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20章 坟头师戈坟

第20章 坟头师戈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师父站定,望着老宅门楼道,“#%&*……”叽叽咋咋,说的不是人话,我也听不懂。

    “呜呜呜!”

    伴随着一阵阵阴雨寒潮,树冠上站立的女人白影,真实了一些,是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她在回话,不过她的语速更快,夹杂着怒音,我也是一个字符也听不懂,只能干愣在原地。

    门楼上,挂着三面铜镜,夜里烁烁发光,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布置的,幽暗的铜光,看去像三指印的格局,阻止了甄小琴冲入老宅,很是玄妙。

    对话了十几句。

    院子里的冷风更加刺骨,甄小琴被激怒,湿漉漉的长发根根竖起,她一张口,整个惨白浮肿的脸上,面目狰狞,如同一个碗口大的窟窿,浑浊的阴风冲入老宅。

    三面铜镜破裂了。

    好些白色纸钱飞起,当空碎裂,卷起漫天的白色纸屑,老宅里,犹如一场出殡送葬的阴森景象。

    “哗啦啦!”

    槐树在不安的摇曳,蒙蒙小雨中望去,甄小琴消失了,师父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拉着我往回跑,冲进挂了白色灯笼的宅屋。

    “躲开!”

    刚跑了几步,旁边一个黑影冲来,险而又险避开,是院子里一个石磨盘,“轰”的一声,地面震动,近两百斤的石磨砸在地上,砖石开裂。

    “噗!”

    一转身,看到师父的左肩,被一条竹子穿裂了,血腥味弥漫,师父整个人跌倒在泥水中,哀嚎不断,扛着的木箱子也碎裂了,各种符、瓶子洒了一地。

    小雨中,顾不上多想,抱起师父就往里边冲去。

    “呜呜!”

    一个白色灯笼在风中坠落,几幅“阴联”被绿火缠上,很快化为了灰烬,整栋楼的灯光,更是瞬间陷入黑暗,退上二楼,将师父肩膀的竹子拔出,随便扯了些布条包裹,师父脸色很苍白,萎靡不振,“没想到,甄小琴的鬼力这么凶,看来今晚,我们师徒俩凶多吉少啊!”

    楼梯下,莫名多了一个白影。

    披头散发的甄小琴,木讷无言,如一具丧失意志的幽灵,一步步往上走,她全身湿漉漉的,保持着当年坠井溺亡身死的情形,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她嘴里低沉说这话,鬼话,一句也听不懂。

    “哐!”

    正在绝望时,朝西的窗子突然弹开,紧接着,就看到一只红色怪鸟冲了进来,扑扇着翅膀,发出“嘎嘎”的惨叫声,是一只染血的大公鸡。

    诡异的是,大公鸡不偏不倚蹿上了甄小琴的头顶,两个利爪,一下抓裂了甄小琴的头颅,任由甄小琴倒地挣扎,就是避不开大公鸡的爪子。

    混乱中望去,大公鸡的眼睛很奇怪,发红,炯炯有神,好像它的体内是人的魂魄?

    “好在赶上了!”门口,一个身着脏兮兮的长大褂,戴着一顶帽子的男子走进来,他的动作很快,掏出一口小棺材,将甄小琴收了进去,大公鸡又扑腾了两下断气了,鸡毛纷飞,原来公鸡早就被割断了喉咙,怪不得染了一地的鲜血。

    随即,男子脚步如飞冲上了二楼,进入鬼胎的房间,只听一声小孩的哭泣声,很快声音戛然而止,这之后,男子更是四处走了一圈,好像在寻找其他野鬼。

    许久后,男子才走回楼梯口,站在下面不语。

    他站着的时候,全身纹丝不动,就像一口竖立的棺材,看着不像活人。

    “你……是人是鬼?”我还是说了一句,对方却从帽沿下面抛给我一道阴恻恻的视线,一股寒战蔓延我全身,好像瞬间落进冰窖中似的。

    一旁的师父见状,连忙拽过我,对那个男子说道:“小孩子,不懂事,你别见怪。”

    男子的声音冰冷如铁,“你们随我来。”

    搀扶着师父走下一楼,进入大厅,正中供奉的是关公像,这尊塑像有半米高,男子似乎对它很重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和师父也走过去打量着关公像。

    一般来说,商铺供奉关公的很多,大多是用石膏做的,用供果或者檀香供奉,有一些敷衍了事地用零钱,这一尊是十分珍贵檀香供奉。

    师父说道,“这有问题?”

    男子点头,“有大问题,康家老宅的风水,所有的根源都在这里边。”..

    师父惊道,“关公像有问题?”

    男子不说话,从身上出去一些东西,这是我才注意到,他的腰间领着一个黑色的袋子,不多时,三叠祭品拿了出来,冒着热气,刚煮熟不久。

    男子将三碟菜放在供桌上,静静等待了十分钟,男子拿起一碟,让我们看一看,碟子里的供品菜,明明刚刚还冒着热气,此时,居然已经完全腐烂变质了,就好像真的被关老爷“享用”过一样。

    我下意识道,“关公显灵了?”

    “滚!”

    男子白了我一眼,对师父道,“余师傅,你现在知道了吧?”

    师父皱了皱眉眉头,最后看相关公像的下边,连忙道,“在这里边?”

    男子取出一块红布,盖住了关公像,说道,“再等几个时辰,天差不多亮的时候,我们再动手,现在不到时机。”说罢,男子走到一侧桌子休息了。

    我和师父坐到另外一边,我压低了声音道,“师父,这位是谁?”

    师父道,“他叫戈坟,是一位年轻的《坟头师》,也与我们扎纸匠一样,属于捞阴门一支,当年天下兵荒马乱,生灵涂炭时,他们的老祖人物躲入了深山,与世隔绝,所有坟头师的技艺传承得以保全,因而后代弟子都是及其厉害的人物。”

    坟头师?

    第一次听说有这一行?

    听名号,就是与“坟”有关的职业人,常年走坟看墓,与森森黑夜为伍,难怪这男子的身上,始终散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冷冽气息。

    我道,“师父,你和他有交情?”

    师父道,“两个月前,在外边走履时,有过两次见缘,就托信让他过来帮忙。”

    我又道,“他好像很熟悉康家老宅?”

    师父道,“自然,当年建造这座老宅时,当时所请的一位风水师,正是戈坟他的师父,其实就算我不托信给他,他也会过来走一遭的。”

    让坟头师,做一位风水师的活。

    难怪康家老宅经常出现闹鬼的传说了。

    天将要亮时,戈坟站起身,解开红布,他爬到被红布罩住的供桌下面,敲敲地板,果然有一块声音不同,好像是空的。这时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弯月状,有点像割稻谷的镰刀,一点点敲开抹边的水泥,然后把整块地板揭下。那里面是一个瓦罐,开口处呈十字型封着两道黄色的符。

    揭开重大秘密的激动让人颤抖起来,戈坟小心翼翼地取出瓦罐,看他使劲气力的表情,非常沉重,好像在举一个上百斤重的石棺椁。

    “嘭!”

    不知道为何,然而就在猫着腰抱着瓦罐从桌子下面退出来时,戈坟手上一晃,沉重的瓦罐脱手而出,在地上摔个粉碎,乌青的碎片中,居然有一个盘着腿的僵尸!

    这具僵尸的体格像个小孩,身体已经萎缩到只剩下一架骨头,僵直发黑的皮肤绷在上面。我听说过有一种熏制尸体的方法,可以把成年人熏成小孩那么大,连骨头也能缩小。

    当然,这具僵尸是大人还是小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康家真的在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在供鬼,而不是供神!

    师父感慨道,“难怪康家先是鼎盛,然后又衰败,居然在正房供鬼。”

    戈坟回道,“人的命,终究抵不过鬼相阴命,时间久了,自然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

    师父道,“这鬼东西怎么处理?”

    戈坟嘴角露出一丝阴笑,抬起头,嘴里冒出一句,“你看,这个屋子是不是这样一个长方形,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上面宽,下面窄,加上四周的木梁又漆成了暗红色,以及那些不人不鬼的其他壁纸画纹,这是什么?”

    被他这么一说,一个形象浮现在我脑袋里:“棺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