶嘶!”

    我们刚转身,后边的高处,突然传来一阵吐舌的诡异声响,扭头一望,只看到一抹白色闪过,顺着门楼顶部很快消失,像是一个白色的幽林,又像是一条硕大的白蛇?

    “我们走吧!白天再来!”我开口道,隐隐中,只觉得看不见的黑暗角落,有眼睛盯着我们,让人如鲠在喉,如芒在背的森冷感觉。

    早上七点多,第一缕晨曦普照大地时,我和老鬼来到刘老板的家。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俩就开始做准备,先是让人弄来了一张供桌,又点燃一炷引魂香,备好聚魂符,最后我又扎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纸人,老鬼用刘老板的心头血染红额头,然后用镇魂符贴在刘老板的心口,压制他体内魂魄,好让怨气阴魂放弃他。

    然后老鬼将人皮面具放在小纸人面前,跟刘老板说道,“待会我会用绳子把你绑起来,固定在床上,过程有点痛苦,你得忍住。”

    痛不欲生的刘老板道,“放心,我能顶得住。”

    挨过去,平安无灾。

    顶不过,日后厄难缠身,不死不散。

    那张触目惊心的面具,跟刘老板的脸皮已经融合在了一起,想要剥离,那种疼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来的,偏偏脸上的面具连麻醉都没效果,毕竟疼痛作用在灵魂上,又不是作用在人身上。

    生死一线他只能忍着。

    我们做好一切后,老鬼道,“老林,你先动手!”我点点头就拿出了一张符纸,微微一晃,符纸上就冒出了一缕火焰,他用火焰在人皮面具上盘旋了一圈,然后指着桌子上的纸人,说,“摄!”

    火焰落在小纸人身上,然后开始冒火,就在小纸人冒火的时候,整铺床剧烈晃动,惨叫骤起,刘老板发出了一声类似野兽一样的吼叫。..

    老鬼严肃道,“忍着。”

    好在有绳子绑着,刘老板疼的就算是再厉害也无法挣扎。

    老鬼在旁边也没闲着,聚魂符陡然燃烧,跟纸人化作了一团灰烬,不过奇怪的是,纸人全身都被烧成灰了,可那张脸在却愣是烧不掉。

    老鬼从灰烬中取出纸人的脸,用诛魔刺一点,那张脸的颜色就开始变了。

    紧接着我发现刘老板脸上的面具也开始消退了,以前是覆盖住了鼻子,还在继续覆盖嘴巴,现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退去。

    刘老板嚎叫的嗓子都哑了,换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个别墅里面在杀猪呢。疼痛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刘老板的叫声才缓过劲来。

    并不是因为他晕过去了,而是他脸上的面具消失了。

    “大功告成!”老鬼用一把木剑压住纸人的人脸,然后点了一滴三阳酒,阳气浸染了那张人脸,连同里面的怨气,他将纸人的人脸和人皮面具关进盒子里,盖好盖子,又用浸透朱砂的红绳密密麻麻的包了起来。

    我问道,“老鬼,这东西怎么处理?要不要一把火烧了?”

    “人皮怨气,不是普通火能烧掉的,我们带走,下次遇上个大寺庙,带去给那些高僧渡化了。”老鬼看向旁边,道,“刘老板,人皮面具我们带走,你没有意见吧?”

    刘老板正在洗脸,瞳孔一张,心有余悸道,“带走,带走,我一秒也不想看它。”

    其他刘家的人,也没有敢靠近盒子,将之当做了瘟疫源。

    随后,刘老板死活留我们下来吃午饭,无法推辞,这刘老板是个商人,唯利是图,属于无利不起早的主,也不是单纯待客,这点我和老鬼心知肚明。

    吃饭时,刘老板果然说道,“两位大师,其实我……还有一位不情之请。”

    老鬼平静道,“说吧!”

    刘老板道,“关于那扇《门楼》的事情,想必两位大师有所耳闻?”

    老鬼道,“听说一些消息,据说你派去拆除门楼的工人,在短短一天时间内,就惨死了两个?”

    刘老板垂头丧气的表情,道,“是,现在小镇上,人人都说门楼有神,拆除门楼,就相当于与神为难,会受到惩罚,两位怎么看这件事?”

    我道,“那就暂时不要动门楼了?”

    刘老板带着着急道,“这可不行,我与政府签订有工程协议,文件上清楚写明了,如果不能按时改造镇子,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老鬼道,“刘老板,你有什么高招?”

    “不敢!”

    “不敢!”

    刘老板将姿态摆低,道,“就是想在开工时,请两位高人帮忙镇场,这毕竟是关系到民生的大事?相信两位高人不会推辞吧?”

    话里有话。

    刘老板花了一百万治病,估计心里有怨,想让我们免费多帮他做件事,其他事好说,这件诡异事确是不能答应。

    坐得很稳的老鬼,直接了当道,“我们可没有那个义务。”

    气氛有些尴尬,刘老板眉头动了动,还是道,“高人,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

    老鬼道,“我们也不要你的钱,不过事成后,你要捐一笔钱给本地一个小学,这不过分吧?”拆除古物,有损阴德,老鬼相当于变相给刘老板积善行德了。

    依稀间,能听到对面刘老板“心里滴血”的声音。

    “聪明”的刘老板脸上浮起“慈祥”的笑容,还是巧妙转移了话题,吃完饭都没有提及此事,不想再损失钱财了。

    离开前,我问道,“这个门楼有何历史吗?”

    刘老板显得有些不耐烦,道,“镇子西边,卖墓碑的奎子知道,你们可以去问他。”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