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43章 清朝多尔衮

第143章 清朝多尔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和珅,大清贪官,死后三百年,依旧在这“清朝死城”当内务财政总管的位置,看护一堆生前出殡入葬的陪葬品。

    这是死灵阴域,他的能力,其实也仅限于此了。

    穿过好几个门堂,在内庭院,我和大黑狗见到了清朝财宝。

    算不上堆积如山,却也足够此人炫目。

    隆科多、年羹尧、索额图、和珅等清朝大官,虽说都是悲惨而亡的人,到底都曾是清朝显赫一时的重臣,下葬时,有不俗的陪葬。

    身材矮胖的和珅,问道,“林三,大清第一勇士鳌拜的阴寿将尽,你一个现时代活人,凭借一手扎纸术,真有法子让他活下去?”

    鳌拜,在地牢里我看过他的情况,算起来,鳌拜最多只有一个月阴寿。

    按照大学士索额图的说法,与九幽下世界交易“阴寿”的日子,因为发生了一些变故,起码要在三个月后才能进行。

    鳌拜不能活,我也走不出清朝死城。

    我道,“有办法!”

    古人,阳寿临终,会有一些续命方法。

    鬼,也一样有办法续命,而且比活人容易得多,毕竟鬼只是相当一团寒煞雾气,聚拢不散即可,还是很好办的。

    和珅又问道,“以什么法子?”

    我道,“朝凤帽,百鸟衣!”这个方法,是在一代奇人张扎纸的沉底墓中发现的,凿刻在三丈石棺上,关乎生死事,应该不会有错。

    呵呵!

    和珅乐笑几声,“林三,你让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虎将,头顶凤冠?身披白鸟女衣?”

    虎背熊腰、穷凶极恶的鳌拜,穿上一套雕花缕云的女人衣,肯定会很滑稽搞笑。

    站在原地,我没好气说道,“没给鳌拜多加一件红肚兜挂胸,已经对得起他了!”对于鳌拜,我没有什么好印象,好像记得历史里,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刽子手?曾大肆残杀了不少汉人?

    让鬼活下去,还有另外一种“体面”的方法。

    但我不打算让鳌拜好端端活下去。

    “大黑,开工!”随即,我们一人一狗走到陪葬品前,开始一一挑选物品,触摸着一件件阴冷刺骨的陪葬品,感觉在冰雪里找东西。

    和珅则在一旁监工。

    我好奇问道,“和总管,你这也是内务府总管的职务,没有配给你一些当差的小鬼?”清朝死城里,死物数量很少,让人疑惑。

    和珅回道,“有的,不过他们都被派遣出去了。”

    我惊道,“小鬼外出?”

    和珅道,“放心,不会去害人,主要是戒备一些法术高超的道士、天师、和尚,以及在附近周围找一些东西。”

    我心里已经在祈祷,但愿附近村寨的人,在这三更半夜,不要在山岭里走路,半道鬼遇人,肯定会有残局发生,这是无法避免的。

    在陪葬品里翻腾,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其实早就找好制作朝凤帽、百鸟衣的材料,只不过,大黑狗一个劲朝我使眼神,才在这不走。

    “走吧!”后来,大黑狗悻悻不乐念道。

    “好东西,早就被藏起来了,怎么还会留在这?”我回道,说的是人话,和珅也听不懂。

    “除了这,肯定还有一处藏宝阁,在哪呢?”大黑狗皱着黑脸疑惑念道。

    “大黑,你可别乱来!”我连忙道,我们一人一狗的命,现在,还被这些清朝死物把控,能死里逃生,估计就要回去烧高香了。

    没用多久,便扎好了两样物件。

    不过,鬼太监却有令,让我在此等候,不能擅自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没办法,只能陪和珅在这里饮茶。

    鬼茶,活人不能饮。

    不过我可以例外,毕竟我也是用“目级”道行的人,能以体内的“气”,祛除茶水寒煞。

    饮了一口,很苦涩。

    好像吞下了一口泥水,滋味很不好受,对面的和珅倒是喝得滋滋有味。

    我道,“和总管,冒昧问一句,现在这座城,谁才是当家的?”和珅这个人,看着和蔼可亲,性格也不错,倒是不怕惹怒他。

    和珅道,“多大人。”

    我疑惑道,“多大人?是哪一位?”

    和珅道,“建立大清的功勋多尔衮大人。”

    居然是凶悍残暴的多尔衮!

    扬州十日屠,史上最残暴的血腥屠杀,就是出自这多尔衮之手。

    据史料记载,史可法率领扬州人民阻挡清军南侵守卫战,扬州在激烈抵抗后失陷,清兵屠戮劫掠,十日不封刀。"几世繁华的扬州城是时"堆尸贮积,手足相枕,血入水碧赭,化为五色,塘为之平"、"前后左右,处处焚灼",""城中积尸如乱麻"。扬州居民除少数破城前逃出和个别在清军入城后隐蔽较深幸免于难者以外,几乎全部惨遭屠杀,仅被和尚收殓的尸体就超80万具。

    在文字狱盛行的清朝时期,所有有关扬州屠城的记载随着清军入主汉地之后被刻意掩盖,导致清末以前大部分人对此屠杀事件一无所知。直到辛亥革命前夕才将《扬州十日记》从海外带回中国,"希望使忘却的旧恨复活,助革命成功",扬州十日才广为世人所知。

    一想到那段黑暗血腥历史,就不禁让人悲恸感伤,而且怒从心头起。

    我道,“多尔衮,在何处?”

    和珅道,“自然是在中央殿。”

    以多尔衮的能力,生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死后估计也能搅动风云,可能早已进入“狱卒级”的鬼道行了,不是现在的我,能够对付的。

    好一会,我才平复情绪。

    我道,“除了多尔衮,没有一位帝王坐镇?”

    和珅摇头,道,“帝王身,葬皇陵,得天垂怜,岂会落魄?”

    我道,“这座城,在这几百年岁月里,也遭到劫难?”

    和珅点头,小眼睛里折射亮光,回忆的表情道,“最可怕的一次,大约是几十年前吧!我们在黄河上游,遭遇最恐怖的一次围堵,对面领头的自称是五雷天师,带领一众弟子,简直是势不可挡,就连多尔衮大人几乎喋血身亡,重伤后,听说一直养伤到现在。”

    五雷天师?

    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号,不会是奇门某一个流系的门主吧?

    又聊了一些,让我很奇怪的是,和珅对于我的问题,知无不言?

    我们比较是一人,一鬼。

    这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按照揣测,我还是开口道,“和总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求于我?”

    和珅笑了笑,眼睛眯成一条缝,“林三,我和某人就不拐弯抹角了,的确有两件事,想你帮一帮忙。”

    我道,“请言。”

    和珅道,“第一件事,希望你也帮我扎一套朝凤、白鸟的服饰,免得我阴寿临终时,彻底化成飞灰,第二件事……”和珅的目光,朝屋檐上望了望,更像是看着清朝死城外的世界。

    我道,“第一件好办,这第二件就难了。”

    和珅举杯敬茶,和和气气的表情,道,“林兄,你有这份心就好了。”

    说话不说破,留了一线,不愧是和珅。

    “咚咚咚!”

    突然间,屋楼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好像军队在急行军。

    除了刀戈铁器碰撞声。

    还有一头头烈马的嘶鸣声。

    声音传进来时,外边也亮起阵阵光芒,一阵风刮入,木门被推开。

    好几个身披甲胄,悬剑持枪的清朝死兵凭空出现,阵列屋里门外。

    “好大的阵仗?”我不禁念道,这时,和珅已经站起身,慌忙朝外奔走出去,“林三,快走,这时多尔衮大人亲临,出去跪接。”

    原本死气沉沉的死城,现在焕然一边,变成一处富丽堂皇的宫宇。

    原本长满荆棘鬼草的幽道,现在铺满各种各样姹紫嫣红的花物。

    原本坍塌的长廊,如今精雕玉龙。

    原本干涸的池塘,现在水面波澜,闪烁亮光,还有鱼类在当中穿梭。

    ……

    一切都变了样,前一刻还是死城,现在可以算是一片鬼乐园了。

    正道上,清朝死兵列阵。

    一群太监宫女簇拥前后。

    许多清朝“惨死”的重臣也到了,年羹尧、索额图,还有好些位将军、臣官,一个个面色肃穆,跟着队伍行进,沉默不言,他们在清朝的历史上应该很有名,只是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号。

    中央缓缓走来一辆黄金色泽的马车,八匹马拉车,高三米,遍体雕刻古代皇纹,车尾,更有龙雕冲天的形态,看着巍峨大气,上边端坐一个高瘦的古代将军,感觉与御驾亲征的皇帝无异。

    披一套白甲胄的男子。

    此时成为场域的中心,受千鬼簇拥,估计就是一代恶人多尔衮了。

    多尔衮端坐豪华马车上,看着有一种天威皇颜,不过身材消瘦,面色惨白,如患有风疾,给人一种迟暮病态?

    曾有古人评多尔衮是「有病无福」之人,说多尔衮壮年猝死,大抵跟纵欲有关。

    嗜色与嗜杀,是早期满清贵族的特色。

    清廷统治者从努尔哈赤、皇太极到多尔衮,都以凶悍残暴著称,终有清一朝,满汉之间的矛盾始终无法根除,所以辛亥革命时革命党人仍是在高喊“驱除鞑奴,恢复中华”。

    多尔衮到达时,附近的空间,也越发森寒。

    巨大的阵仗前,一脸恭敬的和珅在跪地接礼,嘴里还碎碎叨叨念着一些话,我没有跪拜,毕竟只有人叩坟,人跪墓,没有人拜鬼的先例。

    “混账!”

    一身红雾腾腾的年羹尧,面色赤红,怒斥道,“林三,为何不跪?”

    我简单道,“心里有诚心即可。”

    生前为正白旗旗主的多尔衮,穿白色战甲,不怒自威,“你就是扎纸匠林三?”

    我不卑不亢道,“是!”

    此时,年迈衰老的索额图,拄着拐杖,居然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或许,索额图不想我死,不想我惹怒多尔衮,一着不慎惨死。

    “咳咳!”

    多尔衮咳嗽两声,脸色更是发白,加上湛湛发光的白色甲胄,凝视过去,如一个白色幽灵王坐在马车上,“救了鳌拜,你算有几分本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