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80章 死里逃生

第180章 死里逃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死气沉沉的墓室,数百年不化的晦涩雾气,始终透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可怕压抑。

    让活人徘徊不敢鲁莽冒进,即便是地府的阴兵“嶽”,此刻,青面獠牙的丑陋脸庞上,绿焰缭绕,也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

    一页生死。

    从地府“生死簿”撕裂下来的一页纸张,代表了太多。

    往墓室内看去,仍旧看不到所谓的衣冠冢,看不到那口棺材,我问道,“阴兵嶽,可以进去了吧?”

    我和老鬼第二次下来,就是为了彻底解决诡异事,不能半途而废。

    脚不沾地的阴兵嶽,扭过头,两颗外凸獠牙森森道,“林三,这种是非之地,你们最好不要掺和,否则的话,会有不详厄运缠身。”

    我道,“不开棺,这养猪场建筑工地的不详难以化解?”

    这种衣冠冢,属于“聚鬼地”,即便掩埋了,一段岁月后,阴煞越积压越重,以后也会有其他的孤魂野鬼汇集。

    阴兵嶽道,“既然如此,走吧!”

    我们两人一鬼走进去,那些身体“支离破碎”的死物,摄于阴兵嶽的威压,消失一空,不知道躲藏在何处了?

    墓室不大,被黑暗笼罩的一个区域,看见了那口棺材。

    “叮叮!”

    近前三米,我手上的扎纸刀,突然在不安的晃动,欲要脱离手心,连忙握紧刀柄,老鬼则目瞪口呆道,“这是……难见……的磁铁棺?”

    阴兵嶽没有那么惊讶,他到底是“狱卒级”的道行,比我和老鬼的“目级”高一个层次,说道,“阳间说磁铁棺,阴冥世界称之为……《鬼磁棺》,可聚集游离的魂魄碎片,林三,先前你看到的那些近百数量的腰斩鬼,正是被它吸引到此的。”

    鬼磁棺?

    具有磁性的一口阴棺?

    我惊异道,“为什么用它装一页生死簿?”

    阴兵嶽回道,“开棺就知道了。”

    这个“嶽”,论职位,在地府里,只是一个小小的阴兵,应该也不知道“生死簿”代表的意义,不明白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离奇古怪事。

    走过去,我和老鬼转了三圈,低头观察,仔细查探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发现开启的办法,这个鬼磁棺俨然是一个整体,通体严丝合缝,没有棺钉,找不到一个撬棺的点,倒是我和老鬼身上的铁器,不受控制要往鬼磁棺上冲去。

    “嘭嘭!”

    外边,那些一片片悬浮的“鬼跳板”中,出现了惊响,冥冥中,好像无数藤蔓在疯长的声音?

    “不好!”老鬼震惊道,“是魅唳花。”

    我道,“种花鬼发怒了?”

    种花鬼道行不高,不过它种的鬼花,却足够恐怖。

    顷刻间,已有几株黑绿色泽的魅唳花探了进来,每一株都高大无比,堪比《丧》树,疯狂朝墓室里延伸过来,黑暗褪去,这里被忽暗忽明的墨绿光泽照亮。

    “滋滋……”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在魅唳花上,还爬着无数赤红的蚂蚁,花生一般大的红蚁,绝对是肉食主义者,顺着魅唳花的花叶,快速冲地面爬来。

    成群结队的红蚁,一层叠着一层,疯狂蠕动,不到一分钟,已经将出去的墓口完全堵住。

    它们的口里,持续喷吐红雾,看得人头皮发麻,被上万蚁虫啃咬一般浑身难受。

    食人红蚁绝对是一种变异的虫物。

    老鬼连忙道,“老林,那是毒烟,快找东西堵住口鼻。”我们两个连忙撕扯下两块布条,此时,阴兵嶽出手了,拍出一掌刺骨阴寒的狂风,不过对面的红蚁成千上万,只是往后退了一下,一阵骚乱后,继续前仆后继冲了过来。

    要是被红蚁爬上身,估计不用一分钟,会变为一具枯骨。

    “找出口!”

    阴兵嶽拍出一掌掌阴风,只是减缓红蚁冲上来的速度,治标不治本。

    恐怖的尖锐声响中,我和老鬼连忙四处摸索,不多时,斜着往上,发现一个狭窄通道。

    是一个气孔口。

    仓皇搬来一些屍树木条,往上搭建,爬上两米高,然后用匕首掘土,此时,已有一些红蚁钻了过来,无比压抑的空间,我和老鬼满身是汗水。

    “金色的鬼花?”正在忙着挖泥时,墓口的顶部,一阵阵泥尘掉落,惊起尘烟,突然爬进来一株金色的花物,花叶、花径如黄金水浇筑一般,透着炫目光亮,就听阴兵嶽骇然道,“魅唳花王?不可思议……阳间泥土,怎么能长出这等恐怖死物?”

    阴兵嶽飘空起,阻拦魅唳花王。

    嘿嘿!

    惊心动魄的诡笑声,在这狭小空间骤起,低头一看,在鬼磁棺的棺头上,蹦跶着一个小人,确切说,是一个穿着红色肚兜的小婴儿,他咧着嘴,朝我们发出狰狞笑容。

    我身体一抖,颤音道,“这就是那个种花鬼?”

    老鬼还在快速挖泥,“是他。”

    底下,无数的食人红蚁,顺着屍树木条往上爬,本就腐朽的木头,无法承受重量,摇摇晃晃欲要坍塌,站在上边的我们,差点跌下地面。

    “老林,站过来!”老鬼喊道,贴着冰冷岩壁站定,老鬼一脚踹出去,屍树木架立即分崩离析,上边上千的红蚁随着跌落,暂时解决了危机。

    “呜呜呜!”穿肚兜的小孩,不甘心的发出尖锐叫声,他的皮肤红肿,好像在水里泡了三天的死尸,浑身散发着一种呛人的恶臭味。

    靠!

    爬上来了!

    我们两个惊呼时,红蚁爬岩壁,如倒挂的红色瀑布,快速往上涌来。

    “老鬼,用火烧,我来掘土!”带下来的汽油全在老鬼身上,说话后,我加快手上匕首的速度,顺着斜向的通道,疯狂挖掘泥土,这些泥土有些坚硬,很不好凿。

    我们的手上,也没有铁杵。

    “嘭嘭!”

    老鬼直接脱下一件衣裳,卷在刀身上,沾上汽油点燃,临时做成一个火把开始左右挥舞,顷刻间,率先爬上来的几十只红蚁被烧成焦炭,红烟滚滚。

    红蚁太多了,有一些绕路,从左右冲来。

    老鬼将剩下的汽油,泼在旁边岩壁上,点燃,形成三面火墙,暂时阻拦红蚁的脚步。

    “咿咿呀呀!”那个肚兜鬼婴急了,在棺头上跳动,一副颐指气使的动作,似乎在示意红蚁不惜一切代价杀死我们?果不其然,在鬼婴的叫声后,不怕死的红蚁,直闯汽油火墙,前面的被烧成炭灰,不过一层层重叠,让火势小了不少。

    另外一边,阴兵嶽还在与魅唳花王纠缠,无法分身帮助我们。

    阴兵嶽是鬼物,游魂无形,他随时都能离开。

    “老林,好了没有?”老鬼火急火燎喊道。

    “快了!”距离七孔口还有一米左右,此时,却挖到了一些红砖,速度更是缓慢。

    十几秒后,老鬼往上退走,缩在狭窄的锥形通道里。

    往下望去,简直是一片妖异红色海洋。

    老鬼手上的“火把”,已经难以阻止,好几只钻了过来,躲避不及,脚踝上中招,连忙把脚在泥壁上摩擦,老鬼又喊道,“老林,挡不住了。”

    低头一看,他的双腿几乎爬满了红蚁,每一次抖动,都会有十几只红蚁掉落,我顾不上担心他,快速撬动头顶上的红砖,突然间,头顶上大片泥层松动。

    “不好!”

    “老鬼,上边要塌了,赶快拽住我的腿!”我刚说完,进两米厚的泥层往下滚落,当中,还夹杂着无数的瓦砾、泥砖、烂木……我们所在的位置,赫然是那个破房子下。

    关键时刻,我扯住一截粗大的木梁,悬在空中。

    “老林,撑住!”老鬼顺着我的身体,开始快速往上爬,一分钟后,我们总算死里逃生艰难爬上了地面,原本被夷为平地的破房子旧址,泥层凹陷,出现一个两米宽的坑洞,黑红色泽在闪烁,无数的食人红蚁,还在顺着岩壁往上钻。

    “汽油!”

    “在这!”

    回头一看,一头汗水的武老板,正扛着两桶汽油走来,我和老鬼连忙接过来,汽油倒入坑洞,顷刻间,汹汹烈焰攒起五六米高,黑烟滚滚。

    噼里啪啦的火烧中,似乎还听到肚兜鬼婴的惨叫?

    突然间,老鬼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道,“老林,大事不妙,那位阴兵嶽还没跑出来呢?他不会被烧死了吧?”

    呃?

    站在原地,我心里发虚道,“应该不会吧?”

    要是我们两个活人,真一个不小心,烧死了地府阴兵嶽,罪过可就大了,老鬼不安道,“这点火,还是不够。”

    随即,我们三个又去搬运几桶汽油,一咕噜倒下去,这场大火足足烧了半个晚上。

    持续的恶臭味,疯狂从地底涌上来。

    周围几十米的地面,都炽热发烫,难以想象,究竟烧死了多少红蚁虫物。

    天亮后,始终不见阴兵嶽回归,生死不明。

    “武老板,你的这三十万,可真难挣,我们哥俩的命都差点搭建去!”在一旁休息的老鬼发牢骚道,他的双腿伤痕累累,简直是千仓百孔的残忍画面。

    武老板心有余悸的表情,问道,“高人,这地底下究竟隐藏什么?”

    我一脸疲惫道,“离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