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05章 鬼祟之地

第205章 鬼祟之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昏暗的古代道观,被锁龙井喷吐的昏黄火焰照亮,尸油香味浓烈。

    不敢相信,这具有一定年代的道观下,为何《储存》了如此大量的尸油?

    佛寺多幽魂。

    道观多埋骨。

    自古以来,这两种平民认为是圣地的地域,因为有光的地方,光暗相依,必然有阴影,显然多掺杂骇然听闻的鬼怪事件?

    “吼吼!”戾啸刺破宁静,一堆骨骸从锁龙井飘出,尸哥也被掀翻出来。

    下一刻,窄小的锁龙井在坍塌,无底洞一般凹陷,随即一颗硕大狰狞的头颅探了出来,怪物的两个森森利爪,快速划动,挣扎往上。

    尸哥冲过来,将正在燃烧的镇观木踢出去,一根根炽热的火木,不断砸在怪物头顶,星火涟漪,也只是减缓怪物上来的速度,无法阻止。

    “汽油!”

    老鬼喊话时,手上一瓶汽油丢了出去,我也连忙冲背包掏出,往锁龙井方位扔出去。

    黑烟滚滚,大火迅速蔓延,越发凶骇。

    “汪汪!”围墙外,大黑狗高高跃起冲了进来,狗嘴里还叼着一些东西,这家伙的狗脸上,灯光折射下,居然升起一种狡猾笑容,东西从他狗嘴丢出去,“炸药,快跑!”

    “狗东西。”

    “不早说。”

    “靠!”

    我们三个骂了一声,连忙往外扑倒,顷刻间,地面开裂,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生天,可怕的气浪往四面八方波及,我们几个被不少碎屑割伤。

    几秒后爬起身,我道,“怪物死了?”

    锁龙井的方位,一片狼藉,无数道裂缝往外开裂,裂缝间,遗弃着许多焦炭血肉,以及破碎的鳞片,说不出的触目惊心。

    老鬼问道,“大黑,你从哪叼来这一捆炸药?”

    大黑狗往外使了使颜色,道,“路上捡的!”

    呃?

    我道,“路上,能捡到威力这么恐怖的一捆炸药?大黑,你没喝醉吧?”..

    大黑狗露出无辜的表情,“骗你们不是人,的确是在路上捡的。”这家伙,你本来就是一条狗,也不是人啊。

    遍体伤痕累累的尸哥却不理会,踩着僵尸步伐,往狼藉的前边走去一步步。

    啊!

    惨叫声划破宁静,一块巨大泥土飞起,惊起大片黑色炭灰,就见那头死而不僵的怪物开合红口,恐怖的腥风里,一下将尸哥半边身子死死咬住。

    这头怪物只剩下半边躯体。

    这座肉山高足有七八丈,血肉模糊一片,绝对巨大森然的恶物,它仅有少半片身体,即便是头部也如此,上面仅有少半颗头颅,仅仅余一只眼睛,那半片身体上的巨大伤口血淋淋,仿佛刚刚被破开不久一般,然而,这是被刚性炸药毁灭的结果。

    巨大可怕的怪物分外恐怕吓人,它怀着仇恨的光芒嘶吼道:“我终于重见天日,你们都要死,吼,吼……”可怕的声响,仿佛能穿金裂石。

    一道道巨大的暗红雾气,不断从它口中喷射而出,像是它的血液,又像是它的血气?

    “找死!”

    尸哥不是善茬,五指成爪,差点将怪物仅剩的一颗眼珠子撕裂,这时,我和老鬼已经冲了上去,人没到,一堆桃木粉、朱砂已经丢故去。

    “吼……”

    “吼……”

    ……

    怪物痛苦倒地挣扎,惊起一阵又一阵的灰烬,气息浑浊,尸哥被甩飞出去,紧接着,怪物转身冲向另外一边的黑暗地方,顷刻间,道观的几堵墙被踏平,老鬼惊道,“只剩下半边身体,居然还这么凶猛?这到底是活物?还是死物?”

    我道,“被困在锁龙井上百年,躲在暗无天日的地底下,就算是活物,也与阴魂鬼祟无异了。”

    尸哥爬起身,全身触目惊心的齿痕,对他而言似乎并不疼痛?“别愣着了,趁他病要他命!”随即第一个往黑暗里冲去,我和老鬼也只能尾随其后。

    道观之外,相当一片深山野林。

    地势复杂,崎岖难行,好在怪物逃离时,地上遗留有痕迹。

    接近三更,阴煞最盛。

    我和老鬼开口劝说,希望明天天亮再去追杀,尸哥置若罔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前方是一个阴嗖嗖的山谷,大家都疲惫不堪时,尸哥终于停下。

    不是休息的节奏。

    而是陷入迷惘,因为这片山谷处处透着诡异,空间流离着恐怖的瘴气。

    望不到的尽头,山谷内黑气涌动,一片漆黑,透过上空的滚滚瘴气照射进来的光线非常暗淡,勉强能够让人看清里面的景象,谷内是一副惨烈的画面,满地白骨森森,磷火幽幽,透发着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息。

    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这里真的像是地狱的入口一般。

    大黑狗浑身皮毛都近乎竖起来,紧张到极点喊道,“这……不是活物待的地方……我们离开吧!”

    尸哥直勾勾望着前方,染血的脸庞,依旧透着锐芒,“死要见尸!”

    “自寻死路!”大黑狗牢骚一句,此时此刻它变的异常谨慎小心,一双大眼时时警惕的观察着四外的动静。

    出乎意料,谷地非常广阔,我们已经走入一里多地,还未达到尽头,只是在这广阔的山谷内,每一寸地面都铺满了白骨,我越来越震撼,地面上不仅有许多见所未见的巨大怪兽的遗骨,还有许多类人的头骨,恐怖的画面,恐怖的景象!

    类人的头骨,形似古代的“猿”,多半都是成堆放在一起,每颗头骨都比盆口还要大,成百上千人头骨堆放在一起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我们已经发现不下十座这样的人头骨山,此外还有许多由怪物的枯骨堆积成的怪骨上,这里当真是一处大凶大恶之地!

    又前进了半里多地,地面上万千枯骨中传来点点光芒,我们的瞳孔一阵收缩,竟然发现了几具“野犀牛”的遗骨,几具犀牛骨被拆的七零八落,散落一地。

    让人简直难以相信!

    在宋朝就有用犀牛角的记载。由于犀牛数量稀少,因此越发显得珍贵。到了清朝,南方各省官员为了使犀牛角成为官府私有的财产,发出公告,不许民间乱捕犀牛,只许官方猎杀。这样,犀牛遭到了官兵的狂杀滥捕,他们打死犀牛,当场把犀牛角锯下,然后多数进贡给他们的上司和皇上,为自己以后升官发财铺平道路。当时最多出动上千官兵,一次能捕几十头犀牛,当时民间一些人为了发财也大量偷猎犀牛。

    如此疯狂捕杀,到了公元20世纪初,犀牛在中国所剩无几。这时的犀牛角更显得珍贵,但据当时官方资料,在公元900年到公元90年,仅0年间,官方和民间进贡的犀牛角就有300多支,这还不包括偷运到国外的!而这之后,犀牛就很少能捕到了。

    此动物已于920年间灭绝。

    距离最近的一具犀牛骨,还算完整,能预见它生前的形象,必然是异常粗笨的躯体,短柱般的四肢,庞大的头部,全身披以铠甲似的厚皮,吻部上面长有单角,还有生于头两侧的一对小眼睛。

    生前凶猛,死后依旧存在强威。

    老鬼却是揉了揉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老天爷,我们不是陷入幻觉了吧?”尸骨散落在骨堆中,透发着微弱的光芒,令这处死亡之地显得格外诡异。

    尸哥回道,“山野之地,多有光怪陆离之事,不足为奇。”

    我道,“你们说,这片山谷究竟是什么地方?”

    那头似龙的怪物逃入了这里,按照路上的线路,不像是无头苍蝇。

    “好香的气味!”大黑狗的鼻子动了动。

    不等人反应,他已经冲了出去,尾巴一个劲晃动,仿佛见到了什么金山银山。

    鬼祟之地,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株通体血红的奇花扎根于荧荧骨粉之上,血红色的花茎,血红色的叶片,血红色的花朵,在森森白骨山之上显得格外诡异。

    血红色的花朵妖艳无比,传出阵阵清香,透发出一片红色的光芒,它周围三丈范围之内都充斥着淡淡的红。

    我眉头大皱,想起了野史记载的一种邪物……死亡之花,传说这种罕见的邪物多生于万人坑内,专门吸食亡灵之气,长成之后虽然散发出浓郁的香气,但却是天下至邪至恶之物,无论人、畜、草木,触之即亡,端的是邪恶无比。

    不祥之地,不详花物。

    这里能够出现出现死亡之花,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无尽的白骨,浓重的死亡气息,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它生长呢。

    大黑狗爪子磨蹭,一副不甘心的表情。

    往前继续前进,到达更深处,前方如刀削一般的峭壁挡住了我的去路,突然间,我心中涌起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一股难言的恐惧充斥在他的心底,此刻四周弥漫着浓重的死亡气息,三人一狗的表情,都足够凝重。

    老鬼颤音道,“什么东西赶来……”

    尸哥立即道,“虚……不要出声!”

    黑气涌动,峭壁之下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滚滚瘴气正是自那里间断着喷涌而出。

    我心中骇然无比,瘴气的源头竟然源自这里。

    黑乎乎洞口像是有着巨大的魔力一般,越观看,越感觉恐惧,整个人的灵魂仿佛被吸引进去了,感觉自己在沉沦、毁灭。

    我想移开目光,但却发觉身体竟然不能动了,其他人也一样,惊恐无比。

    正在挣扎时,尸哥开口了,“越陷越深,平静心绪,能够恢复自由。”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了若有若无的低唤:“快走……逃离这里……”我大惊失色,这是地府阴兵嶽的鬼音,这时扎纸刀也突然颤动了一下。

    阴兵嶽现身的时候,前边黑幽幽的洞窟里,也爬出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高大的男子,他右眼闭合,左半部连同左眼在内的少半颗头颅已经破碎。在完好的另一半头颅上是齐腰的血红色长发,似乎能够看到白色的脑浆沾染在了血发之上。

    头上余下的一眼、两耳、一鼻、一嘴若不是沾染着点点血迹与脑浆则显得非常完美,这个人如果不是缺了少半个头颅,称的上一个绝世美男子。

    他身上的破碎衣衫满是血迹,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样式显得很古老,属于是“明朝时期”的服饰,而且是明朝初期的样式。

    这个男子的胸膛是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心脏竟然被人掏了出去,可是他的胸部此时此刻竟然正在起伏,他居然还活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