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35章 单身汉鬼

第135章 单身汉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寂静的夜里,小镇往北不远,一个绿草成荫的宽阔足球场上,借着月色,我和大黑狗正在草坪上练习御纸术。

    “扎鬼术,一纸落阴冥。”

    阴风扫过,手上的小纸人一起一沉,仿佛一个小龙卷风在盘旋,就听“铿”的一声,小纸人坠地,草坪位置,凹陷下去两公分。

    练了几天,总算有点进步。

    这一招,算是最基础的入门术,掌握的话,一纸落阴冥,鬼煞锁纸人。

    小纸人,经过我的特殊处理,内部形如一个“小鬼牢”,可以将阴煞鬼物画地为牢,这是我唯一捉鬼的手段了。

    汪汪!

    大黑耸拉着个脸,懒洋洋趴在地上,眼睛懒散无神,一副吃撑的表情,我走过去,踹了它一脚,说道,“大黑,我们该回去了。”

    “无聊!”

    “空虚!”

    “寂寞!”

    “这种百无聊赖的苦闷日子,真不是狗待的日子!”大黑狗起身,在那叫叫嚷嚷,天天大鱼大肉,这家伙还心生不满?我开口道,“大黑,不想呆在这,你想去哪?”

    大黑道,“枉死城。”

    “枉死城”三字,在“奇人张扎纸”的沉底墓,三丈石棺上见闻。

    我道,“枉死城,传说不是在深不见底的阴间吗?”

    据石棺上图纹文字记载,枉死城,枉死(即不是寿终正寝,而是由于自杀、灾害、战乱、意外、谋杀、被害等,含冤而死身亡的都被称之为枉死)之人的鬼魂在阴间所居之处,根据地狱奇书《玉历宝钞》中,阎罗十殿除枉死城外另有“铁围城”、"鬼城"“酆都城”等等。

    大黑狗道,“不同的概念,大地上有一座枉死城,就在西北,最偏远的寒冷之地。”

    我问道,“那里,聚集着所有的枉死鬼?”

    大黑道,“差不多吧!”

    我无语道,“那是枉死鬼的乐园,活人跑去哪里干吗?”

    大黑道,“找乐子呗!”这是一条不走寻常路的狗,我只得说道,“以后再说吧!”

    大黑狗不死心,狗爪拽着我的裤脚,“林三,不去枉死城,我们走一趟浮屠沟吧?”

    浮屠沟?

    我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大黑狗道,“千年浮屠沟,在很古老的年代,原来是一处盛名古刹,据说香火鼎盛,僧侣众多,后发生了不详祸事,僧与庙都被一丈丈覆土填埋了,那里,也成为诸多秃驴死后聚集的地方,也可叫阴佛沟。”

    我道,“和尚死后,不是都去西天了吗?”

    大黑狗道,“不是人人都有那么好命的。”

    我道,“去那里干嘛?”

    大黑狗还在卖关子,道,“百无聊赖,四处走走,积攒红尘履历。”

    靠!

    我无语道,“你一条狗,攒什么履历?”

    大黑狗朝远处山上跑去,“林三,我去周围逛逛,过几天回去找你。”

    大黑狗走后,第三天,白池打来了一个电话,说有事需要我帮忙。

    这个小镇,距离市区并不远,我驾车过去了。

    白池,是白女无常的哥哥,自然要讨好这位大舅哥,过来后,说让我帮忙,跟他处理一件怪事,事主怀疑有人要在婚礼上抢自己的未婚妻,所以要招惹过去坐镇一下。

    当时我就纳闷了,有人抢你的未婚妻,你去派出所找警察啊,实在不行,找几个膀大腰圆的强壮保安也行啊?找我俩算是什么事?

    事主叫杨智,本地人,市区里有好几套房子,属于不缺钱的主。

    支支吾吾一阵后,杨智终于说出实情,“不瞒两位,我那个女友从小就体弱多病,前段时间回了趟老家,结果回来后就天天做梦,梦见有个男的天天跟她说,不许结婚,不许结婚。”

    我道,“后来呢?”

    杨智继续道,“我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只不过女友却日渐消瘦,为了安慰一下女友,我就请人打听了一下,得到的消息让杨智也有点蒙了,因为人家说,你媳妇儿回老家的时候是不是去上过坟?是不是踩过乱坟包,而那个坟包上还有一颗柚子树?”

    我接话道,“你的女友,不会都做了吧?”

    “女友回老家的确是上坟去了,因为那段时间是她妈妈的忌日,而且,我女友的确是摘过柚子!当时还在朋友圈发照片了。”坐在对面,杨智一脸诧异问道,“这不是很普通的事情吗?没有怎么样啊?怎么就招惹脏东西了?”

    白池也一脸疑惑,他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行内禁忌不怎么了解。..

    我解释道,“柚子树这种植物,是单身复叶,树下如果有荒坟,肯定是一单身汉,你的女友摘了人家的柚子,就相当于收了人家的聘礼,这是要被鬼缠的。”

    杨智着急道,“这可怎么办?”

    明天,就是他们结婚的大喜日子,所以白池才十万火急把我招来。

    遇到这种情况下千万不能结婚,一结婚,单身汉恼起来,估摸着就得出人命。

    杨智和他女友已经定下了举行婚礼的日子,连请帖都发出去了,酒店和婚礼现场也都弄好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能说不结婚就不结婚?

    我问道,“给你指点的那位高人呢?”

    杨智道,“那位大师,去北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归期呢!”

    我道,“大师叫什么?”

    杨智回道,“周老。”

    我一下愣了,居然是教我堪舆术的周老,难怪会找到我了。

    表情严肃,脸上至始至终都冷峻的白池,总算开口,“林三,能解决?”

    我道,“可以!”

    接下来,就是谈价钱,这些自然是白池交涉,我在旁边,很快写好一张红纸符文,和钞票差不多的面积,递过去说道,“这东西让你未婚妻放在钱包里,不要拿出来,今天晚上要住在阳气旺盛的地方,还有,最好不要单独出去。”

    杨智狐疑道,“这样就可以了?”

    “自然不是!”我道,“你肯为自己的未婚妻担点危险吗?”

    杨智立即道,“有什么事冲我来。”

    我拿出一段红绳,编成两个手环,把两个手环交给杨智,说道,“这东西一个戴在你手腕上,一个戴在你未婚妻的手腕上,这是一种情侣宣言,当然,不是给其他人看的,而是给单身鬼看的。”

    单身汉鬼会把怨气转移到杨智身上,今天晚上,杨智可能会做噩梦,这种做法,不能治本,算是缓解一下新娘在夜里的恐惧吧!

    又交代几句话,杨智千谢万谢离开了。

    我和白池下楼吃了一顿大餐,准备参加明天的婚礼,吃完饭,白池问道,“林三,我们怎么捉鬼?”

    我回道,“请君入瓮。”

    杨智的婚礼在晚上举行,好像是要弄什么灯光舞会?反正新意很足。

    我和白池提前进入现场,这个时间点,还没有宾客入席,现场,好几个工作人员来回走动,正在热火朝天做着布置,我在一些特殊地方,贴上一些符文,正所谓鬼不走人走的路,封住其他地方,只要在唯一出入的大门口守候就行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