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63章 笑面尸

第163章 笑面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没多久,大黑狗总算回来了,不过这家伙一脸悻悻不乐的表情,明显是跟丢了多尔衮、鳌拜、螭。

    我无语道,“你的狗鼻子太不灵了吧?”

    大黑狗露出“委屈”的表情,气喘吁吁趴在地上,有气无力道,“林三,你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去跑一跑,保证也累得你跟孙子似的!而且狗爷的腿伤,还没好利索!”

    我,“……”

    白女无常却是说道,“此事,我上报诡局,让上边人处理吧!”

    狱卒级的道行,确实不好招惹。

    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我升了一堆篝火,和白女无常坐在火旁,捞尸人吴大伯,属于半人半鬼的体质,不能靠近阳火,在远处休息,大黑狗去追多尔衮、鳌拜、螭等亡灵,此刻疲惫不堪,呼噜噜睡着了。

    望着飘曳的篝火,白女无常道,“林三,你打算怎么处理阴兵嶽?”

    我道,“封着吧!”

    白女无常道,“阴兵嶽,属于地府鬼卒,与他交集多了,你会缠身一些莫名的因果。”

    我道,“这是扎纸刀封的,我不知道怎么释放。”事情确实怪异,没有生命的一把刀,却能封存地府阴兵,白女无常道,“那应该是奇人张扎纸遗留的手段,或许过一段时间,你就能透彻玄妙,到时,就放阴兵嶽回去。”

    我道,“当时,差点被阴兵嶽吞了魂魄,便宜他了。”

    白女无常道,“不会,阴司自有法度,这段时间他失踪,恐怕已经被判官调查了。”

    我问道,“白女无常,你说地府判官,能知道阴兵嶽在我手上吗?”

    白女无常道,“一定知道。”

    我只能悻悻一笑,转移话题道,“清朝死城,你说会不会有其他朝代的死城?”

    白女无常道,“这个自然有,太远的不可考究,不过明朝死城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诡局一位老前辈,当年还无意中走了一遭。”

    我惊道,“明朝,六七百年前的朝代,距离现今很遥远,那时候的亡魂,一直活到现在,那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诡局那位老前辈,居然能活着走出明朝死城?”

    “就因为明朝距离现代远,所以才能活。”

    白女无常继续说道,“洗涤七百年,即便大罪大恶者,也会收拢心性,或者是洗尽铅华,与正常人无异了。”

    我问道,“明朝死城在哪里?”

    白女无常道,“东海之畔!”

    按照白女无常的说法,鬼墙可移,居无定所,没有办法找到踪迹了。

    那座明朝死城里,据说还有很多历史名人。

    施耐庵。

    李时珍。

    罗贯中。

    吴承恩。

    ……

    四大名著的三个文学巨匠,都在那座明朝死城,并没有去入轮回。

    “诡局”的老前辈,曾经研究过此事,可能与他们所写的著作内容有关,至于更详细的,白女无常也不知晓。

    一夜过后,我们返回小镇。

    本想去处理小庙的后续,不过接连两天都在下雨,而且是暴雨。

    一直到第四天,我和白女无常才出发。

    我们进村的时候天还在下着雨,不过淅淅沥沥的不是很大,这也没办法,自古以来,木鱼佛经渡,庙宇多恶鬼,如果不及时处理,殃及活人。

    半道时,猛烈雨水中,却看到一个送葬的队伍。

    农村出殡,和城里人不一样,西装革履还打着伞的那种。不过我们同样也没看到戴孝的人。

    农村出殡不戴孝,估计只有一种情况,死者是个辈分很低的孩子,因为附近也有这种习俗,都是晚辈给长辈戴孝,从没听说过长辈给晚辈戴孝的。

    撑着雨伞,我和白女无常走到一旁,给送葬队伍让路。

    只是,此时出现了意外,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赤着脚,好像一个厉鬼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直接冲上了拉棺材的三轮车,对着司机就拳打脚踢。

    穿着雨衣的司机满脸皱纹,也不敢还手,赶紧下车踩在了泥水里。

    那个老太太把农用三轮车熄火,头一歪,然后趴在棺材上就哭。

    雨幕里,送葬的队伍全都停下来了,男人们唉声叹气的站在雨中不说话,一些妇女们走上三轮车拽着老太太,想要拉她起来,结果老太太趴着棺材只是哭,谁拉的急了,老太太还会打人。

    等待了一会,我也是看出来了。

    死的孩子,是老太太的孙女,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人生惨事,难怪人家老太太趴着棺材哭的死去活来。

    送葬日,变成这种情况,自然不行。

    一个穿着考究的老者,正是是一村之长,走到三轮车后,语重心长说着些什么,距离有些远,加上雨天声音杂,我和白女无常听不到。

    “呜呜!”

    老泪纵横的老太太,深黑的眼窝里,瞳孔忽然变得暗红,脸色越来越激动,一爪子就抓向老者的眼睛,猝不及防,老者被扇了一巴掌,脸颊都发红了。

    随即,那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疯了一样对人群又抓又挠,护着棺材不让人们靠近,因为辈分礼数问题,一些中年男子也不敢贸然上前。

    僵持中,三轮车上的棺材,在雨水滴落时,似乎颤动了一下?

    白女无常道,“林三,你看出什么了?”

    我道,“棺材有古怪。”

    白女无常道,“棺材冒着黑气,可能已经发生尸变,我们过去问一问。”

    “孙老太太,你节哀顺变吧!”

    “阿珍确实死得离奇,不过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出殡要紧,免得死了也不安心。”

    “在这样下去,可就误了吉时。”

    “孙老太太,您昨晚已经哭了一夜,别太伤心了。”

    ……

    村民们一句句好言相劝,不过全身湿漉漉的孙老太太,无动于衷,踩着泥水,张牙舞爪护在棺材前,不让任何人靠近,此时的孙老太太,嘴里还神神叨叨说着些什么,表情显得狰狞,像是丧尸,不像活人。

    即便伤心过度,也不该有这种行径?

    从三轮车走过去时,一瞬间,只觉得有刺骨寒意卷上身体,往左边一看,听到些离奇古怪的声音,棺材里,那个叫阿珍的小女孩,似乎在对我们发笑?

    我是本地人,也是附近为数不多的扎纸匠,村民都认得我。

    我问道,“村长,这是怎么回事?”

    老村长一脸无奈道,“前天,下着大雨,电闪雷鸣的,阿珍一夜没有回家,孙老太太火急火燎去找人,顾不上下雨,我们村民也帮忙四处找人,最后在一个小水塘里发现了阿珍的尸体,孙老太太的命真悲惨,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外出打工的儿子、儿媳了。”

    我问道,“老村长,前天出事,怎么今天才出殡?”

    老村长道,“昨天雨下的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大家伙只是在附近找了个棺材装殓了爱怎的尸体,然后就在孙老太家里停留了一夜。”

    按照习俗,只有老人去世了,小辈才会守灵。而小辈去世了,长辈们却不能守灵的,于是棺材就那样放了一夜。

    我又问道,“昨晚发生什么怪事吗?”

    这时,一个妇女争先说话了,“昨天晚上电闪雷鸣,霹雳阵阵,大雨下的那个大啊,就像是天漏了个窟窿一样!隐约间,我们听到了王老太撕心裂肺的哭声,一个晚上,我们一家子都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

    我无语道,“其他反常的事?”

    老村长道,“有的,天亮的时候,眼看着雨也变得小了点,大家伙就赶紧去了孙老太家,只不过刚开门的时候差点没吓死,因为开门的时候,孙老太披头散发,脸色惨白,眼皮幽黑,犹如厉鬼一样,而且她口口声声说,小孩还没死,还没死,说我们不能埋了她……”

    听到这话,大白天,也觉得冰冻刺骨,村民显得噤若寒蝉,站在雨水里,大气都不敢喘。

    我道,“少年人夭折,是不能留在家里过夜的,必须当天下葬。”

    白女无常冒出一句,“少年恋家。”

    老村长看了一眼三轮车,瞳孔收缩,身子骨抖了抖,连忙道,“这可怎么办?”

    白女无常道,“我来试试,大家没问题吧?”

    这个时候,村民们一个个六神无主,也没有反对的,白女无常走到三轮车前,孙老太一见生人靠近,张开嘴,发出凄厉怪叫声,就朝白女无常抓裂上来。

    白女无常动作很快,一个闪身前移,站在棺材、孙老太的中央。

    左手一张符一沉,压在棺材板上。

    右手双指一点,印在孙老太的额头上,原本形如厉鬼的孙老太,身体一软昏倒地上,两眼闭上,好像是昏过去了,白女无常对几个妇女说道,“孙老太累了,你们扶她去一旁休息。”

    随即,白女无常朝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上前。

    “开棺!”

    一到近前,白女无常就冒出两个字,我心里一惊,道,“符箓压棺,黄泥下葬,应该就能结束了吧?”不仅是我,其他村民也是目瞪口呆的表情。

    毕竟已经盖棺,再开棺是为不详。

    白女无常道,“如果不开棺,即便埋坟,这个阿珍的女孩亡魂,怨气不消,恋家哭泣,今晚也会钻出坟墓回家,你想村子闹得血雨腥风吗?”

    这句话,明显是说给村民听的。

    偏僻村子,继承古代的老规矩,封建迷信越重,没有人反对。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够时间长了,可能会死人,我选了几个壮汉,他们拿着工具过来,开始撬开棺材板。

    “轰!”

    棺材盖刚移开,乌云密布的天上,忽然劈下一个闷雷,仿佛炸在耳旁,让人一阵头皮发麻。

    “哐!”

    还没回魂,身前沾水的棺材又晃动了一下,几个壮汉往里看了一眼,顿时吓得鬼哭狼嗷,顾不上手里的工具,喊着见鬼了,失魂落魄逃离。

    有一个从三轮车上跌落,倒在泥水里,显得狼狈不堪。

    淅沥沥的小雨天,此时,也忽然变成了倾盆大雨,望着半开半合的棺材,所有人的表情都诚惶诚恐,站立不安。

    “嘿嘿!”

    雨声中,有小女孩发冷笑的怪音,从棺材里传出的。

    一时间,送葬的村民全部乱了,都往后退了十几米,不敢靠近。

    我和白女无常连忙走过去,往棺材里望去,只是一眼,我们两个都倒吸一口冷气,那个十四岁的女孩阿珍,脸部肌肉僵硬,却带着一种诡异的笑,似哭似笑,她一手持着哭丧棒,另一只手已经扬了起来,做出了推棺材板的动作。

    笑面尸?

    俗话说民间有四大凶,赤衣凶,笑面尸,青铜椁,竖葬坟。

    当时与戈坟进山寻穴,见识过青铜棺椁和竖葬坟,都是吉凶布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