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96章 魄丢水井

第196章 魄丢水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长满杂草的一口石井,上边的压井石无缘无故被人移开,原本应该是干涸死寂的枯井,此时当中却水花涟漪。

    诡异的倒影,简直是一张鬼面具在咧齿癫笑。

    看到这幕,我头皮瞬间炸了,吓得连退几步,远离了井口。

    怎么回事?

    为什么水中的倒影会如此诡异?

    那种感觉,就好像井水下,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在盯着我看似的。

    “老林,你没事吧?”老鬼大步冲过来,“你的脸色好差,是不是遇上倒影鬼脸了?”

    我道,“倒影鬼脸?”

    老鬼解释道,“人在上,鬼在下,鬼仿人脸,严重的话可能是丢魂落魄的惨剧!”应该是死不瞑目的罗程子在底下作祟,祸乱人心。

    转过身时,却发现罗小河也在伸长脖子,侧脸往水井下凝视,他一动不动站定,好像一截傀儡木偶,顷刻间,老鬼连忙喊道,“不妙!”他说话时,一把猛力将罗小河拽回来,情况已经不妙了,此时罗小河的表情异常吓人,眼睛放大,瞳孔却急剧收缩,脸颊上的肌肉绷直,嘴巴在缓慢蠕动要说话,却什么也喊不出,一副失魂的怪异表情。

    中邪了?

    老鬼连忙咬破手指,顺着罗小河的额头、鼻梁、脸颊、下巴快速画符,写了一个异常缭乱的古代“令”字,一脸是血的罗小河总算醒来。

    只不过,罗小河依旧怔怔站着,一副木讷的痴呆表情?

    “阿河,阿河,你怎么了?”罗爷子身子骨发颤喊道,罗小河站在原地,显得茫然,并没有回话,空荡荡的目光在望着前边水井。

    我惊道,“丢魄了?”

    老鬼点头道,“罗程子那鬼东西够大胆的,光天化日下,居然敢夺人一魄。”

    丢魂者,昏睡不醒。

    丢魄者,站立不醒。

    目光涣散的罗小河,此刻还能直挺挺站着,说明丢的是“魄”,前后扫视一眼,我道,“老鬼,我们必须下井一趟,帮他找回命魄。”

    老鬼道,“我下去吧!”

    随即,挂好绳子,老鬼开始踩着凹凸不平的井壁,一步步往下,罗爷子着急上火的表情,一个劲唉声叹气,“孩子,孩子,你醒醒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于心不忍,我还是喊道,“老爷子,先别急着悲伤,你去找几个青年来,一旦找回罗小河的《魄》,要立即拉扯绳子带上来,迟了就无法还魂!”

    “村子不幸啊!”罗爷子还是跑去喊人了。

    底下,并不光亮,老鬼已经到达水面,我问道,“老鬼,还没发现吗?”

    老鬼抬头,回了一句,“看到了,溺在水里!”

    接着就看到老鬼单手不断在水中翻腾,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还是没有人过来,看来这水井的诡异景象,让村里人很是忌惮,不肯帮忙。

    “老林,拉我上去!”

    十多秒后,老鬼开口喊道,我直接站在井口上,左右踩着井口,往上猛力拉扯绳索,可是绳索不断震颤,老鬼似乎在与什么东西搏斗,很是费力。

    “找回罗小河的魂魄了?”老鬼一探头,我连忙问道。

    “老林,你没事吧?我没让你这时候拉绳子啊?”双手撑住井壁的老鬼疑惑说道,他的右手湿漉漉的,上边的水珠却不是猩红色?

    啊!

    “刚才不是你说话?”我目光往黑乎乎的水井下扫视,那张带着笑容的鬼脸再一次浮现,与我一模一样的脸庞,倒影涟漪,看得人头皮发麻。

    “我是让你多放一截绳子,你可倒好,闷头就拽绳!”老鬼说道。

    没办法,老鬼只能再次下去,这一次,老鬼的半边身子都侵入水中,浑浊的井水在翻滚时,色泽变得更加妖异,更加赤红,感觉就像是一口黄泉井。..

    “老林,快……”急促的声音骤起。

    绷直的粗绳往上几米,我手里一顿,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寒,因为老鬼的脚底下,冲上来一具怪物,湿漉漉的黄色怪物,只有半边头颅,破碎的头盖骨,不断有白色脑浆流淌出,更恐怖的是,这怪物的胸膛被击穿了,惊现好几个触目惊心的窟窿,肠子都往外挂着。

    怪物的利爪抓裂在老鬼的双腿上,随着一起往上。

    是罗爷子的那条大黄狗?

    挣扎中,怪物被老鬼踹下水里,我加紧速度,老鬼总算是安全上岸。

    来不及休息,“铿”的一声重音,两个闪烁赤光的利爪,猛力扣住井口边缘,随即,一阵猩红水花飞溅,全身浮肿的怪物挣扎着跳出水井。

    在怪物的嘴里,还死死咬着一团雾气。

    正是罗小河丢失的魂。

    “嘭嘭!”

    当着我们的面,躯体支离破碎的怪物,开始高高抬起头颅,直接咽下了那团雾气,显出滋滋有味的表情,老鬼直接冲上去,“狗东西,吃了也要让你完整吐出来!”

    大黄狗变成的怪物,动作并不灵活,一个照面就被老鬼压在身下,我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去将它开膛破肚,匕首一划,各种黏糊糊的内脏哗哗流了出来,染了一地,熏人的腐烂臭气,让人无法呼吸,恶心至极的场面。

    倒在地上,大黄狗还在龇牙咧嘴,一嘴獠牙疯狂吐气。

    旁边的水井,水流搅动的声响越来越大,仿佛在涨潮的奇怪声音?

    “老林,别磨蹭了,把手伸进去找!”老鬼压制着还在拼命挣扎的大黄狗,十秒钟后,罗小河的“魄”总算找到,顾不上清洗,直接印入罗小河的额头。

    老鬼也割下大黄狗的头颅,丢弃到远处空旷地方,离开树荫地,狗头被日光照射,一阵“滋滋”沸腾声音后,那只死不瞑目的狗头总算闭上眼睛。

    “哗啦啦!”

    转头看去,井水却是往外冒涌!

    井水不是猩红色泽,而是异常浑浊的黑淤色,带着许多杂草、枯枝往外流淌,顺着周围地势较低的地方渗透出去,我们三个连忙后撤。

    昨天还是一口枯井。

    今天依旧井满水流,不得不让人联想这是罗程子的鬼魂在作祟?

    恢复神智的罗小河,脸色涨红,上半身的皮肤还生出一粒粒的半点,无法退去,他的“魄”被污染了,导致身体产生这种不良反应,我道,“老鬼,让罗程子疯狂半天吧!罗小河的身体不去净化,可能挨不过今晚?”

    老鬼叹气道,“只能这样了!”

    离开诡异水井,走到正在祭奠罗老伯的小房子,这时,拄着拐杖的罗爷子才走过来,表情激动道,“阿河,你可算是醒过来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老鬼打断他的话,道,“先不忙着团聚,罗小河的身体出现异常,必须烧一锅水立即泡进去,而且要浸泡七个小时,才能痊愈。”

    水里边,老鬼加入好几种滋补阴性的材料。

    最关键的,是三斤草灰,而且要供奉在神台香炉里的香灰,等罗小河泡在水里时,我和老鬼返回小房子,忙活大半天,我们两个也累得够呛。

    身心疲惫坐在一口棺材旁。

    我问道,“老鬼,罗程子的尸骨你放去哪了?”

    老鬼指了指方向,道,“房梁上!”

    我抬起头仰望,发现那块滴着血水的裹尸布,摇摇晃晃悬在木梁下,我震惊万分道,“老鬼,你这特殊手段太大胆了吧?”这种做法,相当于是房梁压骨,永世不得安生,即便是到了鬼门关,也会遭受持续不断的无边痛楚。

    老鬼不以为意道,“管不了那么多,反正今晚,罗程子肯定要现身!”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