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13章 獀渔村《四》

第213章 獀渔村《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老鬼留在水塘。

    我独自开车去接大黑狗,天在逐渐昏暗,四处朦胧,周围的干枯的草树,给人一派死气沉沉的景象,“獀鱼吃人”的事传遍方圆数百里,人心惶惶,此时临近黑夜,每家每户都不敢出门?

    正在开着车,右眼一个劲惊跳。

    心神不宁时,前方路上,我突然看见远处有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就像是腿脚不方便一样,我稍微加速了一下,很快我就看清了来人,这人身披一件衣衫褴褛的白衣,衣服上出现很多个窟窿,好像是被锯齿老鼠咬破的?

    破衣服如一件祭奠寿衣。

    让我奇怪的是,这人的脸色很白,惨白,不带一点血色。

    白色车灯照射上去,他脸上的人皮,简直就像是一张刚刚蜕下的蛇皮,看得人心头发毛,落下窗,有风拂过,一阵强烈的腥味飘进来,像是风干的鱼血味道。

    事有蹊跷,我皱了皱鼻子,猛力踩上几脚油门,随即我把车停了下来,看着那个奇怪的人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哥们,干什么呢?”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那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我,没吱声。

    “哥们,你身上腥味好重,该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还有最近晚上不要四处走动了!”见对方沉默不语,坐在车里,我又喊了一句。

    那人看了我一会儿,突然说:“我见过你。”声音沙哑而低沉。

    简直像一条毒蛇在口吐人话。

    “什么?你在哪儿见过我?”

    “你再想想,嘿嘿。”

    “我想不起来,你直接告诉我吧。”

    “太平间,嘿嘿……”那人说完就转过身接着一步一晃地朝前走。

    “装神弄鬼!”快速开门下车,我向那人走去,把手搭上了那人的肩膀,把那人的半个身子都扳了过来,说:“你等会儿再走。你啥意思?”

    那人阴森森地说:“因为我是死人,你也是。嘿嘿……”

    “看你是何方神圣。”心里默念一语,我手离开他的肩膀,随即扯住他肩头的衣衫,猛力一扯,出乎意料,那人的皮肤一下子就被我扯破了,碎步片连着那块血红皮肤,鲜血流了出来。

    那人嘿嘿笑着,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我们以后会再遇的!”他转过身,步伐一高一低,瘸着腿,一步一晃地接着往前走。

    像一个死人在走夜路。

    我怔在原地,心中五味杂瓶,站在茫茫夜色里,自言自语道,“这家伙是谁?该不是被一条獀鱼摇到了吧?”再望去时,那人却不在路上了?

    摇了摇头,我走上车继续行进,不知为何,这心里越发不安宁。

    接回大黑狗,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老鬼已离开水塘,到了龙凤酒楼,此时,正在观察着监控。

    “老鬼,看什么?”心神疲惫坐下。

    “找那个瘦厨师的映像,要找人,总要知道对方的面相。”老鬼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

    “哪个是他?”我凑到电脑前。

    “穿白色厨师服的!”老鬼指了指。

    “是他?”我表情怔住了,眼睛瞪得很大,一字字哑然道,“老鬼,两个小时前,天刚刚昏暗下来,在一条荒无人烟的村路上,我遇到他了,那家伙,看着像一个死人,而且浑身散发一股鱼干血味!”

    老鬼扭过头,立即道,“老林,怎么回事?”

    我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然后道,“我以为他是某个灵异势力的高人,就没有太在意,没想到,居然是我们要找的瘦厨师。”

    我将那个已经惨死的瘦厨师,当做“坟头师”对待了。

    老鬼道,“老林,你说他会去哪?”

    我道,“我看一看他遭到獀鱼攻击的画面。”

    电脑上,监控里的视频从头播放,时间是昨天下午四点,龙凤酒楼的厨房;

    清晰的画面里,两个工人将一口铁皮箱抬进厨房,瘦厨师在指挥,两个铁皮箱子被抬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不会惹人注意。

    过了一会儿,箱子里突然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继而铁皮出现了一条缝隙,缝隙处有一排白森森的牙齿在咬着铁皮,看得人倒吸冷气。

    不一会儿,铁皮就被咬开了一个圆窟窿,浑浊的水流了出来,继而一条獀鱼从窟窿处跳了出来,它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观察陌生的地形,又似乎是在嗅着水塘的味道,接着它朝着一个方向跳了出去。

    然后是第二条、第三条……

    它们排成了一排,秘密地朝着那个方向跳走了,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鱼类军队,队形整齐。

    它们去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大鱼缸。

    这时候的厨房,空无一人,厨师、服务员等都在外边吃饭,没人注意到里边诡异的画面,不得不说,这些獀鱼挑选了绝佳的时间。

    不多时,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画面里,瘦厨师耷拉着脑袋去捞鱼,当他打开装鱼的铁箱子时惊呆了——箱子里一条鱼都没有了,他又打开了另一个箱子,箱子里隻剩一条猴鱼了,瘦厨师愣在地上,四处张望,还在开口和其他人说着什么?

    就在这时,那条仅剩的鱼突然一跃而起,一口咬在了他的脖颈上,瘦厨师嚎叫了一声,摇晃了几下倒了下去,过了大约五秒左右,他又站起来了,他很平静走向鱼缸,脖子上还挂着那条獀鱼。

    随即,厨房沸腾了。

    因为一条条獀鱼蹿出鱼缸,水花四溅,扑咬向其他厨师,画面里乱成一团,惨叫声、惊叫声此起彼伏,还有各种碗碟砸落地面的破碎声。

    我皱着眉,仔细观察电脑上边画面,“老鬼,这瘦厨师怎么不见了?”

    老鬼一字字说道,“他躺进了鱼缸。”

    我道,“咬中他脖子的那条獀鱼,似乎有些不一样?”反复看了几次,发现那条獀鱼个头虽然比较小,可一对鱼眼却是惨绿色,好像被一具僵尸咬过,发生了污染变异的形象?

    老鬼道,“这可能是獀鱼王。”

    我道,“被咬中脖子的瘦厨师,呆若木鸡,立即陷入浑浑噩噩的中邪表情,也只有这种诡异的解释了。”这时,大黑狗吐着长舌走进来,道,“林三,气息都锁定,可以出去找那个被獀鱼咬死的倒霉虫。”

    没有开车,徒步走着。

    十分钟后,我奇怪道,“老鬼,这段路好像很熟悉啊?”

    老鬼也道,“似乎是?”

    又走几十米,我们这才发现,大黑狗带的路,居然是去老陈养鱼的水塘。

    那个饲养獀鱼的恐怖池塘。..

    我问道,“大黑狗,你不会搞错了吧?”

    大黑狗给了我一个白眼,铜铃大眼炯炯有神,道,“我狗爷的本事,不容活人质疑,他一定就在前边,我依旧嗅到那种鱼腥味了。”

    加快速度冲向水塘边的房子,距离百米,水塘旁边的屋子,却传出求救声。

    “汪汪汪!”

    随即,是一阵刺破宁静的犬吠声。

    “你是谁?再过来我就放狗了!”是警察队长阿文的声音,放眼望去,在屋子后边,直挺挺站着一个白衣影子,正是死了七八个小时的瘦厨师。

    瘦厨师不为所动,依旧一瘸一拐朝阿文走去。

    紧急之下,阿文解开了拴狗的链子,两条凶猛的狗犹如离弦之箭蹿了出去,裂开锯齿,一举把瘦厨师扑倒在地,一顿撕咬。

    我松了口气,道,“这下完结了。”

    “不对!”老鬼脸色严肃道,“老林,你不觉得事情很蹊跷?单凭普通家庭饲养的两条家狗,就能咬死一具荫尸?”

    我下意识道,“好像也对!”

    昏暗中,那两条狗突然不咬了,它们回过头来贪婪地看着阿文,眼睛赫然变成了红色……在这夜里,赤红的狗眼,是那样的刺眼。

    “大黑,快过去救人!”我连忙喊道。

    “汪汪!”如小牛犊体型的大黑狗,迅猛如电,几个纵跳,直接扑向两条“中邪”的狗,尘土漫起,犬吠声此起彼伏,狗咬狗的可怕画面。

    我和老鬼也及时赶到,老鬼喊道,“逃进你的车,能跑多远跑多远。”失魂落魄的阿文,额头全是冷汗,点头应了一声,慌里慌张跳上警车。

    “在我狗爷面前,你们就乖乖呆着吧!”此时,大黑狗解决了战斗,舔着长舌,露出一个“胜利者”的表情,将两条龇牙咧嘴的狗压在身下,两个厚重狗爪,将它们的脑袋重重压进了泥土。

    两条狗虽然奋力挣扎,可是徒劳无功。

    对面,瘦厨师没有慌张,干枯惨白的脸庞,始终流离一股诡笑,此时直勾勾朝我望来,“又见面了,你距离死人已经不远了。”

    忽高忽低的音符,语字也很僵硬。

    不像一个人说话。

    他的喉咙,确实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一个很深的窟窿,瘦厨师在说话时,伤口有白色泡沫往上冒涌,那条失踪的獀鱼王,似乎就藏在瘦厨师的胸膛里?

    “区区的獀鱼,敢在我面前放肆,活腻了你!”老鬼开始动手了,脚步移动,一把匕首已经飞离手心,“噗”的一声,瘦厨师的胸膛被洞穿,血流如注。

    不是红血,而是白色的血。

    并不粘稠,更像是浑浊的河水往外喷涌?

    “快退!”

    我和老鬼异口同声一句,迅速往后退了几米,因为那些人血有毒。“咔咔!”残忍的骨裂声骤起,大黑股迅速拍碎两条家狗的脑袋,也跳开原地。

    嘿嘿……

    瘦厨师仰天发笑,他的眼睛在发绿,好像一对怀孕母猫的眼睛,带着狠厉,“你们……都跟我陪葬……随我去太平间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