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09章 阴人住错屋《四》

第209章 阴人住错屋《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杨家发生的事,其实也是够曲折的。

    家里老人好好的眼看不见了,去医院看也检查不出了什么毛病,家里人领回家也只想老人上年龄了,说不准哪里有毛病伤了眼睛,于是想着就这样吧。

    后来老人的二儿子出去打工了,有一次由于措施不到位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当时送医院都想人估计是不行了,谁知道居然抢救回来了,人虽然活了下来,可是眼睛看不见了,医生给的说法是,摔下来伤着大脑的视网神经组织了。

    老人家里人想人活下来就好,瞎就瞎把,总比人没了好,于是拿着赔偿金领着二儿子回家了,她二儿子当时已经结婚了,回家后和自己老婆拿着赔偿金开了一个小商店,于是日子就这么过着。

    后来,老人的儿媳怀孕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一家可是高兴坏了,由于他家里商店所以经常人比较多,人多总是有人逗孩子玩,慢慢的大人就发现不对了,他那个孙子看着很机灵,可是反应慢,老是感觉傻傻的,老人的儿媳也是感觉自己孩子呆呆的,叫孩子他知道扭头看大人,可是大人在面前逗他却没反应。于是抱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到医院一检查,结果孩子眼睛看不见,也说不清原因,孩子视网膜都没问题,可是孩子就是看不见,算是个瞎子。

    现在,杨白永的儿子也发生了意外。

    老人一家都要傻了,怎么回事祖孙三代都是瞎子看不见,传回村里,村里人也是风言风语的说,于是有人提醒老人要不要找个风水的先看看自己家的风水,我和周老这才过来,其实也已经迟了。

    煞气入眼,犹如阴魂上身。

    说起来,事情可大可小,我和周老也不敢妄动,不敢动用“气”治疗,担心一个不慎,杨家三个人眼睛的问题,就真的彻底失明。

    收敛杨白永奶奶的亡骨,已是傍晚,我和周老决定留下来,等待一夜。

    不过渡过了无聊的一夜,一无所获。

    看在这半个月在房子游荡的白色影子,那道萦绕不散的阴魂,正是那位杨白永奶奶。

    骨走魂随,骨葬魂沉。

    那位老人的魂魄,已经离开老庄园,随着亡骨而去了,望着天边夕阳,周老感慨道,“唯一的办法,只能将杨家所有的祖坟,一一开棺查看,辨清吉凶。”这太不现实了,即便杨家人同意,我们也不能这样做,群起诸坟,到时候引起的祸患难以想象。

    我道,“周老,要不强行给三个眼疾病人治疗吧?”

    昨天,在一口薄棺坟前,我仔细看过杨白永母亲的眼睛,瞳孔收缩,不断发灰,已经有流脓的症状,再不加紧治疗,祛除眼睛内的煞气,恐怕无能为力。

    周老摇头,“我们不是医药大师,再等等!”

    面容憔悴的杨白永走过来,几乎一夜未眠,让他的脊椎又弯曲几分,“周老,这次多谢你们了,否则的话,我奶奶的棺椁不可能被发现。”

    周老叹息道,“可惜的是,你家里的不详事,还没能解决。”

    杨白永露出无奈道,“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问道,“杨先生,你家就一个坟地,有没有老坟了,还有没有没让我们看的坟?”

    诶!

    杨白永揉了揉发黑的眼睛,带着三分茫然道,“还真有一个老坟,那个老坟是老一辈活的时候经常去上坟,到我这辈就没再去上坟了。”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道,“杨先生,能带我们去走一遭吗?”

    杨白永道,“可以,不过我奶奶亡骨的事?”

    周老道,“这个无碍,今夜入葬祖坟即可。”..

    去到老坟一看,果然是这里出现了问题,没有半分犹豫,周老直接道,“起坟吧!你家出事就出在这个老坟上了!”

    杨白永皱着眉头,道,“周老,能不能等几天,昨天刚起了一支坟,今天又掘土挖棺,好像不适合吧?我听老辈人说过,一天掘两坟,活人命断焚?”

    无稽之谈。

    周老脸色一变,几位严肃说道,“事关你们家族三代人的眼疾困苦,这件事刻不容缓。”

    杨白永只得道,“我这就去安排!”

    一天起两坟,杨白永作为家主也没有这个权利,被其他同族兄弟拒绝了,这事还闹到了杨家庄园,没办法,只能再等一段时间。

    杨家又是请周老看新的坟地,看起坟日期,于是到那天起坟了,起坟那天挖开老坟一看:打开棺木一看都傻眼了,只见棺材里一副白骨,白骨两个黑洞洞眼睛那里长着两株草,杂草正好从眼窟窿哪里长出来,大家猜由于是老坟在加上以前穷,所以是一口薄棺材埋葬了先人,棺材薄在地里不经时间,于是杂草长进棺材里了,碰巧又从骷髅的眼里长出来了。

    周老说“先人不宁眼看不见,他怎会保佑后人平安呢!”没多久老人的儿子的眼也不治而愈了,两个孙子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好了。

    因为身体的原因,老人只能模糊看清一些,据说他们那里后来都开始上老坟了,原来也有人不去老坟,可是后来家家上坟都去老坟。

    “林三,这件事我在电话里听时,觉得除了阴魂作祟,还以为会碰到僵尸之类的恶物,所以找你一起过来!没想到,确是这一个遭遇?”车站分开时,周老开口说道,周老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古稀之年,该到退休的年龄,其实不宜四处奔波。

    人老,阳衰阴重,身子骨煞气重。

    再常年与死物纠缠,更会缩减阳寿,现在处理一些事情,能看得出周老已经有心无力,不负年轻时的道行了。

    我劝说道,“周老,晚辈还是觉得你该回去好好享福,颐养天年?”

    周老摇头,脸色布满风霜,“我这辈子的命,就这样了,一旦停下脚步,人也就随风灭了!”

    我道,“周老,世上灵异鬼事千千万,熄而又起,灭而不绝,您何必这么操劳?”

    在我看来,后人事,自有后来人处理,比如特殊部门的诡局、厉局,以及其他游走江湖的道士、僧人、驱魔人等等,鬼物再戾,僵尸再恶,总会有人去对付。

    周老道,“七十岁,或许我就该退休了。”

    谈论了许久,无法改变周老的想法,也就不再苦口婆心,与周老分别后,老鬼也过来了,在坐车赶来的路上,手头还顺带多了一份文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