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番外34:浮云归(三十四)

番外34:浮云归(三十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离开无双楼的别院,回到睿王府,谢安澜方才开口问道:“老先生,玉楼主的病?”

    其他人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老大夫,老大夫微微扬眉道:“病?确实是病。”

    谢安澜示意旁边的苏梦寒稍安勿躁,笑道:“看来老先生已经胸有成竹了?”

    老大夫沉吟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道:“这倒是没有,老夫方才的话并不是作假的。如果那丫头自己想不开,她这病一辈子都好不了。”谢安澜微微蹙眉,道:“这种情况我虽然不精通,却也了解过一些。既然老大夫这么说,想必玉楼主本身的身体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也没有别的什么问题,纯粹是她自己想不开?”谢安澜用力斟酌着用词,有些词汇这个世界的人难以理解,她本身也不是学医的,自己都是一知半解就更是难以解释。只好用一些或许不太精确但是大家都能明白的话语说明了。

    老大夫点头道:“不错,老夫行医数十年,见过的病人多不胜数。这样的情况也不过见过两三次而已。就是前人的医书典籍中也不多见。那丫头的毛病,倒是没那么严重。若老夫没看错,她的情况应该是她自己造成的。也就是说,她自己想要把自己变成这样的。当然,她自己未必知道。”

    谢安澜靠着桌子道:“八年前玉楼主刚刚继位,正是内忧外困的时候。无双楼需要一个武功绝顶,手腕卓绝的新任楼主来坐镇。但是当时才年仅十七八岁的玉思久显然做不到。不管她再如何天资卓越,毕竟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即便是有父亲教导,只怕许多江湖上的事情就算她懂得也未必能融会贯通。”

    老大夫点头道:“应该是如此。”

    穆翎坐在一边,有些好奇地道:“若是当真有次奇效,如果我想要变强,那学着玉楼主将自己也变一变岂不是就行了?”

    老大夫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这很容易么?你这样的傻子,只怕还没变强就把自己弄成真傻子了?若没有绝顶的天资和心性,没有极为痛苦的经历,谁也做不到这个地步的。另外,还需要绝顶的运气。那丫头变成这样,并不是说她早就知道自己能变成这样,你若是还有心思怀着这样的目的,十之八九也不会成功。”

    谢安澜道:“她当时想必是极为痛苦绝望,只希望自己再也没有痛苦,没有弱点。当时的执念应该是无双楼,所以她才成为了如今这个完美的无双楼主。至于另外两个性格,与其说是她分化出来的,不如说是被抛弃的。”

    “你这丫头,悟性倒是不错。”老大夫道:“所以,本质上说,那丫头并没有什么毛病。只要她能想开了,放下从前的事情,再有老夫治疗不用一年就能好的。若是她想不开,大罗神仙也帮不了她。”

    谢安澜托着下巴好奇地道:“老大夫,这种情况…都能好么?”前世的医术绝对比现在先进得多吧?但是蓝狐那妞可一直在小白兔和哥斯拉之间无缝切换,给狐狸窝的广大人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伤害和财产损失。

    你能想象一个平时乖的像小白兔的丫头,发起疯来她和血狐联手都不一样能制得住么?所以她才说,玉玲珑这个真的是小意思。

    老大夫摇头,“这丫头的情况是个例,算是比较容易的。如果当真是一体双魂…嘿嘿,只有其中一个心甘情愿去死,或许另一个就能正常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梦寒终于开口道:“如何才能让她想开?”

    老大夫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这个老夫怎么会知道?话说,你这小子…运气好像不错,吃什么药了?”

    “……”出什么药了?这是好话吗?

    见苏梦寒又陷入了沉思,显然无心回答,老大夫也不追究。站起身来道:“罢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老夫会在京城停留三个月,若是三个月内那丫头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你们就自己想办法吧。”

    谢安澜起身相送,“我们会尽快想到办法,有劳老先生了。我已经让人打扫好了老先生的院子,先生先休息吧。”

    “嗯,还是你这小丫头懂事。”

    送走了老大夫,谢安澜转身回来,有些好奇的问道:“冷烛,你给玉楼主开的什么药?”

    裴冷烛抬眼道:“安神药,其实玉楼主的情况已经在渐渐好转了。如果不受什么意外刺激,就算不治疗她应该也会渐渐康复的。不过她的心力只怕支撑不到那个时候。这种安神药可以保证她服下之后无论如何也不会醒过来。一剂药可安睡四个时辰,没有副作用。”

    谢安澜道:“如果不治疗,她多久能恢复?”

    裴冷烛想了想,“按照现在的程度,十来年左右应当也差不多了。不会超过二十年。不过如果她的情况无法好转,事实上她的身体连五年都撑不了。”

    谢安澜叹了口气,扭头去看苏梦寒。

    苏梦寒咬牙道:“这事…我来办。”

    穆翎微微扬眉,“你确定?你该不会刺激的玉楼主更严重了吧?”

    骆念幽坐在旁边轻声笑道:“我倒是觉得苏公子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谢安澜也点了点头,道:“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第二天一早,苏梦寒和玉玲珑在京城消失了。

    宋辞早上门来的时候谢安澜才知道,苏梦寒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竟然带着玉玲珑在京城消失不见了。无双楼的人找遍了大半个京城也没有找到这两人的下落。谢安澜立刻派人去查,这才知道昨天半夜苏梦寒就带着玉玲珑出城去了。

    苏梦寒虽然没有爵位也没有官职,但是她他是西西的亲舅舅,可以随时出入皇宫,更不用说半夜让人开个城门这样的事儿了。根据守城们的将士说,苏梦寒是骑马离开的,但是坐在他马背上的那个姑娘似乎是昏迷不醒的。若是一般人,这样子绝对出不了皇城,但是苏梦寒却毫无阻碍的离开了。

    有身份就是了不起啊。

    宋辞脸色有些难看,“昨晚楼主睡前喝了裴先生开的药。”

    闻讯来帮忙的朱颜叹息道:“完了,完了。”

    “什么完了?”谢安澜不解地道。

    朱颜道:“苏梦寒完了,早些给他准备后事吧。”

    “朱老板,这话怎么说?”

    朱颜道:“你们是不是忘了,苏梦寒绑架的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阿久姑娘,而是武功绝顶的无双楼主?等玉楼主醒来,还不一巴掌拍死苏梦寒?”

    “……”这个,好像确实是个问题!

    “唔……”苏梦寒跌坐在地上,一丝血迹从他唇边滑落下来,滴落在跟前雪白的衣襟上渲染出大片的血花。

    “苏梦寒,你好大的胆子。”几步之外,白衣如雪的无双楼主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沉声道。

    无论是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从原本安睡的床榻上到了一个深山绿林之中,也会忍不住在第一时间攻击靠近自己的第一个人的。虽然一掌已经拍出去了才看清楚眼前的人,但是玉玲珑并不后悔。

    看看如今自己身处的地方,玉玲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正是因此,一股莫名的愤怒让她的脸色越发的冰冷。

    “我说过了,我的事情请苏公子不要再插手了。”玉玲珑漫声道,“这次便罢了,但是你最好记得,我是看在你是陛下的舅舅的身份上饶了你。无双楼没有和朝廷抗衡的意思,除此之外……”

    淡淡地看着苏梦寒一眼,玉玲珑转身往山下走去。

    这地方她自然很熟悉,曾经她在这里住了五年的龙泉山。

    “咳咳。”苏梦寒轻咳了两声,声音有些沙哑地道:“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玉玲珑脚下一顿,却没有回头。

    苏梦寒道:“现在离京城已经是千里之遥,你想必也没什么事情,不急着回去吧?”

    “苏公子想太多了。”玉玲珑道:“我回沂南。”

    苏梦寒道:“我没有带人来。”

    玉玲珑微微挑眉,苏梦寒道:“所以,这山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我走不了了,你走了的话,我说不定会被野兽给吃了。”

    这山里有野兽玉玲珑当然知道,更何况这个季节…山里的野兽只怕更加饥饿凶猛。但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梦寒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当下也不在说什么,干脆悠然地躺会了地上。

    不远处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等苏梦寒再抬头去看的时候,玉玲珑已经不见了踪影。

    苏梦寒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唇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玉玲珑没有停留,漫步往山下走去。如今的龙泉山跟当年遇到苏梦寒的时候截然不同。漫山遍野都是一片萧瑟的枯黄,原本郁郁葱葱的翠绿几乎消失无踪,整个山林都带着一股萧瑟凄凉的味道。

    “咪呜……”

    玉玲珑停下了脚步,往声音处望去。

    在已经半干涸的小溪边的石缝间,缩着一只黑色的小猫。小猫看上去不过几个月大,瘦巴巴的连身上的毛都显得杂乱干燥,在寒冷中簌簌发抖好不可怜。跟当年她养的那只油光水滑的猫儿比起来,这小家伙确实是太可怜了。不过……

    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幼猫?还恰巧是一只黑猫?

    玉玲珑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转身往山下走去。

    “咪呜…咪呜……”

    “咪呜……”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纤细修长的玉手伸进石缝,将里面簌簌发抖的小家伙捉了出来抱进了怀中。感觉到温度,小猫立刻朝着温度的来源凑过去,“喵呜……”纤细的手指轻抚着小猫的,小猫似乎有些饿了,伸出小小的舌头舔了舔那白皙的指尖。

    一滴水正好落在了那指尖上,小猫连忙躲开抖了抖小脑袋,更往那人怀中缩去。

    抱着它的人轻笑了一声,摸摸它完全称不上好看的黑毛,轻声道:“又下雨了。”

    苏梦寒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房间里,一时间神色茫然,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房间里却是依然暖和。伸手摸了摸身上的辈子,有些无奈地轻笑了一声。

    幸好准备充足,否则七八年没有住人的地方,岂不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咪呜。”身边有什么软软地东西在动,苏梦寒掀开被子才看到一只小黑猫正趴在自己身边睡得正香。显然自己醒来的动静也吵到了它,不过这小家伙似乎还没睡饱,并没有因为身边有陌生人而跑掉。倒是出乎意料的不怕人亲近。

    伸手戳了戳小猫,得到了对方不满的一爪子。可惜小猫儿的爪子不够利,在苏梦寒手上连个痕迹都没有留下。

    小猫显然是被人洗过了,原本身上有些脏兮兮的黑毛已经洗的干干净净,柔柔软软地看上去仿佛一个可爱的小毛团让人不忍伤害。

    苏梦寒坐起身来,随手用被子将小黑猫罩住,便起身下床了。

    推门出去,大雨顺着屋檐滴落形成一片雨帘。屋檐下,玉玲珑神色淡然的坐在一个小火炉边上出神。火炉上正熬着药,浓浓的药味并不好闻,却让苏梦寒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

    “你没走。”苏梦寒道。

    不得不承认,发现她没有离开他确实是心中大喜。虽然这有可能只是因为雨太大了而已。

    玉玲珑道:“走又如何?不走又如何?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的地方?”

    苏梦寒道:“你把我带回来了。”

    玉玲珑冷笑,“你是说,要我看着陛下的亲舅舅死在我面前?抱歉,眼下无双楼还没有硬抗睿王府和朝廷的能力。”

    苏梦寒轻叹了口气道:“阿久,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玉玲珑皱眉,阿久这个名字从苏梦寒口中叫出来,总是让她觉得有几分烦躁。

    “我知道你带我来这里想要做什么,但是…没有必要。”玉玲珑道,“这话我并不是第一次跟你说,但是你显然认为我不是认真的。还是说…睿王妃说得没错,男人总是喜欢将女人的拒绝,当成欲拒还迎?”

    苏梦寒皱眉,谢安澜都教了你些什么东西?果然不该让睿王妃太接近阿久了。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但是…老大夫说了,他只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他就要走了。阿…玉楼主,那位老大夫一向行踪难测,若不是睿王妃跟他有些交情,只怕这次也找不到他。难道你真的打算一辈子都这样么?就算你自己不在意…你怎知道阿久也不在意?”

    玉玲珑神色淡淡地抬头看着苏梦寒,苏梦寒走到她身边蹲下,沉声道:“当年的事情,已经造成我无法改变。但是…我求你给我三个月时间试一试,无论能不能好,三个月后你若是不愿再见我,我保证这辈子绝不再打扰你。”

    玉玲珑盯着苏梦寒打量了良久。

    苏梦寒一动不动地望着她也不劝说,只是等着她的答案。

    良久,方才听到玉玲珑沉声道:“好。”

    苏梦寒一怔,“你说什么?”

    玉玲珑蹙眉道:“我说,我答应了。希望苏公子也言而有信。”

    苏梦寒俊美的容颜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不是暗中淡然而客气的笑容,也不是苏公子一贯带着城府和虚伪敷衍的笑容。玉玲珑不由恍惚了一下,侧首抬起头看向外面的天空。

    乌云沉沉,一时半刻雨似乎也停不了。

    苏梦寒望着她,轻声道:“阿久,谢谢你。”

    “……”并不明白他在谢什么的玉玲珑只能沉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